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10章、小有收获!
    第710章、小有收获!

    既然已经搞清楚稀容稀羽这对姐妹花是被人所害,并非是身体器官的病变所导致的智力倒退,所以秦洛便开始思考排毒方法。

    秦洛让李腾辉把这些情况讲给了戴维斯,问他在美国或者其它地方有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种不伤人性命却能够把人变成白痴的药物。

    戴维斯也是满头雾水,说他游走欧美各地从来不知道有这样一种药物。还说他会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问他们知不知道有这种害人的东西存在。

    没办法对症下药,秦洛也就只能自己动手了。

    “有没有送稀容稀羽去医院检查过血液?”秦洛问道。

    “有的。”张敏站起来,跑到楼上拿出厚厚一个厚厚的棕色档案袋出来。

    “秦医生,这是她们俩的病历本和检验单。也有血液检查,但是医生说并没有什么问题。”张敏把那一叠医学资料递给秦洛,语带酸楚的说道。可以想象这个母亲一次又一次带着两个女儿去医院检查却又无功而返时的心情。

    秦洛接过资料袋,然后把一部份交给戴维斯,自己手里拿着一些资料查看。看完之后,两人再次交换手头上的资料。

    等到全部资料都看完后,秦洛苦笑着说道:“医院的检查结果没有任何问题。血液也是正常的——倒是和我一个朋友的情况有些相似。只不过她是昏迷不醒,稀容和稀羽是智力倒退。”

    秦洛说的那个朋友是凌笑。除了刚刚开始时检查血液里的酒精浓度偏高,就跟喝醉了酒一般。后来再次检查血液,就和正常人无异了。可是,病人就是没办法清醒过来。

    如果不是知道那个时候管绪不在华夏的话,秦洛都怀疑稀容和稀羽的中毒也和他有关系了。

    秦洛有些头痛。他直到现在没办法治疗凌笑,也就是说,他也不一定有办法治疗稀容稀羽。

    自从出师行医以来,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但是,来到燕京之后,却被三个人的病情给难住了。

    一是凌笑昏睡不醒,而是龙王经脉通畅却不能直立,三就是刚刚接手的稀容稀羽的病情了。

    “我试试用针灸,看看能不能排出毒素。”秦洛说道。

    听到秦洛终于肯出手医治,李腾辉和张敏欢喜不已,张敏高兴的说道:“秦医生,真是麻烦你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秦洛看了一眼还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端坐在沙发上偷瞟自己的稀容,说道:“因为我不知道稀容稀羽身体中的是什么毒,甚至我都没办法确定她们是否中毒——所以,这针灸逼毒也不见得就有用。”

    张敏的脸色稍微为难,然后就干脆的回复道:“秦医生,你尽管动手。我们会理解你的。这次不行,还有下次。针灸不行,我们就用药物治疗。”

    “是啊秦洛。”李腾辉也说道。“我们虽然相识不久,但也算是朋友。还请你帮帮忙了。”

    “你们不用担心。用秦洛在,就没有他治不好的病。”王媛出声安慰道。秦洛心里都没底的事儿,她倒是信心满满。

    主要是秦洛的名声太过响亮,以一已之力挑战韩国一国之医术的事迹传出来总是能够让人热血沸腾。

    凌笑的事情比较隐蔽,龙王的身份是传说,所以,秦洛在外面的人眼里还保持着不败的记录。

    听到王媛这么说,秦洛尴尬的笑笑,说道:“放心吧。我会尽力的。就算没办法逼毒,也不会对稀容的身体造成什么伤害。相反,反而能够排除她体力的有害物质。只是稀容听不得劝,我怕扎针的时候她会乱动,所以还是要让她熟睡一会儿才好。”

    “那要等她睡着了再扎针?还是喂她吃一颗安眠药?”张敏问道。

    “不用了。”秦洛说道。他看向稀容,说道:“稀容,你坐到这边来。”

    “你想做什么?”稀容红着脸说道,大大的眼睛盯着秦洛,声音如蚊的问道。

    “他想摸你的手让你怀孕。”稀羽抢答成功。

    “稀羽,不要乱说话。”张敏怒了。

    “我又没有乱说话。本来就是嘛。”稀羽生气的说道。

    “没关系。童言无忌。”秦洛劝解道。虽然稀容和稀羽已经是成年的小姑娘,身体也凹凸有致极其成熟,可是思维也就和小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秦洛走到稀羽身边,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在她还没来得及挣扎的时候,在她手腕上的穴位按了按,然后她便一声不吭的栽倒在沙发上。

    “啊?天啊,太神奇了?你是怎么做到的?”王媛满脸崇拜的看着秦洛,激动的问道。

    “穴位。”秦洛简单的解释着说道。然后抱着稀容的身体起来,说道:“给我找一个空置的房间。稀容自己的房间也行。”

