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78章、最恐怖的事情!

第878章、最恐怖的事情!

    第878章、最恐怖的事情!

    挂断电话,仇仲谋笑着说道:“哥,来访的客人身份有点儿特殊。我还是到门口接一接吧。”

    “什么人?”仇仲庸奇怪的问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仇仲谋卖着关子说道。

    仇仲庸想了想,说道:“这种地方人多眼杂。如果这位朋友的身份比较敏感的话,我们还是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见面。”

    “还是大哥想的周到。”仇仲谋称赞道。“那我们另外换个地方?”

    “打电话让他去西山脚下的小海棠。”仇仲庸说道。

    “行。我这就给他打电话。”仇仲谋点头说道。

    小海棠也是一处高级私人会所,因院子里种满了海棠树而得名。

    现在正是海棠果成熟的季节,沐山风,食蜜饯,饮佳酿,实乃人生一大幸事。

    因为仇仲庸的关系,小海棠的主人早早就收拾了一处偏僻的别院给他们。

    一进木门,一股清新的果香味便扑面而来,闻之让人精神舒爽,十分的提神醒脑。

    “大哥,这还真是个妙地。”仇仲谋笑哈哈的说道。

    仇仲庸点了点头,说道:“这儿的主人才是个雅人,原本在官场混到了省部级,结果却以身体不佳为由辞了官职跑到西山脚下办了这小海棠别园——有没有点儿竹林七君子的风骨?”

    “确实不错。没有点儿勇气还真做不出来这事儿。我们家老爷子就是个官迷,如果让他辞官归隐的话,怕是比登天才难——”

    “你们家老爷子现在才多大岁数就已经是省级官员了,再混个几年就能够主政一方——那个时候你也算是封疆大史的公子,身份可要比现在高贵多了。就算他同意辞官归隐,你也要劝他坚持下来。”仇仲庸开着玩笑说道。“客人要什么时候才能赶来?”

    仇仲谋取出手机看了看,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出去接一接。”

    仇仲庸坐在海棠树下,正在欣赏着门匾上那苍劲有力地‘虽艳无俗姿,太皇真富贵’的咏海棠诗时,仇仲谋带着一行人走了进来。

    看到来访的客人人数,仇仲庸就微不可闻的皱起了眉头。

    等到他看到走在最前面的那个趾高气扬的年轻人时,心里的不快又加深了几分。

    不过他也是个阴沉的主,赶紧站了起来,快走几步迎了上去。

    仇仲谋在中间介绍道:“李先生,这是我堂哥仇仲庸。”

    又指着那个身穿黑色西装打扮气质不凡的年轻人给仇仲庸介绍道:“堂哥,这是三星集团驻亚洲监督官李承铭先生。他也是韩国三星集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很荣幸能够认识李先生这样的青年俊杰。”仇仲庸主动伸出手去。

    “谢谢。”李承铭还是听不懂华夏语,不过来到华夏国这么长时间,他也学会了几句简单的对话。譬如‘谢谢’这两个字。

    分宾主坐下后,身穿素白色上面镶有海棠花图案的女佣便端着新鲜的海棠果、海棠果制的各种肉蒲以及海棠泡的清酒送了过来。

    这儿主要是提供海棠酒,如果你想喝葡萄酒要另外向服务人员说明。

    旗袍少女双膝着地的跪在客人身边的软垫上,双手一动不动的捧着零食和美酒,做贵客的人肉茶几。

    如果客人想要其它服务的话,把她们从地上拉起来搂在怀里轻薄怜爱一番也行。

    “请用。”仇仲庸指着那几位少女说道。

    李承铭笑了笑,对仇仲庸说道:“听说你们要对付秦洛?”

    听到随行人员的翻译后,仇仲庸的心里再次产生不快,没想到这位客人一开始就进入了正题。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佣人的面肆无忌惮的说出来。

    他不满意的扫了仇仲谋一眼,有些埋怨他把这样一个不知轻重的家伙带到自己面前。

    “你们都下去吧。”仇仲庸挥散那些服侍人员后,这才笑呵呵的对李承铭说道:“李先生何出此言?这次见面,我们主要还是想要结识李先生这样的朋友贵客。”

    “令弟说的。”李承铭看着仇仲谋说道。“我和他已经是朋友了。”

    “哥,李少是秦安介绍的。他的为人很不错。而且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听了仇仲谋的解释,仇仲庸更是怒火中烧。

    这个白痴,被人当枪使了还不自知。

    秦纵横是什么样的人物?他是燕京城有名的老狐狸。

    他自己和秦洛有仇,却不轻易出手。反而把李承铭这样一个家伙介绍给自己的堂弟,他到底安了什么样的心思?

