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90章、一死一伤!
    第790章、一死一伤!

    剑是华夏国古代四大名*器之一,自古被誉为‘百刃之君’、‘诸器之帅’。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

    剑客使用的这套传承于华夏师父的剑法名为玄门扭丝剑,这套剑法属于峨嵋道家武术兵械套路。该剑的特点刚柔合度、转折灵活、起伏轻捷、姿势舒展,以空灵致胜。

    这招钟馗杀鬼是玄门扭丝剑的大杀招之一,在这种情况下使出来,原本就有着一招毙命的想法。

    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杀手的眼中没有爱人、父母和朋友。

    虽然耶稣和剑客或许有一些私交,但是这并不妨碍对方杀死彼此。

    此时,耶稣的身体还正趴在书架上没有爬起来。而剑客所使的那把软剑轻快敏捷,如若海上蛟龙一般的袭向他的后背。

    一旦刺入,立死。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耶稣好像已经失去了反击的机会。

    等待他的,将是被自己的好友一剑对穿的命运。

    难道耶稣当真不如剑客吗?

    错。

    耶稣动了。他开始了反击。

    他的身体仍然在前扑,他甚至连转过身用脸对着剑客的时间都没有。

    可是,从他的胳肢窝处却伸出来一个金黄色的圆孔。

    那是他的黄金手枪,他已经在刚才逃命的时候安装好了子弹。

    虽然只有一弹,但是,在这个时候就足够了——没有任何犹豫的,他扣动了扳机。

    此时,剑客正持剑杀来,而耶稣也射出了枪管里的唯一一颗子弹。

    这是双赢也是双输的局面。如果剑客执意要直刺耶稣的心脏,那么他必然没办法躲避耶稣的子弹。

    剑客的眼神一凛,然后便快速的做出了选择。

    手腕一抖,那剑势便收了回来。而他的身体也动了,像是不受万有引力限制似的,不见他做出任何借力动作,人却无端的向左侧横移了一步。

    也正是因为他的中途放弃,耶稣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一个跟头从书架上翻了过去,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身形。

    长剑落空,子弹也打在书架上,剥下片片碎木。

    “你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耶稣笑呵呵的看着剑客,说道:“老朋友,有我主的庇护,你还是不能杀我。”

    剑客看了一眼正向这边快速跑来的秦洛和几名警察,很洒脱的对着耶稣笑了笑,身形一跃便跳上了窗台,然后快速的从打开的窗户跳了下去。

    警察对着剑客逃跑的地方开枪射击,被希瓦院长给大声喝止。

    那木窗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被子弹打烂也是皇家医学院难以承受的损失。

    “被他跑了。”秦洛遗憾的说道。他知道刚才逃跑的家伙就是耶稣所说的剑客,耶稣为了避开他的追杀跑到自己的麾下做保镖,已经足以证明他的强大。

    让这样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逃跑,实在不是秦洛愿意看到的事情。

    不过,今天的战果也足够的丰盛了。

    “你如果再来早一些,他就跑不掉了。”耶稣笑着说道。

    秦洛有些不好意思。

    这次的杀手分三条线进攻,剑客和那个被俘的黑衣女人明显是要引开耶稣和大头这两个超级保镖。

    而那个最弱的大块头才是这三人中的杀招,他们以为把耶稣和大头缠住之后自己必死无疑。

    可惜,他们还是小看了秦洛。

    没想到秦洛率先破局,而且还跑过去帮大头把黑衣女给制服了。

    虽然说耶稣和大头都是秦洛的保镖,但是,在这种生死相争的情况下,秦洛的第一选择就是先过去帮大头。

    听到耶稣说如果早些来剑客就跑不掉的话,秦洛心里还觉得对他有些歉意。

    毕竟,秦洛这种厚此薄彼的做法还是有些不太地道的。

    可是,要让他放弃大头先来救耶稣,他更加做不到。

    大头是保镖,也是兄弟。耶稣是保镖,但是这份感情却远远不及大头来的深厚。

    秦洛知道,大头愿意为自己战死。耶稣——秦洛对他没有这样的信心。

    “没关系。下次一定会把他捉住的。”秦洛安慰着说道。“你没受伤吧?”

