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26章、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第726章、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第726章、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或许是在某件事情上的同一观点同一认识,秦洛和柳下挥竟然有点儿英雄惜英雄相见恨晚的感觉。

    两人越谈越是投机,完美文化的总经理高希望也终于放开了胸怀陪坐在他们身边补充一些趣事。当然,他讲的趣事大多都是柳下挥的,因为两人的关系比较熟络,他可以用这些事来取悦秦洛而不担心后者会翻脸。如果用秦洛的趣事来取悦柳下挥——他可没有这样的胆子。

    刚才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自己坐在那个女人的办公室连话都不敢讲气都不敢重喘,他倒好,自己推门进来不说,还笑呵呵的看着大BOSS的脸说笑。

    即便他们也没有表现出多么亲密的关系做出多么亲昵的动作,可是,这种事情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用心来感受的——如果大BOSS不看重这个秦洛的话,她吃饱了撑着要让马助理把自己叫到办公室亲自过问传记的事情?

    完美文化是国内出版业和文化圈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和很多畅销书作家、高端写手、国内外名人甚至还有政治家都有合作,以前她哪里会亲自接见这些人物?就算是公司卖得最好的作家朗咸瓶来拜访,也没机会和她见上一面啊。

    为了钱?

    这就更是无稽之谈了。即便秦洛再有名气,一本传记能够卖多少钱出来?恐怕这整本书的收入还不够她出行一年的车子汽油钱的。她想赚钱的话,有数不清的机会。没理由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小事上。

    想通了这些,他对秦洛也就越发的殷勤。心里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把传记这件事情给办得漂漂亮亮的。

    不为别的,因为大BOSS的眼睛盯在这儿呢。

    “——哈哈,还有更可乐的事情呢。柳下挥上次和我讲过,他以前在学校里默默无闻。老师不闻,同学不问,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他大四毕业的时候,因为证件出了些问题,就去院系办公室找辅导员——辅导员看了看他,问道,你是我带的学生吗?”

    “还有这种事?”秦洛也被逗笑了,看着柳下挥说道:“你是怎么应对的?”

    秦洛当过大学老师,知道这种事情是确实存在的,而且还非常的普遍。大学里的辅导员带的学生比较多。有时候一个辅导员会带好几个班级,不可能认识所有的学生。而且大学的课程又比较散,如果学生再逃几次课的话,恐怕大学四年和学生见面的次数都不会超过十次。

    “我指着自己这张老气横秋的脸对辅导员说,你觉得有人会冒充我吗?”柳下挥手里端着杯茶水,小抿了一口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秦洛和高希望再次大笑,高希望的眼泪都要笑出来了。说道:“每次我想到这件事就笑得不行。更绝的是柳下挥后面的应对,都可以为自己写一本传记了。秦先生,后面发生的事情你一定想不到。”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秦洛问道。

    “我写书赚钱之后,就回学校捐了一座图书馆。”柳下挥云淡风清的说道。“母校出去的学生回校捐献,学校自然要为这事儿大肆宣扬和炒作。捐赠仪式上,当我坐在主席台上听着校领导们轮番向台下的学弟学妹讲我当初在学校的表现是如何如何优秀时,心里就充满了成就感——”

    “———”

    这还是一个带有点儿恶趣味的人。秦洛更觉得这家伙活得真实。

    原本秦洛准备请他们吃晚饭的,但是马悦推门进来,说是小姐有请,秦洛就不得不和他们暂时告别。

    “秦先生,还有件事需要你来确定。”柳下挥送秦洛出门的时候说道。

    “什么事?”秦洛问道。

    “传记的名字。”柳下挥说道:“我想了几个书名,《一代医王秦洛》、《神医》、《国之重宝》、《天才医生》——当然,我更侧重于最后一个书名。”

    “《天才医生》?”秦洛想了想,说道:“天才?这个名头太大了,我可当不起啊。勤能补拙,我只是笨鸟先飞恰好又遇到了一个好老师——”

    “纵观中医界数百年,你绝对能够当得起这个称号。”柳下挥固执的说道。“这天才不仅仅表现在医术上,也体现在你为中医所做的事情上。我有预感,你能成功。”

    “那就随意吧。”秦洛也不想在这种事情上纠缠。不叫‘天才医生’,可能他们就会取更加张扬更加有噱头的名字出来。“希望我成功的时候,你能帮我做见证。”

    “不仅仅是我。所有的华夏人都是你的见证者。”

    秦洛拍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

    秦洛再次走进闻人牧月的办公室时,她正坐在办公室前看一本时装杂志。并没有像她刚才所说的那样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看到秦洛进来,闻人牧月头也不抬的问道:“谈得怎么样?”

