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49章、噪音污染费!

第749章、噪音污染费!

    第749章、噪音污染费!

    秦洛从十三岁开始正式给人行医时,经常被人质疑他的年龄。但是因为有药王秦铮在后面给他撑腰,即便他治不好,也有他爷爷出马,所以病人对他的年龄一事也不是太抗拒。

    之后名气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少有人质疑他的年龄问题了。

    不过,这个大个子男人显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是谁。

    “放心吧。他很厉害。”扬宗伊敷衍的回了他一句,说道。“全聚德不会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

    确实,如果全聚德的人随随便便找个医生来给自己的父亲治病,治好了相安无事,如果治坏了的话,全聚德的名声可就臭了——

    中年男人想通了这点,也就先把心里的火气给压了下来。这个时候,救人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他留神打量了一番,发现这年轻人治病救人还是有模有样的,看起来不太像那些专门骗钱的江湖郎中。

    秦洛在忙着切脉,虽然把中年人的质疑听在耳里,却没有心思去反驳他。用事实抽他一耳光比耗费口水辩解一百句更有力一些。

    “病人是不是喝了酒?”秦洛问道。

    “喝了几杯。”一个矮肿的男人皱着眉头说道。“就喝了两三杯。”

    “以前是不是有三高症?”秦洛再次问道。

    所谓的三高症就是我们常说的血压高、血脂高和血糖高。

    “是的。有。”一年衣饰华丽的中年女人红着眼睛回答着说道。“我爸的血压和血脂一直都挺高的,平时也挺注重保养——今天是他生日,所以才许他多喝了两杯。没想到就出事了。”

    听了他们的回答后,秦洛更加确定了自己的诊断。

    原本病人就有三高症,经过高度酒精的刺激,导致出现现在的脑梗塞症而导致昏迷。

    脑梗塞是由于脑动脉粥样硬化,血管内膜损伤使脑动脉管腔狭窄,进而因多种因素使局部血栓形成,使动脉狭窄加重或完全闭塞,导致脑组织缺血、缺氧、坏死,引起神经功能障碍的一种脑血管病。

    这种病情出现突然,而且极其危险,如果救治不及时的话,可能会让病人一命呜呼再也没办法醒过来。

    况且,这老爷子原本就是八十岁高龄,救治起来本身就是带有一定危险的。即便救过来,也有可能落下口眼歪斜,半身不遂,流口水,吃东西掉饭粒,举不动筷子等后遗症。

    好死不如赖活着。和死亡相比,这是比较好的结果了。

    秦洛就没有再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随手携带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根银针,又对扬宗伊说道:“店里有急救箱吧?”

    “有。”扬宗伊答应一声,就让候在一边的店员快速取来了一个小箱子。

    秦洛接过箱子,从里面找了酒精棉给银针消毒,然后一针扎在老人的大拇指尖指端。

    这一次扎针速度极快,时间也非常短。然后他把针拔出来后,又一针扎向第二根手指——

    扎完手指后,秦洛注意了一下老人的表情,见到他仍然眼睛紧闭昏迷不醒,于是就开始针灸他的脖颈。

    这次用的时间比较长,而且秦洛用的是太乙神针的透心凉针法。虽然他面无表情,也不像使烧山火时那样的大汗淋淋,把身上的衣服也给侵湿,但是所耗费的力度却是极大的。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足足针刺了五分钟,病人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这个时候,病人的家属可等不及了。

    “你到底行不行啊?”

    “不行我们就自己送医院。可别把时间给耽搁了——”

    “医生呢?医生怎么还没来?”

    显然,他们都没把站在面前忙活了半天的秦洛同学当做真正的医生。

    秦洛收针,扫了一眼周围吵吵嚷嚷的病人家属,冷声说道:“你们要带他走也行。别怪我没有提醒——只要你们挪动了他的身体,就再也别想救回来了。不信你们试试。”

    “你吓唬谁呢?”中年男人生气的说道。“如果我爹救不回来,就是你把时间给耽搁的。我们老段家和你没完——”

    听了他耍流氓的话,秦洛都想一走了之,不管他们的死活。

    但是,生命没办法儿戏,死亡也不会等待。既然他接手了这个病人,就一定要坚持到底。

    “你最好闭嘴。”秦洛不屑的扫了他一眼,说道。。

    听到他说这句话,就像是一个三岁的小朋友对一个中年大汉说‘你再敢扯我的小JJ,我就揍扁你’一样。他还真没把这个家伙放在眼里,更不会怕他和自己‘没完’

