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84章、杀手界的耻辱!

第884章、杀手界的耻辱!

    第884章、杀手界的耻辱!

    在长时间的期盼和焦急等待中,燕京市的消防车终于赶到了。

    带队的是消防大队的队长许琪,他大步跑到火海前面的人群旁边大声喊道:“谁是负责人?谁是这儿的负责人?”

    虽然消防队有二十四小时值班人员,可是在接到花田的火警电话后,还是把他给吓了一跳。

    许琪不知道花田是什么样的后台背景,甚至以他的收入水平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儿的服务。可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能听过猪肉香吗?

    听说这儿名流云集,都是燕京最顶级的人来这儿消费娱乐。

    要是这边的火灾没有得到及时救援,他这个消防队长估计就到头了。

    “我是。”吕含烟终于把视线从火海中转移,对着在她眼中姗姗来迟实际上对方已经火速前进的消防队员们吼道:“快救火。里面还有人。”

    “什么位置还有人?”许琪问道。发生火灾的范围太广,他不得不做重点突围。

    “这里。就这条路——里面有好多人。快救火。”

    “好的。”许琪答应了一声,然后便指挥他的下属开始举着水贲往火势最凶猛的地方浇去。

    “求求你们,一定要活着回来。”吕含烟双手合什的说道。

    当人的心中有了信念,身体便能创造无限奇迹。

    大头披在身上挡火的外套早就在刚才扛秦洛的时候丢掉了,他身上的衬衣也被火烤焦,一碰就往下掉布块。

    为了避免被火点燃,他索性把上半身给脱了个净光。

    好在腰带上的枪套是特制皮革,不容易被高温融化。

    深呼吸几口,任由那热气在肺腔里翻江倒海,他像是一只灵明石猴似的冲进火海。

    呛人的烟气、炙热的火焰、还有那地底下烧焦成火炭的木桩,天空上时不时掉落的树杈枝叶——每一样都是夺命索,每一种都是催命缰。

    大头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被树枝砸伤,即便不能看到,他也知道自己的后背可能要烧毁一大块皮掉了。

    也幸好他的身体足够敏捷,能够及时的避开那些大一些的树枝,只有一些零星细雨的‘火器’让人避无可避。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他在向火墙的外围靠近——

    他已经跑到了火墙的外围,他已经看到了外面忙乱的人群,他再一次听到了他们的呼声,他看到有人在向他奔跑过来——

    他知道,自己终于得救了。

    为了父亲,他从死神手里挣脱了出来。

    正在这时,他的神经突然间一紧。

    那是千锺百炼的自然反应,那是无数次死里逃生的第一直觉——

    没有任何犹豫,他的身体直直的向左侧扑过去。

    甚至,他的身体都没来得及转身,身体就那么看起来有些僵硬却无比敏捷的向左侧倒了过去。像是被一个站在右边的人一脚踢断的木桩。

    喀嚓——

    那是他的身体压碎地上火炭的声音,然后,他的身体躺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就像是死了一般!

    “有人偷袭。”耶稣大声吼道。

    耶稣一直守护在外围,即便他不了解华夏国的国情,但是身为一名杀手,对一些阴谋诡计还是非常熟悉的。

    这场山火摆明了是有人故意点起来的,从在车中秦洛咬牙切齿的给人打电话要求调查这件事情就知道了。

    所以,在大头要求耶稣留在外面的时候,他才没有跟着一起进去。

    不是他不敢,而是外围确实需要一个人手——

    要是在他们冲进火海的时候,有人在背后放冷枪怎么办?要是他们跌跌撞撞的突围出来的时候有人突然攻击怎么办?

    “那个人中枪了,快把那个人救出来——”吕含烟大声喊道。她只是一个聪明的职业经理人,对枪械等杀器一无所知。但是,她认出从火海里跑出来的‘那个人’是跟着秦洛一起冲进去的保镖,所以,她要求耶稣等人赶紧去把已经处于火墙边缘的大头给抢救出来。

    “让你们的人守好这边。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耶稣叮嘱了一声,转身就往下山的山路跑去。

