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82章、你不是我的对手!

第882章、你不是我的对手!

    第882章、你不是我的对手!

    不是吕含烟不想救厉倾城,而是她认为在这样的大火围困下,厉倾城不可能还有生还的机会。

    她之前派了两个保安进去,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可以预料,或许他们已经葬身火海。

    水火无情,这个时候没有强大的消防工具,没有足够的水源,就这么冲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与其进去送死,不如留在外面想想如何寻找真凶替厉倾城报仇雪恨。

    女人就是这么矛盾的动物。一方面她不希望秦洛进去送死,可是当秦洛真的进去后,她又感动的死去活来。

    以前她担心过秦洛对厉倾城的感情,担心他只是在玩弄她的身体。

    现在,她对这个问题再也没有一丝的疑虑。

    有人说,当男人愿意把钱包给一个女人保管,证明他已经爱上她了。

    如果一个男人愿意为你赴汤蹈火,这又代表着什么呢?

    “秦洛,你一定要回来。”吕含烟像是个疯子似的对着大火喊道。“你们一定要回来——5555——”

    闻人伤心,见者落泪。

    秦洛听不到吕含烟的声音,他正集中全部心神的走在这条危机四伏的路上。

    花田跑马场后面是一大块开阔地,如果仅仅是跑马场着火的话,完全可以往后山跑去。

    但是,厉倾城居住的那幢独门独院的秘密院落座落在跑马场旁边,一条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石径连接着跑马场,另外还有一条隐居在密林中间的上山道路。这条路可以通车,也是厉倾城每次过来时的必经之路。

    毕竟,如果从跑马场那边溜过来的话,人多眼杂,非常容易暴露身份。

    现在,上山的这条路被大火给封死,其它的几面也同样是火墙环绕,整个院落就像是颠簸在火海中的一只小船,随时都有可能被吞噬的危险。

    秦洛就是要从这条上山路冲进去,然后推开木门进入小院——或许木门已经被火烧干净不用推了。

    热!

    热!

    热!

    这是秦洛最直接的感受,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串在竹筷上放在炭火上烧烤的秋刀鱼。

    胸闷、气短、咳嗽、不敢大口呼吸,即便身上披着被水浸透的长袍也难以抵挡那山火的高温。

    偶尔几个火星落在他露在外面的手背上或者脸上,一股灼烧般的疼痛传来,他也只能咬牙承受,却没办法去顾忌太多。

    因为他只能双手紧紧的抓住长袍的衣角让它裹住脑袋和上半身,不然的话,头发很容易就会被火花点燃。

    雄雄的火苗让他的双眼难以睁开,他只能微眯着眼睛艰难的往前探路。

    脚下是烧断了或者还在燃烧的木头,就连坚硬冰冷的石头都被烧红了心。

    秦洛即想大步前冲,那样可以早点儿逃离这火海,早些找到厉倾城的位置。又必须小心翼翼,因为他要防备被脚下的这些障碍物跘倒,那样的话,他可能就很难再爬起来了。

    身体很痛,心更痛。

    想起厉倾城有可能葬身这片火海,秦洛的心里就撕裂般的疼痛。

    “厉倾城——”秦洛大声喊道。

    声音落入呼啸的火海,只有枯枝老树霹雳啪啦的回应。

    每一秒都是煎熬,每一秒都是痛苦,每一秒都有可能走进死亡——

    上山路两边的参天大树也在燃烧,随时都有断裂和倾倒的危险。如果让它们压在身上,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从火墙外围走到小院门口的距离并不远,要是平时也只是两三分钟的路程。可是,秦洛却觉得自己走了有半个世纪。

    当他终于站在院门门口的时候,却再一次为难了。

    院子的木门并没有像他所想象的已经被烧干净,而是处于正在燃烧的状态。

    火苗‘呼呼’的冒出来,像是一条要扑向入侵者的火蛇。

    “我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秦洛回过头去,就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快步冲了过来。

    砰!

    他一脚飞起,那木门‘喀嚓’的响了一声后,整个被他给踢飞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秦洛大声吼道。他没想到大头竟然跟在自己的身后进来了,在这样危险的场合,即便是大头这样的身手也不能说就可以全身而退。

    现在火势越来越大,而且呈四面包围的形状,出去的路已经被封死。火海里面空气又是那么稀薄,根本就没办法维持太长的时间——

    大头没有说话,从秦洛的身边穿过去,跑到前面去为秦洛探路。

    秦洛唉叹一声,只能紧紧的跟了上去。

    有大头在前面清理障碍,秦洛走得就轻松多了。

    他们站在院子中间,看着已经被烧掉了屋顶的房子,秦洛的眼泪一下子就喷涌而出。

    屋顶都掉下来了,什么东西还能在里面活命?

