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61章、随手解救白痴少女!

第761章、随手解救白痴少女!

    第761章、随手解救白痴少女!

    吴双双外貌清秀,乌黑长发清汤挂面似的垂拉在肩膀,眼睛大大的,眼眸纯净如水。文静、秀气、有着大学生特有的质朴。一眼看过去,倒是和宁碎碎的气质有些相似。

    但是,秦洛在旁边欣赏了一番她化解情敌的招式和她表面顺从在篮球场上突然间给自己背后一击的凌厉手段后,开始对她刮目相看。

    恰好又从秦逸嘴里得到一些消息,秦洛再次推演案情的时候,就自然而然的向她身上倾斜。

    “不愿意说?还是不敢说?”秦洛笑眯眯的看向吴双双,把她的眼神变化给看在眼里。“无论你说不说,香山别墅六号藏凶的嫌疑你总是没办法洗脱的。而且,我怀疑蛊王在燕京的衣食住行和信息情报都是由你来提供的。——我这么猜测你一点儿都不惊讶?”

    “有什么好惊讶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你有一个背景强硬的师父,想抓谁就抓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连秦纵横都敢抓走,抓走我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我被你囚禁几天,我就不信你无缘无故就把我从这个世界上抹掉。”吴双双的口风极紧,而且思维敏捷,她故意在秦洛的霸道作风上胡搅蛮缠,根本就不上秦洛言语间设置的圈套。

    可惜她不知道的是,听了她的话后秦洛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了。

    如果她仅仅是一个普通学生的话,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事情?甚至连自己干爹是谁都清楚,连秦纵横第二次被捉的事情也了然——

    “你怎么解释商标日期过期的事情?”秦洛冷笑着说道。“李腾辉大半年没有到过哪儿,你姐姐吴霜也说她从来没有去过——钥匙一直在你哪儿。你的嫌疑最大。”

    “一个奶瓶商标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假如这种牛奶是蛊王最喜欢喝的牛奶,购买的商场也都是同一个地方,甚至商标上还发现了蛊王的指纹——你想说这一切都是巧合吗?”秦洛穷追猛打。

    吴双双叹了口气,终于放松了戒备,看着秦洛说道:“你说的是什么交易?你要什么解药?”

    “稀容和稀羽中毒的解药。”秦洛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吴双双,留意着她眼角纹理的每一丝毫变化。

    “为什么猜测是我?”吴双双问道。

    “张敏只是李腾辉的一个情人,根本就不可能介入什么利益纠纷,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她的存在。有动机对她下手的无非就那么两人——之前我怀疑是吴霜做的。因嫉生恨,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拥有。”

    “但是通过和她的几次接触,发现她的心胸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狭隘,而且我故意在她面前提起稀容稀羽的名字,她面露遗憾却并不仇视。还有一个最直接的理由是——她想要孩子,也喜欢孩子。喜欢孩子的人一般坏不到哪儿去,即便是自己情敌的孩子,也不会想到去痛下杀手。”

    “那为什么不是其它的人呢?为什么一定是我?”

    “秦纵横即便在感情上偏僻你姐姐,也不可能冒着自己名声受损的风险去做这种事。我太了解他了,如果不是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他是不会轻易帮助别人的。秦逸也有嫌疑——”

    “不是我。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秦逸连忙摆手,急着想要把这件事情给撇清。

    秦洛笑了笑,说道:“你觉得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吗?”

    “你痛恨李腾辉的背叛,更因为你姐姐在你面前提起没有孩子的苦恼,于是你就痛下杀机——”

    吴双双都有些佩服秦洛的推理能力了,笑着说道:“有一个问题你好像没有搞清楚吧?稀容和稀羽今年十八岁——我也刚刚二十。我和她们的年龄大小差不多,她们受伤的时候我才几岁?难道那个时候我就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不是二十岁。”秦洛说道。“你是二十四岁或者二十五岁吧?”

    “难道年龄也可以造假?”吴双双有些慌了。

    “性格都能够造假,还有什么东西是不能造假的?”秦洛反击着说道。“你是几岁上的学?”

    “五岁。”

    “不。你是八岁上的学。你的家人替你隐瞒了三岁。”秦洛说道。“不要狡辩,也不要担心我拿不出证据。很遗憾的告诉你,我的好师父手底下有各方面的人才,他们早就把你的资料给查了个清清楚楚——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家人为什么要给你隐瞒岁数。但是,这正好方便了你的隐藏。还有什么身份比学生身份更能够获得别人的信任?几乎所有的人在想到你的时候都会把你自动忽略吧?”

