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32章、誓血大会!
    第832章、誓血大会!

    晚上秦洛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陪离陪生日。

    只要是没有出门执行任务的龙息成员全部到齐,就连龙王都被乔木推过来吃了一块蛋糕。

    龙王笑呵呵的对秦洛说道:“以前龙息里面就没有过生日这么一说。他们大部份时间都出门在外,就算回来也没办法凑巧碰上——既然秦洛给咱们带了个好头,那咱们就从今年开始算起,以后每年都要给大家过生日。在家的当天过,不在家的回来补。”

    龙王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热烈拥戴,龙息也越来越让他们感觉到了家的温情和温馨。

    按照龙息的规矩,在家休息的成员晚上还有一个钟头的体能训练项目。这是为了让他们随时都保持最好的精神和身体状态。

    热闹了一阵子后,其它人都去训练场了。离今天过生日,所以就免于训练。

    客厅里只剩下秦洛和离,要是搁在以前,秦洛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那个时候秦洛还没有把离当过女人。

    可是,今天的离真的很女人。

    离也觉得浑身都有些不自在,心里好像压了块石头似的,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更让她奇怪的是,她竟然有些害怕秦洛——

    以前她哪里会把秦洛这种身手的家伙放在眼里啊,看不顺眼就饱揍一顿一言不合就甩刀子。可是,秦洛还是那个秦洛,身手也没有什么提高———怎么就是害怕看他的眼睛呢?

    “我们出去走走吧。”离从沙发上跳起来说道。

    “好。”秦洛点头。他也不喜欢这种氛围。

    直到两人走出小楼,走到有星星也有月亮的广袤夜空下,离才觉得全身轻松下来,有种舒了口气的感觉。

    “刚才肯定是担心他非礼自己。”离在心里想道。不然的话,她实在没办法解释刚才的那种古怪感觉。

    “今天过的开心吗?”秦洛笑着问道。

    “很开心。”离仰起脸笑了起来。“原来过生日的感觉这么好。”

    “其实下面应该还有其它节目的。譬如出去唱歌喝酒——可惜你们太忙了,没办法出去。”秦洛感叹着说道。

    “我们不能喝酒。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被派出去执行任务。我们也不会唱歌——会唱国歌。”

    秦洛有些心酸,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就不要说这些了。如果有时间的话,陪我去拜访一位朋友?”

    “她最近过得不太好。”离说道。

    秦洛笑笑,说道:“是应该让她吃一些苦头。”

    当离带着秦洛来到关押重要犯人的重狱时,秦洛几乎没办法把眼前那个脏兮兮的小乞丐和那个漂亮的、可爱的、有着长长的睫毛和黑黑的瞳孔的女孩子联系在一起。

    “秦洛。”看到秦洛进来,红衭从地上跳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这个混蛋你这个色狼下流胚你不得好死你竟然敢这么对我等我出去非要把你千刀万刮百虫噬心剁掉你的手脚挖了你的眼睛和鼻子喂你吃一万条恶鬼蛇——”

    这女人骂起人来顺畅流利,中间都不带停歇喘气的。看来她心里实在是把秦洛给恨透了。

    “你好像对我意见很大?”秦洛苦笑着说道。

    “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啃你的骨头——”

    “够了。”秦洛怒声喝道。“你别忘记了。当初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如果不是我心地善良,你早就被人吃肉喝血被狗啃骨头。”

    “你———”红衭咬牙切齿的指着秦洛,身体气得直哆嗦。

    “这怎么回事儿啊?”秦洛看着她那仿佛好几年没洗过的脸和浑身散发出恶臭味道的身体问道。他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说要他们虐待这个小蛊王的话啊。

    “没人愿意接近她。”离说道。

    秦洛想了想,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女人全身是毒,而且还能够通过声音控制各种各样的毒虫。

    即便用药物封死了力气,手上脚上甚至脖子上都戴有重锁,可是,不怕一万也怕万一不是?

