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893章、坐怀不乱柳下挥!

893章、坐怀不乱柳下挥!

    893章、坐怀不乱柳下挥!

    不惊。不慌。镇定异常。

    像是千百年前坐怀不乱的鲁男子柳下惠,更像是千年百后忠贞不渝的好丈夫柳下挥——

    秦洛眼睛坦然直接的盯着仇烟媚,像是在欣赏着一幅绝美的人体艺术画。

    刚开始仇烟媚还咬牙坚持,最后在秦洛的眼睛里没有发现一丝情*欲和占有的欲望后,她终于放弃了。

    蹲下身体,任由那饱满的圆球在秦洛的面前摇晃颤抖,她捡起地上的长裙丝带,轻轻的把它们拉到了肩膀上。

    “看来外面的传言并不怎么准确。”仇烟媚站了起来,脸上带着自嘲的苦笑,以此来掩饰自己此时心中的窘迫。

    “我承认,我确实像外面传言的那样有点儿花心。但是我选择女人的要求很高——”

    “我达不到你的要求?”

    秦洛看着仇烟媚的眼睛,笑着说道:“说实话,你很漂亮。身材也很好。突然间使出这么一招——光着身子站在我面前,如果说一点儿也不动心是假的——但是,我并不是因为漂亮就认为这个女人就应该是我的女人。首先,她对爱情的想法是纯粹的。我可以给你钱给你其它的什么东西,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拿我的感情去交换什么——”

    “你不用给我爱情,只需要给仇家留一条生路——”

    “你知道我不会这么做的。”秦洛笑哈哈的看着仇烟媚。“你一开始就知道这么做会失败,为什么还要尝试呢?”

    仇烟媚眼里的惊慌一闪而逝,微笑着说道:“或许我对自己的身体过于自信了吧。我认识那么多人,那么多男人,他们都或多或少或含蓄或直接的对这具躯体表现出占有欲望,我以为你多少会有一点点动心——”

    仇烟媚这句话是半真半假。真的那部份是,她确实对自己的容貌和身体有自信,她希望以此奇招来征服秦洛。

    她知道秦洛是一个非常重视感情的人,对他的每一个女人都非常好。如果——如果她也成为他的女人。那么,他对仇家的态度势必要发生改变。

    只要发生改变,仇家就还有一线希望。

    假的那部份是,她从一开始就知道,秦洛会拒绝她的身体——和欲望无关,和厉倾城有关。

    在这个时候,他一定不会沾染上一个站出来代表仇家的女人。

    如果荷尔蒙的分泌就能够影响他地正常思维的话,那么,这个男人也不足为惧。

    那样的话,在这大战一触即发的前夕,她有必要调整好自己的想法和后招。

    无论秦洛是接受还是拒绝,她只是退了退衣服,而她和秦洛的关系因为这一次的坦诚相对就已经有了一丝暧昧的味道——有了这一点儿暧昧的关系,她都不会输得太惨。

    这就是女人的心机。很多时候,她们更懂得保护自己。

    战争还没有爆发,她们就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从第一次认识,我们相处的就很不错,我也一直把你当做朋友。我可以告诉你实话,即便我真的和你发生了什么关系,这也不会影响我要仇家付出代价的决定。”秦洛一脸认真的看着仇烟媚说道,态度前无未有的诚肯。“仇家做错了事,直到现在还死不悔改。不仅仅倾城不会原谅他们,我也不会——”

    “你觉得倾城对你的感情是纯粹的吗?”仇烟媚突然间问道。

    秦洛一愣,然后笑着说道:“至少,她让我爱上她了。”

    “还真是让人羡慕。”仇烟媚抿嘴娇笑。“当一个男人真的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生物了。”

    秦洛没有接她的这个话茬,天知道她又会把自己绕到什么地方去。说道:“你为何一定要参与到这些事情中来呢?”

