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42章、玩场大的!
    第742章、玩场大的!

    秦纵横丝毫不惧的回视着秦洛的眼神,一点儿也不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的样子,笑着说道:“这种事应该问这位小姑娘就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房子是你的,她住你这边,怎么会和你没有关系?”秦洛追问着说道。

    “房子是我出钱买的,但并不代表就是我的。”秦纵横眯着眼睛笑着。“这幢房子是三年前买下来的。年前的时候我把他送给了李腾辉,只是因为比较忙,所以忘记办理过户的事情——如果不是你今天打电话约我在这里见面,我都忘记我还有这么一幢房子。倒是李腾辉经常住在这里,你可以打电话找他问问。你们是亲密无间的伙伴,他一定不会说谎骗你的吧?”

    秦纵横后面一句话就是对李腾辉人品的鄙夷和秦洛与他狼狈为奸的讽刺,看来短时间内他是很难忘记被人捅刀子的痛楚。

    “送给了李腾辉?”秦洛一愣,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又和李腾辉有了牵连。

    “不错。年前李腾辉带领的能源工作室取得了重大突破,有一个项目获得国家能源部的认可和奖赏,准备上马做为国家节能工程的样本项目——李腾辉是项目成功的大功臣,我就把这套房子奖励给了他。钥匙也早就交给他了。”

    即便处于敌对的位置,但是秦洛却不得不承认秦纵横这个人确实很有些笼络人心的手段。就凭一次项目的成功就送给李腾辉这样一幢价值过亿的豪宅——或许也有李腾辉的妻子是秦纵横表姨的缘故,但是,这不得不说是一次大手笔。

    不过,他却以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办理过户手续的借口来敷衍别人,又显得不够诚心。

    也幸好他没有傻乎乎的一次就把产权给移交出去,不然的话,随着李腾辉这次的背叛出走,他又要多损失一亿华夏币了。

    秦洛自然不会听信秦纵横的一面之词,虽然知道以他的智商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欺骗自己,却还是要打个电话给李腾辉问清楚一些细节。

    秦洛拨通了李腾辉的电话,响了好几次铃后才被人接通,话筒对面传来李腾辉歉意的声音,说道:“秦少,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带着闻人小姐和白大少参观新厂房,外面正在安装机器,没听到手机铃声——找我有事?”

    “没关系,知道你最近比较忙。”秦洛笑着说道。“就是打电话找你了解一些情况。你在香山脚下有一幢别墅?”

    “算是吧。”李腾辉说道。“香山别墅六号。那是年前秦纵横奖励给我的,我人都走了,哪还好意思要人的别墅?我离开的时候,就把别墅钥匙留给吴霜了。”

    “那你知道她把别墅借给谁用了吗?”

    “不知道。我们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我现在住在玫瑰园。”

    “好了。没事了。你先忙吧。”秦洛说道。

    挂断电话,秦洛看着坐在他对面正在和红衭微笑聊天看起来相谈甚欢的秦纵横,说道:“你说把别墅送给了李腾辉,可是他说他根本就没有接受你的好意。他走的时候,把钥匙留给了他的前妻——这件事情仍然和你有着密切的联系。”

    秦纵横笑呵呵的看着秦洛,说道:“我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一些误会。可是你不会以为只要是我认识的人犯过错误,全都是因为我在幕后指使的吧?李腾辉和吴霜是夫妻,他把钥匙给了吴霜,那钥匙还是在他们夫妻手里。”

    “吴霜是你表姨。”秦洛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她问清楚情况呢?看看是不是她把这别墅交给了红衭手里?”秦纵横刚才和红衭聊了几句,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

    “这正是我要做的。”秦洛冷笑着说道。

    “希望你能找到满意的答案。”秦纵横笑着点头。

    “为什么每件事情都和你有关系?”秦洛盯着秦纵横问道。

    “应该这样问——为什么你认为每件事情都和我有关系?”

    “牧月中蛊,蛊引是从你哪儿拿的。我被人追杀,凶手的住处是你提供的——你怎么解释这些?”

    “可是你为什么不这样想?佛陀是谁拿回去送给牧月的?这幢别墅我早就送人了,现在它被用来藏凶,又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不怀疑闻人照?为什么不怀疑李腾辉?”

    “他们没有害我的理由。”

    “我有吗?”

