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890章、敲诈勒索!
    890章、敲诈勒索!

    经过这次的事件,秦洛觉得耶稣还是值得相信的。

    可是,经过上次的假解药事件,耶稣同学觉得秦洛一点儿也不值得相信。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耶稣又一次狐疑的打量了一番手里的白色药瓶,说道。

    不能怪耶稣同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因为他上次有过上当经验,他不得不小心谨慎啊——上次他从法国完成任务归来,他给的解药不也是毒药吗?他解了身体的毒却又中了另外一种不知名药毒。最终结果是他仍然要受到秦洛的控制,这和没有解药有什么区别?

    “信不信由你吧。”秦洛无所谓的说道。“如果你相信,服了解药就可以离开了。剑客死了,以你的身手,如果不是遇到围攻应该没有人能够留下你。”

    “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其它的解药可以给你。你可以留下来,也可以离开,不过你不服解药的话,半个月后你就会毒发身亡。”

    说完,秦洛转身即走。

    “等等。”耶稣出声喊道。

    秦洛转过身,恰好看到耶稣把白色药瓶里的解药喂进嘴里。

    “你不是不信吗?”秦洛笑着问道。

    “但是现在我又相信了。”耶稣同样咧开嘴巴笑着,露出一排可以去给高露洁做广告的牙齿。

    “杀手还真是反复无常。”

    “杀手?不,我现在是一名传教士。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有了很多忠实的信徒——”

    “你说地忠实信徒指的是刚才那两个小护士?她们不是对全能的上帝信服,是被你的帅气迷倒——华夏国有句谚语你肯定没有听过。”

    “什么谚语?”

    “女人都是骗子。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耶稣想了想,用同情的眼光看着秦洛,说道:“秦,你真可怜。你有那么多漂亮女友,每天都要被她们欺骗。”

    “———”秦洛恨不得一拳打扁他高高挺起来的大鼻子。他全身上下,秦洛最看不顺眼的就是他的鼻子他的眼睛他的嘴巴他的眉毛他笑起来脸上出现的酒窝——

    “他怎么样?”耶稣问道。“我指的是大头。虽然他很不喜欢我——但是,我觉得他不会是坏人。”

    “他确实不是坏人。”秦洛点了点头说道。“他很简单。简单到我们不需要去思考就能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他刚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没事就好。”耶稣心想,自己直接从正面攻击的犯傻行为总算是没有白白浪费。“这样的话,你身边还需要一个保镖——我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离开呢?上帝说,不要轻易抛弃你的朋友,那样的话,也有可能会被你的朋友抛弃。”

    “上帝说过这句话?”秦洛疑惑的问道。

    “他一定是这么想的。”

    秦洛笑笑,接受了耶稣的好意。说实话,这个时候他确实需要耶稣的帮忙。

    大头重伤,耶稣也离开的话,他就需要请龙息的人帮忙了。

    可是,自己只算是龙息的一个编外人员。龙息属于国之利器,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保家卫国。

    虽然因为龙王和离的关系,自己也能够请他们帮忙。但是,如果有人拿这个借口来攻击龙王‘公器私用’也不是不可以。

    “你是怎么受伤的?”秦洛问道。他接到了吕含烟的电话汇报,知道另外一个保镖耶稣也受伤了。但是他是因为什么受伤,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能说的清楚了。

    “你和大头进去后,有人在对面的山上狙击——显然,他们不希望有生还者从火海中走出来。”

    “那具尸体和你有关系?”

    “是的。”耶稣说道。“还真是费了一番功夫。”

    秦洛眼睛一凛,他非常清楚耶稣的身手。如果连他都费了一番功夫的话,说明这个枪手不是个简单的货色。

    “知不知道他的身份?”

    “幽灵。”耶稣说道。“世界杀手排行榜第二十六位。擅长远程狙击。”

    “还真是大有来头。”秦洛冷笑着说道。“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手笔把他请过来。”

    “这就是你要考虑的事情了。”耶稣笑着说道。“我要做的是杀人和传教。”

    “我知道你一定会做的很好。”秦洛笑着说道。“好好休息吧。大头不在,后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麻烦你。”

    “希望事情能变得有趣起来。”耶稣唯恐天下不乱似的说道。

    “放心吧。”秦洛眼睛深邃。“不会让你失望的。”

    秦洛离开后,那两个小护士很快就推门走了进来。

    “嘻嘻,他是谁啊?”长相清秀的女孩儿说道。

    “他吗?”耶稣想了想,笑着说道。“以前是我的雇主。”

    “现在呢?”

