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76章、鹿死谁手?
    第876章、鹿死谁手?

    这件事情确实是厉倾城找人做的,为了对付仇家,一个由多方组成的核心智囊团队早已经形成。

    仇家的产业布局走的是少而精路线,除了零售业、地产业、石化业以及一个可以辐射南海的运输集团之外,其它的产业都属于短期投资阶段。

    地产业、石化业这两块的股权比较复杂,虽然由仇家完全控股,但是他们隐藏的颇深。因为其行业的敏感性,外人很难找到机会,也不太容易动手。

    而零售业就不同了,这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只要出了事故,大家都会将视线集中在上面。

    经过商议,大家决定以此为支点,用它来橇动仇家这艘商业巨舰翻船。

    厉倾城并没有做的太多,她只是让人去南方收买了三名记者,然后让这三个记者去找百佳乐的负面新闻。

    白扬就是其中之一。他把目标锁定在了商场用来应对客人投诉建议打包发票的服务台,果然第一个获得了神秘人物提供的二十万元大奖的奖金。

    听了厉倾城的解释后,秦洛这才安心,笑着说道:“那就好。如果我们做的太过,我们就和他们没有什么区别。今天的报仇也就失去了意义。”

    “放心吧。我知道我老公的为人,哪敢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啊?我还怕你把我休了呢。”厉倾城咯咯的笑着。

    “你那么能干,我怎么舍得休你。”秦洛安慰着说道。无端的怀疑自己的女人,让他的心里也很不舒服。可是他担心厉倾城的性格过于偏激,为了报仇而伤害到一些无辜的人。

    “你说的能干是指床上还是床下?”

    “————”

    听到电话那头的沉默无语,厉倾城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秦洛也抿嘴微笑。

    他喜欢这种感觉,就像刚刚认识厉倾城的时候一样,虽然她说话的风格很让人吃不消,却不会真的让人占到什么便宜。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社会这个磨刀石把厉倾城打磨的滑不溜手又锋利无比。

    很庆幸,他认识她。认识她们。

    “小心仇家的反扑。”秦洛笑着说道。“我再安排一些人过去保护你。”

    “不用了。人多反而容易暴露。我现在住在花田跑马场,平时根本就不出门。”

    “那就好。”秦洛说道。“有需要事情及时给我打电话。”

    “我会的。”厉倾城笑着说道。

    挂断了秦洛的电话,厉倾城对站在身边的吕含烟说道:“让人往李老太的募捐帐户里打二十万过去。”

    吕含烟笑眯眯的看着厉倾城,说道:“找了一个这样的傻男人,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自从遇到他开始,我就再也没有不幸过。”厉倾城说道,一脸的满足感。

    “看来你恋爱了。”吕含烟看着厉倾城炽艳的脸,说道。“我以为你永远都不可能和别人谈爱情呢。无论男人还是女人。”

    “在遇到他以前,我也这么认为。”厉倾城笑颜如花。

    ————

    ————

    李老太百佳乐遭遇欺骗事件越演越烈,有种不受控制的趋势。

    李老太的儿子女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他们维权的艰辛,并且说了他们试图和百佳乐商场进行沟通时遭遇了他们冷淡对待的事情。

    这更加刺激了围观者对百佳乐的敌意,百佳乐商场的门口聚集起了群众,打起了条幅,他们大声的对每一个进入商场的客人讲述李老太遭遇欺骗重伤入院的事情。百佳乐商场的生意一落千丈,无数进场商家找百佳乐公司要求赔偿。

    做为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企业的形象维护是至关紧要的。

    当天晚上美国股市开盘后,百佳乐商场的股票出现了大批量的卖单。在这些卖单的带动以及形象受损事件的影响下,百佳乐的股价下跌了九个百分点,创历史新低。

    百佳乐事件的突然出现,以不可抵挡的趋势蔓延全国,让正在给仇天赐办后事的仇家雪上加霜。

    仇家再次召开核心成员家庭会议,这是短短数天内召开的第五次会议。

    “阴谋。这是针对百佳乐的阴谋。”

    “一定是那个贱人干的,不然的话记者怎么会那么巧就出现在哪儿?报纸怎么会不打个电话就刊登?”

