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67章、秦洛威胁论!

第867章、秦洛威胁论!

    第867章、秦洛威胁论!

    殡仪馆有为家属准备的休息室,在一个宽大豪华的房间里,坐满了仇家这个庞大家族的直系亲属。

    除了在外面忙着接待客人的仇逸成和仇逸业,几乎所有的仇家人都聚集到了这儿。

    几个扛大梁的中年男人肆无忌惮的抽烟,小辈们倒是想抽却不敢抽的表情。女眷们都站在靠近窗户的位置,避免被那浓重的烟味给呛到。

    仇婷婷像是一具木偶似的坐在沙发上,她的母亲徐芳一边安慰她一边抹眼泪。从小到大,自己的女儿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委屈。

    “那个该死的男人,那个千刀万剐的阉货,那个走路被车撞死的倒霉鬼——”

    “都说说吧。”仍然是由家族里的老大哥仇逸清先开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莫名其妙的被人闹了这么一出,大家伙儿的脸上可都不好看啊。”

    “这件事的责任全都在我。是我的过错。”仇逸云巴滋巴滋的抽了口烟,脸色铁青的说道。“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老二,我知道你有这么一个野女儿——男人花心点儿倒也没什么可说道的。可是你总得把屁股给擦干净吧?今天的事情多难堪啊?老爷子尸骨未寒,就被人欺负到门上来了。如果不反击回去,别人会怎么看咱们仇家?咱们仇家还怎么在燕京立足?”

    “这会不会是个圈套?”一向谨慎胆小的仇逸全说道。“咱们仇家在燕京的对手也不少,会不会是她们鼓动出来的阴谋?”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仇逸和说道。“那个女人的情况我还是知道一些的,虽然傍上了一个背景还不错的男人,可是她的本身实力也不怎么样——她名义上是倾城国际的大老板,实际上她只是给那个男人打工的小白领而已。就她那么点儿家产,也敢和咱们家叫板?”

    “不管这件事情有没有阴谋,既然别人已经把爪子伸出来了。咱们就要当机立断的把它给斩断——不然别人还以为咱们家的人好欺负呢。你抓一把我挠一把的,事情就难以收拾了。”

    “我也同意报复。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不就是一个倾城国际吗?买了或者毁了。让她到大街上讨饭。”

    “杀死她。杀死他们。”一直沉默不语的仇婷婷突然间尖声叫嚷起来,如突然间卡带的音乐。

    众人恻然。

    原本这样的场合是没有她说话的机会的,但是想到刚才她所承受的屈辱,大家也就能够理解她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被人当众脱光衣服,即便是一个普通女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仇家大小姐。

    人要脸,树要皮,小狗也要花大衣。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面子比天高。

    不过让仇婷婷父母郁闷的是,今天这样的日子,你怎么能不在里面穿一件内衣呢?

    仇逸清掐灭手里的烟头,说道:“这件事就由老二全权负责了。我只有一个要求,把咱们仇家丢的面子给找回来。需要其它人帮忙的尽管开口。在这个时候,我们一定要抱成一团才行。”

    “我不同意。”仇烟媚推开房间门走进来说道。此时,她换了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走起路来婀娜多姿非常的性感。

    “你们想要报复厉倾城,是不是还忘记了另外一个人?”

    “忘记了谁?”

    “秦洛。”仇烟媚说道。“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秦洛的资料吧。”

    “秦洛出自一个中医世家,他的曾祖父是名满羊城的中医,他的爷爷秦铮被人称为‘药王’,在南方也有着很广泛的影响力——秦洛和孙仁耀贺阳三人合称为‘羊城三杰’,孙仁耀是孙家的孙子,孙老爷子掌控广省官场数十年,故旧门生无数。贺阳更是大有来头,是南方军区一号首长的孙子——虽然贺老已经退下去了,但是贺阳的父亲贺强已经接捧成功。而据我所知,孙家和贺家都受过秦家的恩惠,孙仁耀和贺阳对秦洛言听计从。”

    “那只是在地方。”有人反驳着说道。“难道他们还敢跑到燕京城来找茬?”

    “好吧。既然你们说到燕京——你知道秦洛这次来燕京是做什么吗?”