    “没有。”耶稣说道。“他实在是太厉害了。”

    “你也不错啊。”秦洛笑着说道。“你们单打独斗还能把他逼走,证明你并不比他弱上多少。”

    耶稣摇了摇头。

    他很清楚,只要让剑客贴近,自己就远远不是他的对身。

    可是,子弹总是会有打完的时候。也就是说,他不可能一直远距离的封锁住剑客的进攻。

    从这一点儿上来看,自己输给他的可能性还是大一些。

    当然,如果自己有蓄养的动物相助的话,情况或许会有所改观。

    可惜这次是狼狈逃往华夏的,他没有办法随身携带一些小宠物。

    直到这个时候,图书馆才终于安静下来。

    除了那偶尔响起的书本掉落地上的声音,整座图书馆落针可闻。

    倒是外面熙熙攘攘的吵个不停,图书馆袭杀案的事情看来已经被那些最先跑出去的记者和学生传播出去了。

    “秦洛,你没事吧。”张小娜推着苏子快步走了过来。

    “我没事。”秦洛说道。他走过去握紧苏子的手,看着她一脸担忧的表情,心痛的说道:“我没事。不要担心。”

    “没事就好。”苏子笑着说道。

    “有没有人受伤?”秦洛问道。他知道杀手不可能对代表团的成员或者无辜学生下手,但是他还是担心会有误伤。

    “没有人受伤。”苏子伸出手指轻轻擦拭秦洛嘴角上的血渍。“你流血了。”

    她说话的时候,另外一只手已经扣上了秦洛的手腕。

    她是医生,她在为秦洛切脉。

    “你受伤了。”苏子说道。“需要调养一段时间。”

    “有你在,不会有事的。”秦洛笑着说道。他知道苏子很小的时候就跟随上任菩萨门门主学习医术,自幼博览医书,医学功底说不定比自己还要深厚一些。

    “可是,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却帮不到你。”苏子强颜欢笑的说道。“连走到你身边的能力都没有。”

    “这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和女人无关。”秦洛固执的说道。“就算以后你站起来了,我也不允许你在这个时候走到我身边。”

    苏子笑笑,心里却仍然堵的难受。

    当你爱一个男人的时候,却不能为他做任何事情——这种感觉真的很让人绝望。

    “秦先生,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希瓦快步跑到秦洛面前问道。

    张小娜把秦洛的话翻译给他,说道:“我没事。谢谢希瓦院长的关心。”

    希瓦明显的松了口气,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然的话,我不知道要怎么样向王子殿下交代。”

    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希瓦院长的脸色难堪之极,看起来都快要哭了。

    “我是瑞典的罪人啊。我是皇家医学院的罪人啊。”他蹲下身体捡起一本掉落在地上的书籍,喃喃说道。

    其它的老师也是心疼不已,有一些年老的老师捧着一些撕烂的书本就大哭起来。

    秦洛看到了心里也非常的难受。从他们的眼泪中,他突然发现了自己的自私和狭隘。

    他之前一直认为这些人抵制和敌视自己是不对的,可是,他们不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文化不受侵害吗?

    他们和自己一样,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是为了瑞典为了这些学生们的未来。

    他们值得尊敬。

    “对不起。”秦洛走到希瓦院长的身边,歉意的说道。“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遗憾。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一定不要客气。”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做啊?这是学校——上帝不会原谅他们的罪过的。他们应该下地狱。”希瓦恶狠狠的说道。

    “是啊。他们应该下地狱。”秦洛深有同感的说道。

    因为秦洛把塔罗给活活打死,所以警察一边向总部报告一边保护现场,并且派了不少人来给目击者们录口供。

    秦洛和大头耶稣三人是恶斗的直接参与者,所以,他们三人更是被重点照顾。

    瑞典是一个法制社会,他们的治安非常的好。平时很少有死人案件,甚至连打架斗殴事件都很少发生。

    所以,今天斯德哥尔摩皇家医学院发生的刺杀案件势必会惊动整个国家。

    “我们要接收凶手。”警察队长指着被大头控制住的黑衣女人说道。

    “她很狡猾。也很厉害——”秦洛耐心的解释着说道。“你们一定要小心一些。不要让她跑了。”

    秦洛倒是想单独的审问这个俘虏,可是他知道,这是别人的国家,他也没有龙息这样的后台。这样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的。

    “没关系。”大头在秦洛身后小声说道。“我已经挑断了他右手的手筋和左脚的脚筋。”

    秦洛看了眼大头,对他的做法还是很满意的。

    这样一来,就算这些瑞典警察大意一些,这个黑衣女人也没办法逃脱了。

    因为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