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66章、仇家的报复!

第866章、仇家的报复!

    第866章、仇家的报复!

    “今天真是便宜他们了。”厉倾城颇为遗憾的说道。“原本我还准备了其它的安排,不过后面都没有用上。”

    “什么安排?”秦洛好奇的问道。

    “我当时想着,那老头子就这么风风光光的走了,实在是太便宜他了。所以,我准备租用一百辆红色汽车排成长队过去给他送行——要有鞭炮和唢呐,吹的也是办喜事用的喜乐——这应该是个高兴的事情。”

    “等到前面一百辆汽车全部都过去后,我再喜气洋洋的出场——这个效果会不会很震撼?”

    “那你怎么又不这么做?”秦洛笑着问道。没想到厉倾城有时候也有这么稚嫩不成熟的想法。

    “你傻啊。”厉倾城翻着白眼说道。“前面那么多红车过去,仇家人肯定知道有人在故意捣乱。他们派人在门口一挡,所有红色车辆都不许进入——到时候连我也没办法进去了。”

    秦洛大笑,说道:“幸好你没这么做。不然的话就只能换一辆车子了。你的红色小车就没办法开进去。”

    “是啊。”厉倾城说道。“被他们欺负了那么多年,今天总算是收回来一点儿利息。还有,那个姓仇的被大头一脚踢飞,估计伤势很重。”

    “那是他们要担心的事情。”秦洛笑着说道。他和仇仲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冲突了,第一次的时候,自己开枪打伤了他一只脚,这一次又被大头给踢晕——他的运气确实不是太好。

    “应该做的全都做了。”厉倾城懒洋洋的趴在秦洛的怀里,说道:“就等大鱼上钩了。”

    “我要先上你的钩。”厉倾城把脑袋钻进被窝里,很快就咬住了秦洛的命根子。

    秦洛的身体一僵,苦笑着说道:“我没有力气了。”

    “我知道。”被窝里传来厉倾城戏谑的声音。“你不用动。我玩自己的。”

    “——妖精。”秦洛咬牙切齿的说道。然后猛地翻身,再一次把厉倾城的身体给压在身下。

    卧室里再一次响起了秦洛的低喘和厉倾城毫不掩饰的高吟,一长一短一急一慢的声调组成了世间最醉人的乐章。

    当两人渐入佳境,厉倾城再一次变得癫狂时,刺耳的警笛声由远及近的传来,最后在倾城国际美容院的门口停了下来。

    厉倾城的双膝跪在床下,屁股高高的撅起享受着秦洛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而她却伸手拉开了面前厚实的窗帘。

    哗——

    屋子里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浓密的湿气透过玻璃的缝隙穿透而入,让人的身体凉嗖嗖的。

    雨还在下,仿佛整个世界都渲染在这水墨色的烟雾里。远处的高楼模糊起伏,如梦如幻。

    一排排警车停在了倾城国际的门口,一个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冒雨下车封锁着美容院的大门。

    “他们来了。”厉倾城出声说道,说话的声音像是细碎的呻吟。

    “报复来得挺快。”秦洛说道。

    他还在厉倾城的身体里面冲刺,最后的高潮即将来临。

    他没有因为厉倾城揭开窗帘而停止此时正在进行的动作,反而像是受到了鼓舞似的更加的有干劲儿了。

    “仇仲玉在公安部任职。他想调动警察过来封锁倾城国际只是一个电话的事儿——以前她没少干这种事情。后来把你拉进来后,她可能是顾忌你身后的力量,所以才停止了这种无趣的骚扰。”厉倾城解释着说道。

    “仇家第三代还真是出了不少人才。”秦洛感叹着说道。仇家第二代接棒没有成功,在仇天赐的大哥病退时,没有人能够及时冲顶。所以,他们错失了一次非常宝贵的机会。

    不然的话,即便以秦洛现在的力量也不是能够轻易撼动这样一个大家族的。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第三代站起来。不然的话,他们的报复会更加激烈。”厉倾城恶狠狠的说道。一句狠话还没有说完,她握在窗棂上的双手突然间握得紧紧的,身体紧绷了几秒钟,然后剧烈的抖动起来——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厉倾城大声喊道。

    秦洛也同样的‘死了’,释放掉自己为数不多的几颗子弹后,无力的趴在厉倾城软倒的后背上。

    “她们能应付得来吗?”秦洛担心的问道。下面只有一些美容院的美容师,她们根本就不是那些警察的对手。

    “应付不来。”厉倾城说道。

    厉倾城猜得没错,这次是仇仲玉亲自带队来封锁倾城国际的。

    从一开始,她就对这个女人没有好感。在她华夏警察官学校毕业后,就进入了公安系统工作。那个时候她的权力并不大,却已经开始暗示下面的区派出所头头好好的‘照顾’厉倾城的美容院。

    这也是那一段时间里厉倾城的美容院经常被查封,甚至还有人提出‘包养’她来消灾的建议——

    还是仇烟媚知道这件事情后及时出手,这才帮她化解了那一次的危机。

    华夏有句古话叫做‘民不和官斗’,一个无权无势的小民又如何能够和那些掌握国之利器的局长们抗衡?

