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900章、打清醒了!
    第900章、打清醒了!

    仇烟媚倒是没有想到父亲会第一个问到自己,想来他心里也希望自己能够想到一个挽仇家于危难之间的办法吧,那样的话,自己就顺理成章的接任他辞职后留下来的位置。

    “可是,事情会这么简单吗?”仇烟媚轻轻叹了口气。很多时候,自己这个父亲也太贪恋权势了一些。如果没有这个毛病,又怎么会犯下二十多年前的那场过错?又岂会给仇家招来灭门之灾?

    死不悔改,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仇烟媚脸色平静的扫视四周,说道:“这么多的事情,烟媚可做不了主——大伯,还有叔叔婶婶们都在,还是先听听他们的意见吧。堂兄弟们也都是人才,他们想必也为仇家此时的状况忧心——说不定已经有了很好的解决办法。”

    仇逸云以为这是女儿以退为进的策略,眼神漠然的扫视了周围一圈,说道:“谁有好办法就赶紧说出来。现在不是藏拙的时候——”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躲闪仇逸云的扫视,他们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

    仇逸清清了清嗓子,说道:“逸云,不是大家藏拙,而是真的没有什么好法子。要是有,怎么可能不拿出来?仇家是大家的仇家,不是某一个人的仇家。”

    又转过脸看向仇烟媚,说道:“烟媚,有什么好办法你就讲出来。刚才你爸已经说了,谁能够在这个时候把仇家从泥坑里面拉出去,谁就是咱们仇家的大功臣。如果你能想出好办法,你爸辞职退下来的位置就由你接任——这是我们几个人商量过的,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其它人都有效。”

    仇烟媚一脸郑重的看着仇逸清,说道:“大伯,不是我想到办法不愿意说出来,都这个时候了,我怎么可能还藏私呢?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有用的办法。”

    “唉。那仇家就这么完了?”仇逸清深深地叹了口气,感叹着说道。

    仇烟媚张了张嘴,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仇逸清恰好看到,说道:“烟媚,你是不是想说什么话?”

    “没有。”仇烟媚连忙否认。

    “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仇家已经这个样子了,咱们就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仇烟媚再次迟疑,才小声说道:“我怕说了你们会生气。还是不要说了。”

    仇逸清生气了,说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就这么点儿肚量?我在这儿表个态,如果谁敢因为烟媚说的话不中听而生气的话,都给我滚出去。都听到没有?”

    仇烟媚像是得到了仇逸清的撑腰,这才壮起胆子说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那你想说什么?”有人不耐烦地问道。

    “我和仲庸仲谋去拜访秦洛的时候,他提出了一个条件——说如果我们答应他的这个条件,他可以就此罢手。”仇烟媚语调平淡的说道,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这个时候,他不能让家里人听出她态度的偏颇。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没想到最终的结果是这样。仇家人面对困局无计可施,却要接受战斗对手的条件。

    这就像是在战争中失败了的国家,要接受战胜那一方割地赔款的各种不平等条约。

    如果他们同意了,也就等于是向秦洛认输了。

    “认输?”

    多么讽刺难堪的字眼啊——

    良久,还是仇逸清率先打破了房间里的宁静,声音微微有点儿颤动地问道:“他提了什么条件?”

    “让她回来。”仇烟媚说道。

    让她回来?她是谁,自然指的就是厉倾城了。

    “不行。不能让那个婊子回来。”

    “他想的美。我们仇家才不接受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呢。我妹还被她的保镖打伤手——”

    “其实让她回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

    仇烟媚看着眼前的争执在心里冷笑,仇家安逸了近百年,第三代中不少人从来没有经历过风浪和挫折,所以就养成了眼高手低视荣誉如生命的不良恶习。

    如果能够把她请回来就能够解决这场争端,你们就掩嘴偷笑吧。

    荣誉?

    仇家家破人亡的时候,谁还在乎你从前的荣誉?

    那个时候,你一文不值。

    仇逸云倒是冷静,皱着眉头想了想后,问道:“他的要求不可能这么简单。还有没有其它的条件?”

