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97章、垂死的挣扎!

第897章、垂死的挣扎!

    第897章、垂死的挣扎!

    一间宽敞豪华的房间里,一群男人随意的坐着,品雪茄,喝美酒,尽情的谈笑风生。

    他们衣着不凡,举止得体,言谈谦虚之极骨子里却有股子骄傲之气。

    他们是这个社会上的精英阶层,他们鲜衣怒马日进斗金,他们有着广泛的话语权和影响力。随随便便说一句话就可能上财经头条,跺一跺脚就能够导致一个领域的经济震动。

    “今天老仇找咱们过来干什么?”

    “谁知道呢?说不定有好事要照顾咱们——”

    “哈哈,老仇的日子最近可不好过啊。听说他得罪了一些人——”

    一群人正说着话,包厢厚重的木门被人推开。

    仇逸云带着一个女助理进来,连连对着在座的众人抱拳道歉,说道:“对不住了各位,让你们久等了——呆会儿一定多喝两杯给大家陪罪。”

    “老仇,大家都是老朋友,你就不要这么客气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有三十多岁年纪的男人说道。

    “好。谢兄弟这么说,那我就不和大家客气了。”仇逸云笑呵呵的接着这个台阶就走了下来。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口后,才看着大家说道:“今儿个找几位兄弟过来,其实是有点儿事要麻烦各位帮忙——”

    仇逸云刻意停顿了一会儿,见到在座的这么多人听到他的话后没有一个出声帮腔的,不由的在心里暗骂:这群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混货,以前我老仇可没少照顾你们。

    没有人说话,仇逸云只好接着说道:“大家也知道,百佳乐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被一只疯狗追咬,直到现在还没办法脱身。大地也出了点儿事情,需要一笔资金周转。我的意思是想从康德公司里抽出一笔钱救济一下。”

    “哈哈,在座的各位都是康德的股东,咱们风雨同舟的走过来,大风大浪也经历了不少——老仇的为人如何,你们也应该有了一个了解。这次仇家有难,我在这儿恳求各位兄弟拉我一把。”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大家抽烟、抿酒,就是没有一个人接腔说话。

    仇逸云耐心的等了一阵子,仍然没有等到任何人的回应后,不得不直接点名,看着刚才那个戴眼镜的胖子,说道:“谢兄弟,你是康德的大股东,你也表个态——这一次,仇家得靠兄弟几个帮忙了。”

    眼镜男轻轻地摩擦着手里的玻璃杯,仰起头看着仇逸云说道:“仇老大,咱们是多年的朋友,也是十几年的生意伙伴,仇家有事,我们是一定应该站出来帮忙的——你说吧,是三亿还是五亿,我们大家伙儿一人凑一点儿,这钱也就出来了。”

    “是啊。”另外一个长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说道:“我个人支援一个亿。”

    “我也支援一个亿。”另外一个四周秃顶只有中间位置有几缕头发的‘地中海’男人出声说道。

    仇逸云暗怒,知道这些家伙是在给自己耍滑头。

    就算在座的这些人每人借给自己一个亿,能有多少钱?百佳乐救市和凤凰城项目重启都需要海量的资金筹备。

    仇逸云站起身对着众人鞠躬,一脸感激的说道:“患难见真情。感谢各位兄弟义气援助——不是兄弟贪心,而是仇家现在需要的钱确实不是一笔小数目。实话和几位兄弟讲,我是想从康德集团里抽调一百亿资金出来——当然,这笔资金的使用是有抵押的。我会用凤凰城项目或者手里康德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来抵押——不知各位兄弟意下如何?”

    房间里再一次沉默下来,只有仇逸云的女助手捧着酒瓶挨个帮客人们斟酒的声音。

    仇逸云的心里就开始紧张起来,难道那个女人没有说谎,他们当真已经收买了这些人手里的股票?

    可是,这需要多少钱啊?就凭她手里的倾城国际哪里能够筹集到这么多的资金?

    “闻人牧月?”

    无端的,仇逸云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个名字。

    如果是她出手的话,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想到了这种可能性,仇逸云突然间觉得有点儿心灰意冷了。

    “这仗还怎么打?还仗还怎么打?”

