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96章、第一滴血!
    第896章、第一滴血!

    “二叔——二叔你怎么了?”

    “水。快给你二叔喝口水——”

    有人端来水灌了仇逸云几口,那股子邪火才和着水一起吞起了肚子里。

    “老二,是什么事情让你生这么大的气啊?”仇逸清接过那份文件看了起来。当他看完全文后,脸色也一下子就阴沉了起来。“无耻。无耻之极。”

    “怎么?你们不同意?”厉倾城笑哈哈的看着这仇家的两兄弟,出声问道。

    “不卖。死也不卖。”仇逸清大声吆喝着说道。“十个亿就想拿走大地集团?你怎么不去抢?你知道大地集团的市值是多少吗?不知道赶紧去查——”

    “我知道。”厉倾城点头说道。“截止今天为止,它的市值是两百五十六亿。”

    “你知道?你知道还敢开口十个亿来买大地?滚。赶紧滚。”仇逸云挥手说道。“老李,送她出去。”

    “等等。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厉倾城走到仇婷婷刚才坐地沙发上坐下。看着仇逸清仇逸云等人,说道:“你们仇家人就这么点儿心胸和耐心?如果是这样的话,十个亿开价好像有点儿太高了。”

    “是你欺人太甚。”仇逸清冷笑着说道。“没让人把你丢出去就不错了。还好意思指责我们没有心胸没有耐心?”

    “我敢保证——如果是我一个人来的,你们肯定让人把我丢出去了。”厉倾城笑眯眯的说道。“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们做不出来的?只不过因为我带来了保镖,看起来实力还不错,你们才没敢这么做——就像百佳乐一样。难道你们愿意让它一天天的衰落下去到最后一文不值还要被供应商联名告上法庭?不是你们不愿意解决问题,而是你们根本就没解决问题的能力。”

    “你——”

    “难道我说错了?”厉倾城反问道。

    “———”这话确实正中要害。要是有办法解决的话,谁愿意自己的孩子被人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煽得鼻青脸肿却没办法叫停啊?

    “好了。我们先不谈百佳乐的事情。现在,我告诉你们我为什么拿十个亿来收大地集团——”

    “好。那你告诉我。是什么原因让你出价十个亿来买大地。”仇逸云咬牙切齿的说道。“无论什么原因,都荒谬之极。”

    “先别急着下结论。就算心虚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厉倾城心平气和的说道,像是一个正在劝客户投保的保险从业人员。专业而富有有耐心。只不过说的话十分刺耳。“现在凤凰城项目被迫中断,所有的银行都不允许向你们借款,你们的资金链一定出了问题吧?”

    “那又如何?”仇逸云不屑的说道。“四大银行不借,私家银行会借。私家银行不借,私人基金会借——只要仇家愿意拿出担保的东西出来,难道还怕筹集不出几十个亿出来?”

    “看来你很有信心。”厉倾城笑着说道。“第一,你就能保证凤凰城项目经过骗贷风波后还能够重新启动?要是让你拖上三五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呢?”

    “你——就凭你?”仇逸云喘着粗气说道。

    “当然不是。”厉倾城一点儿也不为对方轻视自己而生气。“难道你们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吗?凭你们仇家的人脉以及在镜海的经营,为什么一个百佳乐事件都摆不平?为什么东南所有的媒体都对你们穷追猛打,难道你们就没想过其中的原因吗?”

    “还有,重复抵押贷款的并不只是凤凰城一家公司这么做,为什么偏偏就只有大地集团被拉出来‘打靶’,你们就没有一点儿怀疑吗?还是说,你们明明知道事情的真相,却没有勇气面对这一切?”

    “是谁?”仇逸云紧握着拳头,努力的想要在这个咄咄逼人的女儿——女人面前保持镇定。

    他是父亲。他要表现出自己的强势。

    他不会被她打倒的。一定不会。

    “秦洛在羊城有两个朋友。一个姓孙,一个姓贺——你们应该都调查过吧?”

    “他们凭什么帮助你们?”

