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10章、灭绝!
    第910章、灭绝!

    听到蓝天护说出来的三种药物,秦洛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们家的祖传之宝《金匣药方》被人盗了。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他前几天还拿出来研究过一阵子,所藏地位置也十分隐蔽,根本就不可能被人发现。

    而且,他放地时候和取地时候都会特别留心,应该没有人打开看过——再说,有人能够找到它,不就直接把盒子取走了嘛。还有必要把原方给留下,自己拷贝一份离开?

    “家贼?”

    这个可能性就更小了。知道这份药方在自己手里的人只有林浣溪和林清源,他们都是自己最亲的亲人。怎么可能会欺骗自己?

    秦洛可以肯定,在《金匣药方》到了自己手上以后没有外泄的可能性。那么,事情就一定发生在它还保存在爷爷手上的时候——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除了差点儿被秦隆骗走之外,还有其它的不幸遭遇?

    可是,为何爷爷从来都没向自己提起过?

    短短瞬间,脑海便已闪过无数念头。

    秦洛心神一动,看着蓝天护问道:“蓝先生,请问你是如何解决旋覆花和天薏相克有毒问题的?”

    “要知道,旋覆花和天薏就像是水火不相融,歌诀曰——”蓝天护正要卖弄一番好好地压压秦洛地威风时,突然间瞳孔涨地极大。

    “他是怎么知道天薏的?难道自己刚才把天薏这种极罕见地配药也说出来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是药方最大的秘密,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他怎么会知道呢?”

    “怎么?这个问题还没解决吗?”秦洛笑眯眯地问道。“旋覆花和天薏是一对天敌,用花不用叶,用叶不用花——配合使用可以排肝毒,但是,长期使用的话却会损害心脏功能。蓝先生不会不知道吧?”

    秦洛在语言上设套,蓝天护不慎中计。从他的话头中秦洛就已经认定了他们使用的就是《金匣药方》上的配方。

    虽然不知道这配方是缘何传出去的,可是——现在秦洛已经有了足够的理由反对乙肝解毒王地传播销售了。

    治好了肝脏,却损害了心脏,这样的药进入市场只会毒害世人。

    这些奸商,他们为了圈钱还真是无恶不作。

    蓝天护的眼睛盯着秦洛,有种想要杀死他的感觉。

    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场合不对——

    他很快就从刚才的震惊和上当后的屈辱中恢复过来,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

    “那你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秦洛步步紧逼。

    “我为什么要解决这个问题?植物界很多植物都是相生相克的,这是天生的,不以人力为转移——我们没必要解决,只需要巧妙地运用它们。”

    “那你的乙肝解毒王为什么同时使用了这两种药物?”

    “我什么时候说过乙肝解毒王同时使用过这两种药物?你是不是听错了?我只提到过旋覆花、金银花和菊花——大家说是不是?”

    “是。”台下的观众异口同声地回答道。他们并不知道这里面的玄机,只看到了外面流露出来的真相。

    秦洛耸耸肩膀,微笑着说道:“看来是我听错了。”

    “肯定是这样。不然的话,就是在场所有人的耳朵有问题了——”蓝天护说道。

    这次的节目是很成功的,因为秦洛这个‘偶像医生’的到来,节目地收拾率提高了不少。

    可是,这样的成绩还是没有达到于天的期待。他还想着,如果蓝天护和秦洛在节目中发生一些冲突或者矛盾,再经过媒体报纸一报道,《名医大讲堂》就更加红火了——

    节目结束之后,秦洛和蓝天护同时走出节目演播室。

    于天等在门口,再三感谢两人对他们节目地支持,并且邀请两人同时共进晚餐。

    蓝天护被人当众揭穿西洋镜,心里急着回去找人商量对策,哪里会同意留下来吃饭?

