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62章、输家赢家!
    第762章、输家赢家!

    药都灌进去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安心等待了。

    解药是从吴双双哪儿拿到的,她说了一个地址,秦洛让大头过去找到了这盒药。并且严格按照吴双双的方法进行勾兑。

    这个时候,秦洛突然间有些后怕了。

    如果吴双双给的不是解药而是其它的药物怎么办?

    秦洛做过测试,知道这种药不会致人于死地。但是,会不会和稀容稀羽体内的毒药融合而发生变异,这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她的身家性命都掌握在自己手上,难道她敢冒这么大的险?

    “累了半天。来我帮你擦擦汗。”王媛看到秦洛的额头有细密的汗珠,心中暗喜,从包包里摸出一块丝帕就要帮秦洛擦拭。

    “谢谢。”秦洛说道,身体却后退一步,恰好避开了王媛的亲密动作。

    虽然说王媛是美女,但终究是别人的美女。

    “怕我吃了你不成?”王媛气呼呼的说道。把手里的丝帕丢给秦洛,说道:“好心没好报。那你自己擦。”

    “不好意思劳烦你。”秦洛笑着说道,接过手帕在额头上抹了几把,然后拿着那块沾了自己汗水的手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这么还给人家吧,有点儿不太合适。不还吧,就更不合适。

    “不准备给我了?”王媛注意到秦洛为难的表情,笑嘻嘻的说道。

    “没有。想着要不要先帮你洗洗。”秦洛坦白的说道。

    “不用了。我回去自己洗。”王媛伸手把手帕抢走。她才不会洗呢,要好好保存着。

    秦洛笑笑,也不以为意。

    他的视线一直盯着稀容稀羽两姐妹,留意着她们的身体反应。

    “我怎么觉得有点儿热?”稀容说道。

    “是哦。是不是没有开空调?”稀羽伸手就要去扯衣服的扣子。

    张敏见状,赶紧过去按住女儿的手。要是让她们当众脱衣,以后可怎么见人啊。

    “要不要把空调打开?”李腾辉着急的说道。

    “不用。”秦洛阻止道。“让她们发汗。”

    他知道,凡是解药,大多就是以排和泄为主。要么呕吐、要么通过大便或者小便排泄毒素。还有最普遍的一种就是出汗,通过毛孔把毒素排解出去。

    稀容稀羽刚刚喝过药就开始发热出汗,证明药效开始发作了。

    “热。好热。”稀容也开始要扯衣服。王媛赶紧收拾起自己的一些不良心思跑上去帮忙。

    “好热。怎么这么热啊?”

    “我要死了。我要热死了——”

    “妈妈,我要洗澡我要洗澡——”

    ————

    张敏和王媛每人抓住一个女孩子的手,不让她们把身上的衣服给撕掉。李腾辉在旁边急得团团转,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虽然说稀容和稀羽是自己的女儿,可是她们都是发育成熟的大女孩子,自己跑上去搂啊抱啊的也不太合适。

    “秦医生,现在怎么办?这是出了什么事啊?”李腾辉拉着秦洛的手说道。

    秦洛仔细观察着两女的脸色,发现刚才还白净的肤色变成了紫红色,像是被炭火烤过一样,他的心里也有些担忧。这种药的药力怎么这么凶猛?

    “呕——”

    突然间,稀羽张开嘴巴就呕吐起来。张敏躲闪不及,整个手臂上都沾满了女儿的呕吐物。黑色伴有恶臭的味道充斥房间,她却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一般。

    母不嫌子丑,也不嫌女臭。这就是母爱。

    “秦洛,这是正常反应吗?”张敏着急的问道。

    “是。”秦洛肯定的说道。她们吐出来的东西越是恶臭难闻,就越证明药物起到了作用。

    任由这些东西沉睡在身体里面,有百害而无一益。

    “热啊热死了。妈妈,我要热死了——”

    “妈啊,你要把我们热死了你就没女儿了啊——快给我们洗澡吧——”

    两个女孩子不停的吵着闹着,一边叫唤一边呕吐。而她们穿在身上的衣服也像是侵过水似的,湿淋淋的,散发出和呕吐物一样的臭味。

    没有秦洛的允许,张敏和王媛两人死不松手。一方拼命挣扎,一方死力的控制。四个女人累得气喘吁吁,两个男人却在旁边站着看着。

    “要不要扎一针?”李腾辉问道。他担心张敏和王媛力竭,所以想让女儿安静下来。

    “不行。”秦洛摇头。“如果可以的话,我刚才就在她们昏迷的状态下用药了。她们必须要保持着清醒状态。”

