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63章、倒插香!
    第863章、倒插香!

    因为厉倾城的奇瑞车挡在殡仪馆门口,导致后面来给仇天赐上香的宾客车子都堵在门口没办法进来。

    车子在大门口的时候就不能往里面开了,外面大雨磅礴,其它的客人都坐在车里不能冒头,秦洛却没办法安静的等待。

    出门的匆忙,他们连把雨伞都没来得及准备。于是,秦洛带头,耶稣和大头紧随其后的往里面跑去。

    雨滴哗啦啦的拍打着,秦洛跑得是满脸满身的水。可是,已经顾忌不了这个了。

    才刚跑到殡仪馆门口,秦洛就看到了那儿围拢着大量的人群。无数的黑色大伞遮掩住视线,导致秦洛没办法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在大头和耶稣的帮助下,秦洛终于杀出了一条道路挤到了最里面。

    然后,他便看到了那让他怒火填膺的一幕。

    仇仲谋一只手拉着厉倾城的手臂,另外一只手高高的扬起——很明显,他准备打厉倾城耳光。

    而仇婷婷却是抓着厉倾城的另外一只手,做的事情更是让秦洛怒火中烧。

    你好好一个女孩子,堂堂正正的去打人耳光也就算了,她竟然去拉扯厉倾城的衣服。外套已经被她扯的脱了半截,还要去撕里面的衬衣。

    这个女人,其心可诛!

    厉倾城是自己的女人,秦洛怎么可能让她受到这样的凌辱?秦洛怎么能容忍她的身体被周围这些气愤的微笑的看戏的心怀鬼胎的男人玷污?

    于是,秦洛给大头打了个眼色后,大头飞快的冲过去,探手便把仇仲谋揪住厉倾城的手给拿到自己手上,一拖一带,仇仲谋的身体便站立不住往他怀里扑过来。

    他飞起一脚,仇仲谋的身体便高高的跃起,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连呻吟一声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口吐鲜血的晕了过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大头出手不会太轻,太轻就不是龙息部队的杀招了。也不会太重,至少秦洛没有给他下达杀人的指令。

    所以,他只是揍他一个不死不活。

    而秦洛却一把捏住了仇婷婷那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变得有些挣狞的小脸下巴,笑眯眯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问完这句话后,不待仇婷婷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开始动手了。

    用力一扯,仇婷婷身上罩的麻衣就碎了。手指头勾住她的裙子肩带往上一挑,她的裙子就掉落在地上——

    里面竟然是真空的。这女人竟然就这么真空着来参加爷爷的追悼会?

    当眼前这难堪的一幕出现在眼前时,秦洛也有瞬间的恍神。

    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怎么这女人就赤裸着上半身了?

    他当时想的是,她脱厉倾城多少,他也脱她多少。厉倾城失去的都要在她身上找回来。

    但是他忘记了,有的女人穿得多,有的女人穿得少——而且,有的女人在夏天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穿内衣的习惯。他也省掉了一个步骤,没有先上来问人家‘你有没有穿内衣’。

    他终究还是不了解女人。或者说是不够了解女人。

    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女人青涩消瘦的身体暴露在雨帘下,仿佛是一幅不很好看却给人诗意的油彩画。

    狂乱的雨点拍打在身上,刺骨的寒意由内自外的袭击而来。仇婷婷的大脑才终于反应过来。

    “啊———”

    她双手捧胸的大叫着,然后满脸泪水的往人群中跑进去。

    她的母亲她的阿姨嫂子堂姐表妹一大群人赶紧跟了进去,想必,她们会给她温暖和安慰。

    而同样被撕破衣服的厉倾城脸上带着莫名的却让人心生悲凉的笑意,仔细的优雅的整理着身上的衣服,像是一只骄傲的不合群的孔雀。

    秦洛看着心里一酸,差点儿掉下泪来。

    这么多年,从一个不知世事的孩子长成如今坚强犀利的女人,是不是无数次的像今天这样独自抚慰着伤口?

