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51章、骂哭了!
    第851章、骂哭了!

    “真的假的?”男人一脸不信的看着秦洛。

    帅哥都是很自恋的,他第一感觉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配不上闻人牧月。

    再说,这种事情在影视作品中见的多了。一个对美女有企图的男人站出来阻挡另外一个对美女有企图的家伙,然后美女最终倒在那个更阴险的男人炮火之下。

    “当然是真的。我用得着欺骗你吗?”秦洛走到闻人牧月身边,搂着她的肩膀说道。

    “既然是这样——”男人笑笑,说道:“那就打扰了。”

    一个有孩子的寡妇他可以追逐,但是孩子她爹都还在的情况下就另当别论了。

    他不介意,孩子他爹很介意啊。

    等到男人离开之后,闻人牧月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

    秦洛赶紧把自己的手从闻人牧月的肩膀上摘下来,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是剧情需要,我可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

    “你是孩子她爹?”

    “本来就是啊。”秦洛捏捏贝贝的了圆脸,说道:“贝贝,你平时都叫我什么?”

    “爸爸呀。笨死了。”贝贝不耐烦的说道。她开始吃餐厅送的儿童冰淇淋了。

    “你看。我没骗人吧。”秦洛得意的说道。

    “那你说孩子都有的女人是谁?”闻人牧月再次问道。

    “我只是问他是不是对孩子都有的女人感兴趣,可我没说那个女人就是你啊?”秦洛这次的回答有些敷衍。“可能是他误解了吧。”

    “你不怕赶走我的姻缘?”

    “你不是不愿意搭理人家吗?我怕他纠缠不清,这才出手相助的。”秦洛说道。“再说,我觉得他不适合你。他的眼睛过于闪烁,这种人属于心志不坚私生活比较随便的人。不符合你的审美品味。”

    “是吗?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适合我?”闻人牧月竟然破天荒的和秦洛讨论自己的感情话题。

    秦洛愣了一下后,讪笑着说道:“这个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好。要等到遇到了才知道。放心吧,只要看到了合适的,我就会立即通知你的。”

    闻人牧月摸了摸贝贝的脑袋,看着秦洛说道:“你不笨。也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聪明。”

    “我吃好了。”说完,闻人牧月站起身向外面走去。马悦和一行保镖也赶紧跟了上来,把她围拢在中间保护着出去。

    看到闻人牧月走远了,贝贝撅着小嘴说道:“姐姐为什么说爸爸笨啊?我觉得爸爸一点儿也不笨嘛。”

    秦洛通过透明玻璃看着闻人牧月无限美好的身影快步离开,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他用纸巾擦拭掉贝贝嘴唇下面的奶油,无奈的说道:“爸爸是不得不笨。”

    看到闻人牧月的背景离开,那个刚才跑过来要认识闻人牧月的英俊男人这才收回了视线。

    “朱少好计策啊。假装不认识闻人牧月上去搭讪,说不定那女人春心一动,还真就被你勾搭上了。”一个戴着眼镜的胖子笑呵呵的说道。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儿,长着一张惹人疼爱的娃娃脸,却有一对挺拔饱满的丰乳,很是招人眼球。

    “可惜被那个小子给破坏了。”朱子仰冷笑着说道。

    “你直接揭穿他不就成了?还真相信他说的闻人牧月生孩子的鬼话?”

    “暂时还不清楚闻人牧月和他的关系,所以我也不好自讨没趣。”朱子仰眯着眼睛说道。“来日方长吧。”

    “对对。”胖子眯眼大笑。“来日方知道长短。如果朱少没的玩,我这个先借给你玩几天。据说越冷艳的女人在床上越疯狂,也不知道真假。有机会你把闻人牧月那娘们搞到手,也借兄弟开开荤。”

    “讨厌。”小女孩儿切了块牛排塞进胖子嘴里,撒娇着说道,一双眸子却妩媚的瞟向朱子仰。能够和这个帅哥上床,总比被一头猪拱着要好的多吧?

    “这种话私下里说说就成了,可别让秦纵横听到了。”

    “哼。他听到了怎么着?只许州官放火,不许我们这些老百姓点灯?”胖子撇了撇嘴。“再说了,他也没戏。我是自己知道自己形象不过关,这才让你上去试试的。不然的话,我都自己出马了。”

    朱子仰笑笑,却在琢磨着如何能够把闻人牧月这个女人给勾到手。

    普通的招式是不行的,可是,什么样的招式在她眼里才不普通呢?

