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15章、嘉宝有救了!

第815章、嘉宝有救了!

    第815章、嘉宝有救了!

    以前秦洛每次帮嘉宝针灸过后,苏子都会及时的拿着毛巾来帮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却没想到这一幕被嘉宝看到,今天也有样学样的像是个小媳妇似的帮秦洛擦汗。

    秦洛伸手接过毛巾,把一脸认真的做着这份工作的嘉宝拉到自己怀里坐下,抚摸着她脑袋上的白色头发,笑着说道:“怎么这么乖啊?你这么做的话,我要是治不好你,可就成了罪人了。”

    嘉宝显然听不明白秦洛在说些什么,只是圆睁着湛蓝色的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唉。”秦洛叹了口气。心想,还是得赶紧想办法把这个难关给冲过去。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女人突然间出现在门口,对着秦洛喊道。

    女人穿着一套白色的百褶裙,金黄色的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肩膀上,脑袋上扣着一顶黑色的小礼帽。

    鼻粱上带着一幅黑色粗框眼镜,即给她增加了一些淑女气息,又为她朴素的衣装平添了一份时尚感。

    秦洛在被玛德利王后叫去询问嘉宝身份曝光事件的时候见过她,知道她是瑞典王室的重要一员。

    可是,她来做什么?

    竟然还会讲华夏语。虽然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但是,基本的音调还是能够听的清楚的。

    难怪刚才菲利普说他们家有不少人是华夏通,他现在就见到了一位。

    芭纱娜看着依偎在秦洛怀里的嘉宝,冷笑着说道:“原来媒体报道的事情都是真实的。你们俩果然早就住在了一起——是不是准备把生的孩子叫做秦宝宝?”

    “你是谁啊?”秦洛挑了挑眉毛,不悦的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闯进来莫名其妙出言讽刺的女人。

    他看的出来,这女人就是来找茬的。

    “我是她姐姐。”芭纱娜指着嘉宝说道。“我来看望自己的妹妹。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你是来看望嘉宝,我很欢迎。嘉宝也确实需要家人的关心——但是,如果你是无理取闹的话,那就请现在离开。嘉宝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我也没兴趣听。”

    “你敢这么和我说话?”芭纱娜气呼呼的说道。“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吗?你不会以为这幢房子的名字叫做华夏宫,你就可以理所当然的住在这里吧?”

    秦洛想的没错,芭纱娜就是来找事泄火的。

    原本她是瑞典王室独一无二的公主,自从嘉宝出现后,她的所有风头都被抢走了。

    更让人气愤的是,她刚才看了一份报纸,那上面竟然猜测嘉宝的病是瑞典王室的家族性遗传病。还说这种病是隔代遗传,每一代都会有一个像嘉宝这样的病人。只不过他们没有嘉宝那么幸运,而是很快就死亡或者被瑞典王室给隐藏起来。

    一直以自己王室公主身份和高贵血统而骄傲的芭纱娜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侮辱,她脑袋一热,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跑到秦洛他们所住的华夏宫来了。

    门口的宫廷护卫都认识这位公主,不加阻拦就让她进来。她直接闯入,然后到了主殿东侧的第一间偏房,就看到了依偎在一起的秦洛的嘉宝。

    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句话。

    “我不是理所当然的住进来。”秦洛不屑的看着面前这个明显被宠坏的女人说道:“我是被瑞德利王后和菲利普王子邀请过来给嘉宝治病的,也是受她们的邀请住进这华夏宫。我是他们的客人,难道你对他们的安排有意见吗?”

    芭纱娜很快就知道这男人不是盏省油的灯,她在这个话题上讨不到好处后立即转移战场,看着秦洛怀里的嘉宝,说道:“我真是好奇,你爱她什么?”

    秦洛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道:“你想知道吗?”

    “如果是些动听的谎话——那就不用说了。”芭纱娜笑呵呵的说道:“我研究过华夏这个民族,知道你们很喜欢说谎。”

    “我喜欢她天真、善良、纯洁、美丽。”秦洛笑着说道。“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你说她美丽?”芭纱娜大笑了起来。她指着嘉宝的白色头发和近乎透明的肌肤,说道:“难道你觉得这些都是美丽的?难道你不觉得她像是一只恐怖的怪物吗?”