    “都解决了。”秦洛笑着说道。他坐在闻人牧月的对面,专注的看着她半个侧脸的优美弧度。有时候他会很好奇,造物主怎么会精雕细琢出这么完美的作品呢?

    “那就好。”闻人牧月说道。

    “你不好奇我是怎么解决的?”秦洛盯着她长长的睫毛问道。他知道,她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好像没什么事是能够瞒过这个女人的。就连秦纵横白破局那样的人在她面前都铩羽而归,自己这点儿智慧都不够给人家做下酒料的——假如她喝酒的话。

    “不好奇。”闻人牧月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知道答案。”

    “有人告诉过你了?”秦洛一愣,出声问道。很快的,他又觉得这种猜测是不可能的。当时房间里只有三个人,他、柳下挥和完美文化的总经理高希望。他们俩个还留在那间办公室,只有自己出来了,不可能是他们三人当中的任何一人。

    那就是那个房间里安装了窃听设备——当然,秦洛知道这更加不可能。

    “我了解你。”闻人牧月抬起头说道。

    她终于抬头了,那垂拉在前额的乌黑长发轻轻的摆动,原本是单调的风景,却让秦洛深陷春中,仿佛那是春风未曾修剪的三月柳条如密密麻麻挤满山野的油菜花。没有风,但是她本人却给予了它们生命。

    听到这句话,秦洛竟然有种很感动的感觉。

    这样高高在上的一个女人,她竟然亲口对自己说‘我了解你’——

    秦洛不是一个有自卑感的男人,相反,他骨子里的傲意比很多人都要强烈的多。可是,他就是在闻人牧月面前没办法施展出来这种骄傲——因为他实在想不到自己有骄傲的理由。

    “说说我的选择。”秦洛说道。直到现在,两人都像是在打哑迷。因为秦洛都没有告诉她自己遇到了什么问题,可是却在询问她解决的答案。

    “责任。”闻人牧月说道。“看起来有些愚蠢的选择。”

    秦洛眼神灼灼的盯着她,问道:“如果是你——站在你的立场上,你告诉我,你愿意让我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是的,不仅仅是林浣溪、厉倾城、王九九还有苏子她们,闻人牧月也出现在秦洛的生命中,秦洛选择了事实选择了责任,也就是说闻人牧月也要出现在这本传记里。

    这属于逼宫似的问题。

    如果闻人牧月回答说愿意,那无疑是对秦洛表明了心迹。

    如果说自己不愿意,也算是对秦洛的拒绝。

    闻人牧月沉默了。秦洛也沉默了。

    房间里静谧的可怕,落针可闻。

    这一对年轻男女的视线相对,眼神坦然却又深邃,一个表情坦然,一个若有所思,一个清秀,一个惊艳,一个是山上青竹,一个如欺雪寒梅——

    他们就这样安静的坐着,仿佛时间在他们身边不曾流逝。

    良久,秦洛终于放弃了。

    他知道,这个问题对闻人牧月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他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调侃的说道:“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问题能够难倒我们的牧月大小姐。知道你为难,就不让你回答了。”

    闻人牧月表情平静的看着秦洛,说道:“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有没做。等到你完成自己的承诺时,我再回答你的这个问题。”

    “什么承诺?”秦洛问道。

    闻人牧月好看的眉毛皱了皱,说道:“你说要带我去爬泰山去走天堑,带我去云滇猎熊带我去三亚看海——我没记错顺序吧?”

    “没有。”秦洛苦笑着说道。闻人牧月这么说出来,那就证明是在复述自己当初的原话。“既然你提到承诺这种事,那我也想知道,你当初邀请我担任你的助理时,答应的条件什么时候兑现?”

    “会有机会的。”闻人牧月站起身说道,避开了秦洛的眼睛。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其实闻人牧月已经给出了秦洛那个问题的答案。只是秦洛不清楚,闻人牧月也不清楚。

    不拒绝,那就是答应了。

    “晚上陪我参加一个宴会。”闻人牧月说道。

    “什么宴会?”秦洛问道。

    (PS:柳下挥这个龙套的戏份暂时结束。他只是一个记录者,如果没有他,还会有柳上挥柳上飞柳飞不飞之类的名字出现——真正的主角还是秦洛。我,还有你们,都是这个小受男创造奇迹的见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