    再后来又有秦洛的加盟,仇仲玉才就此罢手。有了仇家的坚实后盾,她开始提拔,开始结婚生子。

    甚至,她很长一段时间已经忘记厉倾城这个女人的存在。

    今天厉倾城去灵堂砸场子的时候她不在,她的儿子生病了,她带儿子去医院看过病,这才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当她听说厉倾城穿红衣开红车撑红伞的过来挑衅,并且打伤了她的堂弟仇仲谋后,骨子里的火气一下子就被点燃。

    她当即给她现在分管的一位领导打电话,让他带人把倾城国际给封了。而她本人也赶到路口和他们汇合。

    “让开。”仇仲玉扫了一眼挡在她前面的美容院值班经理李钥,毫不客气的说道。

    李钥是接替卢玮的班成为美容院经理的,能够成为厉倾城身边的管理者,她的才能必然相当的出众。

    李钥直到现在还保持着笑脸,谦虚有礼的说道:“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把你们老板叫出来就是帮我。”仇仲玉冷笑着说道。

    “对不起。老板正在工作。如果你想见她的话,我帮你传达一声。”李钥笑着说道。

    “滚开。”仇仲玉一巴掌把她推到一边,说道:“你们老板犯了故意伤人罪,难道你想去通风报信?”

    李钥后退几步,再次冲到仇仲玉的面前,着急的说道:“对不起,如果没有预约的话,你不能进去。”

    “把她拖出去。”仇仲玉吩咐着说道。

    守护在她身边的两个警察立即动手,一左一右的架着李钥往警车方向走去。

    至少,她也要承担一个‘妨碍警察公务’的罪名。

    “哦。怎么能对女士如此粗鲁呢?实在是太过份了。这是上帝也不能原谅的事情——我们要不要过去帮忙。”坐在车子里的耶稣出声说道。

    “不行。”大头简单的回答道。

    “他们就要冲进去捉拿秦了,我们要不要上去拦住他们”

    “不行。”

    “为什么?”耶稣不解的问道。

    “你是杀手,我是保镖。我们没有权利拦截警察办案——如果没有正当理由的话。”

    “那——什么才是正当的理由?”

    “他说要动手的时候。”

    “———”耶稣大笑起来,看着大头说道:“我有些喜欢你了。”

    “我仍然不喜欢你。”大头直言不讳的说道。

    “哦。”耶稣耸耸肩膀。“真遗憾。”

    厉倾城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的时候,秦洛和厉倾城已经穿好了衣服——当然,只是睡衣。

    甚至,他们都没时间再去洗一个温水澡。

    “都不许动。”几个警察冲进来,持枪对准坐在沙发上的秦洛和厉倾城喊道。

    “我们没有动。”秦洛笑着说道。“你们最好也不要轻举妄动。”

    仇仲玉大步走了进来,看着厉倾城怒喝道:“厉倾城,你带人咆哮灵堂,侮辱死者,打伤华夏公民仇仲谋以及众多仇家安保人员——现在请跟我走一趟去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是谁告诉你我咆哮灵堂侮辱死者的?我怎么咆哮了?怎么侮辱了?有没有证据?有没有证人?”

    “仇家上上下下以及众多宾客都可以做证。”

    厉倾城冷笑着说道:“不是你家人就是你家亲人,你倒是会找证人。”

    “那众多宾客呢?”

    “他们愿意做证吗?你把他们找来和我当面对质。”

    “带你回去后,自然会找他们来做证人。”

    “你有拘捕令吗?”厉倾城笑着问道。“没有拘捕令的话,你又凭什么抓我?”

    “你——”仇仲玉有种被这女人看穿的感觉。她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抓人,哪里来得及去准备拘捕令?

    “难道你想公报私仇滥用私刑不成?”秦洛冷笑着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可不答应。”

    仇仲玉转过身对身后的一个中年男人说了几句话,那男人急忙跑了出去。

    显然,他是去要拘捕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