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28章、针尖对麦芒!

第728章、针尖对麦芒!

    第728章、针尖对麦芒!

    洛莘穿着一身红色的曳地礼服,礼服的下摆镶满了珠片,像是美人鱼的尾巴。而穿着这身礼服的洛莘站在人群中惊艳出众,仿若遨游海洋世界的美人鱼女皇——就是这条鱼的身材太火爆了一些。

    不用特意伸长脖子去瞄,就能够看清楚她低胸V领后面裸露出来的大片雪白粉肌。

    能够把这种大红色穿出超凡脱俗气质的,这个世界上总共找不到一百个女人。

    她巧笑嫣然的看着秦洛,这个让她即不喜欢也不讨厌的男人。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福布斯也是一家媒体。只要是媒体,就能够被收买或者被恐吓。排行榜上的那几十人只不过是被丢出去的靶子,真正的有钱人隐藏在水底——譬如闻人家族,譬如秦纵横,譬如白破局,还有一些身份比较敏感,福布斯不敢公布出来的富豪家族。譬如你。”

    “你想错了。”洛莘说道。“我的身份是比较敏感,但是我确实没有一百亿。”

    “你没有。或许你儿子有呢?”秦洛眯着眼睛笑着。来到燕京后,秦洛养成了一个好习惯,不要轻易相信女人的话。特别是美女的话。

    洛莘微怒,说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我一定会借助自己所掌握的政治资源去做些什么才对吗?”

    “大家都这么做。”秦洛针锋相对的说道。

    “我如果说我没有呢?”

    “那你怎么会来这里?因为你长得比别人漂亮些?”秦洛的嘴角微微扬起,带着含蓄却让洛莘很不舒服的笑意。她感觉这个小家伙在讥讽或者挑衅自己。

    洛莘的胸口一窒,有股子怒气压得她非常难受。

    很快的,她就平息下来,她觉得这个男人有可能是故意让自己发怒,情绪失控然后在人前丢丑,站在他的立场上,他实在没有必要给自己仇人的母亲留什么面子。

    想通了这点儿,洛莘就知道如何应对秦洛的咄咄逼人了。

    她抛了个媚眼给秦洛,柔声说道:“你这么讨厌我?为什么我们每次见面都会发生争执呢?你就不能好好陪我说会儿话?”

    秦洛愣了愣,觉得自己实在没办法吃得下这个带刺的女人,就对闻人照说道:“你姐呢?”

    “她好像进里面了。”闻人照指了指大厅一墙之隔的侧室,说道。

    “我们过去看看吧。”秦洛说道。他对洛莘说道:“抱歉,我要去见个朋友了。先失陪一会儿。”

    “没关系。恰好我也要过去呢。”秦洛拒绝,洛莘反而主动贴了过来。“我带你过去吧。”

    “——那好吧。”秦洛无奈说道。

    侧室是一间会议室,有T台和声音设备。只是下面仿照华夏国春节联欢晚会的模样摆了不少铺着红毯的圆桌。闻人牧月就坐在东北角靠前的一张桌子上,马悦坐在她的身边。

    “还要开会?”秦洛拉开椅子坐在闻人牧月身边,说道。

    “主要就是来开会。”洛莘接话说道。“不介意我坐在这儿吧?”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直视着闻人牧月,手搭在椅背上却不挪动分毫,耐心的等待着她的回答,好像闻人牧月如果说个‘不’字的话,她就立即会离开似的。

    可是,稍有智商的人都知道她在给闻人牧月设置陷阱。在这样的场合,如果闻人牧月把她赶走的话,丢脸的人不是她,而是闻人牧月本身。

    或许在场的很多人没有,但是他们表面上仍然要维护着一种叫做‘素质’的东西。

    “当然可以。”闻人牧月声音平静的说道。“只是担心这儿没有你感兴趣的话题。”

    “怎么会呢?”洛莘终于拉开椅子落坐,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恰好坐在闻人牧月的正对面,两个堪称全场最漂亮的女人有种针尖对麦芒的感觉。“这桌子上有好几位我很感兴趣的人,自然就会有我感兴趣的话题。话逢知己千句少,话题是因人而生。”

    “早知道你和秦洛的关系这么亲密的话,我们就应该避开给你们独处的空间了。”闻人牧月不动声色的说道,即便话里面的刺能够把人给戳得鲜血淋淋。“需要这样做吗?”

