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71章、下跪!
    第871章、下跪!

    病房里的温度并不高,但是李小辉脑袋上的汗水却一直没有停过。

    当时仇仲玉打电话要人时,他也是知道的。电话打到他那儿去了,他是分局领导,自然不方便出面拿人,就派了一个和仇仲玉关系密切的下属带队过去。

    他只知道仇仲玉要抓人,却不知道要抓的是什么人。

    当国安局处长亲自找到了他们警察局,他的六个下属全部被人打伤后,他才知道事情大条了。

    又从其它渠道了解到了一些消息,让他连死了的心思都有了。

    他知道,这次是真真的踢到铁板了。

    如果这个年轻人松口,仇仲玉把所有的责任全部都承担起来,自己还能逃过一劫。

    如果这个年轻人不松口,仇仲玉又不愿意把自己的这份‘失察’责任担过去。等待自己的可能就是撤职查办。

    他四十六岁了,混到今天这个位置用了二十年。容易吗?

    李小辉的脸上陪着笑脸,笑呵呵的说道:“当然不仅仅是停职检讨。因为秦先生住进了医院,你的安全才是我们最关心的。所以,如何处理仇处长——仇仲玉这位同志,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讨论。请秦先生相信我们,我们警察系统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那你就先把我知道的这几个坏人给处理了吧。”秦洛并不愿意就此松口。“如果处理结果不满意,我就把你们分局告上法庭。”

    “———是是。一定会的。一定会的。”李小辉连连点头。“可是仇处长的级别较高,这一块儿我无能为力啊。”

    “这个不用你操心。有人会处理的。我们局已经和公安部沟通过,我会一直跟进这件事情。”钟爱国没好气的说道。他是军人出身,对这些风往哪边吹他就往哪边倒的官油子没有一点儿好感。一个儿原则和坚持都没有,谁能够威胁到他屁股下面的位置他就听谁的。

    “是是是。钟处说的是。”李小辉陪着笑脸说道。“对于闸北分局的六位犯案警员,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回去做事吧。”秦洛摆手说道。虽然这个家伙一直在小心翼翼的笑着,可是秦洛看着他就是不舒服。

    他的笑太假了,也太虚。如果自己没有强硬的后台,没有压制他们的能力,恐怕他面对自己时就是另外一幅丑恶的嘴脸吧?

    秦洛并没打算放过他。留着他是要让他心存一份脱险的希望,然后去和仇仲玉狗咬狗。

    人一旦从一个危险的处境里逃脱出来,就不会再轻易涉险。这是一种心理暗示。

    如果预料不错的话,仇仲玉一定会把所有的责任推给闸北分局吧?

    “还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吗?”钟爱国站在床边问道。

    秦洛‘努力’的从床上坐起来,感激的说道:“钟处长,你太客气了。你工作繁忙,我麻烦你已经很不应该了。感谢钟处长的救命之恩,等到我能够下床一定摆酒相谢。”

    “哈哈,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用不着这么客气。”钟爱国笑呵呵的说道。“既然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回局里了。你放心,我会如实的把我所看到的情况写出一份汇报向上面提交。不会让你白白受到这些委屈的。”

    “谢谢。”秦洛紧紧的握着钟爱国的手。

    等到钟爱国离开,闻人牧月走到秦洛的病床前,她的那双眸子亮亮的,仿佛能够看穿人的心事似的。

    在她的面前,秦洛觉得自己的伪装实在是有点儿太小儿科了。

    “你怎么来了?”秦洛不好意思的说道。

    “听说你病了。我就来了。”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说?

    秦洛一下子就明白她话中的含意了。一定是厉倾城猜测到了自己‘入院’的原因,有心想要把事情闹大,可是因为她和自己特殊的关系,也可能是为了顾忌林浣溪,又不能亲自过来探望,于是便把这个消息通知给了闻人牧月。

    整个燕京,还有谁比闻人牧月更加合适做这件事情?

