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73章、死不认输!
    第873章、死不认输!

    听到秦洛的话,仇烟媚深有感触,用纸巾轻轻的揩着眼角的泪渍,问道:“你把这些话讲给她听过吗?”

    “我说过‘我爱你’。”秦洛有些扭捏的说道。在一个女人面前承认爱另外一个美女,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找到你这样的男人,她以前承受的所有苦难都有了补偿。”仇烟媚笑着说道。“还真是有些羡慕她。”

    “她付出的更高。”

    “感情的天秤上总会有一方付出。如果一方不停的加码,另外一方却纹丝不动的话,天秤就会发生倾斜。她的付出得到了回报,这就是幸福。世界上有无数的女人她们的付出是得不到回报的。”

    “说得像全世界的男人都是负心汉似的。”秦洛开打趣着说道。

    仇烟媚抿嘴笑笑,说道:“今天的事真的很抱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秦洛说道。“虽然这个道歉不应该由你来说。”

    “我们还是朋友吧?”

    “是的。”秦洛点头。

    “这也不会妨碍我们成为对手。”仇烟媚很快又恢复了她女强人的风采。“我知道你已经决定插手仇家的内斗了。做为仇家的一员,我会尽我所能的去阻挡你们的攻击。”

    “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情。”秦洛笑着说道。“我也会做好自己的事情。”

    “再见。”仇烟媚主动向秦洛伸出手。

    “保重。”秦洛和她握了握手,说道。

    仇烟媚离开的时候,恰好林浣溪推门进来。

    两个女人彼此点了点头,然后擦肩而过。

    林浣溪看到秦洛穿着病号服站在地上,赶紧上前扶着他,说道:“你怎么起来了?身体没事了吗?”

    “我根本就没事。”秦洛笑着说道。“他们并没有把我怎么着,我是装病。”

    看到林浣溪茫然的表情,秦洛拉着她的手坐回病房上,说道:“这些事我应该早些告诉你的。正好今天有时间,我给你好好讲讲。”

    于是,秦洛便给林浣溪讲了厉倾城的身世,讲了厉倾城的报复,讲了今天仇老爷子灵堂上发生的冲突,也讲了她设计把仇家拖下水的原因——

    林浣溪外冷内热,是个极其感性的女人。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因为第一次感情受挫而患上那该死的‘情感闭合症’。

    随着秦洛的讲述,她的情感波动地非常厉害。

    当秦洛讲完后,她已经泪眼婆娑,红着眼眶说道:“没想到她过的这么苦。仇家对她太残忍了,报复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要对没有感情的人讲感情。”

    林浣溪也是很小的时候经历父母离异,心境已经大受影响。后来林父跑过来找秦洛要钱买断女儿的感情,更是让林浣溪对‘父亲’这个词有了很强的抵触。

    所以,在她听了厉倾城的故事后也更加的有身临其会的代入感,也更能理解她此刻急于报复的心情。

    严格意义上讲,林浣溪和厉倾城两人有着共同的情感遭遇。

    只不过林浣溪比较幸运,她有一个疼她宠她的爷爷。而厉倾城则比较凄惨,不仅仅被父亲抛弃,还要背负整个家族的岐视。

    “我知道你会支持。”秦洛笑着说道。

    林浣溪笑笑,说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继续住在医院还是回家?”

    “这出戏才刚刚开始,我还得在医院躺着。不给我一个结果,我就不出去。”秦洛耍赖似的说道。

    林浣溪想了想,说道:“我回去照顾贝贝,你打电话叫人给你送点儿吃的吧。”

    “贝贝不是有爷爷带吗?”秦洛说道。

    “爷爷晚上要开会。可能不在家。”林浣溪说道。

    等到林浣溪离开后,秦洛才想明白她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即便她急着回去照顾贝贝,也可以先给自己去买些吃的回来啊。

    可是她就这么走了,只留一个手机放在床头,意思是让自己打电话叫外卖——

    这个电话打给谁呢?肯定是不方便过来探望的厉倾城啊。

    她知道自己现在需要和谁沟通,她知道现在谁更需要自己的帮助。她还知道——她知道的太多了。把一个男人羞愧的无地自容。

    说来也奇怪,虽然林浣溪和厉倾城几乎没怎么碰面,更谈不上当面发生冲突了,但是中医公会和倾城国际这两家公司的关系一直不是很融洽——就像是下面的人知道他们的BOSS和另外一家公司不对付,特意做出来给BOSS看的一样。

