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74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774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774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张光是这次由卫生部派遣的随团翻译之一,三四十岁的男人了,做起事情来非常的稳重。

    原本他对秦洛这个团长是并不看重的,没年龄,没资历,最重要的是没背景——他以前随团出去访问,哪个代表团的团长不是一方大佬?

    他们的职位背景是自己看重的,更重要的是那些领导总是想方设法的给他们搞出一些福利。

    只有这个秦洛例外。竟然没有在政府里担任任何职务。原本代表华夏国和卫生部的官方代表团,因为这个团长的任命更像是一个民间商业考察团。

    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对秦洛这个年轻团长的印象大为改观。

    他是亲眼看到秦洛转过身‘不小心’撞到那个女记者的,也是在他的指使下自己昧着良心喊‘快来医生,又有一个孕妇流产’的谎言来吸引群众的注意,再接着他高度出场,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他这一招不仅瓦解了瑞典本地人对华夏中医代表团同仇敌忾的态度,也为自己的形象加分不少。

    看到周围不少记者对着秦洛拼命的按动着快门的情景,他知道他们在瑞典走出了第一步。成功,坚实,极具影响力的第一步。

    “难道以前的那些事也是他自导自演的?”张光想起秦洛在韩国在巴黎所做的一些事情,不由得在心里产生这样的怀疑。

    不过,现在他不再敢轻视这个年轻的团长了。他有能力,而且敢于‘违规’。这样的人是很容易成事的。

    有了秦洛的勇救女记者事件做缓冲,这些不明真相的瑞典人对华夏医生代表团也没有那么仇视了。不少人看到秦洛刚才神乎其技的医术后反而对他是满脸崇拜和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开刀,不吃药,拿根细细的银针那么一扎,既然能够把一个昏死之人给救了回来。这对从来没有接触过中医的白种人来说实在是太不思议了。

    秦洛趁热打铁,他看到因为人群的围困那些警察竟然还没能把那个早产导致血崩的孕妇送去医院,就站起来大声说道:“各位先生,女士们,这位孕妇身体失血过多,如果不能够及时送进医院处理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我的建议是,我们先请警察先生把孕妇送进医院。我留下来抵押做人质,医生看到孕妇的情况后自然会告诉你们实际责任在谁的身上。你们看这样行吗?”

    张光立即把秦洛的话大声的翻译出去,这个时候他开始主动配合秦洛的工作。

    “我觉得这个方法不错。那孕妇好像又在流血了。”

    “是啊。总让人家坐在地上也不行啊——会冻坏身子的。”

    “有这位医生做人质,我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

    果然,秦洛再次发出劝告后,大家的态度就变的温和了许多,甚至那些把中医代表团围困住的人群主动让开一条路,方便外面的人进去里面的人出来。

    听了张光的翻译,知道他们都同意了自己的要求,秦洛的心里长松了一口气。

    玛莎却有不同意见。

    她高举着自己的记者证,大声对着围观群众说道:“大家好,我叫玛莎,是《瑞典生活报》的新闻记者。土生土长的斯德哥尔摩人。我有话要和大家讲。”

    “你们也看到了。刚才我患了重诊,那实在是太突然了——你们绝对没办法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我以为我一定会死了,会离开我的父母和亲人。因为我觉得死亡也比承受那样的痛苦要更幸福一些。”

    “在我绝望的时候,是这位华夏国的医生救了我——我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正是为了寻找真相而来。但是,我身上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他确实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以我的人格,也以我的职业担保——我相信他们不会逃走。他们是华夏国官方派出来的代表团,华夏国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国家,他们能够承担的起责任。”

    “我请求大家能够放开这位先生和他的同胞,让他们能够自由的工作和行走——我们会守在医院,等待医生的进一步确诊。如果医院里的医生说孕妇早产的事情和他们无关,请大家还给他们一个公道。因为他们是为了救人才惹上这样的麻烦,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客人承受不白之冤。”

    听了张光的翻译,全场最震惊的就是秦洛了。

    他原本只是想借助一个本地人做‘道具’,设下一个简单的仙人套。先对她略施小惩,然后再当着众人的面把人给救了——是的,这是很不要脸的行为。可是在那么多记者急忙赶来的关键时刻,秦洛实在无计可施。

