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11章、林浣溪和宁碎碎!

第711章、林浣溪和宁碎碎!

    第711章、林浣溪和宁碎碎!

    张敏原本伤心欲绝,但是秦洛的话一下子又把她从深渊谷底拉了回来,开心的问道:“有什么收获?”

    “银针有什么功效?”秦洛笑着反问道。

    “针灸?”张敏不确定的说道。

    “为什么针灸要用银针做载体?而不是铜针铁针?”秦洛笑着说道。

    “不知道。”张敏摇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虽然说久病成良医,但是以前都是给稀容稀羽请的西医——我对中医还真是没有什么认识。不过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没关系。其实这个问题和我说的收获也没有什么关系。”秦洛大度的说道,倒不会因为别人之前没有重视中医就拒绝给人治病。

    人轻视你,你想方设法的让她重视起来就好了。秦洛知道,如果自己这次治好了稀容稀羽,张敏或者她身边的朋友再有人生病,她们一定会首选中医。这就是口碑营销。

    秦洛把那根银针提起来,放在张敏的面前,说道:“银针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试毒。”

    “有毒吗?”张敏终于会过意来,出声问道。她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银针的针尖,像是要把那些毒素给找出来似的。

    “针尖的颜色有些变化。”秦洛说道。

    “我也看不出来。”张敏说道。不过既然秦洛说有变化,那就一定是有变化的。

    “你很少接触银针,原本就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颜色,看不出来它有没有变化也正常。”秦洛说道。但是他几乎每天都会和银针打交道,如果还看不出银针的细小变化,那就是他的无能了。“这种毒药无声无味,而且事隔多年,体内的毒素也被挥散的差不多了。但是,它毕竟是毒药,还是带着毒药的本质——你看这针尖,颜色要略深一些。没有针头上面那么银白。”

    “啊,我看出来了。”张敏激动的说道。

    秦洛点了点头,把那根银针仔细的包起来,说道:“我要把这根银针拿去让人化验一下。如果能够找出这种毒素的名字或者出处,就可以对诊下药了。”

    秦洛看了一眼趴在床上昏睡的稀容,说道:“那样的话,稀容稀羽就可以得救了。”

    张敏‘扑通’一声就跪在了秦洛面前,哭泣着说道:“谢谢你。秦医生,谢谢你。我替稀容稀羽谢谢你。”

    没有人能够体会张敏此时此刻的心情,也没有人能够理解她心中的喜悦。

    原本她只是李腾辉的情人,和两个女儿相依为命。男人不是她的依靠,两个女儿却是她的一切。

    可是,两个聪明可爱的女儿突然间大变一场病好之后成了白痴,这对她的打击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几乎摧毁了她生存的希望。

    五年了,女儿一天天的长大,已经成了成年的大姑娘。别人家的孩子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考上大学游戏恋爱了,可她们还像是个不知俗事的幼童似的,总是说一些让人啼笑皆非却又苦涩无比的童言童语。

    自己活着,可以照顾她们。可是,自己死了怎么办?

    秦洛说能够把稀容稀羽治好,就等于是给了她们新生,也给了她们未来。做母亲的,能不为女儿高兴吗?

    秦洛赶紧把她扶起来,说道:“不要这么客气。我是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再说,这也只是初步猜测,到底能不能治愈——还要等到她们彻底康复的那一天。对不对?”

    “会不会再次出现什么变故?”张敏担忧的问道。

    “也有可能。”秦洛说道。看到女人的脸上满是恳求和希翼,秦洛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我会尽量避免的。而且还有戴维斯医生在,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治好她们。”

    “谢谢。真的太感谢你们了。”张敏说道。又伸手抹眼泪。

    “现在可以把她身上的汗擦拭干净,然后给她换一身干爽的衣服。让她继续休息吧。”秦洛说道。“出了那么多汗也是一件挺累人的事情,她肯定会磕睡的。”

    “好的。”张敏听话照做。她现在是把秦洛当做神一样的捧着。

    秦洛拉开门走出去的时候,李腾辉、戴维斯、王媛还有稀羽都等在房间门口,看到他出来都一下子涌了过来。

    “秦洛,稀容怎么样了?有没有治疗的希望?”李腾辉紧张的问道。

    “稀容又要生宝宝了?”稀羽说了一句就跑进了房间。

    戴维斯在用英语说着什么,显然,他有些责怪秦洛不够朋友不讲义气,治疗病人的时候竟然把自己给锁在门外——他愿意接受邀请来给稀容稀羽治病可不是为了钱,甚至直到现在他都没和李腾辉谈诊金的问题。他是为了在秦洛身边学东西才答应下来的。但是,他刚才已经损失了一个现场观摩的好机会。

