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52章、互相算计!
    第852章、互相算计!

    红衭的皮肤非常白,水光滑腻,而且又不丑,算是一个非常漂亮可爱的小LOLI。这么一哭起来,就给人一种泫然欲泣惹人怜爱的小可怜模样。

    “你凭什么骂我?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死秦洛臭秦洛王八蛋秦洛,我一定要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你——”

    “闭嘴。”秦洛不耐烦的吼道。

    红衭抹了把眼泪,说道:“我就不闭嘴。你不是讨厌我吗?有本事你杀了我。”

    “我不杀你。”秦洛说道。

    “我就知道你不敢。你怕她们报复。胆小鬼。”

    “我只是不给你解药而已。”秦洛脸色阴沉的说道。“你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吗?我特别调配过的人面蚊病毒。你有没有看过人面蚊病毒的新闻报道?——不用想了,知道你肯定没看过。知道这种病毒的发病症状是什么样吗?”

    “先是全身发红,然后变成乌黑,很快的就会变成紫黑——最后变成纯黑色。这个颜色变化的时间不会太长,两个钟头以内。颜色变成纯黑色后,肉体就开始腐烂——你的眼球凸出嘴唇开裂身上的皮肉一碰就掉——碰手手掉碰脚脚掉,不小心碰一下脸,整张脸的皮都脱落掉——”

    秦洛抬腕看了看手表,说道:“不过你也不用着急,还有三天的时间你身上的毒才会发作。想吃些什么就赶紧去吧,多喝点儿酸奶——死了就没得喝了。”

    说完,秦洛转身就走。

    红衭的脸色表情随着秦洛的描述而改变,说实话,她对这种毒药的发病反应并不害怕,她是苗疆蛊王,有一些蛊毒和毒药的发作症状要比这个恐怖十倍百倍。特别是她熟悉的一种蛊毒叫做‘百虫噬心’,数十种毒虫钻进心脏,然后破体而出——像是顶破泥土爬出来的蚯蚓一样,你能够想象那样的场景吗?

    可是,那些毒都是她在别人身上发作的,就算再恐怖她也能够承受。

    这个什么人面蚊病毒却是要在自己身上发作,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你能够接受别人身上的五马分尸凌迟车裂,但是你不一定能够接受自己身上的安乐死——那句话怎么说得来着?

    死道友,不死贫道。

    更何况红衭还是爱美的,想到自己的眼睛啊耳朵啊鼻子啊嘴巴啊什么的一碰就掉——那还怎么喝酸奶啊?

    看到秦洛快要走远了,红衭跺了跺脚,大声喊道:“秦洛,你给我站住。”

    秦洛不应,继续前走。

    “爸爸,小姐姐在后面喊你呢。”贝贝趴在秦洛的怀里,看着快步追上来的红衭说道。她对后面的小姐姐非常的同情,觉得她太可怜了,都被爸爸骂哭了——嗯,要是爸爸这么吧我我也哭。

    “我知道。”秦洛笑着说道。

    在秦洛要上车的时候,红衭挡在了他的前面。

    秦洛赶紧把贝贝交到耶稣的手上,避免红衭和贝贝有什么接触。

    红衭看到秦洛的动作,撇了撇嘴,冷笑着说道:“怕我害了她?”

    “你这种满身巨毒的怪物谁不怕?”

    “你——”红衭原本想要发怒的,但是想到这个男人冷血无情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还是强硬的把这口气给憋了回去。伸出自己的小手,说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解散了她们,解药呢?”

    秦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从瓶子里摸出一颗黑色的药丸丢给了红衭。

    “别说我没有信守诺言。”

    “这是解药?”

    “是。”秦洛点头。

    “我为什么相信你?”

    “你也可以不信。”

    “要是你骗了我怎么办?”

    “活该。”

    “你——”

    “我已经给了你解药。吃不吃是你的事。”秦洛说完便要上车。

    红衭想了想,一口把黑色药丸丢进了嘴里。

    仔细的感受了一番,觉得身体没有什么异样。看到他们准备上车,她的右手往腰间一抹,系在裙子上原本是一个装饰物的腰带就落在了手里,竟然是红衭习惯使用的长鞭。

    鞭子化作长蛇卷向秦洛的脖子,快的简直不可思议。

    她快,一直警惕的盯着她的大头也不慢。

    双枪齐发,一枪瞄准她的脑袋,另外一枪瞄准了她的手臂。

    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如果她选择伤害秦洛,那么她也必然会被大头爆头。

    如果她选择躲避的话,也就只能放弃对秦洛的攻击。

    嗖——

    电光火石间,红衭已经做出了决定。

    她的鞭子一收,人已经敏捷的退到了安全的位置。这个女人屁股小小的,腰肢细细的,动作还真是快的不可思议。

    大头要乘胜追击,被秦洛出声喝止。

    秦洛冷冷的盯着表情平静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过的红衭,不屑的说道:“我说你笨你还觉得委屈。你根本就是脑袋被猪拱了。就算想要杀我也要好好的制定一个周密的计划。你这样是自讨苦吃。”

