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30章、踢到铁板了!

第830章、踢到铁板了!

    第830章、踢到铁板了!

    看到仿佛被众星捧月般簇拥在人群中间的秦洛,又看了一眼踊跃站出来的数百名‘热心观众’,刘涛也颇为头痛。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案子。

    压抑下心中的恐慌,刘涛对待秦洛的态度也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态度温和的看着围观观众,笑着说道:“没想到他是秦洛先生,更没想到我们竟然抓了一个大英雄——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他的铁杆支持者。哈哈,前几天看报纸,还以为他在瑞典呢。没想到转眼间就回燕京带着美女逛街来了———解开。快把拷子给解开。这手拷是拷犯人的,哪能拷咱们的大英雄?”

    听到刘涛的命令,有警员慌忙过去给秦洛打开了手拷。

    “对不起啊。不知道是你——要是知道是你——我怎么也不会干这事儿。”解拷的警察一脸懊悔的说道。“我也是你的粉丝。我爷爷得了风湿,吃了几十年药都没用,就是你们的中医公会给治好的。”

    秦洛看了他一眼,连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

    在他刚才给人上拷子的时候态度是相当的粗暴,看到自己不合作还想动武,现在知道秦洛的身份后就立即见风使舵改变态度。

    如果自己不是秦洛如果自己的身份是一个无权无势也没有任何影响力的普通老百姓呢?他就理所当然的用这样的方式对待了吗?

    看到警察把秦洛手上的手拷给摘掉了,围观群众自发的给予热烈的掌声。

    社会的阴暗面冷却了他们的热血和腐蚀了他们的善良,可他们仍然会为一些小小的收获而开心感恩。

    那些警察也脸带微笑,好像他们刚才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刘涛对这样的氛围非常满意,笑着说道:“好吧。我们回所里吧。在这边堵着也不是个事儿——”

    他看着面前围挤得人山人海的人群,故做为难的说道:“我倒想把大家全都请回去,可是我们庙太小没办法招待各位。其实就是做个旁证而已,用不了那么多人。你们选择三名代表跟我们去就行了,其它人就散了吧。”

    刘涛想,先把这些人驱散了,影响力也就小一些。到时候再当着这秦洛的面惩罚一下这几个小贼让他体面的下台,应该不会过于为难自己吧?

    围观群众看了看,然后推选了三个年轻人出来给秦洛做证。

    “其它人都散了吧。各忙各的。”刘涛挥手说道。

    “我们不进你庙里,我们就在外面守着。我要多看偶像几眼。”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笑呵呵的说道。

    “就是。难得看到活的秦洛,我可不想就这么走了。”

    “秦洛,你进去吧。我们在外面等你。”

    “谢谢。”秦洛感激的说道。

    不仅是感谢他们愿意站出来给自己做证,也不仅是感谢他们守在门口不愿意离开,还感谢他们给了自己温暖,让自己已经死透的心脏再次博动起来。

    感谢他们给了自己理想,给了自己再次启程的动力。

    刘涛的脸色有瞬间的阴沉,却也没办法再反驳大家的意见,只好带着与案子的有关人员回到了派出所。

    找了一间会议室后,警察们给每一个人都录了口供。所有的证词全都指向那几个小偷行窃,秦洛和离只是见义勇为。

    刘涛坐在秦洛和离面前,一脸歉意的说道:“案子已经真相大白了。秦先生和这位小姐确实是见义勇为行为——我为自己的鲁莽行为表示歉意。我在这里表个态,这次的事件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所有涉案人员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我不相信你。”一直沉默的离突然间顶了一句。

    刘涛的脸色一僵,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你包庇甚至纵容他们行窃。我希望更高一级的警察机构来审理这个案子。”离毫不掩饰的说道。

    刘涛的脸色铁青,说道:“小姐,你有什么证据我包庇纵容他们犯罪?咱们是法制国家,说话做事都要讲究证据的。”

    “只要查就会找到证据。”离说道。

    啪!

    刘涛一巴掌拍在面前的茶几上,怒声说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随随口诬蔑办案人员的吗?怎么着?你在大庭广众下持枪还有理了?”

