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99章、生死存亡!
    第899章、生死存亡!

    也不能怪赵老根会有如此猥琐的想法,主要是大头的烧伤实在是太厉害了,整个身体都包裹着纱布,像是全身都烧坏了似的——当然,这种说法也并没有什么错误。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想要有后怎么办?就得把命根子给保住。

    命根子要是被大火烧坏了,还怎么能儿孙满堂?

    赵老根的思维比较传统保守,自然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老赵家’的身上。所以,他不得不对这个事保持紧急关注态度。

    听到大头的回答,赵老根心中的一块大石落地,笑嘻嘻地说道:“没有就好咧。没有就好咧。你好好给领导开车,再筹两年钱就够回去给你娶个媳妇了——我觉得后村的小翠就不错,也不知道许了人家没有,如果没许,回头我让你二姥姥去说道说道——”

    “———不用。”大头咬牙说道。

    “什么不用?怎么不用?你回村里看看,谁像你这么大年纪没讨媳妇的?你看恩人,他也比你大不了几岁,人家都有了媳妇——这种事情可不能依你。”赵老根在大头面前还是很有‘铁腕家主’地风范的,说起话来很有点儿独断独决的味道。

    “我不喜欢小翠。”

    “不喜欢小翠?那你喜欢谁?”赵老根突然间瞪大了眼睛,说道:“你不会已经有对象了吧?”

    “没有。”大头闷声说道。他觉得今天他们家老头子有点儿讨厌,老是提一些以前都不会提的问题。

    “没有就好。可别找城里的——咱们家的条件你也知道,一开口就几十万的聘礼,还要房要车——谁能受得了?而且城里娃娃娇惯,农村娃知道懂人一些,干起农活也利索——”

    “———”

    大头很想让秦洛把他老爹赶紧给送回去,这老头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看到大头不悦地眼神,赵老根总算是结束了自已的YY,说道:“你救恩人受伤,那谁给你老板开车啊?会不会人家趁你生病换一个司机啊?”

    大头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其实——我不是司机。”

    “不是司机?”赵老根被这个消息震惊了。“怎么不是司机呢?不是司机是什么?你给我的那些钱是从哪儿来的?我住的房子是谁租的?”

    “我是军人。”大头没有回答他父亲连珠炮似的问题,回答着说道。

    “军人?”赵老根彻底傻眼了。“怎么就成了军人呢?”

    “恩人帮忙介绍的。”大头说道。

    “恩人呢?我得去给恩人磕个头——”赵老根眼眶又一次红了。“他怎么就对咱们老赵家这么好啊?我以为他帮你说了个司机的活计,没想到他把你送去做了军人——军人好啊。军人好啊。咱们老赵家也出军人了。”

    看到父亲动情的样子,大头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其实,在老家的时候,父亲也曾经想把他送去当兵。对于没有背景没有后台的农村子弟来说,当兵无疑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可是,越是下面的基础也越是黑暗。父亲提着家里的两只土鸡去找村长,说明了想让儿子去当兵的来意。

    村长撇了撇嘴,一句你儿子个头不够格就打发了。

    后来大头才知道,村长把村子里的三个征兵名额以每个五千块钱的价钱给卖出去了。

    来到城里后,大头更加的体会到了这个社会的寒凉和黑暗。

    说实话,他是第一次在秦洛的身上体会到温暖和尊严这种东西。

    也正是这样,他才格外的感恩。

    因为他不仅仅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命运,还改造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如果没有他,龙息这样的神秘之地怕是永远的和自己失之交臂吧?

    或许,直到老死,他都不会听说这么一个地方。

    而现在,他却是他们中的一员。

    “大头啊,你要记住,一定要好好的报答恩人。要是没有他,你爹现在的坟头上都长草了,你也当不了兵——”赵老根一脸严肃地看着儿子说道。

    “我知道怎么做。”大头沉声说道。

    “我已经在这么做了。”这句话,大头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半个钟头以后,秦洛才走了进来,看着赵老根说道:“叔,你难得来一趟,就在这边住下吧。我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大头隔壁给你要了个房间——”

    赵老根上前两步,‘扑通’一声跪倒在秦洛的面前。

    “叔,你这是做什么?你怎么又跪下了?”秦洛赶紧跑上来搀扶。

    “恩人,我现在才知道大头不是司机,他是军人——你让他成了军人。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就让我给你磕几个响头吧。”

    秦洛这才明白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是——大头成为龙息队员和自己的关系并不大啊,关键是离看出了他的潜力。

    秦洛死劲儿的把他拉起来,说道:“叔,我刚才说过,我和大头是兄弟,你就是我的长辈——你给我下跪,这不是给我折寿吗?”

