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12章、最好的装逼方法之一!

第712章、最好的装逼方法之一!

    第712章、最好的装逼方法之一!

    宁碎碎收拾了一番心情,开始好好的应付面前这个虽然竭力表现亲热但是仍然给人遥不可及地距离感的漂亮女人。

    不过,她对林浣溪的第一印象并不差。因为她是在商宦家庭长大,从小就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有些人热烈殷勤八面玲珑,可也正是他们在背后捅刀子最干净利落。有些人虽然不善言谈不懂交际,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还就是他们比较靠的住。

    她知道,林浣溪就属于后者。这也是大家认为厉倾城要比林浣溪危险的原因。

    可是第一次见面,彼此又不了解对方的性格爱好,说起话来还是有些断断续续很不连贯。

    林浣溪确实不擅长拉关系,因为如果是厉倾城坐在她今天这个位置,一定会妙语连珠不时的抛出宁碎碎最感兴趣的话题,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消除了初次见面的隔阂拉近了两人之间的关系。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出现冷场的情景。

    好在秦洛能够在中间热场,倒也不会让大家觉得气氛沉闷。

    “如果可以的话,最快什么时间能够把图纸完全做出来?”林浣溪出声问道。

    宁碎碎停下筷子,用毛巾擦拭了嘴巴,说道:“一个星期。不过第一稿出来的只是效果图。如果你们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再开始做设计图。”

    “设计图需要多长时间?”林浣溪也不懂建筑设计这方面的东西,即便一些简单的问题也只能向宁碎碎请教。

    “要看团体的实力。”宁碎碎说道。“你们找好设计公司了吗?”

    秦洛接话道:“我知道你一个人完成这项设计工作量可能太大了一些,时间也太赶了一些——要不这样,你有没有合适的设计公司,我把他们请过来给你打下手?”

    宁碎碎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吧,我把这个案子拿到我父亲的设计公司里面做。我平时会在那边做兼职,和公司同事相处的还不错。如果是我的项目的话,他们也会尽心尽力的帮我做。”

    “行。”秦洛爽快的答应了。“我们是朋友,可以厚着脸皮请你白做工,但是我和你的同事不熟,还是应该有所表示——这样吧,在他们帮我做设计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在你父亲公司里拿多少薪水,我再另外补偿给他们双倍。”

    秦洛现在是财大气粗,还真不在乎给几个人发两个月的工资。

    “好的。”宁碎碎点头说道。“我会催促他们尽量在一个月之内交稿。你们也可以把其它的准备工作做好,把施工队伍找好。一个月之后就可以奠基开工了。”

    “我们一起努力吧。”秦洛看着林浣溪说道。“尽快把浣溪大厦给立起来。”

    “我知道碎碎之前想的名字叫做太极。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林浣溪看着宁碎碎说道。“还是叫太极大厦吧。”

    “浣溪姐,这是秦大哥的一番心意,你就接受了吧。”宁碎碎也在旁边劝慰道。

    林浣溪对着她笑了笑,也不再拒绝。

    吃过午餐后,秦洛林浣溪这对未婚夫妇向宁碎碎告别。

    看到秦洛坐进林浣溪的车子缓缓离开,很快的消失不见,坐在红色法拉利跑车里的宁碎碎心头酸涩,脸色黯然。

    世上有很多东西是可以挽回的,譬如良知,譬如体重,

    但是不可挽回的东西更多,譬如旧梦,譬如岁月,譬如对一个人的感觉。

    宁碎碎甩了甩头发,想道,自己就不要自找苦吃了。凌笑的下场还不够凄惨吗?

    —————-

    —————-

    首都医科大学门口,校长厉永刚、中医学院的院长熊志潮等一干领导候在路边。头顶的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一群人脸上油光滑亮。可是校长大人不开金口,他们也没办法找一个阴凉的地方坐着休息一会儿。

    这一群学校领导站在路边,自然引起了不少学生的注意围观。

    “一定是上头来人了,不然厉校长不可能跑到门来迎接。”有学生以他丰富的经验猜测着说道。

    “上次教育部的副部长来了,厉校长才站到门口接一接呢。”

    “你们猜今天来的是谁?”

