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95章、欺负到家!
    第895章、欺负到家!

    听到是厉倾城来了,客厅里顿时乱作一团。

    “什么?她还敢来?”

    “这个婊子——等她进来我要大耳光抽她,你们都不许拦我——”

    “我们不拦你,我们帮忙拦她——”

    仇逸清拍拍桌子,说道:“都安静点儿。吵什么吵?”

    可惜,这次仇逸清的威严也没有压抑住这些小辈们心中的不满和仇恨,一个个的都跳出来反驳。

    “大伯,不是我们要吵,是人家都欺负到咱们家门上来了。”

    “就是。咱们一再退让,她还蹬鼻子上脸了——仇仲庸和仇仲谋都被人打成这样,我们还一声不吭的话,下一次就轮到我们了——”

    “再不还击就晚了。就应该给她们一点儿厉害。”

    啪——

    仇逸清再次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茶几上烧水的水壶都震掉了,水洒了一地,旁边的佣人看到了,慌忙过来清理现场。

    仇逸清怒声喝道:“都反了天了?还要你们教我怎么处理家事?”

    看到仇逸清仿佛要吃人般的眼睛,大家这才心虚的低下脑袋,停止了嚷嚷。

    “老二,你怎么看?”仇逸清看着仇逸云说道。

    “他们说的没错。”仇逸云把手里的烟头按进烟灰缸里。“现在的局势很明显,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形势虽然比人差,也不能就这么低头认输啊。应该硬起来的时候,咱们还是得挺直脊梁骨。”

    “那今天这事儿?”

    “让她进来吧。”仇逸云说道。“既然她有胆子走到这大门口,咱们就让她进来看看她想说些什么。”

    仇逸清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就是嘛。咱们这么一大群男人,还能被一个小女人给吓着?老李,去请客人进来。”

    管家答应一声,快步迎了出去。

    厉倾城坐在宝马车的后车座上,开车的司机是闻人牧月派过来的,副驾驶室上坐着一个金发碧眼看起来英俊逼人的大帅哥——想起这个厉倾城就有些来气,难道那个小家伙就这么相信自己,就不怕自己跟这个大帅哥好上了?

    想到自己赌气似的想法,厉倾城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这就是恋爱吧?”厉倾城在心里想道。即便他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为自己好,可心里还是在担心他不够在乎自己。

    自从这次被他从火海里救出来后,她的心态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感性思维也在逐渐的替代之前的理性思维,这可不是个好的兆头。

    是谁说的来着?恋爱后的女人智商下降为零。自己可不能变成零智商——就算沉沦,也要等到报仇雪恨以后。

    名片已经递上去了,也有人进去通报了,可是,里面却迟迟的没有传来消息。

    她不急。

    现在,着急的应该是他们吧?

    想起此时他们正焦头烂额的猜测着自己到来地目的,想到他们气极败坏的骂声和不甘,她的心里就隐隐的产生一波波的幸福感觉。

    沉怨得雪,大仇将报时的快感竟是如此的美妙和强烈。

    嘎——

    大门敞开了。那个接走名片的老管家小碎步的走了过来,对厉倾城说道:“老爷请您进去。”

    “谢谢。”厉倾城对着他笑笑。然后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耶稣也推开车门下车,紧紧的守在厉倾城的身后。

    耶稣的枪伤已经好了,或者说,没有击中要害部位的枪伤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他被秦洛派来保护厉倾城,所以,他要履行自己的职责。

    “先生,你不能进去。”老管家挡在耶稣面前说道。

    “他是我的助手。”厉倾城说道。“他不进去,我也不进去——再说,我们就两个人,你们仇家那么多人,难道还怕我们不成?”