    吕含烟没想到耶稣在说完‘有人偷袭’之后的第一反应不是上前救人,而是转身逃跑——

    “这些外国佬也太靠不住了吧?”吕含烟气得跳脚。

    “快去把他救回来。”吕含烟对着身后的一个用来守护花田跑马场的保镖喊道。

    那个保镖稍微犹豫,还是硬着头皮往火海冲去。

    可是,当他刚刚接近火墙,身体便没有任何征兆的扑倒在地上。

    连声惨呼都没来得及发出来,人便一动也不动了。

    “上面有狙击手。”另外一个保镖大声喊道。说话的时候,几个人拖着吕含烟往角落里躲去。

    许琪站在吕含烟的身边指挥救火队员,听到山上有狙击手的消息后吓得小腿猛一哆嗦。

    可是,他知道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退缩的。一边不断的吆喝着他的下属们继续救火,自己的身体却往死角处挪了一挪。

    至少,他的下属们不知道上面有狙击手的消息。

    更让人奇怪的是,好像狙击手并没有对那些举着水贲救火的队员下手。

    ————

    ————

    要是让耶稣知道吕含烟此时的想法,非要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不可。

    身为天国的子民,上帝的忠实奴仆,一个卑微却又无比高傲的传教士,欧洲著名兼职杀手——他怎么可能做出临战逃脱的事情?

    他确实是要来抓‘贼’的,但是,他不能明目张胆的往上山的路上爬啊。

    很明显,对方能够这么远距离的瞄准火海中的大头,证明他们在居高临下的地方使用狙击枪。

    如果自己上山的目标被人发现,可能他们第一个要狙杀的人就是自己。

    突然,耶稣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如果自己不暴露目标的话,那么他们的狙击目标可能仍然是火海中的大头或者任何一个有可能从里面逃脱出来的人。

    处于那样的恶劣环境下,身体机能不能充分发挥,体力也已经大量的消耗,他们很难避开这种高手的狙击,等待他们的还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

    耶稣向前奔跑的步伐顿了顿后,做出了一个对他来说无比愚蠢的举动。

    “做为一名杀手,任何时候都不要暴露你的目标。除了你要出手的那一刻。”曾经,耶稣的师父这么对他说过。

    显露身形,把自己当做一个移动的靶子,这实在和耶稣所受过的‘精英教育’很不符合。

    可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他改变了从后山迂回包抄的计划,而是稍微改变了一点方向角度,而是从狙击手的眼皮子底下——他的正面山脚开始发动了冲锋。

    动如狡兔,静如磐石。

    这两句话形容的是武功高手,也可以形容狙击手。

    当然,能够使用的好狙击枪这种神器的身手也大多不赖。

    幽灵就是一名狙击手,也是一名狙击杀手。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要做的就是阻止任何人从这场大火中跑出来。

    当他从狙击枪上安装的微光夜视仪里发现有人竟然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跑过来时,亘古不变的冷硬表情上不不由得牵扯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找死。”他小声的说道。

    然后稍微调整了一番狙击手的角度,准备先把这个企图挑战他的毛毛虫给干掉。

    寻找、锁定、等待时机——

    当他发现那个长着一头金发的男人再一次从巨大的岩石身后翻滚出来时,他毅然扣动了扳机——

    砰——

    狙击枪强大的后座力让他的手臂有些发麻,但是,却丝毫不能影响他的稳定性。

    子弹射出的那一秒,他便开始在夜视仪中寻找猎物的尸体。

    他幽灵,他对自己的枪法十足的自信。

    空空如也。

    当他没能在预料中的地点寻找到尸体时,心脏就猛地一沉。

    “怎么会这样?”他有些怒了。他对自己枪法的信心以及自身的骄傲让他很难接受失败的事实。

    再次移动远程扫描仪,再一次寻找到了目标。

    可是,让他愤怒的一幕出现了。

    那个男人,他站在一块高高途起的大石上,满头金发随风飘扬,他的嘴角带着鄙夷不屑的笑意。

    他对着镜头举起了一根手指头,然后把那根手指头翻转了过来。

    挑衅!

    赤裸裸的挑衅!

    “好吧。”幽灵那张石头脸彻底的舒展开来,像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耶稣,杀手界的耻辱,我们今天为杀手的荣誉而战吧。”

    (PS:感谢‘天才魔术师’帅哥‘泥鳅哥’美女等人的捧场。这是打赏,也是打脸啊。我知道我更的慢,也只是想把这一段戏写的好看一些而已。不是持宠而骄,更不是因为什么‘大神’,再大的神不也被你们骂得狗血淋头?这年头,看书的才是至高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