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11章、禁止上市!
    第911章、禁止上市!

    古人说:世界上没有无怨无故的爱。

    古人还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只会砸冰雹。

    古人又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古人——是有点儿啰嗦。

    也不能怪白残谱以这么歹毒的心思猜测他的这些合作伙伴,原本他就是阴谋场里爬出来的尖端人物,从懂事起就开始算计别人和提防被人算计。

    而且,这些人也确实太可疑了。一不图钱二不图利,非亲非故地就送来如此大礼——他当自己是观世音菩萨如来佛祖呢?

    他们不要乙肝解毒王的利润,又躲在背后操纵不要这天大的名声,却急着要把这有问题的药物推向市场——除了说他们其心可诛想要灭绝华夏种族之外,还能说些什么?

    听了白残谱地话,杰克和蓝天护相视一笑哈哈大笑起来。

    “白先生,你的这种想法还真是太有意思了。”

    蓝天护也说道:“是啊。我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看来白先生比我们想的都要深远一些。”

    “那么,你们给我一个理由。”白残谱表情严峻地说道。

    “白先生,真正的理由我不能告诉你——我也没有权利告诉你。现在事情出了变故,你可以直接和我的上司联系。或许她会告诉你我们真实的意图。”杰克说道。“不过,我以我的人格向你保证,事情绝对不是你所想象的这样——灭绝华夏种族,这个想法太疯狂了,也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我会和希尔顿小姐联系的。”白残谱说道。“我不介意为了钱做点儿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事情。但是,如果是这种反人类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的根在这儿,我没有这么愚蠢。”

    “当然当然。”杰克连连点头。“这是我们的共识。我们有很大的利益在华夏,我们不会伤害到自己的钱袋子的。”

    “这样最好。”白残谱说道。“以我对秦洛的了解,既然他发现了这药有问题,就一定不会让他流向市场的。他有副部长做后台,卫生部就跟他们家开的一样——你们准备怎么对付秦洛?”

    “白先生,你不是说过吗?最了解你的人一定是你的对手——你认为应该如何对付秦洛?”杰克狡猾地把问题又推给了白残谱。

    “我认为我们不适合和他硬碰硬,先避避风头吧,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不行。”杰克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这药是经过三大权威机构检测,也过了华夏国的药检总局——我们的药没有问题,为什么要怕他们?而且,这家公司是合资公司,他们就算想要我们停产,也需要给一个合理地理由才行吧?”

    白残谱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你不太了解华夏国的国情,如果政府方面想要找我们麻烦地话,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够让我们无限期停产——证件不全,审核出现问题或者直接就说你的药品检测出有害物质——”

    “如果我们拖延,不更加让秦洛怀疑这药有问题吗?”蓝天护心有不甘地说道。

    “确实有这种可能性。”杰克点头。“要是我们避开华夏国的市场呢?”

    白残谱笑了起来,说道:“你们觉得日本和韩国怎么样?如果乙肝解毒王率先在日韩市场出售,他们一定会觉得很荣幸吧?”

    杰克犹豫了一番,说道:“我要向上司汇报。”

    ————

    ————

    秦铮的枪伤好了之后,在燕京休息一段时间便回了羊城。那儿是他长期生活的地方,老伴亲友都在,他对那座城市的感情也要远远高于燕京。

    秦洛离开电视台后,第一时间就是给远在羊城的爷爷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阵子才接通,话筒里传来秦洛母亲地声音,说道:“你好,哪位?”

    “妈。是我。”秦洛笑着说道。“没看来电显示吗?”

    “没注意。”听到儿子的声音,秦母的声调明显提高了不少。“兔崽子,还知道往家里打电话啊?”