    只要她一过来,整个燕京都知道了仇家的人‘虐待’秦洛的事情。

    而以闻人牧月在商场上的地位以及她背后的雄厚背景,将会给仇家带来难以想象的压力。

    当厉倾城跳出来和仇家拼刺刀的时候,不会有人冒着有可能得罪闻人家族的危险去帮助仇家。

    这是一箭好几雕的事情。第一,把仇家竖立成一个靶子,每个人都可以射它几箭。第二,向外界展示力量,给那些对仇家不满的人充足的信心。第三,断仇家尾巴,让他失去所有得到援助的机会。第四,给闻人牧月的参与提供了一个借口。第五,也是最重要的,先推倒他们的第一张牌,然后用它去压跨其它的王牌——

    仇仲玉这次是完蛋了,她滥用公权动用私刑这两件事情只能靠她自救。谁站出来帮忙说话谁就要跟着倒霉,仇家其它的政治力量只能保持缄默。

    秦洛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我走了。需要帮忙打个电话。”

    闻人牧月说完这句话,也不待秦洛的回应,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我去送送。”林浣溪站出来说道。

    闻人牧月诧异的看了林浣溪一眼,嘴角浮起一抹轻微的不易让人察觉的笑意。

    仇烟媚走到林清源面前,笑着说道:“老人家,我能和秦洛单独说几句话吗?三分钟的时间就够了。”

    林清源是个开明的老人,倒不会怀疑仇烟媚和秦洛有什么关系,他点了点头,说道:“行。你们好好聊聊。看到秦洛没什么事我就放心了,我带贝贝先回去做作业。”

    说完,便拉着一脸不情愿的贝贝离开了病房。

    知道仇烟媚要和秦洛说话,病房里面的其它人也全部都出去了。

    仇烟媚走到秦洛面前,轻抚了一下额头有些凌乱的头发,凄苦的笑着,说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就是脑袋有些晕。”秦洛说道。大家都是聪明人,就没必要在她面前装出自己受了多重的伤这种假象。

    “我明明已经打电话警告过她,没想到她还是做了这样的蠢事——她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

    “或许这不是愚蠢,而是有恃无恐呢?”秦洛冷笑着反击道。

    “连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都不清楚,这不是愚蠢是什么?”仇烟媚固执的说道。

    “随你怎么说吧。”秦洛无所谓的态度。

    他觉得没必要和仇烟媚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当然,他也了解仇烟媚这么说是想为仇仲玉的行为定性,证明这只是她的个人行为,而不是受仇家的指使才做出这等‘蠢事’。

    仇烟媚看着秦洛,问道:“仇家放弃仇仲玉,这件事情就此揭过。如何?”

    “你们还有更好的选择?”秦洛笑着说道。

    仇烟媚无奈的说道:“开出你的条件吧,你要怎么样才愿意放过仇家?”

    “你应该知道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秦洛看向仇烟媚说道。

    “我知道。”仇烟媚点头。

    “你觉得她会放弃吗?”秦洛再次追问。

    “——不会。”仇烟媚摇头。

    “她不会放弃,做为她的男人,我就有责任帮她赢得这场胜利。你让我就此罢手是什么意思?任由她继续被你们仇家打压欺负?”

    “我会说服他们——”

    “不用了。”秦洛摆手说道。“说服不了的。只要把他们打痛,把他们打残,他们才会真正的消停下来。”

    仇烟媚面露痛苦之色,说道:“矛盾真的没办法调和了吗?”

    “你可以去问问她。”秦洛说道。

    仇烟媚看向秦洛,问道:“秦洛,我们算不算是朋友?”

    “我一直把你当朋友。”秦洛坦白的说道。“你和仇家的其它人不同。当初我和仇仲庸发生冲突时,是你站出来帮我做证。那一次,是我欠你的。后来我们一直相处的很不错。说实话,如果没有必要,我也不愿意和你有任何矛盾。——当然,直到现在,我也和你个人没有矛盾。如果有矛盾的话,那是和仇家的。”

    “可我是仇家的人。”仇烟媚苦涩的笑着,

    “你可以撇开这些事情。”秦洛劝道。

    “就像你不能对她放手一样,我怎么能对仇家放手?或许它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有很多时候我也很讨厌它——可它是无数仇家人的心血,是爷爷的心血,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衰败而什么事情都不做。这样我一辈子都不能心安。”

    “恕我冒昧。”秦洛笑着说道。“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我能做的事情很多。”仇烟媚面露痛苦之色。

    接着,她缓缓的跪倒在秦洛的病床前,一脸郑重的说道:“包括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