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810章、你可以怪我,但是不能恨我!

第810章、你可以怪我,但是不能恨我!

    第810章、你可以怪我,但是不能恨我!

    在没有人替秦洛说话的时候,嘉宝站出来了。以她独有的方式。

    她的愤怒表现的是那么明显,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让人惊心。她对秦洛的爱护以及对玛德利王后的敌视清晰明显,一目了然。

    所有的人都被震惊了,她们没想到这个几乎不为人知的王室成员竟然会做出这种近乎野蛮人的行径——而且,她的声音怎么会怪异至此?这是人还是野兽?

    首当其冲的却是正和秦洛发生争执的玛德利王后。

    自己可是她的母亲,她亲生的母亲——她为了一个才相处几天的男人竟然就对着自己嘶吼,这让玛德利王后的心里充满了懊悔和失落。

    “早知道会是这样,就不应该让他来给嘉宝治病。”玛德利的心中充满了悔意。那样的话,女儿虽然病着,但终归还是自己的女儿。

    可是,现在她到底把自己当做她的什么人?敌人吗?

    “嘉宝。嘉宝,不要这样和母亲说话。”菲利普跑上来劝慰着说道。他怕嘉宝把母亲给彻底的激怒,那样的话,如果她从中反对的话,就不利于嘉宝下一步的治疗。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以及菲利普的‘示爱’,嘉宝对菲利普的态度虽然不及像对待秦洛那样亲密,但是也不会像其它的陌生人那样的敌对。

    虽然不聪明他在说些什么,可是,也终究没有对着他大喊大叫。

    可是,她的表情仍然倔强而不喜的盯着玛德利王后以及其它的那几位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叔伯哥姐们。

    秦洛转过身看着嘉宝,笑着说道:“不要生气。我没事儿。”

    嘉宝睁着湛蓝色的大眼睛一脸迷惘的看着他,秦洛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她就像是个孩子一样的笑起来,像是明白了秦洛的意思似的,又退回秦洛的身后站着。

    嘉宝的前后转变让在座的不少人都难以接受,秦洛给人的感觉就是动物园里面的神奇驯兽师。无论对方是多么凶猛的野兽,到了他的面前都会变得乖巧柔顺——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瑞典现任国王毕加伯的堂弟帕尔德墨亲王一脸不解的出声问道。

    “嘉宝不懂说话,也听不懂我们在讲些什么。”菲利普恭敬的解释着说道。

    “那他是怎么回事儿?”帕尔德墨亲王指着秦洛说道。

    菲利普也有些头痛,嘉宝对秦洛的过于亲密让他们这些皇室成员脸上无光。好像他们这些真正的亲人都不及一个医生似的——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他还能怎么样解释?

    “秦洛先生是嘉宝的医生。他们相处的很愉快。嘉宝对他——有种依赖感。”菲利普故意装作云淡风轻的说道。“这样有助于对嘉宝病情的治疗。”

    “是这样吗?”帕尔德墨亲王转过脸看向玛德利王后。

    “是的。”玛德利王后出声说道。医生是她找来的,嘉宝和秦洛住在一起也是她默许的(当然,这是菲利普向她保证秦洛不会‘伤害’嘉宝的条件下),如果说自己现在根本就不知情,那不是打自己的耳光吗?

    做为一国王后,她有承担任何责任的心怀和勇气。

    “事情不是你宣扬出去的吗?”帕尔德墨亲王眯着眼睛打量着秦洛,他对这个年轻人也产生了好奇。

    虽然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每天都有看报的习惯。看到最近一段时间的瑞典新闻界因为这支华夏中医代表团的到来而搅的风起云涌,而他更是大篇幅的出现在各家报纸的版面上。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他对他并不陌生。

    “你也看到了。”秦洛指着嘉宝说道。“一个女人尚且懂得维持自己的朋友不受伤害,我又怎么可能用嘉宝的名声来炒作自己?”

    “还有,这件事情表面上看起来确实对我有益,可是,如果因此而得罪了诸位——中医在瑞典的推广之路还能够走的下去吗?我和菲利普王子是朋友,我也获得了玛德利王后的支持,我有什么理由做出这样画蛇添足的事情?”