    凡是值班送饭的人,都是把饭盘丢到门口就远远走开。而且,她吃过的饭盘没有人敢去碰,一直堆积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天气闷热,又没有空调冷气,看起来都长蛆了。

    她连出外望风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放她去澡堂洗脸洗澡了——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这个女人太恐怖了。

    “身上脏了点儿就有意见?你当这是疗养院呢?这是监狱。要是我被你捉住了,你会好心的让我活着?再说,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整天和毒蛇毒虫打交道,谁愿意搭理你啊?哪个人敢去碰你啊?我要是你,我早就投河自尽了。”

    “秦洛——”红衭嘶吼着叫着秦洛的名字,带着镣铐扑向站在一道铁门之外的秦洛。

    可惜,因为手脚链子的缘故,她在跑到门口还有一米距离的时候被拉停了下来。

    监狱的科学合理设计,根本就不让这些犯人有接近门锁的机会。不然的话,什么样的门锁才能锁住这些无所不能的重刑犯啊?

    “我听到了。”秦洛一脸平静的说道。“告诉我,是谁指使你做的?如果你仍然不愿意说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没有人能指使我。”红衭说道。“你杀了我姨婆,我当然要找你报仇。”

    “看来我们的谈判很不愉快。”秦洛摇了摇头。

    “我就算知道你也不会告诉你。”红衭冷笑。

    “你以为是个女人我就会怜香惜玉?”

    “你大可以用刑。”红衭倔强的说道。“只要我不死,你在我身上做的我全都要双倍奉还。”

    秦洛的心思一动,心想,自己要是把这小妮子给非礼了,那自己就得被她非礼两次?如果自己非礼她两次,她就得还四次。如果是四次的话,那就得八次——

    秦洛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觉得这买卖还是挺划算的。

    不过,秦洛看着她黑乎乎的脸几乎看不出颜色的衣服以及散发出酸臭味道的身体——

    “用刑吧。”秦洛说道。他指了指墙角的马桶,对离说道:“让人从下面把它给堵住。”

    “秦洛———”

    ————

    ————

    在一处密林环绕的山坳里,正举行着一场别开生面的篝火晚会。

    一群身穿宽大古怪的苗式风格服装的女人正围着火堆跳着激烈的舞蹈,她们有的长发披散状若厉鬼,有的头扎满头小辫像是崩克牛仔,还有的在头上戴着亮闪闪的银色帽子。

    她们全都赤着脚,空着手拍掌或者手里拿着不知名的动物骨骼制成的器皿拍打着。

    加了松脂的篝火炽烈的燃烧着,映衬出一张张挣狞恐怕的脸。

    在舞蹈的边角,有两个女人正腰间绑着一面古铜大鼓,应和着某种奇妙的鼓点,她们用手里的木棒尽情的击打着。

    懂行的人才知道,这是苗疆最为流行的铜鼓舞。只不过她们跳起来的时候在某些地方经过改编,使它比起正宗的铜鼓舞更加的激烈,也更加的暴力,带有极其强烈的煽动性。

    咚——

    从极动到极静。在一声剧烈的鼓响后,一切像是突然间静止了似的。

    那些女人停止了拍打和舞蹈,双腿盘膝的坐在了地上。训练有素,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这时,一个同样穿装苗衣满头银发的老女人被两个草蛊婆给搀扶着走了出来。

    “升火。”老女人厉声喝道。

    立即有两个女人往篝火里面添加木柴,使那火堆燃烧的更加猛烈疯狂。

    “架锅。”老女人再次大喝。

    又有两个女人抬起一只早就准备妥当的大锅走了过来,把大锅架在了最中间的那堆篝火上。

    “割血。”老女人说着,也不知道从身上什么地方摸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往自己的手腕处一抹,然后走到大锅面前,任由那身体里面的血流敞进大锅里。

    等到老女人滴血完毕后,其它的女人也按着顺序依次走过来放血进锅。

    等到在场所有的草蛊婆全都放血完毕,老女人再次喝道:“分汤。”

    有人开始分发银碗,有人拿着铜勺站在锅边,在场的人按照刚才滴血的顺序依次走上来,每上来一个人,负责分汤的人便用铜勺舀一勺汤递过去。

    当所有的人都分发完毕,锅底里露出黑蛇蝎子以及一些不知名毒物的尸体。

    老女人平举着碗,大声喊道:“蛊王有难,天下神婆聚会。我以我血起誓:救蛊王,保正统。”

    “我以我血起誓:救蛊王,保正统。”其它女人跟着应和。

    “食血。”老女人说完,便一口喝进那还热乎着的带血浓汤。

    其它女人跟随,也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