    “没事吧?”扬宗伊表情担忧的说道。她怕病人出事影响全聚德的声誉,更怕救治失败影响秦洛的名誉。

    秦洛笑了笑,说道:“没事。”

    他再次将银针消毒,然后再次出针。这一次,仍然扎在脖颈的穴位上面,而且是和前面一针一模一样的位置。

    从手法上看,和透心凉没有任何区别。可是,使力的方式却变了。

    观音手。从菩萨门苏子哪儿学来的观音手。

    轻风细雨,如浴春风。

    这就是观音给人的形象,这也是观音手针法带给人的视觉感受。

    这轻飘飘的一针下去,老人的身体突然间猛地弹了起来。

    在家人的惊呼声还没来得及叫出来时,他又再一次躺了回去。

    这观音手可不像它的名字那么柔软,就像鬼敲门也不像它的名字那么阴森霸道一样。可以说,这两针的名字和功效其实是相反的。

    “没关系。自然反应。”秦洛解释着说道。他没有拔针,而是继续将平和却充沛的力道渡进病人的身体里面。

    又过了三分钟,秦洛突然间拔针,然后一巴掌拍在病人的后背上。

    “嗝——”

    老人打了个饱嗝后,一脸茫然的睁开了眼睛。

    “爹,你没事了?”

    “老爷子,你感觉怎么样?”

    “爸,要不要喝水?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爸,你说句话啊。”

    “他说不了话。”秦洛一边把银针消毒收进盒子里,一边说道。“先送回去休息几天。以后不能再让他喝酒,也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大喜大悲的事也不要告诉他——”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哎,医生,你不能走啊。”那个矮胖的中年男人跑过来拉着秦洛的手,一脸赔笑的说道:“你救了我们家老爷子的命,怎么着我们也要好好感谢你。”

    “是啊是啊。总要给个出诊费什么的。”

    “你说个数目,我们定当奉上。”

    走到包厢门口的秦洛停了下来,他转身看着这一家子人,说道:“出诊费十万块。”

    “什么?”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秦洛,好像他是外星生物似的。

    “怎么会这么多?随便扎几针就要十万?”那个个头高大的男人表情不悦的说道。

    秦洛笑眯眯的审视着他,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父亲的命不值十万块?”

    “你——我们可没这么说。只是这十万块实在是太多了。”中年男人小声说道。

    “如果是别人,我最多收一万块。”秦洛笑着说道。

    “那其它的九万块是怎么回事儿?”

    “我救人的时候你们实在是太吵了,这是噪音污染费。”秦洛冷笑着说道。刚才他被这家人冷嘲热讽真是憋了一肚子火,如果不是患者生命垂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非要给这些家伙一点儿教训不可。

    现在他把病人救过来了,终于可以报复他们一下了。

    大个头男人满脸羞愧,他抓起桌子上的大半瓶牛栏山二锅头对秦洛说道:“刚才确实是我的错。是我有眼无珠以貌取人。咱北方爷们不太会说话,我就以酒谢罪吧。”

    说完,他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的灌起酒来。一口气下去,竟把这足有七两重的高度白酒给喝进肚子。

    “如果你还不解气——我再喝——一瓶。嗝——”

    扑通!

    他话还没说完,身体便往后倒地。幸好身后有人挡着,恰好把他给拦了下来。不然让他就这么砸在地上,非要把脑袋给开瓢不可。

    “小兄弟,真的很感谢你救了家父。请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和住址,好让我们登门道谢——还有那十万块钱我们会如数奉上。只是暂时没有带那么多现金,不知你方不方便给我们一个帐号。明天我就让人给你打钱。”矮胖男人笑着说道。

    看到大块头这么豪气,秦洛也不好意思再找人要十万块诊金了。又嘱咐了几句,便让这家人赶紧把病人送回家休息。

    扬宗伊安排了一下后事,然后快步追上秦洛,歉意的说道:“秦洛,谢谢你。”

    “没关系。我是医生。”秦洛笑着说道。

    “但还是要谢谢你。”扬宗伊看着秦洛清秀的面孔,固执的说道。“你喜欢吃烤鸭吗?喜欢的话我帮你安排一个包厢,每次过来提前打个电话就行了。”

    “不用了。我很少吃这个。”秦洛拒绝着说道。“如果想吃的话,我会直接打你电话的。”

    扬宗伊心里有些遗憾,还是不动声色的给了秦洛自己的名片。说秦洛想要吃烤鸭的时候直接给她打电话,她来帮忙安排位置。

    两人正要回帝王厅包厢的时候,却和一群人碰了个正着。

    双方一见面眼神就对撞起来,气氛变得有些紧张。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