    “位置决定思维。”仇烟媚无声的笑着,说道:“我是在仇家长大的,我的身体里面流着仇家的血,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仇家给的——或许在你或者其它人眼里,仇家有这样那样的错误和缺点。可是,他们对我却非常好。他们给我衣食无忧的生活,给我接受最精英教育的机会,给我一个外人难以仰视的起点,也给了我家庭和爱——如果没有仇家的支持,你觉得你会在燕京认识一个叫做仇烟媚的女人吗?如果没有你的支持,你觉得厉倾城就是现在可以提着屠刀向仇家割肉的厉倾城吗?能力很重要,但前提是有强大的背景做支柱。”

    “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所有的亲人,他们都在仇家。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独善其身假装和这一切没有关系?你说,我能够逃避吗?”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人都有自己的难处。”

    “是啊。所以,虽然我们将会成为对手,但我仍然对你没有一点儿恨意——我理解你所做的一切。”

    “我也知道你很无奈。”

    仇烟媚笑了笑,说道:“真希望一直和你做朋友。这种感觉很好。”

    “其实——也不是没有放过仇家一次的机会。”秦洛说道。

    “什么?”仇烟媚心中一笑,问道。

    “我需要厉倾城入主仇家,成为仇家的主人。”秦洛笑眯眯的看着她。“这是我唯一的条件。也是——唯一愿意谈的条件。”

    “你知道,我没办法说服他们。”仇烟媚正色说道。

    “不用着急,我会用事实教他们怎么听话。”秦洛说道。

    仇烟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来的时间够久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慢走。”

    仇烟媚扫了地上的两个堂弟一眼,问道:“那他们——”

    “带走吧。告诉他们,今天的事儿只是收了些利息。”

    “我会转达的。”仇烟媚说道。“总不能让我这么把他们扛回去吧?”

    秦洛拍了拍手,立即进来两个黑衣保镖。

    “送仇小姐和她的朋友出去。”秦洛吩咐道。

    两个黑衣保镖答应一声,一人扛起一个昏迷者,然后跟着仇烟媚身后离开了病房。

    仇烟媚刚走,病房里间的门打开,厉倾城亮闪闪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

    “怎么这么看着我?”秦洛明知故问的说道。

    “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厉倾城眯着眼睛笑着问道。

    “考虑什么?”

    厉倾城斜眼瞥了秦洛一眼,说道:“我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连我这个女人都动心了,你就一点儿也不动心?”

    “不动心。”秦洛说道。

    “难道你就不想让我们俩个同时陪你?——无论如何,我们总是名义上的姐妹——”

    秦洛就觉得身体发燥,丹田处一股邪火往上窜去,鼻孔里也有黏稠的液体出来,用手捂着鼻子,紧咬牙关蹦出两个字:“不想”。

    “唉,还真是遗憾。”厉倾城叹息着说道。“原本我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呢。”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我知道我知道。”厉倾城点头说道。“所以我放弃了这种多余的想法。”

    看到秦洛尴尬的表情,厉倾城咯咯娇笑起来。那死里逃生的怒火那亲友随从死亡的悲愤也在这一笑之间释放了不少。

    秦洛享受的看着她如花似玉的笑脸,柔声问道:“这么处理你还满意吧?”

    “心软了?准备给她一条生路?”厉倾城调侃着说道。

    秦洛一巴掌煽在厉倾城厚实的臀部上,笑骂道:“你应该知道我这么做的目的。”

    “轻点儿。打坏了不能给你生儿子了。”厉倾城捂着屁股娇嗔道。

    秦洛的双腿一软,差点儿就没忍住把这个妖孽一样的女人给就地正*法了。

    厉倾城上前搂着秦洛,把脸贴在他的怀里,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怕事情闹得太大,我没办法收拾残局吗?”

    “我不是怕你没办法收拾残局——”秦洛说道。“仇家的灭亡已经是必然,但是,我不希望仇家反抗的太过激烈——也不希望你收回来的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仇家。”

    “你见过乡村小孩儿抓泥鳅鳝鱼的工具吗?”秦洛问道。

    “没见过。”厉倾城摇头。

    “他们用竹子编成竹笼,笼子有一个敞开的小口——你可以进去,但是却没办法再退出来。我说让你入主仇家就是给他们开的一个口子——这样可以避免他们狗急跳墙,宁愿便宜了别人,也不让我们收到任何战果。如果他们接受这个条件的话,以你的能力,想要把他们剔除干净还不只是一点时间的问题?”

    厉倾城仰起脸看着秦洛,说道:“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狡猾了?”

    “有吗?”秦洛一脸茫然的问道。“连这么大的大火都没有烧死我,我以为这是因为傻人有傻福呢。”

    厉倾城咯咯的笑,说道:“她来了。你们见一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