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80章、嫂子!
    第880章、嫂子!

    明月当空,山风轻拂。

    送走了王胖子和刘泽阳后,秦洛和人妖搬到了山涧的一处凉亭来赏景聊天。

    这座凉亭临渊而设,一边是百丈悬崖,另外一边是石径小道。很适合在这儿谈情说爱——当然,你也可以在这儿调情做*爱。

    孙仁耀斜靠在长椅上,笑着说道:“这花田跑马场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开业不到半年就抢走了京华、名媛、美州这些高级会所大批优质客源,竟然没有人上门踢场,还真是奇了怪了。我探了不少人的口风,一直没有得到可靠消息。”

    秦洛看了眼孙仁耀,看出他不是故意想来套自己的口风,笑着说道:“这算是我的产业吧。”

    虽然厉倾城想要保持这份神秘感,不愿意让人知道花田跑马场幕后主人的真实身份。可是,孙仁耀做为自己的朋友,他既然提起来,自己就没有欺骗他的理由和借口。

    不然的话,也对不起他们对自己毫无保留的那份兄弟之情。

    秦洛一直在燕京,而他们远在羊城,可他们的视线会时不时的停留在秦洛身上。

    譬如这次,百佳乐在东南成为过街老鼠的窘迫局面,里面不可能没有孙仁耀的身影。不然的话,媒体不会那么肆无忌惮的去报道本省的一家上市公司。

    而且,孙仁耀这次带来的人也是经过特别挑选的,每一个都能够给他带来极大的助力。贺阳是军人子弟,华夏国有‘军人不能干涉地方事务’的法令,可是他仍然派了秦洛需要的人才过来。

    将心比心,才能获得这样宝贵的友谊。

    “真的?”孙仁耀的表情非常的惊讶,娇艳的小脸儿有点儿花容失色的样子。“我知道你从来不开玩笑。你说得不会是真的吧?”

    “其实也不是我一个人办的。是和人合办。”秦洛摸着鼻子说道。他这个投资人是在跑马场建立起来并且已经投入运营之后才知道的,所以,现在说出来自己都有点儿脸红。

    “合伙人是谁?”

    “闻人牧月。”

    “原来是她?”孙仁耀反而对这个消息接受的很是坦然,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的样子。说道:“难怪没人敢上门挑事,原来有这尊大神在后面护着。你们什么时候计划创建的?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其实是倾城和牧月商量着做的,我是后来跑马场开始正式运营后才知道。”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

    “唉,我还真是羡慕你。”孙仁耀咯咯的笑着说道。“家里家外的事都让女人干了,你倒成了甩手掌柜的。说实话,就凭这个女人的能力,你帮她再多都是值得的。”

    “和能力无关。就凭她是我女人,我都要帮她。”秦洛认真的说道。

    “你还是没变。”孙仁耀叹了口气。“说你对爱情忠诚吧,你的女人好像也不少。可是说你花心吧,好像你又对每一个都从一而终——反正比我们要强多了。我们是狗熊掰玉米,掰一个扔一个。”

    “奇怪的是那些玉米还都乐意让狗熊掰。”秦洛调侃着说道。

    人妖笑笑,从石椅上站起来走到临渊的那一边,抓着栏杆看着下面黑乎乎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涧,说道:“之前我挺没办法接受你抱着一个不切实际的理想死磕的事实,觉得这种行为非常的傻逼。拿地盖楼上市圈钱,哪一样不比这个风光舒服——现在我能理解了。这叫人生的质量。”

    “我现在的目标就是赚钱,赚更多的钱——我也不清楚我现在到底有多少钱。可能几辈子也花不完吧——可还是像个行尸走肉似的朝着这唯一的目标前进。有时候想想真他娘的无趣啊。”

    秦洛走到他身边站着,和他并肩看着这苍茫空寂的黑山黑水,笑着说道:“你这是吃饱了撑的。如果你真想要花钱的话,我可以帮你。”

    “做什么?”孙仁耀问道。

    “我有个‘秦洛困难援助基金会’,你可以把钱投在这里面。或许能从中找到一些乐趣。”秦洛笑着说道。

    “行。回头我了解一下你们的运作方式,然后和你一起做点儿事情。”孙仁耀咯咯的笑着,说道:“等到你留名青史的时候,你的名字后面会不会跟上我的名字?”