    “现在——应该是朋友。”耶稣笑呵呵的说道。“刚才我们聊到哪儿去了?”

    “你说上帝会给每一个通过考验的人她所期待的——”

    “对。就是这样。来,把你的手给我——不是左手是右手。通过手相,我就知道你是否已经通过上帝的考验——”

    “信上帝的也会给人看手相吗?”

    “哪个神仙不会看手相?”

    ————

    ————

    秦洛见到厉倾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厉倾城一脸疲惫地来到秦洛的病房。

    这是秦洛醒来之后第一次和她见面。她娇艳妩媚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和煞气。

    谁都可以看出来,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看起来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女人是真的生气了。

    “大头怎么样了?”厉倾城一进来就问道。

    “没事了。不过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休养。”秦洛说道。

    大头身上的新老皮肤要进行更换,等到新皮肤长出来需要一至三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内新皮肤应该长成,但是三个月之后这新生的皮肤才有可能适应外界的环境。

    “没事就好。”厉倾城说道。她坐在病床上,伸手握紧秦洛的手,小声说道:“如果不是你去救我,可能我已经死了。”

    “现在不还好好的吗?”秦洛握紧她的手安慰着说道。

    当人死里逃生后,那种幸福的感觉也来得特别强烈。

    “我去花田看了看。”厉倾城表情哀伤的说道。

    “你的身体还没好,怎么又跑出去了?”秦洛责怪的说道。难怪他一起床后就见不到厉倾城的身影,原来她比自己先醒一步,跑到花田去处理事情了。“再说,昨天晚上刚刚发生这样的事情,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其它的毒招——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我没事。就是太累了,睡了一会儿就好了——我的安全你也不用担心。我出去的时候给闻人小姐打过电话,她派了很多人过来保护我。事情发生后,都是含烟一个人在忙活,她的身体也扛不住了——”

    “还是要小心一些,注意安全。”秦洛心有余悸的说道。“幸好进去的时候看到你还好好的活着,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厉倾城难得看到秦洛动情的时候,心里感动,能做的也只是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这个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一个眼神就流露太多情愫了。

    她真的很想把自己和他身上的衣服全都扯掉,她希望他凶狠的进入自己的身体,她还希望她们抵死缠绵不分白天和昼夜——

    可是,现在他们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

    厉倾城看着秦洛,声音平静的说道:“花田毁了,半边山都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了——死了七个,伤了十五个,锤子他们——也都不在了。”

    提起死去的那些人,厉倾城古井无波的表情终于动容。

    前几天她还带着锺子他们去大闹仇老爷子灵堂,转眼间,他们就化成了块块焦炭。

    生离死别,竟然如此匆忙。

    秦洛地脸色也阴郁的怕人,但还是出声安慰着厉倾城,说道:“发生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他们是我找来的,我应该承担主要责任。从基金会里拿一些钱赔偿给他们的家人,只要是他们的直系亲属都可以在倾城国际下属的公司上班,对他们家里的年轻人着力培养,有机会的话提拔成为公司骨干——等到这段时间忙完,我们去他们家看看。”

    “我会做好这些的。”厉倾城抹掉眼角的泪渍说道。“我和含烟已经计算出了这次火灾的大概经济损失,我让人给闻人小姐送了一份。这一份你也看看。因为我的事情,连累你们了——”

    说着,厉倾城递上来厚厚的一叠资料。

    秦洛接过翻看了一眼,在‘总经济损失’一栏上看到‘10亿7千万’的数字。

    “有笔吗?”秦洛眯着眼睛问道。

    “有。”厉倾城从包包里翻出钢笔递给秦洛。

    “这次损失,总要有人给我们埋单才行。”秦洛接过钢笔,摘掉笔帽,在数字‘10’后面加了一个零。“让人把这个帐单送到仇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