    看到自己引火上身,秦洛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就拒绝这女人跟着过来的要求了嘛——倒是没想到牧月这丫头也有这么强烈的醋劲儿。

    可是——那个女人是龙王的初恋,皇千重他妈啊——想起前面那两个男人,秦洛觉得就是她脱光衣服赤裸裸的躺在面前,他也会——看几眼然后转身闪人。

    洛莘显然比闻人牧月更擅长战斗,笑时眼若弯月,出声说道:“你这是在吃醋吗?看来圈子里传言燕京第一美人喜欢上一个外地来的小中医的事情倒是真的了——秦洛先生,恭喜恭喜啊。抱得美人归的时候可要请我过去喝杯喜酒。”

    “这和我没关系吧?”秦洛说道。你们斗你们的,干嘛总要把我给拉上?

    是的,秦洛同学现在确实成了闻人牧月和洛莘攻击彼此的炮弹。

    “怎么和你没有关系?你可就是传方中的那个小中医啊?”洛莘故作惊讶的看着秦洛,说道:“怎么?难道你不愿意?身家千亿艳名远扬的闻人大小姐倒贴你还不要,我真是好奇你喜欢的会是什么样的女人。”

    “或许他喜欢年纪大的也有可能。”闻人牧月说道。“如果他能够有机会给皇千重当父亲的话,想必他不会拒绝。”

    噗——

    正在假装喝水却竖起耳朵观战的闻人照听到姐姐的这句话,一不小心就把嘴里含着的茶水给喷了出去。

    更不巧的是,他喷水的时候恰好面对着马悦。于是那口茶水就洒在马悦银色的职业套装上了——就连参加宴会马悦也仍然是一幅精英白领的装扮,足以证明她是多么的专业。

    “对不起对不起。”闻人照赶紧抽纸巾要给马悦擦拭身上的水渍。“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动,我来给你擦。”

    “你别动。我自己擦。”马悦说道,避开了闻人照的咸猪手。因为他要伸手擦拭的地方正好是马悦轻薄套装难以遮掩的饱满酥胸。

    “好吧。”闻人照尴尬的住手,笑呵呵的看着马悦自己掏出丝帕一点点的沾掉身上的水渍。

    在他们忙活的时候,秦洛却小心翼翼的盯着闻人牧月和洛莘,他生怕这两个女人会大打出手,然后成为今天晚上燕京某个圈子里面的头条新闻——上任燕京第一美女洛莘和现任燕京第一美女闻人牧月火爆互殴,当众上演两女争夫戏码。

    秦洛虽然只是这场戏中没有几句台词的配角,可是他自问自己担当不起这个责任。当然,他更不愿意背这个黑锅啊。

    洛莘满脸寒霜的看着闻人牧月,闻人牧月却优哉游哉的低头抿茶。从气势上看,洛莘赢了。从状态上看,洛莘又输了。

    “按照辈份上讲,你应该叫我阿姨吧?”

    “你可没那么老。还是叫姐姐吧。”

    “你只学会了做生意,没有人教过你尊老爱幼吗?”

    “但是爱情和年龄没有联系。如果你们真心相爱的话,我也会说声祝福。”

    “看来我们还真是没有共同话题。”

    “我早就告诉过你这一点。”

    “再见。”

    “不送。”

    洛莘优雅的起身,然后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走开。

    在这样的场合,有无数的人在暗地里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如果你一幅大败而归的模样,想必很多人会对自己失望的。

    看到洛莘走了,闻人照出声说道:“姐,姐夫没有喜欢她吧?她虽然很漂亮,可是我觉得还是没你好看。”

    “闭嘴。”闻人牧月扫了闻人照一眼,训斥着说道。

    闻人照一脸委屈,还是把自己心中为秦洛打抱不平的话给讲了出来。

    “再说,姐夫还没有皇千重大呢,他怎么能去给皇千重当爹啊?”

    “————”

    秦洛只觉得天雷阵阵,差点儿被这花痴男给活活雷死。

    洛莘准备去洗手间补妆,却在转角处看到靠墙抽烟的儿子皇千重。

    “你怎么在这儿?会议就要开始了。”洛莘说了一句,就准备转身离开。

    “这个位置好啊。恰好能够看到我的母亲和另外一个女人上演的精彩好戏。其它位置看的可不如这里清楚。”皇千重俊秀的脸上带着邪魅的气息,阴沉着脸说道。

    “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洛莘皱眉说道。

    “那你就最好不要做出让我丢人的事。”皇千重反击着说道。“你劝我不要去追求燕京第一美女,怎么,难道你准备自己亲自上阵和现在的燕京第一美女抢男人给我长脸吗?”

    洛莘扬起巴掌就要煽过去。

    皇千重动也不动,耐心的等待着耳光的降落。

    “怎么不打?”皇千重冷笑出声。“心虚了?你以前打我的时候可从来不拖泥带水啊。”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洛莘低吼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