    “我每个星期都往家里打电话,只不过你经常不在家而已——我说你和我爸年纪都不小了,是不是也该退休歇歇了?咱们家又不缺钱花——”

    “我还不到五十岁呢,怎么就年纪不小了?”秦母不乐意地说道。“趁着能干的时候多干几年,以后干不动了就等着儿子养活了。再说我和你爸现在退休,你爷爷还不骂我们——对了,你和浣溪什么时候结婚要孩子啊?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个动静,我不提你是不是就故意装傻啊?你都住进人家家里去了,人家姑娘家家的跟你同居了那么长时间不领证名声也不好听。”

    秦洛苦笑,说道:“妈,这事儿你不用担心,我会解决好的。我找爷爷有事,他在家吗?”

    “别敷衍我啊。今年就得把事儿给办了——我还等着你结婚后生孩子呢。这样的话我就算退休了也有事做。”秦母还不忘嘱咐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赶紧帮我找爷爷听电话。”秦洛无奈地说道。

    “等着。”秦母说了一声便撩下了话筒。

    秦洛举着电话等了五六分钟,电话那边才响起了脚步声音。

    秦铮地声音通过话筒传了过来,一如既往地简洁有力,问道:“什么事?”

    “爷爷,《金匣药方》在你手里的时候有没有丢失过?或者还有其它人知道药方里面的内容?”秦洛直接问道。

    话筒那头一阵沉默后,秦铮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说道:“我看了今天的《名医大讲堂》。知道你会打来这通电话——《金匣药方》在我手里的时候,我只带出去过一次,就是差点儿被抢走的那次。其它人应该不知道药方的内容。”

    “那为什么会泄露呢?”秦洛纠结地说道。“秦隆也不知道?”

    “他知道我有药方,但是我从来没有给他看过。而且《金匣药方》地钥匙一直在我这儿,他应该没办法打开——”

    “这就奇怪了。”秦洛皱着眉头说道。“虽然还不知道药物的剂量,但是根据蓝天护说出来的几种药材可以确定,他们的这个乙肝解毒王就是《金匣药方》里面的内容——这个方子的毒性隐藏性极高,竟然通过了三大权威医疗机构的认证。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地话,可能这种药就要流向市场。”

    “我刚才又去书房查过资料。”秦铮说道。“你想过没有,秦隆为什么会到我们家里来?”

    秦洛一下子愣住了。

    对啊。秦隆是怎么知道秦家有这个药方的?又是什么人把他派过来的?

    那个知道药方在秦家的人会不会知道里面的内容呢?

    “你真正地对手还没有出现。”

    秦洛的脑海里再次响起秦铭的话,他说他姓何,他们地‘何家’到底是哪一家?

    秦洛来到燕京后也曾有意识地寻找过这个‘何家’,可是他发现所有和医药有关系的家族都没有一个姓何的。

    对手隐藏地太深,让秦洛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

    “我知道怎么做了。”秦洛说道。

    挂断了爷爷的电话,秦洛又拨通了蔡公民的电话,恭敬地说道:“蔡部长,请问你有时间吗?我有紧急工作要向你汇报。”

    “好。你直接到我家里来。”蔡公民立即应道。

    秦洛赶到蔡公民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饭菜已上桌,蔡公民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到秦洛进屋,他摆了摆手,说道:“饿了吧?咱们边吃边谈。”

    秦洛这才知道蔡公民在等自己来吃饭,看到饭菜都凉了的样子,看来他们已经等了不短地时间了。

    这哪里是上下级关系啊,他分明就是把自己当做自家的晚辈看待。

    秦洛心里感激,对他的态度也更加的尊重。接过蔡奶奶帮他盛好的稀饭后,说道:“蔡部长,你知道《乙肝解毒王》吗?”

    “知道。”蔡公民笑了起来。“这是中医药的福音。如果这个项目运作成功的话,中医不仅仅可以快速占据国内市场,甚至还可以占据国际市场——这是件大事,部里的每一位同志都在关注着。”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你能不能阻止它的上市?”

    “阻止它的上市?”蔡公民放下碗筷,表情凝重地问道:“为什么?”

    (PS:抱歉,第三章更晚了些。让大家久等。看完后帮忙点点红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