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40章、左右为难!
    第840章、左右为难!

    闻人照长长的睫毛眨动了几下,然后悠悠的睁开眼睛,一脸茫然的看了周围几眼,问道:“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儿了?”

    “你都忘记了?”秦洛问道。当时他痛的在地上打滚叫嚷着让自己救他的事情竟然都记不起来了?

    “忘记什么?”闻人照说道。

    “这种蛊有迷幻作用。”红衭在旁边解释。

    “哦。对。我想起来了。”闻人照说道。“我们在花田狞猎场吃野味,然后我的肚子突然间痛起来——对了,我是不是吃坏肚子了?我吃了什么?”

    “———”没人愿意告诉他吃过什么。因为即便从嘴里再说一遍都会让人觉得恶心。

    “你吃了食尸鳝。”红衭笑嘻嘻的说道。她当然不介意给秦洛等人添加一点儿麻烦。

    “食尸鳝是什么?”

    “如果你要接着说下去的话,我们的交易取消。”秦洛说道。

    “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红衭怒视着秦洛说道。

    “我们只说了要交易。又没有签合同。也没有发誓。”

    “———”

    不过,做为万千少女少妇少奶心目中的优质偶像,秦洛也不是一个喜欢占人小便宜的人。而且对方还是一个看起来没成年的小屁孩儿。

    他对气呼呼的鼓着小脸的红衭说道:“我是一个讲信用的人,不会言而无信——只是你不要试图激怒我。不然的话,我也可以假装我没有说过那些话。”

    “哼。”红衭冷哼了一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自己在他手里,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根本就不给人反抗的机会。

    “给她换一个房间吧。”秦洛对离说道。

    离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坐。”秦洛指了指沙发对红衭说道。

    红衭有些受宠若惊了,自从被关进这个破院子里她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礼遇。

    红衭大大咧咧的坐下沙发,问道:“又想干吗?”

    “你急着回去参观自己的新房间?”秦洛笑着问道。

    “那倒没有。”红衭赶紧坐直了身体。

    “有酸奶吧?”秦洛问离。“有的话给她拿一瓶。”

    离奇怪的看了秦洛一眼,还是去冰箱拿了瓶酸奶给红衭。

    红衭一脸欣喜的接过去,撕开瓶盖就往嘴里灌了起来。

    咕咚咕咚——

    “呼——”一大瓶酸奶下去大半后,红衭才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唇,摸了摸小肚子,满脸幸福的说道:“好饱。”

    动作流畅,表演自然,感情丰富,打动人心。秦洛觉得她完全可以去给酸奶公司拍摄广告片。比那些在屏幕上蹦蹦跳跳几下就说某某酸奶好喝的女明星要强多了。

    “说吧。还有什么要求?”红衭把剩余的半瓶酸奶抱在怀里,看着秦洛问道。

    “这女人果然聪明。”秦洛在心里暗赞。

    “这蛊毒肯定不是你下的。对吧?”

    “废话。”红衭没好气的说道。“我一直被你们关在大牢里,怎么给你们下蛊啊?你以为千里之外就能取人性命了?要是可以的话,我早就——”

    下蛊者和中蛊者必须要通过某种渠道进行沟通——譬如汤里面的食尸鳝譬如闻人牧月中蛊时的那盆佛陀。

    草蛊婆不是万能的,不是想对谁施蛊就对谁施蛊的。而且,如果你的施蛊对象提防你的话,你的下蛊就很难成功。甚至很可能要反受蛊嗜。

    “早就把我杀了?”秦洛笑眯眯的问道。

    “你知道就好。”红衭倒也没有否认。

    “既然不是你下的。那是谁下的?”秦洛问道。

    “我怎么知道?”

    “你是蛊王,难道对其它草蛊婆的下毒方法都不熟悉吗?你知道有谁会用食尸鳝这种蛊引下蛊的?”秦洛追问着说道。

    “每一个草蛊婆都会有一种独门的下蛊方法,有的擅长使用虫蛊,有的使用草蛊,极少有精通好几种下蛊方法的。”红衭得意洋洋的说道:“当然,蛊王就不同了。蛊王要熟悉每一种下蛊方法,这样才能够成为蛊王。成为她们的守护神。”

    “这样的话,有谁使用这种蛊引不是一目了然吗?”