    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可以信任的人,她只有自己。

    所有的丑恶都只能埋在心里,任它生根,发芽,结出仇恨的果实。

    秦洛突然间做了一个决定,就算要和全世界为敌,他也要保护好这个女人不再受任何伤害。

    秦洛大步走过去,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你怎么来了?”厉倾城转过脸笑着问道。

    她漂亮的衣服被拉扯出几道破口,她精致的妆容被风雨给吹乱,她的头发湿淋淋的搭在那儿,她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丝——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起,这是秦洛见过的最落迫的厉倾城。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厉倾城。

    “我来保护你。”秦洛笑着说道。

    “我不想把你拖累进来。”厉倾城笑着说道。

    “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秦洛自信满满的说道。就算他们想怎么样也没办法怎么样啊。自己身边可是有大头和耶稣呢。就算秦洛下令把这边的人全杀掉,两人也会毫不犹豫的执行任务。

    大头是为了报恩,也因为他们无法言说的友谊。而耶稣——耶稣原本就是个杀手。杀一个人和杀一百人有什么区别?

    再说,秦洛死了,他也要死。因为他现在还被秦洛的药物控制着。

    “你想做什么?”秦洛问道。

    “我要进去看他一眼。”厉倾城说道。“他活着,不愿意见我。死了,我来看他。”

    “走吧。我们进去。”秦洛点头说道。

    “你们当我仇家无人了吗?”仇逸云挡在前面说道。“你们今天别想进去。也别想离开。”

    秦洛看了仇逸云一眼,说道:“我要是你,我就立即让到一边去,免得自取其辱。”

    “放心吧。我不会对一个死人怎么样,我会拿你们这些还活着的人开刀。”厉倾城的视线从这些人的脸上掠过,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

    仇烟媚走过来,对仇逸云说道:“爸,让她进去吧。让她进去看看又怎么了?”

    “仇烟媚,你在帮谁说话?你还是不是仇家的人?她摆明着是来落我们家面子的,你不赶她走还在维护她?你安的是什么心思?”

    “二叔,倾城也是咱们家的人。爷爷死了,她做为晚辈来上一柱香又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她是来上香的?”

    “我就是来上香的。”厉倾城笑着说道。

    “你——”仇烟媚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仇烟媚拉着厉倾城的手臂,说道:“走。我带你进去。”

    大头和耶稣一左一右的守在两边,锺子和长毛守护着后部,一群人向里面的大堂走过去。

    大厅里摆着长长一排的花圈,正中间的位置摆着供宾客上香的供桌和死者遗照。

    因为天气缘故,仇老爷子的躯体装在冰棺里供亲友最后瞻仰。冰棺的四周堆满了鲜花,即便死了,他也风光无限鲜花环绕。

    厉倾城在供桌前站定,仰起脸看着那个在照片上满脸慈祥的老人。

    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长着这种和善面孔的人却能够做出那些人神共愤的事情。

    仇烟媚走到秦洛面前,小声说道:“她的心里委屈。好好劝劝她。”

    “恐怕我劝不住。”秦洛苦笑着说道。

    他和厉倾城是情侣关系,也和仇烟媚是简单的关系关系。虽然他一定会站在厉倾城这边,甚至会不遣余力的帮助她在这场战争中取胜,但是,在面对仇烟媚的时候多少会有一些尴尬。

    仇烟媚轻轻叹气,说道:“仇家欠她的太多太多了,恐怕这个结很难再解开。原本我想在爷爷还活着的时候把这件事情了结,却没想到,爷爷走得那么急——”

    “是啊。”秦洛疑惑的问道。“我上次见到仇老的时候他的精神不太好,但是身体状况还不错啊。怎么突然就走了?”

    仇烟媚的表情一僵,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敷衍的说道:“爷爷最近的状况不太好——”

    既然别人不想说,秦洛也没有再去追问。

    “我知道她想要报复,但是她现在的实力还太弱——当然,如果你要是全力帮助她的话,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可是,这样两败俱伤的局面就是她愿意看到的吗?”

    “好好和她谈谈。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够劝得了她了。”

    “我会的。”秦洛点头。可是,劝她停手的话又怎么说得出口?

    要是仇家人稍微对她容忍一些客气一些,他也不怕在中间做个‘沟通的媒介’,但是,上到仇天赐下到仇仲谋这些小辈,一个个的恨其入骨,没有人喊她的名字,都是叫她‘婊子’‘贱人’‘野种’——别说厉倾城,就是自己也想把他们全给人道毁灭了。

    厉倾城往前跨一步,从香筒里取了三根香出来。在烛火上点燃之后,举香对着仇天赐的遗照拜了拜。

    “如果你泉下有知的话,就报复我吧。如果我死不了,我就送他们去死。”

    说完,她一脸决绝的把手里的香倒立着插进了香炉。

    因为用力过猛,那香节节寸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