    “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吴双双破罐子破摔的说道。这个家伙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即便她想反驳也是有心无力。

    “还有。事出反常必有妖。”秦洛笑着说道。“我认识那么多名媛淑女或者公子哥,他们即便有少数几个认真学习的,也懂得劳逸结合。听你的同学说你过的是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这就让人很奇怪了。你根本就不需要这么拼命。如果你这么做了的话,那一定有着其它的原因。现在我知道了原因。你的低调是在给自己做掩护。”

    “好像这重保护膜对你没什么用处。”吴双双阴沉着脸说道。

    “不。有用。”秦洛说道。“在来这跑马场之前,我并没有把这些事情和你联系在一起。觉得你有心机,人却坏不到哪儿去——后来我想通了一些事情。才揭穿你的真面目。我也被你的学生身份给骗了。”

    “如果我给你解药,你就放了我?”吴双双问道。

    秦洛玩味的看着女人,笑着说道:“你还真是想得简单。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你做了那么多坏事,我就这么容易把你给放了?我怎么对得起被你害成白痴的稀容稀羽?又怎么对得起屡次被人追杀的我自己?”

    “你想怎么样?”吴双双狠声问道。

    “你给我解药。我不杀你。”

    “不行。”

    “你没得选择。”秦洛自信满满的说道。

    ————

    ————

    秦洛手里端着一个玻璃器皿,透明的凹槽里有一小截艳红色的液体。

    秦洛小心翼翼的摇晃着,把它给摇均拌匀,避免里面有物质沉淀。

    李腾辉和张敏站在旁边目不转眼的看着,连大气也不敢出。张敏的小姐妹也站在身后,漂亮的大眼睛一直在秦洛的身上扫来扫去的。看到这个年轻轻轻的小男人一脸严峻的模样,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软了,大腿根子湿淋淋的,要是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摸一把肯定全都是水。

    稀容和稀羽坐在床上,一脸茫然的看着秦洛手上不断摇晃的玻璃管子。

    “稀容稀容——你男人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哦?”

    “不知道。可能是糖水吧。”稀容摇头说道。看来她已经接受了双胞胎妹妹这么喊秦洛的事实。

    “不对。妈妈喂我们吃的糖水根本就不是这样子的。”稀羽反驳着说道。

    “那是妈妈的糖水。这是——他给我们喝的糖水。当然不一样了。”

    “哼,狡辩。”

    “不喝算了。我自己全喝了。”

    “我才不要呢。我也要喝。”

    “不给你喝。”

    “就要。”

    “不给。”

    “就要。”

    ————

    秦洛看到里面的沉淀物质全部融化在药水里,然后又取了一根早就准备好的玻璃瓶,把一半瓶水注入到了另外一只空瓶。看到两只瓶子里的药水一样多后,就准备过去给这两个孩子服用。

    “秦医生——”张敏紧张的喊道。

    秦洛看到她眼里的担心,笑着安慰道:“没关系的。她没理由骗我。”

    也没有那个必要。因为吴双双现在被秦洛关进龙息里自身难保。

    “麻烦你了。”张敏感激的说道。她的表情崩的紧紧的,抓着李腾辉的手有些轻微的抖动。

    她太紧张了。

    成功或者失败,地狱或者天堂,很快就要见分晓了。

    “稀容,来把这里面的糖水喝了。”秦洛像是个怪叔叔似的,拿着手里的小半瓶药水要喂稀容。

    “讨厌。我才是稀容耶。连我的名字都叫错。我不喝。”

    秦洛有些头痛,但还是说道:“好吧。稀容,来把这里面的糖水喝了。”

    “嘻嘻,被骗了吧?我是稀羽。你这个大笨蛋。”那个女孩子坐在床上对着秦洛咯咯的笑。

    秦洛苦笑不已,家里养这两个小魔头还真是让人头痛。

    李腾辉想要出声呵斥,被张敏一把拉住。

    秦洛也不再温柔了,一把拉住一个小家伙,然后一卡她的下巴,她就不得不张开小嘴,秦洛一下子就把玻璃瓶里的药水给倒进她的嘴里。然后把她的脖子一仰,就让她把药水给咽了进去。

    另外一个见机不对想要逃跑,被秦洛一把抓住,也照着刚才的样子把她给灌了药。

    “呸呸呸,你男人骗人——这糖水一点都不甜,是苦的。”

    “我觉得是甜的。”稀容羞涩的看了秦洛一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