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60章、你是秦纵横的情人?

第760章、你是秦纵横的情人?

    第760章、你是秦纵横的情人?

    秦逸看了吴双双一眼,抹了把嘴角的血渍,说道:“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秦洛笑着问道。无论如何,事情查到了秦逸这一步,钥匙也传到了他的手上。如果他不说的话,秦洛就只好请他去龙息喝茶了。

    “丢了。”秦逸说道。“我找双双要香山六号的钥匙,原本是想安顿我一个女朋友的。她叫李妙贞,从美国过来——可是女友临时有事没有来,别墅就空置了。因为那几天我比较忙,忘记还钥匙给双双。没想到钥匙丢了。”

    “钥匙在哪儿丢的?”秦洛问道。这种谎言实在太低级弱智了。不知道是秦逸自己编造出来的还是后面有‘高人’指点。

    可是,他扯出这样一个一攻即破的谎言目的又是什么呢?让秦逸来为蛊王的多次刺杀埋单?

    秦洛撇了撇嘴。“他配吗?”

    “车里。”秦逸想了想,说道:“我的黑色保时捷车子里面。我记得我就是丢在那儿了。”

    “有谁能给你做证?”秦洛问道。

    秦逸想了想,说道:“我手机上有林妙贞的电话号码。你可以给她打电话。”

    “如果是你们早就商量好的口供呢?”秦洛连给那个女人打电话询问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刺杀你的人真的和我没关系。”秦逸愤怒的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追查香山六号的事情。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女人——我把钥匙丢在车前面,根本就没有想到其它的。我每天都会见朋友都会喝酒还会载不同的女人回家——我真的不知道那钥匙是被谁拿走的。——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钥匙丢了。我借了别墅的钥匙还不足一个星期。”

    “不足一个星期?”秦洛眼睛一凛,问道:“你是什么时候从吴双双手里接过钥匙的?”

    “不错。就是一个星期。”秦逸说道。“我是上个星期二从双双手里拿到钥匙的。”

    “是的。”吴双双也点头说道。

    秦洛陷入了沉思。

    对手很狡猾,布置的也很周密,一直在为蛊王更换居住地。

    如果是这样的话,证明蛊王是恰好住在香山六号的时候被抓走的。那么,她之前住在什么地方?

    要知道,秦洛早就发现了蛊王的行踪,而且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交手。如果说蛊王最近才来燕京,秦洛是怎么也不可能相信的。

    可以肯定,后面有人一直在为蛊王打掩护,在为她提供衣食住行和信息情报。

    有这么大的能量庇护她而且又恨自己入骨的人,燕京又能有几个呢?

    是一直阴魂不散好像和每件事都有关系的秦家,还是——想要往秦家身上泼脏水的其它人?

    脑海里灵光一闪,秦洛觉得自己抓住了些什么。

    转过眼再看向秦逸的时候,他的眼神就柔和了许多,但是说出来的话仍然非常绝情。“在没有证据证明你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之前,你就是这桩案子的最大嫌疑人。麻烦你跟我们回去吧。”

    “我说过,我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秦逸暴怒着说道。只要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谁愿意被秦洛给带走啊?

    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像秦纵横那样由始至终都不反抗,至少秦逸就没有这份定力。

    “我不信。”秦洛笑着说道。

    秦洛端起吕含烟送过来的功夫茶一口饮尽,喝完之后,说道:“今天打扰了。替我谢谢你们老板。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请他喝茶。”

    “好的。一定会有机会的。”吕含烟笑的炽艳,也有些诡异。

    “告辞了。”秦洛站起身说道。

    “秦先生,请等等。”吕含烟说道。她挥了挥手,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就快步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

    托盘上面用红绸盖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吕含烟掀开绸布,将放在托盘上的一张上面信用卡般大小印有水墨山水画的精致卡片递给秦洛,说道:“这是我们老板送给秦先生的礼物。花田跑马场的至尊卡。持此卡可以终身享用我们公司的所有服务,包括骑马、曲弓、赌场以及其它的特色服务。”

    “秦先生有独立的更衣储存间,在储存间里,我们已经为至尊卡会员准备了狩猎装两套,跑马装一套,马靴一双,良品曲弓一把。储存间是06号,只需要用这张卡刷一下就能够打开。预祝秦先生在花田玩得愉快。”

    秦洛还没有什么反应,坐在椅子上的秦逸却瞪大了眼睛。

    秦逸也是花田的会员,不过只是金卡会员。他们在这个俱乐部里每狩猎一次的开销大概需要三万至五万块钱。不然的话,谁会愿意搞那么多动物让你猎杀?