    “这就不是我能够知道的事情了。”厉倾城得意洋洋的笑着。“不过孙仁耀见到我的时候也是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嫂子。”

    “嫂子?还真是抬举自己。和你妈一样,还不就是给人当情妇的命。”坐在一边的仇仲昌讥讽的说道。“早晚会被人玩腻甩了。”

    厉倾城的视线转移到仇仲昌身上,笑眯眯地说道:“确实。我只是他的情妇。小三。不过,你可不要小看我这个情妇小三哦——等到仇家跨台之时,就是我把你送到泰国当人妖的日子。”

    “你敢。”

    “你觉得我像是做不出来这种事情的人吗?”

    “———”

    厉倾城看到仇仲昌脸难堪的脸色,也没有再和他说话的兴致。接着说道:“凤凰城项目停顿,你们的资金链短缺,如果百佳乐没出事的话,倒是可以从哪儿抽调资金——可惜,百佳乐的路子已经被堵死了。”

    “你以为仇家就这么点儿能量?”

    “当然不是。”厉倾城摆手说道。“我知道你们还有个石化公司——可是,你一下子需要那么多钱,其它的股东会同意吗?他们同意,我也不会同意啊。”

    仇逸云心里大惊,说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是有几位股东把他们手里持有的石化股票卖给我们了。还有几位也对你们的人品也不太满意——如果你们想要抽取现金的话,我想他们是不会同意的吧。”

    这次,不仅仅是仇逸云震撼了,就连仇逸清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哑口无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华夏国,能够参与经营石油化工企业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每一个人都大有来头,每一家背景都深不可测。

    可是,这个女人竟然能够从那些人手里买走他们稳赚不赔每年都能够得到大笔分红的股票。这说明了什么?

    因为石化领域的特殊性,仇家也并没办法持有太多份额的股票。虽然他们已经是所有股东中占股比例最高的一家,却不能够占据绝对的控股优势。如果其它股东反对的话,他想抽调公司的钱去救大地集团的设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无声无息的,他们就被人釜底抽薪了。

    “你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相信你吗?”仇逸云冷笑。

    “你为什么不去试试?”厉倾城自信满满地说道。

    “我当然会试。这些不用你教。”

    “不过,尝试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厉倾城双手抱胸姿态悠闲舒适的看着仇逸云,说道:“等到大地集团的丑闻越曝越多,它的股票价格和废纸一样的时候,这十个亿我可就节省下来了。”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仇逸云倔强的说道。

    厉倾城笑笑,说道:“我今天过来主要就是和你们通个气——顺便也来看看你们会被气成什么样子。两个目的都达到了,我也就告辞了。你们好好考虑吧,名片上有我的电话,如果觉得这个买卖可以做——就打我的电话。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要打扰了。”

    说完,厉倾城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

    ————

    “傻孩子,你和她那样的女人斗什么气啊?她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

    “你好好的读书,毕业后好好的工作,再找一家有钱的公子哥嫁了——到时候,她还不得看你的脸色?你想怎么踩她就怎么踩她——踩死这个贱人才好。”

    “好婷婷,别生气了。你这样可让妈怎么放心啊——”

    仇母在一旁不停的劝说安慰,可是仇婷婷就跟个植物人一样的躺在哪儿一动也不动。

    圆瞪着双眼,眼神空洞木然的看着天花板。

    “妈。我想杀死她。”仇婷婷终于说话了,声音幽幽的说道。

    “傻孩子。别说气话——你大伯二叔他们会对付她的。她得意不了几天。”

    “不。我要亲手杀死她。”仇婷婷说道。

    “可是杀人是犯法的。我可不要让你去坐牢——那样的话,你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仇婷婷显然听不进去,她光着脚从床上跑了下去,站在阳台下向外面看去。

    “婷婷,你看什么啊?快回去。地板凉,可别冻着了。”仇母过来拉女儿回去。

    仇婷婷不动,说道:“我就是来看看。”

    当厉倾城和耶稣走出来时,仇婷婷的眼神一凛,抱起阳台上的花盆就朝着厉倾城的脑袋上砸过去。

    像是先知一般,耶稣适时的抬起了脑袋。

    黄金手枪闪电般的出现在手心,然后朝天开了一枪。

    砰!

    枪声打碎了花盆,子弹也同时穿透了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掌。

    “啊——婷婷中枪了婷婷中枪了——”

    阳台上传来仇母凄历的叫喊声,这在厉倾城的眼里犹如华美的黄昏乐章。

    “见血了吗?”厉倾城头也不回的向外面走去。“这血一定是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