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89章、耶稣值得相信!

第889章、耶稣值得相信!

    第889章、耶稣值得相信!

    “这太危险了。”那医生不停的摇头。“有没有其它的办法?如果不打麻药的话会死人的。没有人能够受得了这种痛苦。”

    几个小护士也面露骇然表情,她们觉得秦洛的想法太过疯狂了。

    还有人能够在烧伤这么严重的情况下拒绝使用麻药?

    “有。”秦洛想了想,说道。“银针麻醉。但是,银针麻醉的酥麻感可能没办法把那种切皮割肉的痛感给压下去——”

    银针有麻醉的作用,因为它没有任何副作用,秦洛无数次的在其它的患者身上使用过。当初米紫安的朋友AN被火烧伤时,他也这么帮她麻醉过。

    可是,AN只是小范围局部烧伤,针扎她身体皮肤组织有触感的穴位,就能够压抑住她疼痛的部位。

    大头受伤太严重了,身体大面积烧伤,全身有无数个痛点连接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疼痛方阵。

    秦洛也很想知道,大头的无痛感健康皮肤组织在哪里?

    秦洛就算把他身体所有的酥麻穴全都给扎上银针,也没有任何办法缓解他的痛苦。

    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办法就是把大头敲晕,可是,就算把他敲晕,他也仍然会在手术过程中再次醒过来——就像他刚才醒过来的情况一样。因为痛。

    锥心的痛。刻骨的痛。由内至外的痛。

    痛入骨髓。痛入肺腑。

    其实,即便在大头身增加麻药的使用剂量也不一定会有很好的效果——和银针麻醉没办法压抑痛感一样,他还是有可能痛醒。

    如果把麻药增加到一个疯狂的剂量让他没办法在手术中醒过来的话,那他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至少,他以后的玩枪手感不会像现在这么好——

    “那也要试试啊。”医生说道。“有办法总比没有办法好——”

    “取一盒银针过来。”秦洛说道。就像那个医生说的那样,总是要尝试一次才甘心。虽然他知道这种尝试很可能会以失败告终。

    手术室里的医疗器械一应俱全,包括银针。很快的,小护士就取了盒没开封的银针过来。

    秦洛将银针消毒后,对那两个给他打下手的外科医生说道:“我每扎一处穴位,你们就把那一块的死皮和腐肉切开——”

    听到秦洛的话,大头嘴唇蠕动着说道:“会——不会——影响——开——枪——”

    “不会。”秦洛笑着安慰道。“如果银针没用的话,你一定要忍住。我们会很快结束的。”

    “没——事。”大头说话的声音很低很轻,几乎细不可闻。

    身体抽搐的越来越厉害,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烧焦的手指头无意识的弹动着。

    之前使用的麻醉药力越来越弱,可能很快就消失了——

    “要不要嘴里咬个东西?”秦洛问道。他怕因为过于疼痛会让大头咬坏自己的舌头或者牙齿。

    “丢人——”

    秦洛的嘴角扬了扬,说道:“那就开始吧。”

    他快速出手,一针扎向大头胸口一处被火烧伤的部位。

    “有没有感觉?”秦洛问道。

    “———”

    大头没有回答。

    秦洛知道,大头没有回答就说明没有感觉。没感觉就是麻醉失败。

    “动刀。”秦洛咬牙切齿的说道,像是跟谁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两个医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从秦洛的话用手术刀划破了银针四周的皮肤组织,并且着手清理腐肉——

    等到他们的工作结

    束,秦洛就立即着手涂抹粉药止血。

    然后,秦洛又扎向另外一处穴位——

    这是一次让人触目惊心却又惊心动魄的手术过程,银针麻醉法只有在少数几个穴位上才起了麻醉功效,大部份都已经不具备作用——不能麻醉的位置,大头也只能用自己的意识强制忍耐。

    由始至终,大头都一直安静的紧闭着眼睛。

    他的眼皮、他额头上的青筋、他脸上的肌肉、他的手臂双腿,还有他的身体一直在抖动个不停,喉咙里发出的那种‘嗝’的声音频率越来越高,但是,他没有叫一声‘痛’,更没有喊一声‘停’。

    他沉默的像是一座大山。一座巍峨壮观常人难以企及的大山。

    小护士哭了,不只一次的转过身抹眼泪。

    打下手的两个外科医生眼眶通红,像是熬了好几个通宵没有睡觉似的。

    只有秦洛脸色如水,表面平静,内里却蕴涵着惊涛骇浪。

    大头此时此刻所受的,他都要十倍百倍的帮他讨还回来。

    因为大头的勇敢和坚韧感动了手术室所有的人,大家的配合前所未有的默契。两个外科医生收起了对秦洛的敌视,秦洛指那他们打那,一处处伤口被切开,一处处腐肉被清除,而秦洛也快速敏捷的涂抹药粉——