    “叔叔,我相信秦洛。”菲利普站出来说道。“我相信他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玛德利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嘉宝,说道:“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我认为,他确实没有这么做的必要。因为这实在是太愚蠢了。”

    毕加伯国王正在外面出国访问,瑞典王室说话最有份量的就是玛德利王后、下任国王的继承人菲利普王子以及帕尔德墨亲王。

    听到玛德利王后和菲利普王子都解除了对秦洛的怀疑,帕尔德墨亲王点头说道:“这样的话,应该是其它人做的。无论是谁,一定要想办法把他给查出来。我们要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败坏皇室的名誉?”

    “我已经安排卡莱去做了。”菲利普出声说道。“这不是我们最应该关心的问题。我们首先应该面对的是——应该如何向公众解释这一事件。”

    帕尔德墨亲王看了一眼嘉宝,皱了皱眉头,说道:“让皇室发言人对外宣布,就说这种事纯粹猜测。瑞典王室没有这样的亲戚。”

    “就是。总不能向民众承认她的身份吧?我可丢不起这脸。”帕尔德墨亲王的小女儿芭纱娜一边玩手机一边说道。

    玛德利王后的表情一沉,却终究没有出声说什么。

    虽然话不好听,但是她说的也是事实。难道现在就站出来告诉民众,嘉宝是自己的女儿?

    一个隐藏了十八年身患怪病的女儿,这对王室的颜面会带来多么恶劣的影响?

    “我不同意这么做。”菲利普出声说道。

    “难道你要向外界坦白?”帕尔德墨亲王表情不善的问道。

    “叔叔,如果我们这么做的话,这对嘉宝很不公平。据我我知,秦洛很快就能够治好嘉宝,那个时候,我们要给她一个什么样的身份?难道永远都没办法在民众面前承认她也是我们的家人吗?

    是啊。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在网络上炒疯了,以瑞典对新闻媒体的开放管理制度,明天估计所有的报刊头条都是这样的新闻——全世界的媒体都会关注这件事情。

    他们应该如何向民众解释这件事情?

    向民众坦白,他们一定不会愿意这么做。因为这对瑞典王室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他们都是高贵的,身体里流敞着最纯良优秀的血液,怎么可能会生出这样的异类呢?

    向民众否认——告诉他们,这根本就是有心人的虚构和诬陷。可是,以后嘉宝治疗康复了怎么办?仍然和现在这样,做一个与世隔绝的‘透明人’?

    “我不同意。要是坦白了的话,就等于是向世界承认了她的公主身份——不仅仅是瑞典,所有的人类社会都会关注她。那个时候,你知道那些对我们不满的国家媒体会怎么报道这件事情吗?”

    “——瑞典王室藏匿公主面世,竟然身患离奇怪病。这还算好的,甚至他们会用大量的文字去描述去解密却猜测这种病情。好像我们每个人都会得这种该死的重病似的。这对我们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

    “我承认你说的这些很有可能发生。但是,我仍然保留自己的态度。”菲利普英俊的脸上满是坚毅的神色。“嘉宝原本就是我们的家人,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她是我的妹妹。我不会放弃她的。”

    他们说的都是瑞典语,站在一边的瑞安也不再向秦洛翻译解释,所以,秦洛也根本听不懂他们在争执些什么。

    他和嘉宝像是两个局外人,看着面前这场有声却难以理解的皮影戏。

    嘉宝像是站得累了,也可能是自己困了,她扯了扯秦洛的衣服,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意思是说,我要闭上眼睛睡觉了。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各位,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能不能先回去?嘉宝好像困了,想要睡觉。”

    玛德利王后看了眼嘉宝,说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住酒店的话一定很不安全——要不就让她留在宫里吧。”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这样不好。如果网络上刚刚出现这样的报道,嘉宝立即就消失不见了——这不是更加证明了那篇贴子的内容是真实的吗?”

    玛德利心想确实如此,然后就让菲利普派车先送秦洛和嘉宝回酒店。

    而他们要继续商议如何向民众解释这个无比头痛无比纠结的问题。

    回到房间,秦洛的手机适时的响起。

    秦洛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的电话,立即接通了电话,沉声问道:“是不是你做的?”

    “是。”电话那头的女人毫不掩饰的承认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秦洛压抑着怒气问道。

    “我这是为你好。”女人轻笑着说道。“你可以怪我,但不能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