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892章、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女人!

892章、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女人!

    892章、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女人!

    搜身?

    这就是赤裸裸的侮辱了。

    “你把我们当做什么人了?我们是来看望病人的,不是进监狱的犯人——”仇仲谋终于忍耐不住了,大声训斥着面前的保镖。

    保镖不理不应,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但是他庞大的身躯挡在他们的前面,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他的态度很明显,不让搜身就不能进去。

    “让他们搜吧。”仇烟媚笑呵呵的说道。“反正我们身上也没带什么不安全的武器。”

    “没关系。搜吧。”仇仲庸也附和着仇烟媚,说道:“人家刚刚发生这样的事情,谨慎一些也是应该的——谁让咱们仇家是最大的嫌疑人呢。”

    “搜吧。”仇烟媚对保镖说道。

    那个大块头保镖一招手,立即就冲过来两个人开始对仇仲庸和仇仲谋进行搜查。

    “我不用搜吗?”仇烟媚笑着问道。

    “不用。秦先生说你是他的朋友。”大块头保镖如实说道。

    仇烟媚心中一暧,心里对秦洛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直到这个时候,他对仇家的仇恨还没有冲击到他的理智,这个小男人并不像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青涩。

    等到仇仲庸和仇仲谋被搜身完毕,仇烟媚便带着两人往住院部走过去。

    一路走来,戒备森严。显然,秦洛等人的安全级别提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

    大块头在一间病房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秦洛请进的声音。

    “请。”大块头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自己便主动退开了。

    仇烟媚推开房间门,便看到躺在床头看书的秦洛。

    “来了。”秦洛主动放下手里的书,微笑着和仇烟媚打招呼。

    “来看看你。”仇烟媚笑着说道。“昨天晚上就听说了花田失火的事情,立即我就赶过去了——在外围等了一阵子,一直没有等到你出来。等到你出来又晕倒了,也没办法和你说上句话——”

    仇烟媚先把自己昨天晚上赶到花田去见秦洛的事情讲出来,这样或许可以获得秦洛的一些好感。

    “谢谢。”秦洛点头说道。仇烟媚过来的事情他也听吕含烟汇报过了,也清楚她这么着急地目的是什么。

    “不用客气。”仇烟媚说道。“其实,我也是想过去把事情给说清楚——我不希望朋友之间有什么误会——”

    “我们之间没有误会。”秦洛打断仇烟媚的话说道。“我们仍然是朋友。以前是,以后也是。”

    仇烟媚苦笑,说道:“我说的是仇家和你之间——听说花田失火的事情,仇家上上下下都很着急。”

    秦洛就撇了仇仲庸和仇仲谋一眼,笑着说道:“着急我为什么没有被大火烧死?”

    “秦洛,我们——”

    “如果我是仇家的一员,我也会这么诅咒自己。”秦洛笑呵呵的说道。

    仇烟媚叹了口气,说道:“确实。少数人是有过这样的想法,毕竟,如果你和倾城不在了,仇家的危机也就解除了——可是,我以我的人格保证,这场大火真的和仇家没有关系。”

    “你让我怎么相信?”秦洛反问着说道。

    仇烟媚给仇仲庸打了个眼神,仇仲庸会意,说道:“其实这件事情还有些隐情。”

    “他是谁?”秦洛问道。

    仇仲庸的表情一僵,然后很快就舒展开来,笑呵呵的说道:“秦少可能忘记了,我们在全聚德见过面——我是仇仲庸,烟媚的堂弟。”

    秦洛眼神木然的看着他,说道:“有什么隐情?”

    “其实,在火灾发生之前,仇谋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仇仲庸一脸认真的说道。“那个男人在电话中告诉我们厉小姐现在正在花田,说我们一定会对这个感兴趣——”

    “然后你们就去放了一把火?”秦洛冷笑着说道。

    仇仲谋血气一荡,就要上前说话,被仇仲庸一把给拉了回去,笑着说道:“我们兄弟接到电话后,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儿。于是立即把这件事情向家里报告——原本以为这是一些人的恶作剧,没想到很快的就听到了花田火灾的消息。”

    仇仲庸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清单递过来,说道:“这是打匿名电话的时间和号码,你可以让人查一查它的真实性。”

    “现在这个电话号码一定打不通了吧?”秦洛笑着问道。

    “确实。”仇仲庸点头。

    “你觉得这种小伎俩就能把我骗到?”秦洛讥诮的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没干就是没干。你凭什么血口喷人?你说是我们做的,你拿出证据来——”仇仲谋一口气没有憋住,对着秦洛大吼道。

    秦洛的眼皮微睑,笑眯眯的看着仇仲谋,说道:“这就是你的解释?”