    “你就不怕后人喊你‘人妖’?”秦洛大笑着说道。

    正当孙仁耀一脸窘困的时候,咯咯咯的高跟鞋叩击石头地面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个穿着银白色职业套装,外面罩着条黑色风衣抵挡夜风的女人款款而来。

    看到走过来的女人,孙仁耀赶紧走到凉亭门口迎接。

    “听说你们兄弟在这儿吟诗赏月,我过来给你们斟茶。”厉倾城端庄风趣的说道。

    她那像玫瑰一样炽艳的面容在黑色的夜空下显得有些朦胧,像是在人与人之间隔了一层薄纱。也正是因为这道薄纱的存在,让她的脸给人一种凄美的柔软感。

    无论她在外界是多么坚韧要求的女人,无论那些畅销全国的营销管理书籍或者财经杂志把她吹嘘的多么能掐会算智比天高,她在秦洛面前还只是一个需要呵护和温暖的小女人。

    “嫂子,你太客气了。怎么敢劳烦你来斟茶呢。”孙仁耀客气的说道。

    厉倾城的表情一僵,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一种异样的喜悦充斥全身。

    很快的,她就恢复了镇定,笑着说道:“一家人,就不要客气了。”

    等到孙仁耀告辞离开后,厉倾城搂着秦洛的手臂,雀跃的说道:“他叫我嫂子。”

    “喜欢吗?”

    “喜欢。狠不得抓他回来再叫一次。”

    ————

    ————

    燕京的高档小区数不胜数,由国外房地产巨头开发的林肯公园身处这座皇气缭绕的城市就显得有些低调温顺。

    仇仲庸正坐在别墅大厅的地板上和电脑打着《拳皇2002》,这是一款曾经风靡全球的电动游戏,仇仲庸无意间玩了两次后就深深的迷恋其中。以后凡是有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时就喜欢在游戏中发泄一番。

    在这款格斗游戏中,他骨子里隐藏的暴力分子总是能够得到充分的释放。

    大战正酣的时候,别墅的电子门铃响了起来。

    年轻漂亮的女保姆赶紧跑过去开门,很快的,满身酒气的仇仲谋便走了进来。

    “怎么样?”仇仲庸仍然专心致志的忙着手里的游戏,甚至都没有抬头看自己的堂弟一眼。

    仇仲谋知道堂哥喜欢这款游戏,更知道他在心情烦躁或者有有巨大压力的时候喜欢在这里面寻找片刻的轻松欢愉。

    因为他玩这个游戏能够通关,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现实中做不到的,在游戏中体验一番。这就是虚拟游戏能够大火的原因。

    “我和他谈了谈,他答应借给我们两个人用。”仇仲谋把身体丢在沙发里,喘着粗气说道。

    “身手怎么样?”

    “还不错。据说是李承铭从韩国带来的高手,特种兵出身。”

    仇仲庸不屑的说道:“他们有什么特种兵?不过是他的人就好。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咱们不方便出面的,就让他们去做吧。”

    仇仲谋沉吟一会儿,说道:“哥,我让人查过,厉倾城那个贱人不在美容院,也不在紫竹苑的豪宅。好像突然间消失了一样。”

    “消失了?”仇仲庸终于按下了暂停键。“难道她已经知道我们要对付她?”

    “我也摸不准。”仇仲谋说道。

    “可能是找地方避难去了。”仇仲庸叹了口气。“今天晚上美市开盘,百佳乐股票全面跌停。如果这场风波再不平息的话,百佳乐就要面临退市的危险了。”

    仇仲谋怒火中烧,说道:“一定要找出她在什么地方。如果不是她躲在幕后操纵,怎么会出现这些事情?”

    正在这时,仇仲谋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到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番,还是接通了电话,说道:“哪位?”

    “我知道你们对厉倾城的下落感兴趣。”电话里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仇仲谋立即坐直了身体,问道:“你是?”

    “不要问我是谁。如果你想知道厉倾城在什么地方的话,不妨去花田跑马场去找找看。她是那儿的老板——滴滴滴——”

    话音刚落,电话就被人挂断了。

    “出了什么事?”仇仲庸看着仇仲谋面如死色的表情,担心的问道。

    “有人打来电话——”仇仲谋脊背发凉的说道。“他告诉我,厉倾城在花田跑马场。”

    仇仲庸听到这个消息,同样的面如死灰。

    是谁对他们的行为了如指掌?那只幕后的黑手到底想要把他们这些小棋子拨弄到什么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