    当手术结束时,大头的身体已经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地方了。

    众人心里松了口气,大头身体上的抽搐却明显的减弱了不少。

    金蛹养肌粉有生肌止血的作用,对减轻伤口疼痛也有一定的效果。

    秦洛接过小护士递过来的毛巾擦拭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说道:“开始包扎。”

    两个护士会意,立即开始行动。很快的,大头就成了一具活生生的‘木乃伊’。

    “好些了吗?”秦洛站在大头的面前问道。

    “好了。”大头嘶哑的说道。很疲惫,像是今天走过了好几百里路一样。

    “好了就好。”秦洛笑着说道。“这段时间你好好养病吧,就算是放假——”

    “耶稣——可以——相信。”这个时候,大头还不知道耶稣中枪的消息。

    大头的脑袋被纱布包裹,只有嘴巴和鼻子眼睛漏了出来,所以他说话的时候纱布会轻轻的扯动。

    “我知道。”秦洛点头。“放心吧。我的安全不会有问题。”

    很多时候,沉默比语言更有力量。一次行动比一万句空话更加的让人热泪盈眶。

    大头,他一次次的向自己证明着这个简单的道理。

    ————

    ————

    秦洛去看望耶稣的时候,这货正躺在病床上和小护士聊天。

    “——我主是无所不能的,他能够免除世间所有的苦难。你觉得你现在生活的痛苦,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通过他的考验——当你通过他的考验后,属于你们的幸福就会降临——上帝是个低调的小老头,他所有的赠予都是无声无息的。”

    “假如你们曾经幻想过邂逅一位帅哥的话,可能机会已经悄然出现——但是,如果你们没有发现的话,就会让机会白白丢失。或许,你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事情——闭上眼睛,对,把眼睛闭上,摒除杂念,想象圣经中上帝的模样——你们有没有听到他在叹息?”

    “啊。我真的听到了我真的听到了——”一个脸上长着几颗雀斑但是容貌却极为清丽的女孩子惊喜的叫道。

    ——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听到。这是典型的自我催眠。

    “他为什么叹息呢?”一个圆脸小护士一脸崇拜的看着耶稣,虔诚的问道。

    “因为他为世人的愚蠢遗憾。你苦苦哀求,你历经考验——可是,当你所求的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却不知道那正是你所需要的。”耶稣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肃穆,很有股子高级神棍的风范。

    当然,或许事实本就如此。

    听到耶稣的话,两个小护士立即瞪大眼睛看着耶稣。

    她们心里在想,是不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曾经幻想过的白马王子?

    可是,明明许愿要的是一个日韩系美少年啊,怎么送来了一个金发帅哥?

    难道上帝他老人家觉得自己对他很虔诚,所以就给下了猛料——哦,上帝,我爱你。

    秦洛咳嗽了两声,打断了这两个小护士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站在门口说道:“不会打扰到你们吧?”

    两个护士都是疗养院的特护,看到秦洛进来都是脸色一红,连连说不打扰。

    等到她们离开后,秦洛走到耶稣面前看着他,笑着说道:“看来你在这儿的生活很滋润嘛。”

    “苦中寻乐。上帝给了我蓝色的眼睛,我就要用它来寻找蓝色的心情。”

    秦洛愣了愣,说道:“你看过顾城的诗?”

    “不。我没读过,我也不知道顾城是谁。只要你有一颗快乐的心,你就是生活的诗人。”耶稣否认。

    秦洛确实很欣赏耶稣这种乐观的心态,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能够让自己过的开心舒适。

    “怎么样?”秦洛指着他胸口的枪口问道。

    “没中要害。”耶稣笑着说道。

    子弹虽然击中胸口,却没打中要害。那毒虽然让他短暂昏迷,却不会要人性命。所以,在耶稣被送进医院打了两针消毒针输了几瓶营养液后就没什么问题了。

    “那就好。”秦洛点了点头。“大头刚才对我说,你值得信任。”

    耶稣一愣,说道:“这怎么可能?”

    他知道,大头一直对他没什么好感。每天都对他板着一张脸,凶巴巴的,当他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时,他总是很坚决的把自己推出去——

    “我也这么认为。”秦洛笑着说道。他从怀里摸出一个白色小瓶丢过去,说道:“这是解药。可以解掉你身体的人面蚊病毒。”

    耶稣拔开瓶塞看了看,却没有立即服药,而是一脸戒备的看着秦洛。

    秦洛气极,怒道:“这次是真的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