    “和她相比,你才更像一只动物。你见过马戏团的猴子吗?它们表演起来就像你这样——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不会像你一样会小便失禁。”

    “你说什么?你敢说我小便失禁?”

    “难道不是吗?”秦洛瞟了一眼她被裙子遮掩住的腹部,反问着说道。

    “你——当然不是了。”芭纱娜有些惊慌的反驳。

    “这该死的男人,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有这种隐疾的?”

    不错,芭纱娜确实有小便失禁的问题。

    她在大笑、咳嗽、打喷嚏、生气或者运动的时候有轻微的尿失禁现象。

    芭纱娜早就发现自己有这样的问题,只是一直觉得对身体没什么影响,而且也不想把这样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私人医生,就一直拖着没有治疗。

    却没想到,她今天遇到的男人一眼就看到她的这种问题。

    秦洛看出她的虚张声势,笑呵呵的说道:“我如果是你的话,就会立即去找一个医生去接受治疗。”

    芭纱娜的表情阴睛不定,最后转过身去落慌而逃。

    “这个男人是魔鬼。”她在心里想道。

    ————

    ————

    “你是说,所有的气全都在进入那些裂痕里面就消失了?”苏子眉毛轻凝,出声问道。

    “是的。”秦洛肯定的点头。“我试了好几次,每一次的结果都是这样。更加奇怪的是,我引导气流去攻击那些小黑点的时候,那些气流都是循环不竭的,不会让人感觉到疲惫。我去抚平这些裂痕的时候,坚持一会儿就觉得体力不支,像是消耗了很大的力气似的。”

    苏子笑着说道:“我们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顽症,以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所有的治疗方法都是属于自我摸索手段。”

    “是啊。所以总会有种无处着手的感觉。”秦洛无奈的说道。

    “这是从医生向名医过渡的必然阶段。有那个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威名的医生没有创造出自己独有的东西?”苏子劝慰着。

    “我明白这个道理。”秦洛说道。他看了一眼蹲在客厅中间和那只黑猫玩游戏的嘉宝,说道:“晚一天治好她,我就多一天的愧疚感。”

    “舆论是把双刃剑。在炒作中医的时候,也带你带来巨大的压力。”苏子理解的说道。“不过我相信你能够成功的。”

    苏子看着嘉宝,笑着说道:“你现在给她治疗,我帮她把脉。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问题。”

    “好。”秦洛点头说道。

    “嘉宝,过来。”秦洛对着嘉宝招手。

    嘉宝看了一眼秦洛,然后笑呵呵的跑了过来。

    “坐好。”秦洛把嘉宝放按在椅子上坐好,然后取了银针进行消毒。

    当秦洛的银针入体,入神之境再次出现,他引着自己体内的气流去抚平她脑域里的裂痕时,苏子也在另外一边去扣住了嘉宝的手腕脉弦。

    嘉宝这次没有抗拒。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对苏子也有了一定程度的好感。

    刚刚开始时,苏子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当她睁开眼睛看着嘉宝的脸蛋时,表情一下子变得怪异起来。

    因为她发现,在秦洛把自己的元阳之气源源不断的渡进嘉宝的体内时,她脸上的经脉颜色会变淡,不会像之前那样的清晰可见——

    她的视线下移,发现她手上的经胳也变的模糊一些。,不过没有脸上的那么明显而已。

    等到秦洛收针后,苏子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出在哪儿了?”秦洛激动的问道。

    “你刚才用针的时候,当你导入元气进入嘉宝的身体,她的经脉就会模糊,不会像现在这样充血一样——当你停止用针后,她的经脉又恢复了原样。”

    “气弱?”秦洛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对。气弱。肝生筋,筋生心。心生血,血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肾。血蕴精,精生元气。肺部生皮毛,白皮白肤,证明她是心脏和肺部同时出现了问题。”苏子笑着说道。

    中医讲究‘因病制宜,对症下药’,只要找到问题的根源,就容易解决问题。

    “可能还有大脑。”秦洛说道。

    “好在她遇到了你。”苏子感叹。

    秦洛握着嘉宝的手,笑着说道:“嘉宝有救了。”

    (PS:运动有助于健康。也不会得痔疮。所以,大家伙儿看完帮忙点一点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