    狩猎装两套、跑马装一套、马靴一双,这些东西就得值五万块钱。良品反曲一把,这玩意儿根据制作材料来区别,价值在五万至十万之间。

    更要命的是,终身享用公司所有的服务——这老板和秦洛是什么关系?为何一见面就送上如此大礼?

    人比人气死人。秦洛看着秦洛的眼神满是嫉妒。

    秦洛没有伸手去接,说道:“都不知道你们老板是谁,就贸然收下如此大礼,不太合适吧?”

    吕含烟嫣然一笑,妩媚的说道:“我们老板知道你一定会拒绝。所以她让我带给你一句话——难道你不敢收吗?”

    难道你不敢收吗?

    秦洛的大脑快速的思考着,去寻找自己认识的人中谁会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

    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他痛快的接过卡片,说道:“再次替我谢谢你们老板。”

    告别了那个漂亮大方又极其精明的吕含烟,秦洛带着大头耶稣等人离开花田跑马场。

    车子在环山公路上跑着,秦洛的思绪也在绕来绕去的。

    秦逸是肯定要带到龙息的,他在秦洛后面的计划中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至于吴双双——

    秦洛还在思考着怎么对付她的时候,这女人已经自己开口说话了。

    “你要把他带走?”她说话的时候漂亮的眸子看着秦洛,但是那个‘他’却指的是秦逸。

    “你有意见?”秦洛反问。

    “没意见。”吴双双说道。“现在,我可以证明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了吧?你是不是应该送我回去?”

    秦洛没有回答吴双双的话,而是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这个女孩儿。

    “看什么?”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秦洛笑着问道。

    “什么交易?”

    “给我解药。你和这件事一笔勾消。我不再追究你的责任。”秦洛说道。

    “什么解药?”吴双双咬着嘴唇看着秦洛,俏丽的脸上满是因为委屈而气愤的怒火。“还有,我再次申明,这件事本来就和我没有关系。所以,我也不需要和你做什么交易。”

    “是吗?”秦洛冷笑。“秦逸是上个星期二才从你手里拿到的钥匙。可是为什么我们从香山别墅六号的房间里找到了两个星期以前就应该过期的酸奶瓶标签?”

    蛊王有一个特点,就是每次喝酸奶的时候都喜欢先把标签给撕下来。秦洛带着龙息闯进去的时候,从沙发脚下找到了一张酸奶标签。

    酸奶是一种保持期极短的饮品,按照标签上的日期,这瓶酸奶应该在两个星期以前就应该喝完,不然就会变质。

    也就是说,蛊王两个星期以前就住在了这别墅里。

    那个时候秦逸还没有拿到钥匙,那么,提供钥匙的人又是谁?

    吴双双的脸色一变,眼里的惊恐一闪而逝,强硬的说道:“一张过期的酸奶标签,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你是聪明人,比你姐姐都聪明。所以,就不要故意装糊涂了。”秦洛笑着说道。“原本你们吴家和秦家是远亲,可是秦纵横却非常看重你们,为你姐姐扶持起一家年利润数亿的大公司——这应该和你姐姐没有关系,是和你有密切关系吧?”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吴双双再次说道。

    “当女人试图逃避一件事情的时候,证明她已经心虚了。”秦洛笑着说道。“这是我在《女性心理学》里学到的知识,一直记忆深刻——”

    秦洛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脸色阴沉的说道:“你和秦纵横是什么关系?情人?战友?合作伙伴?还是其它的什么关系?”

    “————”吴双双冷眼盯着秦洛,一言不发。

    这个男人,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愚蠢嘛。

    (PS:大家可以猜猜秦洛找吴双双要什么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