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77章、狗急跳墙!
    第877章、狗急跳墙!

    在李老太百佳乐遭遇价格欺骗的事件在社会上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有关百佳乐更大的丑闻被曝光了出来。

    百佳乐商场三楼是专营高档家具的场所,有国内外数十个家具品牌进驻其中。

    达达奇是来自意大利的一个家具品牌,据说有数百年的历史传承,里面的家具全部是从意大利进口而来,实木材料,纯手工打磨,一桌一椅少则数万,贵则十几万数十万。是无数名人权贵争相追逐购买的品牌。

    可是,这样一个年销售额数十亿的大型国际家具品牌连锁集团却遭遇了危机,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抽检下,发现这些天价家具并不像它们宣称的那样是100%意大利生产的,所用的原料也不是达达奇公司宣称的名贵实木白杨荆棘根,而是高分子树脂材料、大芯板和密度板。经过检测,消费者购买的达达奇家具甚至被判定为不合格产品。

    此事一经披露,便再次吸引了世人的眼球。无数的媒体和网友对无良商家的不道德进行进行批评和谴责。一些上当受骗者纷纷站出来抗议,要求达达奇赔偿他们的经济和面子的双重损失——谁他妈把假货当洋货向亲友炫耀都觉得丢人。

    原本这是达达奇的事情,和百佳乐不应该有什么牵连的。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有百佳乐内部员工‘爆料’。

    说百佳乐商场在招商引资时曾经为达达芬大肆宣扬炒作,并且在明明知道其不是意大利纯进口家具的时候仍然以此为宣传噱头来欺骗消费者购买。

    如果没有百佳乐这种大型商场的品牌信誉做后盾,会有那么多人上当受骗吗?

    很快的,有心人便将达达奇家具身份造假和李老太遭遇价格欺骗联系在一起,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百佳乐商场。

    紧接着,又有媒体曝光出李老太的儿女拒绝了百佳乐二十万‘封口费’的事情,要求能给已经痴呆的老母亲一个公道。

    “王阿姨的血泪哭诉:我也曾经遭遇过李老太同样的价格欺骗——”

    “百佳乐商场销售的饮料过期,换上标签重新销售——”

    “我在百佳乐买的牛奶里发现一只苍蝇,他们说让我给苍蝇做‘尸检’——”

    ————

    墙倒众人推,落井皆下石。

    一连串事件的影响下,百佳乐在世人眼里成了一个贪婪、黑暗、血腥、暴力、比黑手党还黑的无良商场。

    乱拳打死老师父。毫无疑问,这是一次有计划有步骤层层推进处处衔接紧密的组合拳,而挨拳的对象就是前些日子还在零售行业呼风唤雨笑傲东南商场的百佳乐集团。

    百佳乐风雨飘摇,近百家商场门庭冷落,三次下调商品价格,仍然没有人愿意进去购物——当然,也不敢。因为每家百佳乐商场门口都围拢着无数的热心观众。如果看到你从百佳乐商场里面购物出来,非要‘呸’死你不可。

    ————

    ————

    “该死的。那个贱人还真是狠辣啊。一刀接一刀,捅得还真是过瘾。”仇仲谋的手使劲儿的掐着怀里那个来自燕京艺术学院地女学生的嫩*乳,一脸阴沉的低吼。

    “痛。好痛。爷,你轻点儿。捏坏了就不好看了,你肯定嫌弃我丑。”女孩儿连连吃痛,脸上还得带着讨好的笑容。

    这年头大家赚钱都不容易。无论是妓女还是嫖客。无论是写手还是读者。

    仇仲庸倒是比仇仲谋要洒脱一些,一只手在身边女人的长腿上轻轻的抚摸着,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摇晃着红酒,眼神微醉的说道:“如果这个局我们破不了,百佳乐就完蛋了。一天两天的我们能扛得住,十天半个月的,咬咬牙也能过日子——如果这件事情的风波一直解决不了,没有客人愿意上门购物的话。仅仅是每月的店铺租金就会让我们吃力。”

    “再说,一直没有生意上门,那些交了进场费的商人也不会同意。到时候的违约金也是不小的数目。这女人还真是在捅刀子啊,咱们流的不是血,是大把大把的华夏币。”

    “你比我们几个兄弟都聪明,你知道怎么破局?”仇仲谋看着仇仲庸问道。他们仇家堂兄弟众多,但是仇仲谋和仇仲庸的关系最好。他认为仇家第三代中,也就是这个堂哥最有发展前途。

    “如果我知道怎么破局,我也不会坐在这儿和你喝闷酒了。”仇仲庸苦笑着说道。

    “怕的是连二叔也不知道怎么破局。”仇仲谋讥笑着说道。“这叫什么来着?拉出来的屎,还是要自己想办法擦干净的。他当年一定想不到会被自己的女儿逼成这个样子吧?”

