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55章、龙息二当家!

第755章、龙息二当家!

    第755章、龙息二当家!

    山色秀丽,薄雾如细纱。

    以前的龙王每天清晨起床都会拄着拐仗爆走几圈,锻炼手感,也借机恢复下体知觉。但是,自从秦洛送了龙王手抄本的《道家十二段锦》后他就改变了一种更柔和的锻炼方式。

    他现在在正在练习的是第六段锦‘闭气搓手热,背摩后精*门’。

    吸气一口,停闭不呼出,两手互搓至发热,急分开摩擦背后‘精*门’,一面摩擦一面呼气,反复练26次,做完后收手握固。

    悄无声息的,小院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黑衣黑裤的离走了进来,站在龙王的身边没有出声。

    整个套路做完,龙王自己睁开了眼睛,看着离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他知道,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是不会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过来打扰自己练功的。回为在自己练功的时候,也正是其它龙息队员做体能训练的时间——他们跑到自己面前晃悠不是表明了在偷懒吗?这是龙王最不能容忍的一件事情。

    “军部来人。”离说道。

    “是为秦洛带回来的那个小子的事?”

    “不知道。”离说道。“他要见你。”

    “来的是谁?”

    “廖言钟。”离说出一个龙王所熟识的名字。

    “原来是他。”龙王笑了起来。“秦野狐果然是只老狐狸。知道我吃软不吃硬,就把这小子给请来说情。让他进来吧。”

    离转身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带进来一个身材魁梧气质凌厉的中年男人进来。

    男人长得浓眉大眼,国字眼,嘴唇宽阔,一看就是个硬汉似的人物。他身穿一套七成新的军绿色迷彩服,高筒皮靴,身上没有任何装饰,让人看不到他在部队中的级别。

    中年男人大步走到龙王面前,一个标准的军礼敬了下来。

    龙王笑呵呵的看着他,说道:“来的正好。陪我吃早餐吧。”

    “是。”廖言钟爽快的答应着。看着龙王的眼睛里有一丝激动,更多的则是尊敬和——仰慕。

    有护士在廊檐下摆了张木制小桌,桌子上摆放着稀饭馒头和几样精致的下饭小菜。

    廖言钟推着龙王的轮椅坐过去,这才转过身对离说道:“小师妹也一起来吧。”

    “我吃过了。”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哈哈,还是这脾气。”廖言钟大笑。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龙王笑呵呵的说道。“言钟今年又可以往上走一步吧?”

    “只是有这个意向。但是那个位置竞争的人太多,最终花落谁家还是个未知数。”廖言钟坦诚的说道。他知道,在这个老人面前,他没必要客气,更没必要撒谎。

    因为——因为他们是一家人。

    “如果你觉得我这张老脸还有些用的话,我帮你给老赫打个电话怎么样?”龙王问道。

    “谢谢首长。”廖言钟感激的说道。老赫是军部的一把手,对军部内部的人事任命有直接的决定权。如果龙王愿意给他打电话的话,这个事情就有了百分之八十的成功机会。

    在军队系统,还没有谁敢不给龙王面子。

    龙王摆摆手,说道:“我不是帮你追权夺利。一个人的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你站得高了,看得远了,要做的事情也就多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一定不辜负首长期望。”廖言钟保证似的说道。

    龙王欣慰的笑着。

    对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得力干将,他还是信得过的。他龙王纵横天下数十载,凭得难道就只是一身蛮力不成?

    “说吧。这次来疗养院有什么事?”龙王端起面前的一碗稀饭开始喝起来,又用筷子挑起了一个雪白的馒头嚼起来。

    廖言钟其实来的时候已经吃过早点,但是龙王让他做的事情他从来不会拒绝,也跟着端起大碗喝起稀饭。

    “小师妹是不是带回来一个姓秦的家伙?”廖言钟听到龙王的问话后,出声说道。

    “不错。”龙王点头说道。“他们找了你来说情?”

    “是。”廖言钟说道。“他们知道我的出身,所以就找到我哪儿去了。”

    “嗯。”龙王咽下一口稀饭,说道:“秦野狐还不想和我撕破脸,所以找你这个中间人来缓和一下,即能把人要走,也谁都不得罪——他还真是谨慎啊。你们部里是什么意思?”