    “唉。作孽啊。”李腾辉感叹着说道。“双双——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正在拉扯孩子的张敏突然间抬头,对着李腾辉吼道:“不要提那个女人的名字。”

    李腾辉看到她满脸戾气的样子,终究没有再去刺激她。

    一双天真可爱的女儿被人害成这样,她跑了多少次医院请了多少个医生受了多少委屈流了多少眼泪,这些年,她的生活几乎被毁灭了。

    她恨她,是应该的。

    这样持续了近半个钟头,张敏和王媛几乎脱力,她们也累出一身汗水,衣服像是被画了地图似的,干一块湿一块的。特别是王媛,她穿的是黑色短裙,白色的丝绸衬衣。上衣沾在身上,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和浑圆的胸部。这女人的身材还是挺有料的。

    稀容和稀羽折腾够了,也吐完了,脸上那不正常的潮红也消减下去了,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了。

    秦洛这才快步上前,两只手各握着她们的一只手腕,仔细的为她们切起脉来。

    两分钟后,秦洛松开了她们的手臂,笑着说道:“没事了。”

    “啊。秦医生,稀容稀羽就这么好了吗?”张敏激动的说道。

    “秦医生。你太厉害了。我就知道没有你治不了的病。”王媛兴奋的恨不得冲上来猛亲秦洛几口。

    “她们的病有没有好,暂时不清楚。”秦洛说道:“还有待近一步的观察。”

    “那这——这忙了半天都没有用?”李腾辉着急的说道。

    “不是没用。不治病,又怎么可能会好?”秦洛说道。“但是她们患得的是大脑和精神层面的疾病。不是说喝一次药就已经好了,还要看看她们具体的恢复情况——而且就算能够恢复,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

    医生虽然要给患者信心,但是也不能尽捡好听的讲。不然的话,他们等了两三天见到女儿还和以前一样,着急上火说自己骗人就不好了。

    “谢谢你秦医生。有希望就好。有希望就好。”张敏红着眼圈道谢。想到女儿有可能就要康复了,她这做母亲的心情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放心吧。会好的。”秦洛笑着说道。既然这不是毒药,那就证明确实是解药了。吴双双是个聪明人,想必不会因为这两个丫头而栽在自己的手上——如果确实是解药的话,这对双胞胎姐妹花的康复只是一点儿时间问题了。

    不过,这次治病不是靠秦洛的医术解决的,而是靠他的智慧找到了解药。这让他心里有些遗憾。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更希望是自己用医术或者中药来帮患者康复。人类所要面临的疾病威胁够多了,还要面对这种人为的毒害——这更不是秦洛愿意看到的事情。

    ————

    ————

    自从疗养院回来后,秦纵横就藏在自己的天波府一号不愿意出来见人。

    没有去公司,拒绝所有人的拜访,像是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只有一个人例外,他可以自由的出入在秦纵横的身边而不用受到限制。这就是那个来历神秘身手也同样神秘的保镖田螺。

    和往常一样,秦纵横和田螺又一次坐在了棋盘上。田螺的棋艺不如秦纵横,但是却总有出人意料的招式——所以,即便每次的结局都是秦纵横赢棋。他仍然愿意和这个不是自己对手的家伙下棋。

    “外面有什么动静?”秦纵横落下一枚黑子,面无表情的出声问道。

    “吴双双暴露。秦洛去了玫瑰园。”田螺看着棋面有些呲牙咧嘴,这一局又要输了。

    秦纵横把手里捏着的一颗棋子丢了出去,叹了口气,说道:“又少了一颗棋子。我还以为双双隐藏的够深呢。”

    “那小子变聪明了。”田螺笑着说道。“大少,这局是不是就这么算了?我又输了。”

    “没有到最后一步,你又怎么知道结局呢?”秦纵横笑着说道。

    “我看出来了。最多还有两步。我就动不了了。”田螺苦笑。

    “如果我不再落子呢?”秦纵横说道。

    “什么意思?”田螺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叼在嘴上,贪婪的嗅闻着他的香味,却没有立即点着的意思。

    “如果我没有子了,你不就输不了了吗?”秦纵横说道。

    田螺看了眼秦纵横面前的棋罐,说道:“大少的子弹不还充足着吗?”

    “所以,这才是你输棋的原因。”秦纵横脸色阴沉的说道。“找人给白残谱提个醒,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自己的名声借给他搞事。如果他再拿不出任何结果的话,合作就些作罢。”

    田螺明白了。

    大少的意思是说:死人就算手里还握着棋子,也没办法布局的。如果秦洛死了,那么,一切问题不都解决了吗?

    (PS:其实我今天憋着劲儿想三更,把你们吓一跳的。可惜写完第二章都十一点多了,没把你们吓着。真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