    教导处的主任担心学生们的议论会影响校长的心情,就跑上去吆喝他们让他们保持安静,厉永刚摆摆手说道:“让他们说话。年纪轻轻的都不敢说话,走上社会就只能做哑巴。”

    教导处主任讪笑着答应,心里却有些不愉快。

    熊志潮看了看手表,对厉永刚说道:“校长,要不你先去办公室歇着,我们在这边守着。等到秦洛他们一来,我就带他们去你办公室。”

    厉永刚摆摆手,说道:“不用了。这才等了不到二十分钟。他们昨天打电话说十点半过来,应该快到了吧。”

    “校长,虽说秦洛是咱们学校走出去的,他挣了这么大的名声也是为母校争光——可是也不用咱们这么一大群人跑来学校门口迎接他啊。”一个副校长语带不满的说道。秦洛只是一个医生,无官无职,用得着校长副校长跑到母口来迎接他?

    厉永刚笑笑,说道:“我们首都医科大学立校八十三年,还从来没有出过像秦洛这样的人才。他不仅仅是我们首都医科大学的荣耀,也是华夏国所有医生同胞的荣耀——人要有人品,医要有医德,秦洛这种人品医德俱佳的人才正是我们要竖立的楷模——这样的人才有一个我接一个,有一百个我天天守在门口等着他们。”

    厉永刚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八十三年才出了一个秦洛。清华还每隔几十年就能出一个大师呢,我们怎么就人才凋零到如此地步?不愿意等的可以先回去。但我是要接上一接的。”

    听到厉永刚这么说,谁还敢这个时候回去?如果回去的话,不就是不尊重人才了吗?

    旁观的学生这才知道,原来不是什么高官领导要来,而是从他们学校走出去的名师秦洛要回来了。

    “天啊。竟然是秦老师要回来了。”

    “真的吗真的吗?秦老师真的要回来了?”

    “是那个整天穿长袍装逼的家伙?——哎呀,你们怎么打我?别打脸求你们了别打脸——”

    秦洛回来了。

    很快的,这个消息便传遍全校。

    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总是让人遗憾的慌委屈的慌。

    现在的有钱人有两条最好的装逼炫耀方式,一是回家乡修路,另外一个就是回母校捐书。

    家乡是生养你的地方,乡里乡亲的都十分熟悉。修条路丢在哪儿能够让一代人甚至几代人记住你的风光念叨你的种种好来。母校是培育你的地方,轰轰烈烈的跑回去捐上数十万上百万的图书或者干脆建一座图书馆让那些以前记不住你名字的老师看不起你的同学刮目相看,然后一脸骄傲的教训下一届或者下好几界的学弟学妹‘那个柳下挥你们都知道吧?对,就是那个写小说的。以前在学校里除了人长的好看点儿之外都没发现有什么过人之处。你看看人家现在——你们也都要努力,向这位成功的师哥看齐’。

    秦洛回的就是母校。不过这母亲不是他读书的地方,而是他教书的地方。

    他昨天晚上给厉永刚打了电话,说今天会和爷爷以及附属医院的院长林清源一起回学校拜访,并且要和他商谈一些事情。

    厉永刚爽快答应,今天早早上班开了个会,然后就把开会的众多领导直接给带到学校门口接人。

    车子刚刚开到学校门口,眼尖的秦洛就发现了学校门口拥挤的人群。

    他惊讶的对林浣溪说道:“门口怎么站着那么多人?厉校长也在——难道有领导今天来学校检查工作?”

    林浣溪也是从医科大学走出去的老师,今天也陪着回来了。秦洛不会开车,总不能让两个老人给他做司机吧?

    秦洛又不愿意让大头耶稣进入秦铮的眼帘,他担心爷爷会因此担心他的安全。男人在外面苦一些累一些狼狈一些没有什么,因为那是给外人看的。回到家里一定要撑得住场子,因为那会让亲人安心。

    林浣溪看了几眼,说道:“我们要不要从后门进去?”

    “不用了。”秦铮说道。“我们就走大门。那些领导走得,我们也走得。”

    秦铮这一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走后门’,所以听到孙媳妇的话后就毫不留情的反驳。要是别的什么事,他一般是不愿意吭声的。

    “那就走正门吧。”秦洛说道。“好像厉校长他们走过来了。”

    确实,厉永刚也看到了林浣溪开过来的香槟色宝马,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这边迎了过来。

    林浣溪赶紧把车子停下,秦洛拉开车门下车,然后又打开后车厢搬下轮椅,把秦铮老爷子给抱到轮椅上面去。

    秦老师——

    秦老师—

    秦老师——

    厉永刚等人还没走到秦洛面前,那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握住秦洛的手,后面就响起学生们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