    “老哥,我正好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呢。”地中海笑哈哈的看着仇逸云说道:“你也知道,这次换届后我们家老爷子有可能更进一步——他说石化行业过于敏感,让我把手里的股票全都卖出去。老爷子的话我哪敢不听?我就把手里的那点儿股票给卖了——现在,我就是想帮你也没那份能力啊。”

    “我也是。兄弟我最近在开发一个风景区,手里的资金有点儿紧,也把康德的股份给卖了——”

    “我倒是没卖——可是,康德现在正是发展阶段,这个时候抽调那么大笔资金,咱们今年的扩张目标就得搁浅,盈利能力也就大大减弱——怎么向其它人交代啊?”

    仇逸云强打起精神支撑着自己,说道:“只要仇家度过这次难关,我们一定会施以厚报——我可以在这儿先表个态,今后两年,仇家放弃在康德公司的所有分红。”

    仇家放弃两年近十个亿的分红,把这笔钱完全交给其它的股东处理。这样的付出不可谓不大,这样的利息不可说不高。

    可是,等待他的仍然是沉默。

    “各位兄弟当真不愿意帮忙?”仇逸云声音沉重的说道。

    “老哥,不是我们不肯帮你。”眼镜男人放下手里的玻璃杯,扶了扶眼镜,说道:“是你不应该去招惹我们大家都招惹不起的人啊。”

    “———”

    ————

    ————

    东南会所。

    这是东南商界设在燕京的私人会所,是一个为了凝集东南商界力量互帮互助互惠互利的企业家交流平台。

    无论你是生意洽谈还是资金出现缺口,都可以到这儿来寻求合作和帮助。

    仇逸云站在台上慷慨陈词,坐在会议桌两边的都是来自东南的商界精英。

    等到仇逸云讲解完毕后,东南商会的会长马跑跑站了起来,扫视了众人一眼,笑着说道:“仇逸云董事长一直是咱们东南商界的领头羊,他旗下掌控的百佳乐连锁集团和大地集团的企绩表现都非常优秀,只是最近出了点儿事情,所以才需要筹集资金周转一下——刚才仇董已经把话讲的很清楚了,他会用百佳乐和大地集团来做抵押,利息给的也非常高——各位有没有兴趣接下这个盘子?”

    “我们倒是有兴趣。可是想要同时盘活这两家公司,需要的资金可不是小数目啊。”

    “就是。至少得需要三五家合伙才行。”

    “仇董的人品我们还是相信的。百佳乐和大地的盘子也都在东南,跑不了——老李,要不咱们合伙接下这一笔买卖?”

    “谢谢各位兄弟高义。”仇逸云笑呵呵的拱手。“无论是一家还是几家合作,我们都是要白纸黑字签合同的——如果到时候我们当真还不了钱,你们完全可以拿走我的抵押物嘛。总是不会让各位亏钱——”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阵喧哗的争吵声。

    “先生,你不能进去——你不能进去——先生——”

    哐——

    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马跑跑的漂亮女秘书衣衫不整的挡在一群人的前面。虽然脸若冰霜瞪圆了眼睛,可是眼前的这群人却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心思。

    “我也是东南的商人?我为什么不能进来?”一个长相清秀如女人的男人娇滴滴的说道。“马会长什么时候把我踢出东南商会了?”

    马跑跑看到进来的这个男人,身体一哆嗦,赶紧就跑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大少,你什么时候来燕京了?让人通知一声,我们也好过去请大少赏脸吃顿饭。”

    “我来看场戏。”孙仁耀笑呵呵的说道。“听说我兄弟在燕京被人欺负,我就来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人在欺负他。”

    “这——”马跑跑一头的冷汗,说道:“怎么会有人敢欺负大少的朋友呢?”

    “我也觉得奇怪呢。”孙仁耀点头说道。“不过燕京是别人的主场,我们这些乡下来的乡巴佬也不敢多说什么——人家骂我们接着打我们受着——”

    孙仁耀脸上地笑容越发的浓烈,话锋一转,眦着一口白牙说道:“不过,如果到了东南界面,看我怎么把他玩死弄残。”

    “————”

    在场的诸位都是精明似鬼的商人,如果他们到现在还听不明白孙仁耀这番话地意思的话,那就白在商场厮混那么多年了。

    孙仁耀的兄弟是谁?秦洛。

    ‘欺负’秦洛的对手是谁?仇家。

    孙仁耀都亲自站出来撑场子了,他们这些人哪里敢得罪这个东南地面的第一号公子哥?

    那些原本打算接下这笔生意的商人纷纷放弃了这个计划,看向仇逸云的眼睛里就多了一份同情的色彩。

    仇家,怕是真的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