    即使不欣赏秦野狐为人处事的做法,但是龙王对秦野狐的忍劲儿还是颇为佩服。昨天亲自登门求见被拒,他不仅没有盛怒之下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反而找了自己一个亲密下属来要人。

    廖言钟算是半个龙息人。之前是预备队成员,在龙息成员入队考核的时候因为身手原因而被刷掉,龙王却看中了他的大局观和临场指挥能力,就把他推荐给了军部。

    因为他能力出众,又有龙王在身后照料,所以很快就在军部脱颖而出,现在已经是军部的中级将领了。

    “万副部的意思是——如果查无所实的话,就放了那小子吧。”廖言钟说道。

    “这个我还不能答应你。”龙王说道。

    廖言钟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如果军部说什么龙王就听什么,他也不是龙王了。这条大龙,有时候固执的让人抓狂跳脚却又无可奈何。

    谁让他是龙王呢?谁让他是军神呢?谁让他是华夏的守护神呢?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说道:“这是秦野狐送给疗养院的一批设备清单。并且许诺,今年的疗养院维修费由秦氏集团全部承担。”

    龙王没有伸手去接那张纸,只是扫了一眼上面的话,说道:“还真是大手笔。”

    “龙王的意思是?”

    “我没有意思。”龙王说道。“去找你小师妹吧。这事儿是他们折腾出来的,问问她什么意思。”

    “小师妹?”廖言钟苦笑。他宁愿和龙王打交道,也不愿意和这个性格怪僻的小师妹打交道。连续被她顶上几句,任谁也吃不消啊。

    可是,现在有求于人,也不得不去。“那我去试试。如果不行的话,还要首长帮忙说情。”

    龙王笑着答应。心想,她也不会做决定的。这件事儿啊,还得找秦洛那小子来拿主意。

    当然,龙王不会把这话说出来的。他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龙息的有些事是靠一个非正式成员来做决定。

    ————

    ————

    因为昨天晚上——不,应该是今天凌晨秦洛和厉倾城大战了好几个三百回合,运动量过于庞大,起床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拉开厚厚的窗帘,刺眼的阳光便一股脑的涌了进来,照在秦洛身上火辣辣的,也让他肩膀上胸口和手臂上的那一个个细碎的牙印格外的清晰可见。

    他是被离的电话吵醒的,说是一大清早军部就来人要提走秦纵横,问秦洛要如何处理。

    秦洛暗笑,好像自己成了龙息的负责人似的。

    “你们是什么意见?”秦洛问道。

    “我们没意见。”离不冷不热的说道。

    秦洛已经习惯了她对自己的态度,说道:“那就放了吧。”

    “确定?”

    “确定。”秦洛说道。军部大清早的就来要人,证明秦家已经做通了一些大人物的工作。而且,秦家原本就是政治起家,身后的人脉极其深厚。没有确凿证据的话,就连龙息也没有办法把秦纵横这种后台强硬的人物给留下来。

    嘀嘀——

    电话里头传来了盲音,离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秦洛也不在意,收起电话后,发现美容床上已经没有了厉倾城那庸懒性感的身影。沐浴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显然,厉妖精去打扫战斗留下来的痕迹了。

    秦洛看着自己身上已经干枯如鱼鳞的脏物,也推开玻璃门挤了进去。

    厉倾城赤裸裸的站在水幕下冲洗,湿淋淋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丰胸蜂腰,臀部翘挺肉实。白哗哗的水珠击打在她的身上,像是落在带有弹性的镜子上似的,唱着悦耳的歌声向四处飞溅。

    仅仅是一个背影,秦洛就再次热血上涌。

    厉倾城听到身后的声音,转过身来把秦洛拉到浴头下面,先帮他侵湿全身后,这才挤了沐浴露细细的在他全身涂抹。

    秦洛舒服的呻吟一声,恶作剧心起,也抓了一把沐浴露想要帮她按摩身体。

    厉倾城正在帮她清洗大腿,发现他的异动,一巴掌拍在他昂首挺胸的小弟弟上,说道:“再不老实的话,我就一口把它咬掉。”

    咬——掉?

    秦洛的脑袋一热,差点儿就想让她把自己按倒在墙上再非礼一次。

    这女人,还想不想要人活啊?

    “你们今天准备忙些什么?”秦洛问道。

    “自然是宣传方案的事儿。吃完饭我就给金德瑞打电话,让他过来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在你去瑞典之前开拍——别动,赶快洗澡,思璇那妮子估计已经起床了。”

    厉倾城的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了砰砰的拍门声音。

    (PS:这几天连续有事,实在是郁闷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