    “这——这——”老管家不知道如何回答。说道:“请稍等。我回去向老爷汇报一声。”

    “不用了。让他们进来吧。”仇逸云铁青着脸站在廊檐下说道。

    在这个时候这样的场面下见到自己的女儿,仇逸云真是百感交际——

    但是,想到她把仇家逼迫到这么窘迫寒酸的境地,仿佛之前的强大只是一个纸老虎一般,被人一戳就破,他的心里没有慈爱和怜惜,只有痛恨。

    “自己一手经营的仇家怎么可能是纸老虎呢?”仇逸云冷笑着想道。“如果你把我逼急了,我可不介意大义灭亲。”

    “是。”听到仇逸云的话,管家赶紧退让到一边。

    厉倾城仰起脸站在院子中间,白色的丝绸衬衣,黑色的职业套装,足足有七八厘米的高跟鞋。长发被盘起在脑盘,露出一截销魂噬骨的修长脖颈。

    眉眼精致如画,气质高雅却又有些妖艳。她的眼神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嘴角带着刻薄的微笑。

    她终于走到了他面前,用了二十六年的时间。

    仇逸云注意到厉倾城那不算友善的微笑,心中暗怒,却还是压抑着心头的火气,说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厉倾城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原本就有事要找仇董事长。”

    仇逸云倒也不奢望她会对自己表现出一丝亲近,转身往回走,厉倾城和耶稣也紧跟其后。

    仇逸云进屋后就坐在了他之前坐立的位置,仇家其它人也分别占据了客厅所有的沙发。

    没有人招呼厉倾城坐下,厉倾城站在客厅中央,像是舞台上表演的戏子。

    厉倾城很是享受仇家的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她时的表情,笑着说道:“这么多人迎接,小女子还真是有点儿受宠若惊了。”

    “少不要脸了。我们可不是迎接你的。”仇婷婷尖声骂道。

    厉倾城扫了她一眼,说道:“最近没去学校吧?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有些不太好看——你当初想要撕人衣服的时候一定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别人脱个精光吧?”

    “你——”论起口舌之争,仇婷婷哪里会是厉倾城这个‘毒妇’的对手,乍一接触就败下阵来。双眼赤红,全身充血,像是被红毯激怒了地母牛似的想要扑过去和厉倾城拼命。

    好在她的母亲一直守护在她身边,把她的身体给死死的拉住。

    “不过有一点儿我非常好奇——”厉倾城一点儿也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笑眯眯的看着仇婷婷,说道:“就算你那个讨人厌的爷爷死了,你也用不着真空出场来庆祝吧?”

    “你——呕——”仇婷婷一口气没顺过来,干呕出一大口鲜血后直接晕倒了过去。

    这下子客厅里又乱套了,叫医生的叫医生,掐人中的掐人中。还有人叫嚷着要过来撕烂厉倾城的嘴巴,耶稣的黄金手枪在手里玩了几个枪花后,他们立即就知趣的退了回去。

    仇婷婷总算是清醒了过来,但是人却仿佛痴呆了一般。双眼凶狠的盯着厉倾城,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扶婷婷下去休息。”仇逸清说道。

    “你这个千人骑的婊子——你这个小贱人——你不得好死——”仇母一边骂着,一边和其它几个女人扶着仇婷婷往楼上走去。

    “够了。”仇逸云对着厉倾城喝道。“你今天到底想要干什么?”

    “够了?”厉倾城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咯咯的大笑了起来,说道:“这就够了?你们把我母女赶出家门的时候怎么不说够了?你们不让所有的学校接收她断绝她的所有经济来源怎么不说够了?你们找人去我的美容院闹事的时候怎么不说够了?你们把我绑架要把我卖到日本的时候怎么不说够了?怎么?现在一点点委屈就受不了了?”

    厉倾城的话像是一把把刀子,狠狠地刺进仇家众人的心脏。

    “那些事情——”仇免云脸红脖子粗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那些事情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想要回来争仇家的家产吗?何必给自己找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厉倾城再次大笑,说道:“你还真是舍得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以为,现在我还需要找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对付你吗?你们欠我的债,我会一笔笔的收回来。既然你提到了仇家的家产,那么,我们就来谈一笔生意吧。”

    厉倾城打开手里提的文件包,从里面抽出一份文件,笑着说道:“仇董事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不妨先看看。然后我们再谈公事。这样可好?”

    仇逸云恨不得把这份文件抢过来丢到厉倾城的脸上,但是,强烈的探知欲望还是鬼使神差的让他伸手接过了资料。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要搞些什么名堂。

    刚开始他的脸色还非常的平静,很快的,就像是吃错了药一般,他的脸色胀得通红,呼吸也不通畅起来。

    他用手指着厉倾城,却被一口气给堵在喉咙,什么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