    “嘻嘻。开个玩笑嘛。”红衭笑嘻嘻的说道。

    “别拿这种事开玩笑。我说过你再敢惹我我不介意杀掉你。”

    “我知道错了啦。”红衭满脸不好意思的说道。“现在我们两不相欠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这样最好。”秦洛说道。“你被抓的同伴很快就会放出来,你立即带着她们回苗疆吧。最好不要再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她们会被放回来?”

    “我猜的。”秦洛没好气的说道。

    以华夏国的国情来说,没有人愿意在民族问题上犯错误。如果秦洛预计不错的话,负责这次围捕行动的负责人不会有任何功劳,相反,反而会被上面的人狠狠的教训一顿。

    谁让你干这种蠢事的?你把这么一群怪人捉回来要怎么处理?

    关吧,没理由。也不敢。

    唯一的选择就是把她们放了,遣返她们回去。

    “你帮我求情?”红衭笑着问道。她不明白国情,所以看问题就没有秦洛准确。听到秦洛说她被抓的同伴被放出来,还以为是秦洛在中间帮忙。

    “看心情吧。”秦洛厚着脸皮说道。心想,让这女人觉得欠自己一个人情也不错。

    “你有时候也不是那么讨人厌。”红衭笑嘻嘻的看着秦洛说道。

    “你一直都是那么可恨。”

    “你——”红衭冷笑着说道。“我说过会杀你,这句话还是有效的。”

    “那就来吧。”秦洛说道。

    “你中毒了你不知道吗?”

    “什么意思?”秦洛一愣。

    “摸你的脖子。”

    秦洛伸手摸过去,脸色一下子变了。

    他的脖子处有一个凸起的小包,像是被蚊子叮咬过一般。可是,不痛不痒,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

    越是这样,秦洛越知道她说的没错。自己千防万防,还是被这个狡猾的女人下毒了。

    “你什么时候做的?”秦洛狠狠的瞪着红衭问道,心里想着是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把这女人给做掉然后从她身上搜出解药。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红衭笑嘻嘻的说道。

    秦洛的视线盯在红衭手里的鞭子上,他知道,她的鞭子一定要什么古怪。

    “真不好玩。没想到被你看穿了。”红衭撅着嘴巴说道。原来刚才红衭的鞭子在卷向秦洛的时候,那只是虚招。真正的毒招是鞭子上面涂抹的药粉——在她的鞭子发力崩直的时候,必然会使得药粉悄无声息的脱落。

    只要有一粒灰尘落在秦洛的身上,这毒就算是中下了。

    这就是蛊王的厉害之处,无声无息,防不胜防。

    看到秦洛不怀好意的眼神,红衭提醒着说道:“你可不要打什么坏主意哦。我中下的所有毒药都是没有现成解药的,药方都在我的脑袋里。只有我活着,你才会有解药。”

    是的,没有药丸,只有大脑里的药方。这是历任蛊王的传统。

    这是为了避免解药落入坏人之手,更是为了时刻给自己留下一线生机。

    毕竟,她们这个职业很多时候是挺不招人待见的。那些受害者无不想把她们千刀万剐。

    “你想怎么样?”秦洛问道。

    “你在我身上下毒,我就不能报复一下?”红衭得意洋洋的说道。“还有,以后最好乖乖听话哦。随叫随到,晚了可就死了。”

    “明白了。”秦洛转身上车。

    “我会去查明真相的。”红衭对着秦洛招手。“如果我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做的,我还是会杀掉你。”

    秦洛钻进车子里坐好后,按下车窗对红衭说道:“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

    “什么?”

    “七天之后记得找我要解药。”

    “什么意思?”红衭的脸色变了。“你这个小人。刚才给我的是假药?”

    “那确实是真的解药。”秦洛说道。“只不过里面含了另外一种毒药而已。”

    这一招还真是屡试不爽。之前秦洛就用这一招阴了耶稣。

    车子开动了,后面仍然传来红衭气急败坏的怒吼:“秦洛,我一定要杀了你——”

    “越来越有意思了。”秦洛摸着脖子上的那个小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