    张敏会意,赶紧在前面引路。

    “那你会点穴吗?”王媛也紧跟其后,不愿意放弃和偶像亲密接触的机会。

    “算会吧。”秦洛说道。我们经常在电视或者武侠小说中看到有‘点穴’的剧情,其实现实中确实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所谓的点之不动,就是让人体在短时间内没办法动弹。秦洛能够找出十几处穴位达到这样的功效。哭穴、笑穴还有哑穴也各有好几处——秦洛当初惩罚陈晓雪时让她当众尿崩也是刺激了她身体上相应的穴位。

    有些东西听起来很神奇,但是深入了解之后却发现简单之极。

    “天啊。你还会点穴。你真是太厉害了。”王媛的表情更加激动,眼冒金光,一幅想要扑上来把秦洛给叉叉OO的急切模样。

    砰!

    趁她犯花痴的时刻,张敏把她关在了门外。

    秦洛把稀容放在床上,对张敏说道:“把她的衣服脱了。”

    “好的。”张敏答应着,然后去脱稀容的衣服。

    “你家里有没有银针?”

    “没有。”张敏摇头。“我让腾辉去买。”

    “不用了。”秦洛说道。他打了个电话出去,很快的大头就送上来一盒银针。

    秦洛转过身给银针消毒的空隙,张敏已经把稀容的上衣全给脱干净了。

    “后背朝上。”秦洛吩咐道。

    张敏会意,赶紧把她给翻了个身。女儿的思想虽不成熟,可是身体已经长成大人。就这么把女人胸口的饱满袒露在秦洛面前,她这个做妈的也觉得有些不自在。

    如果仅仅是露后背就好了,把隐私的部位压在下面,也算是遮掩了一部份春色。

    “好了。”张敏说道。

    秦洛持着消过毒的银针走过来,看着稀容嫩白还略显稚嫩的后背,手腕一抖,银针便找准位置扎了进去。

    只不过秦洛没有用力,只有针尖进入皮肉。

    然后暗运《太乙神针》的烧山火绝招,再搭配上他使用很熟练的‘凤翔式’旋转针法,银针便一点点的没入肉里。

    当针尖全部都进入皮肉,只露出一截针头来的时候。秦洛再反着使用‘凤翔式’,像是拔螺丝钉似的又把银针一丝丝的给提了起来。

    进进出出,持续反复。

    在这个过程当中,稀容的后背上已经汗流浃背,艳红一片。

    是的,她白皙粉嫩的肌肤在秦洛的银针催动下变成了艳红色。红艳艳的一片,就像是四五月份灿烂绽放的桃花似的。

    “怎么变成了这样?”张敏担心的问道。想要拿毛巾给女儿擦汗。

    “不要动。”秦洛急道。

    张敏一惊,以为是自己惹恼了秦洛,捏着毛巾站在哪儿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秦洛没有理会她,只是用心的使针。他的脸色也变得潮红,额头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

    张敏有心走过去帮秦洛也擦擦汗,但是想到刚才被他训斥,也不敢轻举妄动。心想,还是晚些时间再给他打水洗脸好了。

    稀容后背的汗渍越流越多,身下的床单都给浸湿了大片。即便进入深度睡眠的稀容也感觉到了身体火辣辣的灼热感,于是开始挣扎起来。

    她这么一动可不要紧,那原本被她母亲给压在下面的嫩*乳便蹦哒了出来。白哗哗的,尖头如葡萄樱桃。

    张敏心头大羞,想要拿东西遮掩,又担心这样会让她发不了汗。可是不遮吧,也不是个事儿。

    好在秦洛眼观鼻鼻观心,像是没有发现异样似的,张敏才放下心来。心想,以秦洛的能力和外表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应该不会占自己女儿这点儿便宜。

    又过了三五分钟后,秦洛才收回了手里

    的银针。

    “秦医生,怎么样?”张敏紧张的问道,心脏都悬到嗓子眼了。

    她多想听到秦洛说‘毒已排出,她已经好了’的话啊。她又很害怕秦洛说出‘毒难排出,还得想其它的办法’这样的话——

    秦洛接过张敏递过来的毛巾把手擦拭干净,然后伸手在稀容的后背上摸了一把,看了看手指上沾染到的晶莹汗汁,又放到鼻前闻了闻,说道:“颜色透明,没有异味,也就是说没有毒素随着体汗排出来。”

    在张敏感觉到绝望的时候,秦洛看着盒子里那根刚刚用过的银针,笑着说道:“不过,也不是一点儿收获也没有。”

    (PS:今天是520,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