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48章、新仇旧恨!
    第848章、新仇旧恨!

    听到那个‘秦’字,秦洛的鼻子酸酸的,眼圈乏红,心脏像是一下子被什么东西给填满。

    他很清楚,这个字对嘉宝意味着什么。

    她怎么会说话了?是谁教会她说出这个字的呢?

    要是让瑞典王室的人知道秦洛的想法,一定会因为生气而在晚餐的时候狂饮几大杯红葡萄酒。

    “嘉宝。”秦洛声音柔柔的喊着。这个天真无邪几乎像是一张白纸一样的女孩子总是能够轻易的触碰到他的内心,每当秦洛面对她的时候,心里都会软软的,仿佛是一块刚刚出炉的棉花糖。

    “—秦——”

    “嘉宝,你会说话了?”

    “秦——秦——”

    “谁教你说话的?”

    “秦——”

    “你能听懂我说的话吗?你还会说其它的字吗?”

    “秦——”

    “———”这下子秦洛明白了,嘉宝要么根本就听不懂自己说话,要么就只会说这个字。

    可是,秦洛一点儿也不觉得无聊,更不会觉得这毫无意义。

    “嘉宝,你要好好的学着说话,要学习和这个社会接触,每天要按时吃药,等到我有时间,我就会去瑞典看你。等到你的病好了,也可以来华夏看我——到时候我带你去游长城,带你去吃好吃的——”

    “秦——秦——呜呜——”嘉宝的声音像是很着急的样子,接着,就传来她不甘心的呐喊。

    “秦洛先生,我是瑞安。我代表菲利普王子和你通话——”电话到了瑞安的手上。

    “谢谢瑞安。代我向菲利普王子问好。”秦洛笑着说道,虽然他几乎没办法和嘉宝沟通,但是,就这么结束通话他心里还是有点儿不舍。

    “菲利普王子对你的问候表示感谢,让我代表他再次向你发出邀请,希望你能抽出宝贵时间来瑞典做客——”

    秦洛苦笑,他才刚刚从瑞典回来呢,哪能隔几天又跑过去?

    笑着说道:“替我谢谢菲利普王子的善意。只是我最近工作繁忙,忙完这些事情后我会考虑接受他的邀请前往瑞典。”

    “好的。我会向菲利普王子转达。”瑞安说道。

    挂断了电话,秦洛还一幅悠然神往的表情。

    想起嘉宝不甘心电话被人抢走时的悲鸣,秦洛难过的蛋都痛了。

    秦洛不知道的是,在电话那头,不仅有人蛋痛,还有人宫痛。

    自从秦洛离开后,嘉宝便整天的‘秦’‘秦’的叫着。不好好吃饭也不好好吃药,每一样都得强迫着进行才行。

    而且,她不愿意住在玛德利王后给她特别收拾的豪华大房里,而是一得到机会就往秦洛他们住过的华夏宫跑去。

    她趴在秦洛和她住过的房间廊檐下就不愿意挪身,无论谁劝都没有用,别人伸手拉她她就哇哇乱叫。

    日复一日,像是一只守在门口等待主人回家的小猫。

    瑞安把话筒放回去,嘉宝立即冲了过去抓起话筒一脸认真的听着。

    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后,嘉宝又着急了,喊道:“秦——秦——”

    “菲利普,你要想想办法。”玛德利王后即是心痛又是生气的说道。自己的亲生女儿,怎么一点儿也不恋自己这个母亲,却整天的对那个华夏医生念念不忘,这像什么话?

    “母亲,给嘉宝一点儿时间吧,时间久了,她就会忘记秦洛的。”菲利普叹了口气,说道。“毕竟是秦洛救了她,严格意义上来讲,秦洛也是她愿意接纳的第一个朋友——我们如果逼迫她忘记,这对她太不公平了。”

    “我要找人教她学语言。瑞典语、英语还有法语。”玛德利王后说道。

    “一点点的来吧。”菲利普说道。“先从瑞典语开始——假如她愿意接受的话。”

    “难道你要让外界耻笑我们瑞典的公主只会讲华夏语吗?”