    秦洛拨通了厉倾城的号码,铃声刚刚响起,电话就被人接通。显然,厉倾城一直在电话那头焦急的等待着。

    自己被仇仲玉从倾城国际美容院带走,很快的就因为警察滥用私刑而‘重伤入院’——虽然里面有做戏的成份,但是厉倾城还是要担心这场戏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的。

    人家连碰都不碰你的身体,你还怎么装病晕倒?

    “秦洛,你没事吧?”厉倾城焦急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我没事。”秦洛笑着说道。

    “没事就好。”厉倾城松了口气的样子。“就算是要演戏,也要提前给我打声招呼啊。刚开始我还真以为他们打伤你了——”

    “他们确实想把我弄伤来着。只不过我皮糙肉厚,防御力强。”秦洛开着玩笑说道。如果不是有《道家十二段锦》帮忙的话,就算大头及时的把钟爱国给搬来,他也要受不小的罪。这也是他执意要和仇家算帐的原因之一。

    “接下来要怎么办?”

    “在医院里躺着。等着仇仲玉的处理结果下来。”秦洛说道。

    “我知道你身边有很多人,就不过去打扰你了。”厉倾城笑着说道。

    “我身边没有人。还等着你送饭呢。”

    电话那头沉默了。不得不说,这些女人聪明敏锐的吓人。

    “她还说了些什么?”厉倾城问道。这个时候林浣溪不在身边,她就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

    “她说不要和没有感情的人谈感情。”秦洛说道。

    “说的不错。我喜欢。”厉倾城大笑。“没想到最了解的人是我最不敢面对的人。”

    “过来吧。多给我带些吃的。”秦洛说道。

    ————

    ————

    天波府一号。

    一辆宝马车缓缓的驶过来,然后在门口不远处的位置停了下来。

    车窗按了下来,仇烟媚坐在哪儿看着天波府一号的牌匾发呆。

    一入候门深似海,一旦站队就没有了回头路。

    “当真要这么选择吗?”仇烟媚喃喃自语。显然,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老五,给我一支烟。”仇烟媚突然间对前面给她开车的司机说道。

    开车的是个中年大叔,听到仇烟媚的话后,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咧开嘴巴笑道:“小姐,我这烟烈。不知道你能不能抽得习惯。”

    “烈些好。”仇烟眉凄然的笑着。“我现在正需要一股火气来推动我做决定。要是有酒就更好了。”

    “自从派来给小姐开车,我就再也没有沾酒了。”老五嘿嘿的笑着。“要不我去给小姐买一瓶?”

    “不用了。抽支烟就好了。”仇烟媚说道。

    她从自己的包包里摸出火机,熟练的把嘴里钓着的烟点燃,然后便任由那烟雾的香气在心肺间缭绕。

    她静静的躺在座椅上,除了偶尔抽一口烟外,几乎没有任何动作。眼神木然,整个人像是处于放空状态。

    一根烟很快就烧完,仇烟媚也像是终于下定了某种决心的样子。

    她把手里的烟蒂弹飞,说道:“开进去。”

    “好咧。”司机老五应了一声,发动车子往天波府一号的大门驶进去。

    古色古香的院子里,一身白色唐装的秦纵横正和田螺坐在石登上厮杀的惨烈。

    田螺的白子死掉了一大半,整盘棋几乎找不到一线生机,但是他仍然不肯放弃,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样反败为胜。

    管家快步走了进来,说道:“少爷,仇烟媚小姐来了。”

    秦纵横抬起头看了管家一眼,说道:“去请她进来吧。”

    等到管家领命离开后,秦纵横看着田螺笑着,说道:“知道她为什么来找我吗?”

    “不知道。”田螺捏着枚棋子不知道如何落子,一脸纠结的表情。

    “她和你犯了同一个错误。”秦纵横笑着说道。看到田螺抬起头看过来,他才轻轻的说出四个字:“死不认输。”

    “有时候,舍弃就是一次进攻。”秦纵横站了起来,说道:“走吧。我们去见见这只迷途的小羊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