    “我们要赶紧出去。”大头拉着秦洛的手就要往外走。

    好不容易进来,秦洛怎么敢就此离开?

    “厉倾城——厉倾城——”秦洛扯着嗓子喊道。

    一股浓烟进入喉咙,他又一次剧烈的咳嗽起来。

    带着火星的烟气仿佛把他的五脏六腑给烧着了一般,身体由里到外都热的烫人。

    “她不在了。快走吧——”大头一把把秦洛拦腰抱起,扛在肩膀上就要往外面跑去。

    “秦洛——”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等等。”秦洛抓着大头的肩膀喊道。“你听到了没有?是不是有人在叫我?”

    “秦洛——”

    这一次,秦洛和大头都听到了。

    “是倾城的声音。是她,真的是她——”秦洛高兴的喊道。“倾城,你在哪儿?”

    “在井里——”厉倾城喊道。

    “井?”秦洛上次来的时候,确实见过院子中间有一口井。

    不过那井并没有可以直通地下水的泉眼,而是从外面往里面灌了些水用来做装饰用。

    “放我下来。”秦洛说道。

    大头把秦洛放在地上,帮秦洛找准了那口井的位置,然后便快步往那儿跑去。

    井口被一块铁板堵住了,铁板烧的通红,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炼钢炉里面取出来的一般。

    大头找了一根烧了半截的木棍,小心翼翼的把那块铁板给橇到一边去。

    “倾城——”秦洛趴在井口喊道。

    “我在。我在。”厉倾城声音沙哑的说道。

    “你没事吧?”秦洛问道。

    “没事。你快下来吧。外面火大。”厉倾城浮在水面上,大口大口的呼着气。

    她睡得正熟时,发现外面起火。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便想起了院子中间的这口井来。

    于是,她把院子里的四名保镖和三个负责做饭打扫的佣人都召集过来,想让他们进去躲避。

    可是跑到井边才发现,这口井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大,宽度仅仅能够容纳两人。

    而且也不够深,一个人进去,另外一个人就只能站在前者的头顶上——还要弯着腰躬着身子。不然的话,就没办法盖上井盖。

    “我答应过他,一定要保护你的安全。”锺子拖着厉倾城就把她丢进了井水里。

    然后又放进去另外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女孩子后,他们便忙着盖上井盖。

    “还可以下人。还可以下人。”厉倾城大声的喊着。

    “不能下了。”铁锤说道。“不知道这火要烧到什么时候,如果下的人太多,里面的空气就不够。放心吧,我把他们都带出去。”

    说完,铁锤便搬来铁块,把井口给封住了。

    刚刚进来的时候还好,里面的空气充足,而且齐腰深的水能够缓解外面涌进来的热气。

    随着外面的火越烧越大,还不断的有头顶上的树枝树干掉落在井口上的铁板上,井里面的温度就越来越高了,到最后这里面的井水都开始烫人。

    这还不要紧,最关键的是里面的空气越来越少,她们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如果不是听到秦洛的声音,她已经大脑缺氧睡着了——那个和她同时送进来的小女孩儿早就睡着了。

    好在秦洛及时的打开了井盖,让她又有了尽情呼吸的机会。即便那呼进来的空气带着火辣辣的热气——

    井上面搭着一个铁丝架子,之前上面爬满了野葡萄藤。现在着了火后,那葡萄藤也被烧着。哗啦啦的往下面掉火星,铁丝也腥红腥红的,随时都有倒塌下来的可能。

    “快跳下来。”厉倾城再次催促道。

    秦洛转过身,说道:“大头,我先下去——”

    话未说完,他便闪电般的伸手扣下大头的手腕。

    这口井只能进去三个人,已经有了厉倾城和一个小女孩儿,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再多容纳两个男人。

    再说,都跳进去了,谁盖井盖?

    井盖不盖的话,他们还是会被高空掉下来的树枝和灌进来的热气给烧死砸死。

    所以,他要把大头推下去。

    可是,大头像是早有防备似的,在他发动的同时,大头也动了。

    他的身体后退一步避开秦洛的攻击,然后猛地前冲,一个大擒拿扣住秦洛的脖子脉博,让他的身体失去了暂时动弹的能力。

    “你不是我的对手。”

    然后一提一放,秦洛就掉在了厉倾城的怀里。

    嘎嘎——

    大头又用那半截烧火棍,一点点的,把那烧红的铁块推到井口。

    “大头——”秦洛凄历的喊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动情处。

    黑暗降临,遮住了秦洛泪流满面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