    “我没这意思我这是——”赵老根连忙解释。

    秦洛笑了笑,看着大头说道:“他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他的父亲也是我的父亲。只要有我一口饭吃,就一定会有你们一口饭吃。”

    秦洛知道,大头的工作其实是很危险的。随时都有可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什么不测。

    大头没有什么亲人和朋友,唯一放心不下的应该就是他这个父亲。

    秦洛这么表态,也是想让大头放心,只要有自己在,就一定会照顾好他的父亲。

    当然,如果大头当真为国捐躯,国家也会有丰厚的赔偿的。只是,他们能给的只是一笔金钱。而自己却会把他当做自家老人一样的对待。

    大头的喉咙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倒是赵老根在旁边抹着眼泪,连说不知道怎么感谢秦洛才好。

    ————

    ————

    以仇家的财势地位,有重要人物去逝是应该风光大葬的。

    只是仇家最近噩耗不断,先是有人咆哮灵堂,接着是百佳乐股票狂跌、凤凰城骗贷、仇婷婷中枪入院、康德股东集体叛变——

    像是有一大块厚厚地乌云压在他们的头顶,让仇家的每一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也就失去了办‘喜葬’的那份心思。

    再说,想要大办特办也要有人捧场才行。自从厉倾城和秦洛来殡仪馆的灵堂大闹一番后,上门的客人明显就降低了好几个等级。有不少原本和仇家交好的家族都是派一两个小辈过来敷衍一下。

    仇天赐生前风光无限,死后却如此落魄,也算是被厉倾城这个孙女给狠狠地刺了一刀。

    人死债消。可惜,他死后仍然需要还债。

    最近的仇家每一天都要召开好几次家庭聚会,如果是以前的话,仇家的小辈们早就不耐烦了。

    但是现在却没有人会发出一点儿怨言,因为他们已经知道灾难已经降临仇家。如果仇家在这次战争中倒下,等待他们的将是——没有名车豪宅没有前呼后拥没有小明星们的吹捧追逐小心翼翼,他们会被以前得罪过的对手给踩死。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而对他们这些小男人来说,一日不可无权利的庇护。

    仇逸云抬起乱糟糟的脑袋,用他那满是血丝的眼睛扫了众人一眼,说道:“情况大家都知道了吧?我也没什么好介绍的了。现在是仇家生死存亡的时候了——大家都是一家人,收起那些勾心斗角,也收起那点儿小仇小怨。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仇家没了,你们也就什么都没有了。有什么好想法好建议的都说说,现在不是藏拙的时候——”

    没有人说话,客厅里死一般的沉静。

    仇逸云习惯性的摸出一支烟点燃,这几天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都是依靠一根接着一根的浓烈香烟和刺激的红酒来让他保持着大脑清醒。

    短短数日,他的鬓角已经发白,腰背伛偻,苍老的厉害。

    他猛烈的抽了口烟,沉声说道:“我要向大家道歉。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我当年犯下的过错——这次事情结束,仇家如果能够过了这个坎,我就退位让贤。我和老大老三老四商量了一下,这次无论是谁,只要能够帮助仇家度过这次难关,他就可以接手我的位置——”

    这就是‘重奖’了。接手仇逸云的位置就等于是掌控了仇家诺大的商业王国。

    也就是说,这个人将成为仇家商界领域的领头羊,仇家下任家主的有力接任者。

    此言一出,不少人的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

    可是,想起仇家现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他们的眼神又很快的黯然下来。

    仍然没有人说话,仇逸云有些失望。

    他抬头扫了一眼,主动点起了将,说道:“烟媚,你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