    在燕京城,甚至在这个华夏国,有不少男人和朱子仰有着同样的想法。

    他们多么希望一场偶尔的邂逅和闻人牧月发生一点感情,然后获得她身后的那个商业帝国啊。

    ————

    ————

    秦洛牵着贝贝的手走出餐厅,往不远处的停车场走过去。

    突然,跟在身后的大头突然间快速向前,用身体把秦洛和贝贝给挡在了身后。

    耶稣也跟紧了一些,在后方贴身保护着秦洛。

    “怎么了?”秦洛笑着问道。

    当他看到红衭从一辆越野车背后走过来,他才知道大头和耶稣突然间变得紧张起来的原因。

    “没关系。”秦洛笑着说道,然后把贝贝交到耶稣,说道:“在这儿等我吧。”

    秦洛知道红衭这女人浑身是毒,而且性格变幻无常,除了生命对任何事没有畏惧之心,所以他也不敢大意到抱着贝贝来见她。

    自己稍微冒点儿风险倒没有什么,要是让贝贝跟着遭殃,那自己就难辞其咎了。

    秦洛带着大头走到红衭身边,笑着说道:“事情办好了?”

    “已经照你说的做了,解药呢?”红衭笑嘻嘻的说道。她这次没有特意穿苗疆风情的花哨衣服,而是选择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脖子上仍然挂着一块银锁,看起来像是个粉雕玉琢的洋娃娃。

    她的这身打扮倒是和汉人无疑,走在人群中也不会有人察觉。

    “她们真的回去了?”秦洛笑眯眯的问道。

    “回去了。”红衭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你不会又想耍赖不给我解药吧?”

    “怎么会?只要你说的情况属实,我自然会给你解药的。”秦洛笑着说道。“可是,如果你骗了我的话,那解药就没有了。”

    “你——”红衭还是斗不过秦洛,眉头一皱就想发火。

    “怎么?被我猜中了?”秦洛冷笑着说道。

    “好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是不是你让人跟踪我的?是不是你让警察去抓我们的?”红衭的脾气也上来了,准备和秦洛好好的算个总帐。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秦洛问道。

    “因为你想把我们一网打尽。”红衭说出自己心中猜测的答案。“我不是要杀死你吗?你把我的人全抓了,不就少了威胁吗?”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秦洛看着红衭说道。

    “真话。”

    “好吧。”秦洛点头。“那我就和你讲真话。第一,我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也从来没有觉得你对我是多么大的威胁。你活着的时候厉害,要是死了呢?你下蛊再厉害,难道能逃过杀手的追杀?”

    “你——”想起秦洛身边那一群身手厉害的家伙,红衭想要反驳的话还是被她给咽了回去。

    草蛊婆应该是个隐蔽的职业。如果没有人发现她的身份的话,她可以无往不胜,没有人能够奈何的了她。

    可是,她现在已经暴露了身份。以秦洛手头上掌控的力量随时可以把自己给做掉。

    死人是不能下蛊的,也是没有威胁的。

    所以,秦洛说的话也不能说是错误的。

    “第二,你实在是愚蠢之极。像你这样的智商老老实实的呆在苗疆装神弄鬼骗吃骗喝骗点儿钱花不是挺好吗?你跑到燕京来干什么?”

    “你——你凭什么说我笨?”红衭的小脸憋得通红,手指间夹着一根尖细的小蛇,小蛇摇头摆尾,发出‘啾啾’的刺耳声音。

    大头神情一凜,怀里的手枪已经隐晦的瞄准了红衭的心脏。只要她稍有异动,大头就会立即扣动扳机。

    “你觉得你很聪明?那你为什么不用你的猪脑袋好好想一想?既然我已经和你达成协议,为什么又要主动破坏条约?我让那些警察去抓你们干什么?我能不能把你们全杀掉?不能吧。无论谁抓到你们,唯一的处理结果就是把你们遣返回去——这正是我让你做的事情,我有必要多此一举吗?”

    “还有,你想过没有,从一开始你就说我杀了你的姨婆。我问你,是谁告诉你我杀了你的姨婆的?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她有没有我杀人的证据?”

    “你被人当枪使了还拼了命的帮人保守秘密,原本就是一颗可舍可弃的棋子还整天的趾高气扬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现在还有脸跑到这儿来说你不笨?我要是你,我就一头撞死在这车上。”

    “你敢这么说我—我——”

    “我怎么不敢?骂你是轻的,再敢招惹我,我把你剁了没商量。你以为只有你会杀人?你以为全世界只有你最厉害?”

    红衭的嘴巴嘟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到秦洛还要张嘴接着骂的架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