    “你们应该清楚,枪是咱们国家的违禁品,没有持枪证的话,任何人不可以私有——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拔枪,已经构成了犯罪行为。我还没追究你的犯罪行为呢,你倒栽赃起我来了。我倒是不怕上级部门来核查,你能不能过关就不清楚了。”

    “是我的错,我会承担责任。”

    离不再理会刘涛,只是从腰间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秦洛一直好奇刚才离的手枪是从哪儿掏出来的,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即便她穿着裙子,可是她的腰上还是绑着一个皮夹子。上面有很多插槽,可以装枪支可以别刀子,还能够放手机——秦洛觉得这皮夹子还挺好看的。想着回头自己是不是也搞一个绑在腰上。

    刘涛看到离一幅穷追猛打不肯罢休的架势,心里又急又怒,板着脸看向秦洛,说道:“秦先生,我承认我们之前在对你们的态度上稍微欠妥——但是当时这位小姐手里拿枪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只能给你们上烤。但是因此打击报复的话就不好了吗?你是公众人物,传出去对你的影响也不好。”

    “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秦洛笑着说道。“我可做不了她的主。”

    刘涛一直以为离只是秦洛的女朋友或者女性朋友,两个人中秦洛占据着主导地位。甚至他根本就不认为离的那把手枪是真的,是女性带在身上防狼用的一种仿真工具什么的。

    听到秦洛说没办法做主的话,他这才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离,心里猜测她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背景。

    当燕京市局的局长李承锋亲自带队赶到步行街派出所时,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捅了多大的偻子。

    “欢迎李局长来我所指导工作,有什么指示你打个电话就行了,我可以立即赶去向你汇报——”刘涛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他知道,李承锋绝对不是来检查指导工作的。

    李承锋甚至都没有正眼看过刘涛一眼,只是带着大部队往里面闯,问道:“你们拷回来的人呢?”

    “在我的办公室。”刘涛不敢在这个问题上打马虎眼,陪着笑脸说道。“案子已经清楚了。是那几个小偷行窃,秦洛先生和他的朋友见义勇为——我们正在商量给予小偷严厉的刑事处罚,并且给予秦洛先生和他的朋友适当奖励。”

    李承锋不置可否,进了刘涛的办公室后,在秦洛和离的脸上扫了一眼,沉声问道:“哪位是国安的同志?”

    “是我。”离说道。龙息的权利太多,而且身份太隐蔽。所以,龙息队员在外面行走时都是以国安第十一局社会督察科的名义办事。

    这个科有督察社会乱像的责任,无论涉及到民还是官一律有向国安十一局汇报的权利。所以,这也是李承锋接到国安十一局的电话后立即赶过来的原因。

    “抱歉。让你受委屈了。”李承锋一脸歉意的说道。“我已经带来了专案组,现在就会对此事进行调查。争取在最快的时间内给你答复。”

    “我在这儿等着。”离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又坐回秦洛的身边。

    李承锋像是没有注意到离的不敬态度似的,转过头扫了众下属一眼,说道:“立即开始调查。无论此案涉及到谁,一律给我揭出来。”

    “我来收拾办公地点。”刘涛说道。他想借机出去把那个小偷给放了。那样的话,就没有证据了。

    “刘涛所长,你暂时被停职了。先在这办公室呆着,等待案情真相大白吧。

    ”刘涛的直系上司昌武分局的副局长廖先进说道。“在此案调查结束以前,你一步都不许离开。”

    刘涛面如死灰。跌坐在哪儿不再说话。

    有了市局的参与,案情很快就被查了个水落石出。市局警察经过对那名小偷的突击审问,知道他们是这条街上的惯偷。他们每天作案,作案金额大部份上交给刘涛这个保护伞。而刘涛也利用自己的权利为他们做掩护,即便被人发现,也因为受害人的胆怯或者目击证人的不配合而最终让他们逃过法网。

    这一次,他们终于踢到铁板了。

    李承锋得到了第一手调查资料后拍了桌子,立即赶过来和离通气,并且说了自己对这件事的处理意见。刘涛被当场撤职,并且要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离听完后,指着办公室墙上‘执法为公’的牌匾说道:“执法为公。‘公’指的是公民。这次是我遇到这件事情,要是普通老百姓遇到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