    “我知道有三个人会用这种食尸鳝做蛊引。”红衭说道。“但是我没办法确定到底是谁。而且,她们都生活在苗疆的深山水洞里——相当于苗疆的郊区。她们不和外人接触,行踪非常的隐秘,不可能到了燕京。”

    “可事实是她们确实来了。”秦洛指着闻人照和那个保镖说道:“不然的话,他们是怎么中蛊的?”

    红衭的眼珠子转了转,笑嘻嘻的看着秦洛,说道:“我有一个猜想,可能你一定不希望听到。”

    “既然知道我不愿意听,那就不用说了。”秦洛说道。

    “我倒无所谓。大不了再回去住几天牢房。反正我已经习惯了。不过你嘛——到时候你们再有人中蛊,就不要再来找我了。”红衭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那个时候再找来,我可要提价了哦。别再想用换个房间这种事情来打发我。”

    “我忘记告诉你了。你的新房间可能稍微小了一些,只能站着,不能躺也不能蹲——”

    “秦洛——”红衭吼道。“你答应帮我改变居住环境的。”

    “是的。”秦洛点头。“这个房间里面的马桶没有堵。”

    “———”

    恶魔。这一定是个恶魔。

    “蛊神一定会惩罚他的。”红衭在心里恶狠狠的想道。

    “送她回新房间吧。”秦洛对乔木说道。

    “好的。”乔木笑着答应。

    “可能她们召开了誓血大会。”红衭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似的,出声说道。

    “誓血大会?什么意思?”

    “苗人是非常团结的。草蛊婆更是如此。她们在苗疆属于人人惧怕的角色,所以只能同行相护。如果她们的守护神——蛊王遇到危险,经一个草蛊婆提议,十个年老的草蛊婆商议决定,可以召开誓血大会。”

    “誓血大会是一种聚集仪式,可以把所有能够联系到的草蛊婆聚拢在一起,群策群力,共同为救出蛊王而使力。不死不休,没有停歇。”

    “她们全都到燕京了?”

    “肯定不会是燕京。因为那样太容易暴露了。但是,一定是离燕京不远的地方。”红衭说道。

    “大概能够召集多少人?”

    “少则数十。多则数百上千。”红衭说道。

    听了红衭的回答,在场众人不由得全都皱起了眉头。

    一个草蛊婆都这么的让人头痛,要是成百上千的草蛊婆全都聚集在一起,那是多么恐怖的一股力量啊?

    秦洛突然间发现,这个小屁孩儿竟然成了烫手山芋了。

    “你这是危言耸听。”秦洛说道。

    “实际情况是,其实她们已经给我传递了确切信息了。”红衭说道。

    “怎么传递的?”秦洛第一反应就是有人通风报信。可是——这不现实啊?

    如果说其它地方有收买有内奸这种事情,秦洛可以理解。如果说龙息里面有不可靠的人,这绝对不可理解。

    “他们。”红衭指着闻人照说道。

    “我可没说我什么都没说。”闻人照从沙发上跳起来,连连否认。

    “白痴。”红衭撅嘴骂道。“我们有自己的传递方式。从他的身上我知道她们在做什么。”

    秦洛相信了红衭的话,她没理由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也就是说,如果不把你放了,她们就会再次发动攻击?”秦洛眯着眼睛问道。

    “我也知道你一定不会把我放了。对吗?”红衭也笑嘻嘻的看着秦洛。

    两人眼神对视,像是两只正在斗智斗勇的狐狸。

    “当然。”秦洛说道。“我不会蠢到把你放了然后让你带领她们过来攻击我们。”

    “我也可以去解散她们。”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你还有选择吗?”

    “如果我把你杀掉呢?”

    “那就会彻底的激怒她们。”

    “她们怎么会知道你死了?”

    “她们一定会知道的。而且,如果我真的死了,她们就会选出新的蛊王——新蛊王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为我报仇。这是传统。”

    “你还真是个祸害。”秦洛头痛的说道。

    “你也是个恶魔。”红衭反击着说道。

    “我不杀你。”秦洛说道。

    “你也最好帮我换一个房间。这样的话,到时候我还能够帮你说说情。”

    “我记得你刚才还以蛊王的名誉发誓一定会杀掉我——把她带到新房间吧。”

    “秦洛———”

    等到红衭被人拖走,闻人牧月走到秦洛面前,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放?还是不放?”秦洛揉了揉头发,说道:“我也左右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