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02章、认输!
    第902章、认输!

    仇逸云急急忙忙地跳下车,走进客厅对坐在那儿脸色不善的仇逸清说道:“大哥,你找我有事?”

    “有事。”仇逸清捧着手里的茶杯沉吟不语。

    仇逸云在仇逸清面前的沙发上坐下来,说道:“大哥,有什么事就直说吧。都这个时候了,咱们兄弟还藏着掖着干什么?”

    “好。”仇逸清怒了。“既然你让我不要藏着掖着,那你也不要藏着掖着了,你告诉我,这些是不是都是真的?”

    说着,仇逸清就把面前的一叠资料摔到了仇逸云的脸上。

    仇逸云的脸被打地生痛,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侮辱性的动作对待自己。

    眼是的怒意一闪而逝,还是面色平静的收起桌子上有些凌乱的资料看了起来。

    这一看不要紧,脸色唰地一下子变得铁青。

    这些内容他实在是太熟悉了,是他在担任仇氏企业执行董事长的这些年中挪用公款去做个人投资借贷或者存入私人银行然后再用假帐填充的数据资料。

    这些资料明明放在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文件隐藏极深,而且电脑设置了红线密码,一旦有人企图试探性破解,电脑就会自动给自己发手机短信提醒。如果密码错误三次以上,电脑就自动爆炸——

    电脑明明在自己手上,直到现在也没有和自己脱离过,怎么会有人得到里面的资料?

    而且,是什么人能够在两次甚至一次密码尝试的时候就破解了那从军工公司特别定制的电脑防护网?

    难道是秘书所为?

    仇逸云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可能性。这个秘书已经用了好几年,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忠诚方面绝对不会有问题。

    而且,即便是他也不知道电脑开机和使用密码是什么。他只是在自己不方便的时候,偶尔帮自己提提包。

    是谁?

    到底是谁?

    “更糟糕的是,这份资料被送到了仇逸清的手上——”这一瞬间,仇逸云的大脑一下子就涌起了无数个念头,但是最终要如何圆下这个真实的谎言却没有一点儿信心。

    仇逸云把资料码整齐又放回仇逸清面前,笑着说道:“大哥,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是别人的离间计。咱们拒绝了他们提出来的条件,他就想从内部瓦解咱们的斗志——这是个好现象,证明他们也急了。再坚持坚持,这个坎也就过去了。”

    仇逸清并没有接受这个解释,而是盯着仇逸云说道:“那么你的意思是说——这些都是假的了?你在瑞士银行没有十八亿美金的存款?和大地集团抢楼地的金地集团也不是你的私人公司?百佳乐收地那些商家加盟费的钱都还在帐上而不是只剩余一个空壳?”

    仇逸云额头上的青筋不自觉的跳了跳,说道:“大哥,这些都是污蔑——我们是兄弟,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啪——

    仇逸清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跳起来骂道:“兄弟?你还有脸提兄弟这两个字?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外面的对手没有把我们仇家打倒,倒是你这只内部的大老鼠把我们仇氏给搬空——你还敢说这是污蔑?我已经打电话让仲昌去查过,这里面的信息全都是真的——全都是真的——”

    仇逸清站在哪儿大口喘气,仇逸云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低头沉默不语。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直到仇逸云那根烟快要被烧完,他才抬头看了仇逸清一眼,冷声说道:“我要是你,我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情。”

    “你——”仇逸清气得差点儿脑充血,骂道:“你挪用公款做假帐来蒙蔽我们,现在反而是你有道理了?”

    “如果仇家风平浪静,你提出来这事儿,我安静下台,然后把仇氏交给一个可靠的人接手——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现在仇家内忧外患,稍有不慎就被人打落深渊——这个时候换将,难道你不觉得很愚蠢吗?你做的,正是给你这些资料的人想看到的。”

    “别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这就是你的错,别人这么做是为仇家除害——”

    仇逸云讥诮的笑了起来,斜躺在沙发上看着仇逸清说道:“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儿私心?明明知道这是别人挖的坑,你还迫不及待的跳进来——你不也想把仇氏拿到自己手上吗?”