    众人沉默。还真没有人调查过秦洛来燕京来做什么这个问题。

    秦洛刚来的时候还只是个小人物,没有人关心一个小人物的来历。等到他声名鹊起后,大家想要追寻他的发展轨迹,又发现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和‘医’字联系紧密。

    “他是来退婚的。”仇烟媚说道。“他的未婚妻是闻人牧月。”

    哗——

    这个消息极其的震撼,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真的假的?怎么可能?”

    “闻人家族怎么可能把闻人牧月嫁给一个医生?闻人牧月也不会同意啊。”

    “那家伙有病吧?闻人牧月这样的女人都不要,跑来退婚?”

    ————

    “闻人老爷子欠了秦洛爷爷一个人情,两家在二十多年前就结下了这门亲事。还有,不是闻人牧月不同意,是秦洛不同意这门亲事。”仇烟媚解释着说道。这件秘莘别人不知道,她却是知道一些的。

    有一段时间闻人照一直往她哪儿跑,口里对秦洛充满了怨气。仇烟媚稍微在话语间设坎,闻人照就掉了进去。

    “闻人牧月那么骄傲的女人,被人退婚还不把人给恨透了?”

    “事实恰好相反。”仇烟媚说道。“我仔细的观察过,闻人牧月对秦洛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闻人牧月暗地里对秦洛非常的照顾,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是我们想象的水火不融——”

    “这只是其一。秦洛还有一个关系密切的女友叫做王九九。燕京军区大院的小公主,这个大家都不陌生吧?”

    “我知道他们的关系不错。当时报纸上还报道他们一起去了云滇——”

    “对啊。还有那篇《战地危情》呢——那女人不会也是他情人吧?这小子是不是床上功夫——”

    “真没天理了。”

    仇烟媚打断他们的感叹,说道:“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背后支持他,我曾经找人调查过,想要知道这批人到底来自什么地方,有什么背景,但是,当天晚上就被国安的人警告了。”

    呼——

    有人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这他妈的太有压抑感了。

    “如果你们要报复厉倾城,就一定会招惹到秦洛。招惹到秦洛,就等于同时和羊城三杰、京城王家、闻人牧月为敌——秦纵横被秦洛两次送进大牢,我们家难道比秦家还要厉害一些?”

    屋子里响起‘巴滋巴滋’抽烟的声音,没有人再敢轻易的开口说话。

    就这么算了?那仇家的面子往哪儿搁?

    报复?仇家能否顶得住那么多一股力量的报复?

    “烟媚,你说怎么办?”仇逸清出声问道。

    “道歉。”仇烟媚说道。“爸爸去向她道歉,仇家正式把她接纳回家,然后——把仇家集团旗下所有的产业都交给她来打理。”

    “什么?”所有人都吃惊的看向仇烟媚。

    “烟媚,你疯了?让你爸给一个贱人道歉就算了,怎么可能让她回到仇家?”

    “就是。仇家的产业怎么能交到她手上?那时候这些钱是姓仇还是姓厉啊?”

    “我不同意烟媚的提议。这太荒谬了。”

    “这是唯一的机会了。”仇烟媚固执的说道。“倾城并不是个多么偏执的女人,我去见过她几次,前两次的时候连面都不愿意见,第三次就进了她的办公室——她明明知道我是仇家的人还愿意见我,证明她并不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爸爸去向她道歉,她就算不接受,也一定不会对仇家下死手。而且,刚才爸爸还打了她一耳光——道个歉也是应该的。”

    仇逸云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还有,她的商业天赋你们也看到了。倾城国际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她的能力是我远远不如的。我们把仇家的企业交给她来管理,一是取得她的信任和好感,另外——企业在她手里或许可以获得更多的盈利。你们都是企业的股东,赚的钱再多还是要分给你们的,你们在怕什么?”

    仍然没有人赞成,没有人愿意把自己口袋的钱掏到一个仇人的口袋里保管着。

    仇烟媚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声音低沉的说道:“即便你们不愿意道歉,不愿意接受她——也不要再去做激怒她的事情了。”

    她的眼睛犀利的扫视四周,说道:“还有,不要再叫她贱人婊子野种,我和她是一个父亲生的——你们骂她,就等于是在骂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