    “李少和秦洛有仇?”仇仲庸笑呵呵的问道。

    “血海大仇。”李承铭表情不善的说道。

    “是吗?”仇仲庸笑呵呵的说道。“李先生应该初到燕京吧?他怎么就招惹到李先生了?”

    “那是在韩国时候的事情。他不仅仅是我的仇人,也是韩国人的仇人。”李承铭显然不愿意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些什么。他没办法把自己在秦洛面前丢糗的事情告诉这些外人。

    他伸手指了指站在不远处负责警戒的几个男人,说道:“如果你们需要人手的话,我可以无偿提供。只要你们对付的目标是秦洛。”

    李承铭实在是憋了一口气。

    先是在韩国的慈善募捐酒会上被秦洛给摆了一道,在燕京的时候又被他连番羞辱,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也让他的怒火到了爆发的边缘。

    原本他想凭借自己的身份,只需要在燕京城结交一些权贵公子,借助他们的力量来惩戒秦洛一番。

    可是,没想到那些和自己称兄道弟的家伙一听说自己表现出对秦洛的恨意后,他们就立即默契的转移话题。无论自己如何暗示,他们就是不接自己的话题。

    他听说燕京有名的智公子秦纵横和秦洛的关系很差,于是在秦安的安排上亲自上门拜访。秦纵横到是热情的招待了自己,可是在自己问到他和秦洛的关系时,那个虚伪的家伙竟然说他们是亲密的朋友。

    这实在是太让李承铭同学伤心了,他不忿的想,难道那个秦洛是只摸不得的大老虎不成?

    今天接到前些日子才认识的仇仲谋的电话,他在电话中说可以一起商量一下‘有关秦洛’的问题。

    于是,他立即放弃了一个饭局,带着翻译和众保镖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抱歉。我想你有所误会。”仇仲庸笑哈哈的说道。“我们并没有想过要去对付秦洛。”

    “这是什么意思?”李承铭表情不善的盯着仇仲谋问道。

    “对不起。我和大哥商量一点儿事情。”仇仲谋不好意思的说道。

    仇仲谋拉着仇仲庸来到里屋,着急的说道:“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盟友。如果把李承铭拖进来的话,仇家不是又多了一个可以利用的筹码吗?”

    “你想的确实不错。如果能够使用的好的话,会是一股很强大的助力。”仇仲庸苦笑着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在我们需要盟友的时候,这个姓李的就来了?难道你没发现吗?后面一直有人在推动我们去和秦洛拼命。他们地目的是什么?”

    仇仲庸看着仇仲谋稍显稚嫩的脸,声音低沉的说道:“你不知道你的背后站着谁,这才是最恐怖的。”

    “那现在怎么办?”仇仲谋问道。

    “可以利用。不可交心。”仇仲庸笑着说道。“我就不出去了。你去陪他好好的喝几杯。”

    “我知道怎么做。”仇仲谋说道。

    ————

    ————

    秦洛刚刚下车,就看到站在大门口被山涧晚风吹乱头发的孙仁耀。

    秦洛走过去,看着他如花似玉的小脸觉得倍感亲切,笑着说道:“你怎么又跑燕京来了?”

    “听说你在这边和人干架,我当然要过来看看热闹了。”人妖娇滴滴的说道。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细腰女孩儿,他的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

    “我都没出面。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和我有关系?”秦洛笑着说道。

    “你站出来帮一个女人出头的事情早就传到东南了。够爷们。”人妖笑着说道。

    “我的名声算是毁了。”

    “男人就应该这样,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能干什么?”人妖笑呵呵的说道。“仇家的人打电话求到我三叔那儿,让我三叔给东南的宣传部门打声招呼,控制一下舆论的导向。我三叔说‘要给媒体自由监督的权利嘛’。”

    两人相视大笑。

    秦洛可以想象仇家人吃憋的反应,在这次大战中,会有越多的人被牵涉进来。

    “走吧。介绍你认识几位朋友。”孙仁耀说道。“他们或许对你有用。”

    秦洛点了点头。仇家的钱袋子在东南,而孙仁耀又是东南的霸主。

    有他参与,事情就越来越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