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40章、LOLI凶猛!
    第740章、LOLI凶猛!

    红衭回到家里后脱下了身上那宽大的苗族服装,换上了一条粉红色的薄纱长裙——从心理学的角度上讲,偏爱粉色系的女人还带有一些童心。

    凹凸有致的身材,粉嫩如滑乳的肌肤,黑黑的长发,大而明亮的眼睛,从外表上看,她真是一个非常可口诱人的小LOLI,是任何一个怪叔叔都不愿意放弃的美味点心。

    可是,假如你知道她是苗疆蛊王,一个玩弄毒药毒物如儿戏的小怪物后,恐怕你的食欲就要大打折扣了。

    她竟然没有一点儿被俘的意思,反而充当起了别墅女主人的角色,对着走进屋来的众人说道:“大家随便坐吧。不用客气。没有茶,只有酸奶乳——你们要不要?我不喜欢喝茶,就喜欢喝酸酸乳。”

    她说话的时候,手上还捧着1.5L的大瓶酸奶瓶,嘴唇上残留着没有舔干净的奶渍——这样的女孩儿,你怎么能够恨得起来?

    就连被她鼻孔里塞了蛇的老鼠看到她的模样后恨意也神奇般的消除了不少,刚才在外面围堵她的时候想着抓到人后把她千刀万刮凌迟炮轰什么的,现在觉得打两巴掌都有些下不了手。

    “不用了。”秦洛说道。他没有坐沙发,更不敢喝这女孩儿的酸奶——这是秦洛见过的最危险的人物啊。

    别人危险,你可以看见,可以预防。譬如说耶稣是高级杀手,是一个训兽高手。但是你只要谨慎些注意身边出现的小动物,就可以有效的提防。大头枪法如神,也要有个拔枪的动作和出枪的时间,而且每一发子弹也只能打死一个人。

    她不同,她能够悄无声息的同时把所有人都干掉。

    自从进了屋后,猴子就像是条猎狗似的到处嗅闻,小李探花守在门口没有进屋,还不是担心这屋子里有让人晕倒的迷药?

    “你们不坐也不喝,那我就不客气了。”她一屁股窝在沙发里,把光洁如玉的小脚放在面前的茶几下,仰起脸看着面前的一群人,说道:“你们终于抓住我了。”

    “你竟然一点儿也不害怕?”秦洛真是被她给逗乐了。“还真是没有一点儿做为阶下囚的觉悟啊。”

    “你们不会杀我的。”红衭骄傲的说道。“也不能杀我。”

    “为什么不会杀你也不能杀你?”秦洛好奇的问道。

    “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是苗疆蛊王,苗人的守护神。如果我死在你们的手里,所有的草蛊婆和所有的苗寨都会和你们不死不休——就算你有能力自保,也一定会觉得麻烦吧?”红衭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这是威胁?”

    “不是。”红衭认真的摇头。“我只是认真的给你介绍情况。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调查啊——你们都能想办法追踪到我,调查这些资料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再说,我罪不致死。”红衭指着老鼠说道:“如果我是你们的话,一定会先想办法把他身体里的噬血蛇给引出来。这火是特别炼制的噬血蛇引,一旦遇到攻击就会穿破心脏破体而出——他现在还活着,证明你们没有干过什么傻事。”

    秦洛的额头起了一层冷汗,心想,幸好刚才在路上的时候拒绝了老鼠的哀求,如果贸然出手相救的话,那自己有可能就是杀害老鼠的凶手——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自己哪能对得起龙王对得起离和军师大头这些亲密的朋友?

    即便他们不责怪自己,自己还有脸在龙息混下去吗?

    “你一定会有办法的。”秦洛笑着说道。“说实话,我不怕你说的草蛊婆和数十万苗人——你要死了,我们就把你的死讯公布出去,说杀害你的凶手是我的一个对手。再制造一些假象,他们会相信的——但是我担心朋友的安全。如果你能够表现出自己的诚意的话,我们也会给予相应的礼遇。”

    红衭盯着秦洛,冷哼着说道:“难怪师父不让我来大城市,城里人真是太卑鄙狡猾了。”

    “你面前站着的这些还是比较纯朴的。”秦洛辩解着说道。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巧言令色花言巧语专门欺骗女孩子的身体——”红衭像是想起了什么生气的事情似的,突然间集中火力攻击秦洛一个人。

    “我有你说的这么多缺点吗?”秦洛厚着脸皮否认。

    “你还不愿意承认?”红衭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指着秦洛骂道:“旗袍店的金发女人,云滇温泉的长发女人,倾城美容院的两个大胸女人,还有唱歌的米紫安——”

    她的手指转了一圈,然后指到离的身上,说道:“还有她。你祸害的女人还不够多吗?”