    “有。”仇烟媚点头。“由她接掌仇家所有企业。”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仇烟媚的这句话彻底点燃了仇家人的怒火,不少人都处于暴走的状态。

    “他也不去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让她接管企业,还有我们的活路?”

    “和他拼了吧。早死晚死都是死,我们一定要争这口气——”

    刚才劝仇烟媚勇于说话并且威胁任何人不许因此生气的仇逸清也生气了,怒声说道:“狼子野心。他这是狼子野心。让那个女人来接管仇家企业,我们这些人还不被她一个个地踢出局去?到时候这仇家的企业是姓‘仇’,还是姓他的‘秦’,他敢狮子大张口,也不怕把自己噎着?”

    “就是。他想把我们仇家占有已有——那个时候,我们还在哪儿拿分红?”

    “她接管仇家企业,我们这些人干什么?仇家的男人还没有死光呢。”

    ————

    看着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的讨伐秦洛,仇烟媚轻轻在心里叹息。

    这个要求涉及到了这些人的利益核心,他们这么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算是自己,也很难接受这个条件。

    她太了解厉倾城的性格了。如果让她回来,在座的这些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至少,他们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随随便便就能够从企业里面抽取大量的资金或者每年年终得到大笔的分红。

    可是,还有别的选择吗?

    等到大家发泄了一番后,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男人们扑哧扑哧的抽烟,他们此刻的心境也就如这燃烧着的烟蒂一样——灼热焦躁却无可奈何。

    仇逸云一口气把手里的半截香烟给吸到了头,抬起血红的眼睛看着仇烟媚,说道:“这是他的全部要求?”

    “是的。”仇烟媚点头。“他是这么说的。我只是把这些话带回来。”

    仇逸云木然的点头,说道:“有人同意他的这个要求吗?”

    “不同意。肯定不同意。”

    “死也不同意。”

    “白痴才同意呢。让她回来把我们一个个赶出去?有病。”

    “我同意。”突然间有人大声说道。

    众人回过头去,就看到仇仲庸和仇仲谋两兄弟一起走了出来。

    他们的眼眶红肿,脸上还贴着不少药布,整个鼻子都被纱布包裹着,模样看起来非常的滑稽。

    可是,他们的表情却是无比地认真。

    “我也同意。”仇仲谋也接口说道。

    “仇庸仲谋,你们俩被他打傻了?”仇逸清指着两人骂道。

    仇仲庸苦笑,说道:“大伯,我没有傻。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地话,我也不愿意让她回来,也不会同意把仇家的诺大家业拱手让人。可是,我们有更好的办法吗?”

    “百佳乐停牌,如果事情不解决,媒体仍然穷追猛打的话,就算复牌也是狂跌不休。凤凰城项目搁浅,有孙家的压制,我们休想再从银行贷到一分钱——找私人募集的这条路子也被堵死了。没有钱,没有政策,凤凰城的开盘遥遥无期。而且,我敢肯定,以后大地集团休想再在东南拿到任何一块地。”

    “还有康德股东临时倒戈的事情,这已经足够证明他们足够强大了。如果没有背景实力,那些以前连我们仇家面子都不买的公子大少会同意把股票卖给他们?”

    仇仲庸又指了指自己和仇仲谋,说道:“之前我和你们一样,也没有想明白。挨了一顿打之后我才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敢肆无忌惮的打人?因为他知道,他就算打了我们也不会有任何麻烦。就像他一抬手就把仲玉给搞的身败名裂一样。”

    “他们打压仲玉的时候,我们无计可施。他们打伤婷婷的时候,我们集体沉默。我和仲谋挨打——仇家又能做什么呢?我们连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护仇家的企业?”

    “形势比人差,却死抱着大家族的面子不肯认输。到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

    仇仲庸扫视全场,大声说道:“我和仇谋商量了一下,与其让他们把仇家拖死,不如把仇家交到她手里——至少,那个时候仇家是保全下来了。”

    “仇家保全了,我们都死了。”仇仲昌阴阳怪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