    秦洛一脸委屈,当时他抱着稀容进屋,房间门是张敏给关上的。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王媛就只是关心偶像的健康,看到秦洛脸色通红,心疼的从包包里抽出丝帕要给他擦脸。秦洛哪好意思,接过手帕自己擦了两把。

    王媛也不介意,又变戏法似的抽出一支笔让秦洛帮忙在丝帕上签名——反正她准备好了,这辈子都不会洗这块带有秦洛汗液的手帕,以后当做传家宝传给她的儿子女儿。

    这块手帕也确实引来一段不大不小的事件。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我用银针给稀容逼毒,汗液里面倒是干净的,不过银针颜色有变化。”秦洛笑着说道。“我正准备把银针拿去让人化验,进行病毒培养和实验,到时候就能够对诊下药了。”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李腾辉紧紧的握着秦洛的手,一遍遍说道。

    秦洛的体力消耗过多,也没办法再持续的给稀羽用针。当然,他已经尝试过了,用银针是没办法把毒素给排出来的。索性等到化验结果出来,两姐妹的病就一块儿给治了。

    把戴维斯给留在玫瑰园,秦洛拒绝了李腾辉夫妇和王媛的殷勤邀请,他急急忙忙的就告辞了。

    他还要赴另外一场约会呢。

    ——————

    ——————

    宁碎碎把她极其炫目耀眼的红色跑车停好后,就站在新温泉大酒店的门口犹豫着要不要现在进去。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她就给秦洛打过电话,秦洛说他正在赶来的路上。秦洛没来,她也没有勇气独自进去面对他的未婚妻林浣溪。

    是的,今天是秦洛约请宁碎碎吃饭,主要是为了把宁碎碎介绍给林浣溪认识。他过一段时间又要出差公务,但是浣溪大厦的事情也不能再拖延,就想让林浣溪和宁碎碎先熟悉熟悉,以后由她们俩直接接触。林浣溪有什么修改意见或者说宁碎碎有什么需求都可以直接向对方提出,也省了自己这个中间人的转达。

    车子还没驶到酒店门口,秦洛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宁碎碎,他让大头把车停下,然后快步走了过去,说道:“碎碎,你怎么还站在门口,我不是告诉你包厢号了吗?”

    宁碎碎文静的笑笑,说道:“我也不认识浣溪姐,想来有个人在中间介绍一下比较好。所以就等你一起进去了。”

    “漂亮的小姐,你好啊。”耶稣也跟在秦洛的屁股后面下车,看到有漂亮妹妹,立即展现出最迷人的笑容上前搭讪。

    “你好。”宁碎碎礼貌的和耶稣打了个招呼,然后对秦洛说道:“秦大哥,我们进去吧。别让浣溪姐等久了。”

    “走吧。”秦洛说道。

    宁碎碎除了和耶稣说话时看过他一眼,其它时候都是把视线盯在秦洛的身上,这让耶稣有种严重的挫败感,他对走过来的大头说道:“我和秦洛比谁更帅气一些?”

    “他帅。”大头没好气的说道。在他心中,耶稣连给秦洛提鞋都不配。

    “哦。天啊。我以为只有女人比较喜欢他呢。原来男人也喜欢他。”耶稣无奈的说道。

    大头索性连话都不愿意回了。他一直觉得跟这个疯疯癫癫的家伙走在一起很丢脸。

    秦洛推开包厢门的时候,林浣溪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看电视。看到他们进来,她立即站了起来,脸带笑意的走到宁碎碎面前,问道:“你就是宁碎碎小姐吧?”

    “是我。”宁碎碎和她握了握手。说道:“浣溪姐,我经常听秦大哥说起你。”

    “谢谢。”林浣溪再次笑了笑。和人第一次见面,她总不想总是板着一张脸,担心那样会把小朋友给吓跑。“我很喜欢你的作品。快请坐吧。我们坐下说话。”

    “好的。”宁碎碎乖巧的坐在林浣溪的身边。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的心里总是有一些忐忑。即便林浣溪在对她和蔼可亲,她仍然有种紧张感——心想,难道是自己心虚了?

    “可是,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啊?”宁碎碎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

    (PS:求张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