    “想办法把那女人弄死。妈的,看着就生气。”

    仇逸清拍拍桌子,说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让你们过来是商量问题的,不是让你们骂人的。”

    “大哥,没什么好说的了。为了大局,仲玉的事情咱们忍了下来。这次她对着咱们的钱袋子动刀子,就不能再忍了。”

    “就是。再忍下去的话,她还以为咱们怕她呢。和她干吧,把她的倾城国际给搞跨——”

    “不就是有个小白脸男朋友吗?有烟媚说得那么厉害吗?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不行的话,我去和那个姓秦的小子谈一谈。他不是喜欢女人吗?我给他找几个小明星。”

    仇烟媚坐在角落里一脸冷笑,却没有说话的兴致。

    或许,那个被称为‘智公子’的男人说的是对的,仇家的事情不是自己的事情。如果想要仇家保全下来,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和仇家暂时脱离。

    “再说,自己的话他们会听吗?”仇烟媚冷笑着摇头。这群骄傲自大的家伙,他们还以为现在的仇家和以前一样吗?随着几个有影响力的老人一个个的去逝,仇家只能持续不断的走下坡路了。

    仇逸云掐灭手头的烟蒂,说道:“这次的责任在我。因为忙着在燕京这边给老爷子办‘喜事’,生意这一块就监管的少了些。发生事情后下面的人没有及时的反应过来,还按照以前的思维去处理——所以就导致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逸云,现在不是争责任的时候。你快说说这次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吧。如果处理不好,股市明天再跳水的话,百佳乐可就要完蛋了。”

    仇逸云点了点头,说道:“第一,我已经指示公司副总亲自去和李老太的家属谈赔偿问题,尽可能的去满足他们各方面的要求。争取让他们改变口风,从对我们的敌视变成对我们勇于承担责任的称赞。把最大的矛盾化解开来。第二,我让公关部和各大媒体、网站进行沟通,以在他们的媒体上投放广告的条件请他们暂停对此事的报道。第三,公司会请一批专家学者对此次事件进行讨论,引导舆论风向向我们有利的一方面转移。这是我暂时想到的一些办法。大家有更好的建议,也可以提出来。”

    仇逸清满意的点头,说道:“这几条想法都很不错。赶紧按照这个思路进行。这件事情不能再这么热炒下去了。”

    仇逸云点了点头,说道:“把这件事情压下去应该没有问题。毕竟,老四在南方也算是一方大员。实在不行的话,让他给宣传部门打个招呼。可是,大家想过没有。如果真是有心人在背后推动的话。要是再出现其它的事情怎么办?”

    屋子里再次沉默下来,女人们低头不语,男人们则在沉默的抽烟。

    “今天该来的都来了,咱们就要在这次家庭会议上商量出一个章程。是战,还是和。总要有个说法才行。不然的话,别人推一把,我们就动一下。别人再推一下,我们再动一下——要是他们连续推好几下,我们忙不过来怎么办?”

    “要不——咱们找那女人谈谈?她费这么大劲儿搞出这架势不就是想要钱吗?给她点儿,把她打发了?”有人小声说道。

    “放屁。她是仇家的什么人,要把咱们的钱分给她?”

    “就是。她要是狮子大开口怎么办?”

    “战吧。不行的话,我找人把她给绑了。总不能被一个女人给欺负了。”

    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讨论,仇烟媚的嘴角露出一抹奇怪的笑意。

    “你笑什么?”仇仲谋坐在仇烟媚的身边,眯着眼睛问道。

    “笑一些可笑的人。”仇烟媚若有所指的说道。

    “你认为她不是为了钱才这么做?”仇仲谋笑着问道。

    “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仇烟媚说道。“如果她愿意接受的话,我个人愿意给她十个亿。”

    “因为她和你一个父亲?”仇仲谋讥讽的说道。

    “因为她能决定仇家的生死。”仇烟媚扫了仇仲谋一眼,说道:“还包括你的。”

    在仇家还没商量好到底如何应对厉倾城的攻势时,第二波袭击已至。

    风云变幻,鹿死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