    仇仲庸看着仇仲谋,说道:“现在可不是说气话的时候。这件事还得你爸站出来说话,让他给东南区域的朋友打声招呼,让那些媒体也都收敛收敛吧。傻瓜都看出来这是有人在搞咱们仇家呢,他们跟着蹦哒干什么?”

    仇仲谋苦笑,说道:“你以为这事儿我爸就没想到?他昨天晚上回来就开始打电话了,他的那些朋友也答应帮忙给宣传部门打招呼。可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仅仅没有阻止事态的发展,好像还越炒越热了。什么屎盆子都往咱们脸上扣——”

    “他们不帮?”仇仲庸皱着眉头说道。

    “帮没帮我不知道。但是昨天晚上我爸的心情不太好是真的。我回去的时候,还听到他在书房里砸了茶杯。”

    仇仲庸的脸色变得更加难堪,在昏黄灯光的映照下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

    “看来他们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一些。”仇仲庸沉声说道。

    仇仲谋拍拍身边小姐的屁股,说道:“和你姐妹去隔壁玩一会儿。等我们通知再进来。”

    “爷,你不要我们了?”女孩子年轻的脸上满是哀怨的说道。

    仇仲谋一巴掌煽过去,骂道:“让你去你就去,啰嗦什么?”

    挨打的女孩儿这才不再发骚,在另外一个姐妹的拉扯下出了包厢。

    “你想说什么?”仇仲庸看着仇仲谋问道。他知道,他的这个堂弟突然间把叫的小姐给赶出去,肯定是有什么私已话要和自己说。

    “哥,这地方说话方便吧?”仇仲谋打量了一眼包厢的情况,问道。有些娱乐场所的场子都有偷拍和监听设备,有些照片要是被人抓在手中可是要受到要挟的。

    “我一朋友的场子。不会有事儿。”仇仲庸点头说道。

    仇仲谋移到仇仲庸身边坐着,小声说道:“我觉得这事儿——解铃还须系铃人。”

    仇仲庸的眼神一跳,不动声色的问道:“什么意思?”

    “我们能够绑那女人一次,也能绑她第二次。”仇仲谋笑着说道。“要是把她卖到东洋做妓女或者绑块石头直接沉到海里,她还怎么和咱们仇家斗?”

    仇仲庸叹了口气,说道:“你以为我没想过?那个时候她就是一个美容院的小老板,没钱没势,咱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要不是烟媚一直在帮她,她早就被咱们玩死了——现在她有钱有势的,又有一个来头不小的男人。咱们这招还能玩的转?”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仇仲谋笑着说道。“她住在紫竹苑的房子地址我知道。据说失了一次火,咱们也可以让她再失一次火嘛。”

    仇仲庸沉吟不语,像是正在思考的表情。

    “哥,要是你不方便,我找人来做。”仇仲谋很是殷勤的鼓动着。

    “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仇仲庸摇头说道。“要是平时,可能咱们还真有机会得手。现在是双方争斗白热化的时候。要是咱们这个时候动手,所有的人都知道是咱们干的。”

    “再说,他们就没有一点儿防备?上次她去殡仪馆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她出出进进都带着保镖。好像实力还都不错,一看就是军人出身。你要找三两个上不得台面的小痞子,可能事情办不成,咱们兄弟还得载进去。”

    “找小痞子干嘛?咱们丢不起那人。”仇仲谋笑着说道。“哥,你要是真有这意思。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他一定能够把这事给办利索了。”

    仇仲庸想了想,笑着说道:“多结识一个喝酒的朋友也是好的。”

    仇仲谋知道堂哥的话已松动,微笑着从怀里掏出手机,然后拨动了一个号码。

    (PS:亲爱的们,星期天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