    “————”菲利普哑口无言。对玛德利王后的这一指责,他也相当的无奈。

    “我会安排人来教她语言的。也会制定一份科学合理的计划让她慢慢融入社会。”

    “菲利普,不要再让我伤心了。”玛德利说完,看了一眼还抓着话筒叫‘秦’的嘉宝,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菲利普送走母亲,然后回来安慰这个不依不饶还要和秦洛通话的小家伙。

    ————

    ————

    深山。荒野。

    红衭快速的穿行在杂草丛中的山路上,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个看不清年龄甚至也看不清长相的老女人。

    “还有多远?”红衭不耐烦的问道。

    “快要到了。就在前面一块荒地。”老女人非常恭敬的回答道。

    蛊王,众多草蛊婆信奉的神。她的年纪不是最大的,但她的能力绝对是最强的。没有人敢冒犯她。

    红衭不再作声,却抬脚走的更快了。后面的草蛊婆虽然疲惫,但是仍然努力的跟上。

    在穿过这道山口后,前面豁然开朗。红衭终于看到在一块荒地上,坐着一排排穿着艳丽衣服的草蛊婆。

    看到蛊王降临,一个银发的老人大声的用一种方言喊了句什么,然后所有的人便动作整齐的匍伏在地上。

    红衭走了过去,扫了众人一眼,清声说道:“都起来吧。”

    于是,这些草蛊婆这才敢抬起头和红衭对视。

    红衭表情严肃的看着她们,说道:“你们远离苗乡,远离父母和子女,来到这里举行誓血大会,一定是受到了蛊神的旨意。我得救了,感谢你们对蛊神的信仰和长途跋涉。”

    众草蛊婆再拜,嘴里还念念有词。如果不是她们中的人,实在不知道这些晦涩难懂的话语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现在,我们的目标完成了。你们也可以解散回家了。回去守护在你们的亲人身边,回去守护我们的族人。”

    “难道我们不报仇了吗?”跪倒在红衭身后的那个女人说道。刚才就是她带着红衭找到这儿来的。

    “当然要报仇。”红衭说道。“但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们回去吧,从现在起,这件事情再和你们没有关系。”

    “蛊王,我们不放心你的安全。”女人倔强的说道。“如果你再次——被他抓到,要怎么办?还是让我们留下来吧,我们可以帮你。”

    “不行。”红衭冷冷的拒绝了。“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自然由我自己来解决。”

    “你是我们的信仰。我们必须要跟随你。保护你。”

    “废话少说。”红衭怒了。“这是我的决定。”

    女人看到红衭发火,终于不再说话。低下脑袋,长发遮掩下的脸色黑如锅灰。

    “这是我的命令。”红衭大声喊道。“你们立即解散,即刻返乡。”

    啾啾——

    蛊王的身后,一只小蛇从草丛中跳起来啾啾的叫着。

    “还有别的人要过来?”红衭问道。

    “没有了。”女人表情平静的说道。

    “哼。我们的行踪曝光了。”红衭冷声喝道。“立即隐藏。”

    说完,在红衭的带领下,这些草蛊婆纷纷从地上爬起来,快速的消失在这块刚才还热闹非凡的平地里。

    几分钟后,在她们刚才离开的地方,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快速包抄过来。

    他们跑过来后,看到空无一人的山地,不由得有些好奇。

    “搜。”一个队长模样的人打手势说道。

    跟在他身后的众多警察立即散开,展开了现场搜集。

    “报告队长,发现一口大锅。”

    “锅里有蛇有鞋子——红乎乎的,有股血腥味。”

    “报告队长,地底下埋着炭火,还冒着热气,看起来他们没跑远。”

    听了下属的报告,队长精神一振,沉声说道:“他们应该就在这附近。我们兵分三路展开追寻。如果敌人胆敢反抗,可以开枪射击。”

    “是。”众人答应着,然后便分三路往三个方向跑过去。

    在他们来时的那条山路上,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女孩儿悄无声息的出现了。

    在她的手心里,捧着一条吐着黑色蛇芯的小蛇。

    “秦洛,你竟然想一网打尽——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红衭一脸阴沉的说道。

    随着她拳头的握紧,那只被她抓在手心里的小蛇啾啾的叫着,拼命想要逃脱的可怜模样。

    (PS:昨天卡壳卡的内分泌失调,老柳差点儿没跑到沿海大道裸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