    如果任由这些记者胡乱报道,他也不用再想着在瑞典推广中医了,直接收拾收拾打道回府就行了。

    却没想到,玛莎是一个非常懂得感恩的女人。她勇敢的站出来,用自己的人格和自己的职业素养替秦洛说话。

    秦洛歉意的看着玛莎,心想,看来自己欠下她一份人情了。

    玛莎看到秦洛在注视着自己,微笑着对着他点了点头。

    张光帮秦洛翻译了玛莎的话后也是哑口无言,心想,这个团长收拢人心的手段实在是太厉害了。

    果然,听了玛莎的话后,不少人的态度再次发生变化。

    “你看他们这么厉害,说不定孕妇早产的事情还真的和他们没有关系呢。”

    “好像是说是一个小孩儿把她撞倒的,那个小孩儿呢?”

    “要不把人家放了吧?有记者帮忙保证,他们也跑不了——跑了就把他们的名声搞臭。”

    那个警察走到秦洛面前,说道:“我们把孕妇送到医院。你们派几个人跟我们一起过去。其它人请先回酒店休息吧。”

    是这个警察拉着秦洛给玛莎治病的,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也是玛莎的救命恩人之一。秦洛不负所望,让他的心里也感觉非常的骄傲。

    最最重要的是,在他的管辖内没有出现死亡事件。他对秦洛是怀有感激之情的。所以,和秦洛说话时的态度就非常的礼貌。

    “谢谢。”秦洛和警察握了握手,感激的说道。“我陪你们过去。”

    张小娜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支撑着,和那些人讲的口干舌噪也得不到他们的原谅。那个央求他们给人治病的瑞典方面的工作人员也一直在做群众的工作,可是人家根本就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没想到秦洛一来就解决了问题,张小娜再次看向秦洛的眼神里就多了一些其它的情愫。

    “团长。我陪着去医院。”张小娜挺了挺火‘辣’的酥胸,主动向人请战。

    “好的。你带几个人过去看着。我一会儿也过去。”秦洛说道。

    他的视线扫了一圈,问道:“不是说孕妇是两个小孩儿撞倒的吗?撞人的小孩儿呢?”

    警察一愣,这才发现这一异样情况。

    原来大家都在针对着华夏中医代表团闹事的时候,撞人的小孩儿和他们的家人早就已经逃离现场了。

    他们牢牢的盯住了华夏人,却轻易的放走了本地人。

    秦洛无奈的想,这算不算是地域歧视?

    ————

    ————

    斯德哥尔摩第九大道是这座城市有名的富人区,不少有钱有权的人都把家安置在了这里。

    在一幢豪华别墅里,丽微一手拖着一个小孩儿进屋,把他们带进玩具间里,满脸怒气的说道:“你们俩呆在里面,没有我的话不许出来。”

    说完,‘砰’的一声就关掉了房间门。任由两个孩子在里面喊叫也无动于衷。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一定会知道的。警察一定会找上门的。”丽微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看起来很是着急。

    “这件事情应该让海德知道。应该让他来想办法。”丽微想道。

    她说干就干,赶紧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亲爱的,有什么事情吗?”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沉稳的声音。

    “海德。出事了。米克在博物馆里把一个孕妇撞倒,那个孕妇流了好多血——我带着他们跑回来了。现在怎么办?他们一定会找上门来的。”丽微对自己的丈夫不加隐瞒,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什么?撞人的是艾克?”男人明显非常吃惊。

    “海德,你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电视台也接到了很多热线电话,我已经派人去博物馆采访——怎么是艾克?你是怎么照顾小孩儿的?”

    “海德,现在怎么办?你要尽快想办法。”丽薇自知理亏,就没有和海德争吵。

    话筒里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件事情你们不用管了。我还得到消息,很多人把华夏一个医学访问团给拦住了,大家都认为是他们救治不力导致孕妇流产——这件事情和我们的孩子没有关系。”

    “可是——”

    “没有可是。”海德强硬的说道。“好了。就这样吧。”

    海德挂断了电话,想了想,又拨了另外一个号码:“伊莎,你们采访的怎么样了?能不能在十二点钟的城市要闻频道进行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