    “你——你——”

    仇逸云把烟蒂按进烟灰缸,笑着说道:“我接受辞职,挪用的钱也会给你们补上——至于这个烂摊子由谁接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今天就回羊城。”

    说完,仇逸云就转身向门外走去。

    仇逸清跌坐在沙发上,脸上有一抹喜悦,一丝得意,可是很快的,便转化成深深的担忧和恐惧。

    “仇家这个烂摊子,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啊?”

    仇逸云果然说话算话,当天就打包回了羊城。经过一番公平公正公开的选举,仇氏企业暂时由仇家老大仇逸清负责。

    可惜,这场闹乱才刚刚开始。

    先是仇逸清的妻子带着女儿找到了他包养地那个大学生的别墅地址,把那个女人的脸给撕破了。女人委屈不过,哭哭啼啼的跑到仇家讨要公道——

    紧接着,仇逸清担任一市副职的儿子涉及到一场震惊全国的腐败大案被双规——仇逸清哪里还有时间顾及家族的事情,焦头烂额地忙着救儿子去了。

    再接着,委派去羊城跑项目的仇仲昌因撞人逃逸罪被拘捕——

    还接着——

    这段时间仇家发生的故事比一部好莱坞大片还要精彩刺激高*潮迭起。

    仇家的男男女女都是戏中的主角,每一个人都能找到分属于他们的故事——

    ————

    ————

    仇烟媚再次来到疗养院门口的时候,心里感慨万千,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上次来的时候仇家虽然经历小难但是风光依旧霸气还存,她也以为自己还有着谈判的资本,甚至不惜在他面前脱下了衣服——

    这一次呢?

    仇家已经成了一个手脚不便还患有风湿病高血压老年痴呆病的高龄老人,锐气已失,再无翻盘的希望。

    “你为什么要坚持呢?”

    突兀的,她的脑海里想起那个同样聪明自负的男人说地那句话。

    或许,他才是真正的智者吧。他早就看到了仇家的结局,所以拒绝了自己的邀请,也拒绝了报复的机会。

    那么,什么时候才是他向他亮剑露出自己锋利獠牙的时候?

    “还真是有点儿期待啊。”仇烟媚眯着眼睛说道。

    “期待什么?”仇仲庸站在仇烟媚身后问道。

    “期待——这一次的见面。”仇烟媚笑了笑,说道:“其实你们俩个可以不用进去的。”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仇仲庸指了指自己还贴着纱布的鼻梁,说道:“大不了再被他揍一顿嘛。你放心,需要我们晕倒的时候,你打个眼神就行了——不过最好别让他亲自动手。这小子出手还真不客气。上次差点儿没把我勒骨给踢断。”

    “他不打你们,你们才要自求多福了。”仇烟媚一语中的的说道。

    “这样,就能够弥补之前犯下的过错?”仇仲庸耸耸肩膀,说道:“你的那个姐姐可不是个这么好说话的主啊。”

    为什么仇仲庸和仇仲谋在上次被打后还死皮赖脸的跟着仇烟媚过来?

    因为他们知道,按照现在的这个发展趋势,仇家很快就要易主。

    到时候,以他们之前对厉倾城所做的那些蠢事,他们会怎么对待自己?

    他们现在来主要是讨秦洛一个好印象,如果能够让他解解气的话,挨几巴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等到那个女人亲自出手,怕就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了。

    他们不怕秦洛打人,相反,他们希望秦洛狠狠地揍自己一顿——有时候,为了保命就不得不放低姿态。

    仇烟媚也自然明白他们的这点儿心思。所以她才说仇家并不全是饭桶这样的话。

    能屈能伸的,方是大丈夫。

    仇烟媚走到门口的保安岗前面,笑着说道:“麻烦帮我通报一声秦洛先生,就说几个姓仇的想要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