    “有。”秦洛肯定的点头。

    两人的对话越来越急,声音也越来越快,仿佛他们俩个就要挽起袖子大干一场似的。

    可是,在两人含情默默的对视了一阵子后,突然间相视一笑。

    “不错,我确实有理由害你。”秦纵横坦白的说道。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会礼尚往来的。”秦洛回敬着说道。

    “但是这件事我确实不知情。”秦纵横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可爱的小姑娘。”

    “虽然没有证据——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你说的话。”

    “那就慢慢查吧。”秦纵横说道。

    “会的。”秦洛点头。“你先跟我们走一趟吧。”

    “去哪儿?”

    “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秦洛说道。

    “我说过,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

    “我知道。”秦洛了然的说道:“我也没说一定会和你有关系。我只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秦纵横的表情严峻,脸色也变得冰冷起来,盯着秦洛看着,说道:“上次你让警局请我喝茶,只是因为我问心无愧,出于和牧月的交情,也想借此第三方洗掉身上的嫌疑,所以我们秦家不发一言。但是事可一,不可二。你再次挑衅和诬蔑,难道你就认为秦家是好欺负的不成?”

    “你说的太严重了。”秦洛摆摆手说道。“我没有挑衅,也没有诬蔑。我们找到了杀人凶手,杀人凶手又住在你的豪华别墅里,有空调吹,有酸奶喝——总是和你有点儿嫌疑不是?你说把房子送给了李腾辉,可这房主的名字不是还在你名下吗?我们把你请回去,还是和上次的目的一样,是为了帮你洗清嫌疑。”

    这么弱智的理由,秦纵横会相信吗?

    可是他又应该怎样反驳?他能说大爷的身份特殊,你三番五次的把我带进局子里,让周围的朋友和生意场上的伙伴怎么看我?

    是的,秦洛就是想把他的名声搞臭。

    因为他已经发现了,想用红衭住在秦纵横名下别墅这一点儿来指证他犯罪指使杀手红衭袭击自己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且正如他说的那样,秦家是个庞然大物,还真不是好招惹的。即便是龙息,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也不能对他用刑。

    但是,既然把人请过来了,又让他像只开了屏的孔雀似的毫发无损的转回去实在是心有不甘,所以他就想先在他手上收点儿利息。

    秦洛甚至很悲观的想,就算自己最终斗不过这个死对头,但是后人提起秦洛这个名字的时候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因为自己是唯一一个两次让他进警局喝茶的纯爷们。

    “如果我不同意呢?”秦纵横压抑着腹腔里即将磅礴而发的怒意,沉声问道。

    “那就只能对不起了。”秦洛笑呵呵的说道:“恰好我今天带的人比较多。”

    离、小李探花、猴子、老鼠、还有大头和耶稣,这么超强的阵容,足够去某个国家执行刺杀和颠覆的任务了。

    秦纵横看着屋子里那群一看就不好招惹的特工们,心里也有种无可奈何的脆弱感。这小子到底是走了什么样的好运,竟然能够把国之利器龙息队员当成自家小弟使唤?

    他们要当真和自己来真的,凭田螺一人和外面的那些保镖还真是没办法阻拦。反抗的话,也只是自取其辱。

    看到秦纵横阴沉着脸不说话,秦洛笑着说道:“如果你不说话的话,那我就当做是你答应了啊。”

    然后大手一挥,说道:“把他们都带回去吧。他们不说,我们就关着慢慢审查。”

    这一次没再敢那么随意的对待红衭,先给她上了两重军拷,然后又由秦洛用银针封住了她的穴位,这才装进了军车里由几个人特别看管。

    秦纵横只是怀疑对象,没有办法给他用拷。当然,以他的身份不用拷他也不会跑。

    只是以他的忍耐能力和涵养,在第二次被秦洛请进军车后看秦洛的眼神也仿若杀神。

    上车的时候,秦纵横对田螺说道:“你不用跟我过来。回老宅找我爷爷,既然他想玩,那就陪他玩场大的吧。”

    “你不会干傻事的吧?”田螺笑呵呵的看着秦洛,出声问道。好像他的主子被秦洛拘起来了,却丝毫不影响他和秦洛的感情一般。

    “我只希望我的对手不会干傻事。”秦洛回答道。他知道,他是在警告自己千万不要对秦纵横用刑。秦洛的回答却是看他的配合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