    秦洛也急着回去了解真相,看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自然也拒绝了电视台的好意。

    看到两位客人都不愿意留下,于天和节目主持人李静胡一虎只能恭送他们离开。

    到了电视台大楼门口,秦洛和蓝天护握手告别地时候笑着说道:“旋覆花和天薏的问题不解决,这个药方就不能使用。你是医生,应该明白这对人体地伤害有多大。”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蓝天护并没有接受秦洛的规劝。

    “你明白。我也明白。”秦洛冷声说道。“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那就要看各家地手段了。”蓝天护甩开秦洛地手掌,带着保镖和女助手快步离开。

    秦洛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看到有记者从前门向这边跑来,也赶紧钻进了车子里。

    ————

    ————

    啪——

    电视机被关上,屏幕上的人物一下子就消失掉。

    “我就说不应该邀请他不应该邀请他——现在事情出来了吧?”蓝天护气急败坏地叫嚷道。

    白残谱坐在沙发地角落,整张脸都被光影给遮挡住,让人看不清楚他此时地表情。

    轻轻地摇晃手里地红酒杯,却没有去喝上一口,声音阴沉地说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谁知道你会愚蠢到这种地步,连这么明显的圈套都会跳进去?”

    蓝天护心里有气,可是也知道这次是自己的失误,委屈地说道:“我就想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药方里面有旋覆花和天薏的。难道我们的药方已经被公布出去了?你们都看到了——我根本就没提过天薏,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杰克也是表情凝重,看着白残谱说道:“白先生,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搞清楚,他是怎么知道配方里面有天薏的?”

    白残谱嘴角带着一抹讥笑,问道:“这么说来,乙肝解毒王里面确实有旋覆花和天薏这两种药物了?”

    “是这样的。”杰克肯定地点头。

    “确实向他所说的那样会损害心脏?”

    杰克就笑了起来,说道:“他这是危言耸听——是药三分毒,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明白吗?无论是中药还是西药,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毒素,吃多了对人体都不是很好。但是,没有他说地那么夸张——”

    “为什么你们不早些告诉我这些?”白残谱冷笑着问道。

    “我们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杰克的表情也有些不悦,他不喜欢‘棋子’这种质问地语气。“所有的药物都会有副作用。这只是副作用的一处,微不足道地一部份——就连那么多权威医疗机构都能够通过审查,为什么你还要担心药物问题呢?”

    “我不是担心药物有问题。我是担心受到欺骗——”白残谱声音冷硬地说道。“你们地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没有权限告知你这一点儿。”杰克说道。“如果你有兴趣知道,可以和我的上司联系。”

    白残谱当然想知道,只不过他每次向那个女人提起这个问题时她总是给自己一个否定的答案。

    “现在情况变得很糟糕。”白残谱说道。“如果他确实像蓝先生讲地那样阻止我们的药品上市,可能我们还真地没有办法抗衡——前一段时候蔡公民被传下台,没想到不仅没有被黄系地人赶走,这次回来反而位置更加坚固了。据说和中组部地部长关系都非常近——他说地话在卫生部很管用,如果秦洛去找他的话,我没办法去改变他做出来的决定。”

    “我们地计划不能改变。”杰克斩钉截铁地说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我们要在秦洛身上寻找对策——要让他主动放弃对乙肝解毒王的质疑和敌意。”

    “你们很着急想要把这款药推销出去?”白残谱森然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应该不只是为了给我赚钱吧?”

    “白先生,你不觉得你问地太多了吗?”杰克眼里杀机弥漫。

    白残谱轻轻地酒杯放在旁边的矮几上,走到杰克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喜欢这样的眼神,看起来很有力道——每当我想杀人时,也会不自然地露出这样地眼神。你想杀我?”

    杰克堆上的寒霜一下子消失,笑呵呵地说道:“白先生,你在开玩笑吧?我怎么会想要杀你呢?你是我最亲密的合作伙伴——这次的事情虽然有一些麻烦,可是,这并不能阻碍我们的计划。秦洛那边的合作问题由我们的人来处理,你只需要等着收钱就行了。”

    “我知道你们要做什么了。”白残谱大笑。

    杰克和蓝天护心神一震,然后同时看向白残谱。

    “你们想——灭绝我们的种族。是吗?”白残谱盯着两人,一脸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