    “事实就是这样。”仇仲谋硬气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欺负你了,你有本事就去找证据啊。没有证据就别想动我——是不是这个意思?”

    “你——”仇仲谋的胸口又冒出一股子邪火。这他妈的是谁欺负谁啊?你非说那把火是我们兄弟放的,也是你把那上百亿的经济损失帐单让人送到仇家的——现在反而说别人欺负你?

    人不要脸就无敌了吗?

    “大名鼎鼎的仇仲庸仇仲谋,燕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仇家二位大少爷,含着金汤勺出生从来没有人敢给你们委屈受给你们小鞋穿的公子哥——你们在我眼里都算个屁?”

    秦洛突然间从床上跳了起来,身体一窜就冲到了仇仲谋面前。

    他一把抓住仇仲谋的衣领,然后一巴掌煽向他俊朗的脸上。

    啪——

    “明里暗里阴我对付我——”

    啪——

    “骂我的女人是婊子贱人——”

    啪——

    “在镜海的时候让我进监狱——”

    啪啪啪——

    “你以为这些我都忘记了吗?”秦洛的大耳光子像是不要钱的往仇仲谋的脸上煽着,很快的就把那张俊脸打成了猪头。“我没你想的那么心胸宽广。”

    “秦洛,你想干什么——”

    秦洛的动作太快了,而且也太出人意料。等到仇仲庸反应过来时,仇仲谋已经被捧的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听到身后的厉喝,秦洛松开了仇仲谋,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返身回旋,双手往前一搂就勾住了仇仲庸的脖子,然后左膝高高的顶起,狠狠的撞在他的肚子上——

    咚咚咚——

    秦洛的膝盖一次次的落下,又一次次的抬起,凶狠无比的撞击着仇仲庸的腹部。

    “你以为你笑笑就没事了?你以为你来认错我就原谅你了——你不是要把我女人卖到东洋当妓女吗?你信不信我把你卖到泰国做人妖——”

    身边大战正酣,仇烟媚却冷眼旁观,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

    等到秦洛打累了放手时,仇仲庸和仇仲谋像是两条死狗一样的躺在了地上。

    秦洛转过身看着仇烟媚,仇烟媚那能够洞彻人心的眸子也同样在盯着他看。

    两人相视一笑,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消气了?”仇烟媚笑着问道。

    “先收回来点儿利息。”秦洛点头。

    “那就好。”仇烟媚说道。“能不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

    “可以。”秦洛说道。他走到仇仲庸和仇仲谋面前,往他们的肩钾骨位置各踢了一脚,两人立即就晕倒了过去。

    “我知道,你清楚这件事情和仇家没有关系。”仇烟媚坦白直接的说道。

    “你的猜测也许是错误的。”秦洛否认着说道。

    “你不是不能确定,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仇烟媚笑着说道。“你知道他们说的是事实,你也知道仇家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只是,这正是你想要的。”

    “这件事情发生后,你们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发动对仇家的攻击——没有人会同情仇家,也没有人会援助——等待仇家的只有灭亡。”

    秦洛微微诧异的看着仇烟媚,笑着说道:“既然你这么想,那你还过来做什么?”

    “我想来看看,你为一个女人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仇烟媚说道。

    “答案还让你满意吧?”

    “很满意。不过我还想做最后一次努力——”

    仇烟媚说话的时候双手往肩膀上的肩带一抹,她身上的那条紫色的丝绸肩带长裙就脱落掉到地上。

    饱满的酥胸、雪白柔嫩的肌肤、纤细的腰肢、圆润如珍珠一样的肚脐——更让人流鼻血的是,她的肚脐上还穿着一颗金黄色的圆环。

    她的全身上下只有包裹住胸口两团粉肉的一件紫色内衣和一款同样颜色的薄纱小内裤。

    圆润嫩滑凹凸有致,山峦溪谷一览无余。

    “我也可以成为你的女人。”仇烟媚亭亭玉立的站在秦洛面前,柔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