    “———”秦洛被她驳得哑口无言。自己的一些破事都被她看在眼里,想辩解都没有说词。她虽然不知道那些女人的名字,却给那些女人楖括分类——什么金发、长发、大胸、唱歌的——

    这些显著的特点更增加了她说话内容的可信度。猴子老鼠小李探花等人看着秦洛的眼神变得暧昧而诡异。

    离怒了,一个飞刀甩出去,说道:“我和他没关系。”

    嗖!

    飞刀扎在红衭手里的那个酸奶瓶上,乳白色的奶液顺着刀孔流敞出来,让红衭的手上、裙子上大腿上都敞满了那种黏稠的液体。

    红衭把插着把刀子的奶瓶丢进垃圾桶,舔了舔手指后,不屑的扫了离一眼,说道:“不承认算了。”

    “你——”离又要甩刀子。

    秦洛拦住,说道:“先让她救老鼠吧。”

    老鼠也一脸期待的看着离,请她稍安勿躁。要是一刀子把这女娃给扎死了,这蛇不就在他身体里面安居乐业了吗?

    “哼。”离冷哼一声,终于把刀子收了回去。

    秦洛看着红衭,说道:“我们算不得朋友,也不是什么亲戚,我的生活状态和你没有关系。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你帮我朋友把他体内的毒蛇引出来,我们也会表现出相应的礼遇。我不想逼迫你,更不喜欢用刑。如果迫不得已的话,也不是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红衭倒没有拒绝,对老鼠招了招手,说道:“过来。”

    老鼠忐忑不安的走过去,脸色铁青,警惕的看着红衭,说道:“你要做什么?”

    “嘘——”红衭对着他吹了一声悠长怪异的口哨。

    嗖!

    一条黑线从他的鼻孔里窜了出来,然后跳到了红衭的掌心。正是那条被红衭从老鼠鼻孔里塞进去的噬血蛇。

    不痛不痒,老鼠甚至都没有什么感觉,那条折磨了他一个钟头让他生不如死的小蛇竟然就已经跑出去了。

    “还真是术业有专攻啊。”秦洛衷心的赞叹着。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好好的谈谈我们的问题了。”秦洛笑着说道。“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几次三番的找我麻烦?”

    “你杀死我姨婆。”红衭说道。

    “你姨婆是谁?”

    “养大我的女人。”

    “我说是她是谁?叫什么名字?”秦洛无奈的说道。这女人有时候厉害的可怕,有时候又傻的可爱。

    “红双。”红衭说道。“我的名字就是姨婆取的。”

    “她是做什么的?”

    “草蛊婆。”

    秦洛摇头说道:“我确定我这辈子只见过一个死了的草蛊婆,没见过真的草蛊婆。我更没杀过草蛊婆。”

    “你当然会否认。”红衭冷笑着说道。

    “我没必要否认。”秦洛说道。“是谁告诉你人是我杀的?”

    “我不能告诉你。”

    “你就偏信别人的一面之词?”

    “难道我要相信你这种只会甜言蜜语欺骗女人的混蛋?”

    “————”秦洛有些无奈。花名在外,和人说话都没有底气。

    “没话说了吧?”

    “是谁指使你的?”秦洛说道。“你告诉我,我把他喊过来,然后我们当面对质。如果是我做的,他一定会有证据证明这一点。如果不是我做的,也可以洗清我的嫌疑。”

    “不行。”红衭说道。“我不会出卖别人的。”

    “这不是出卖。真理越辨越明。这是认清事实。我不希望你被别人给骗了。”秦洛诱导着说道。这丫头看起来有些傻,说不定还真能中计了。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啊?”红衭撅着嘴巴说道。

    秦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对老鼠说道:“她刚才把蛇塞进你鼻孔里,你难道不想报仇吗?”

    秦洛的意思是说,老鼠可以过来刑审逼供了。

    “我?”老鼠苦着脸说道。他有些不敢和这个小妖女打交道,只想敬而远之。

    “你不愿意?”秦洛笑着问道。

    “好吧。”老鼠答应着,从腰间抽出一把刀子。剥皮抽筋敲膝盖骨或者刺穴割指甲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每一个龙息成员都不陌生。

    “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红衭看着老鼠说道。

    “什么事?”老鼠问道。

    “这条噬血蛇是母蛇,每次吸足了血后就会产卵。”红衭一脸甜美的笑着。“可能你的身体里面还留着她的蛇卵呢。”

    老鼠的脸就绿了。想吐。

    (PS:给人家一张红票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