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08章、被什么人害了!

第708章、被什么人害了!

    第708章、被什么人害了!

    车子拐进玫瑰园小区的时候,李腾辉和张敏已经等在门口了。看到秦洛的车子停下,他们快步的迎了上来。

    秦洛推开车门下车,和李腾辉握了握手后,说道:“大家都是朋友,用不着这么客气。”

    “唉,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虽然也猜测到有人在后面搞鬼赶走张敏请来给稀容稀羽看病的医生,也没办法真正的去追究。现在能够请来你这样高明的医生上门治病,我自然要好好的接待,尽一尽做父亲的责任。”李腾辉一脸愧疚的说道。这番话与其说是给秦洛听的,还不如说是向站在他身边的张敏讲的。

    果然,张敏听到了满脸欢喜。

    现在的医生大多是‘无利不起早’,可是偏偏他们请来给女儿治病的医生却不贪这些黄白之物,第一次来的时候还说这病虽然棘手却也不是无方可救,可是当他们第二次打电话催促的时候,那医生却说这病已经无药可救你们还是另寻高明吧,死活不肯再来——要是一次两次,那是巧合,三次五次十几次,就是个傻瓜也知道这其中有问题了。

    李腾辉不是《生活大爆炸》中的谢耳朵,他不仅仅是个化学天才,因为家庭的出身原因他对人情世故也了解颇深。他知道,这肯定是秦家或者说是自己的妻子在后面搞鬼。

    那个时候他还依附在秦家身上,即便心有不忿也无可奈何。有些事情做得说不得,他还没有胆量向秦纵横或者吴霜坦承自己在外面包有二奶稀容稀羽是亲生女儿的事实。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了,他脱离了秦家的控制,在闻人牧月和白破局的庇护下另起炉灶,和妻子吴霜的婚姻也是名存实亡。所以,他现在把所有的感情都投注在这边。张敏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能够和秦腾辉光明正大的生活在一起了。

    “我会尽力的。”秦洛说道。他现在还没想到解决稀羽稀容这种怪疾的办法,所以也只能把话说的含蓄一起。“我来给你介绍一位国际著名的心理学医生——戴维斯先生。”

    秦洛拒绝给仇家老爷子看病之后,仇烟媚只得又把蓝眼睛妖怪戴维斯给请来了。秦洛把戴维斯给带过来帮忙实际上有挖墙角的嫌疑——不过他提前和仇烟媚打过招呼。

    他对仇家的男人都不感冒,对这个女人却极有好感。几次接触,都深受其益。而且她也是仇家唯一一个想要把厉倾城带回去让她认祖归宗的人。就凭这点儿,就获得了秦洛的尊重和好感。

    厉倾城愿不愿意回是一回事儿,可是总要有人把姿态给摆足——你请了厉倾城不回去,那是气愤。直到现在还执迷不悟,那可就是仇恨了。

    仇烟媚听说秦洛的意图之后果然不加阻拦,只是和秦洛约定每两天过去给爷爷检查一次就好了。秦洛自然满口答应。

    李腾辉这才将视线转移到一直站在秦洛身后,戴着眼镜笑容可掬的外国男人身上,主动伸出了手,用英语说道:“戴维斯先生,你好。秦洛先生向我介绍过你,说你是国际心理学领域研究的第一人,见到你真的非常荣幸。”

    李腾辉有多年的美国留学经验,一口美国式英语说得非常地道,让戴维斯感觉非常的亲切。

    “你太客气了。见到你我也非常荣幸。只不过我是来向秦洛先生学习的。他的很多创意让我叹为观止茅塞顿开。”戴维斯在华夏国呆得时间够久,也懂得了礼尚往来这种东西,别人拍了你的马屁你要不回拍一下那是非常失礼的事情。

    李腾辉笑呵呵的看着秦洛,说道:“是啊。秦洛是我们华夏国的国民英雄。也是最厉害的中医之一——能够请你们俩过来。女儿的病有救了。”

    戴维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我还没有了解情况。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够治好你女儿的病——还有,心理学疾病是非常玄妙的东西。就算你能够了解病人的发病原因,也不一定能够把它治好。这和内科外科是不同的。”

    戴维斯指了指自己的大脑,说道:“这里面包含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且我们无法控制。”

    “我明白。”李腾辉点头说道。“还是要麻烦你们了。”

    张敏看到李腾辉用英语和戴维斯聊天,却把秦洛给冷落了,就主动站出来说道:“请客人先进屋喝茶,然后再帮忙看看小女的病情好吗?”

    “好吧。”秦洛点头答应。

    进屋之后,见到客厅里整整齐齐的,秦洛颇有些意外,问道:“稀容和稀羽呢?”

    “在楼上。有佣人看着。”张敏说道。“有客人在,怕她们太失礼。”

    秦洛想起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这两姐妹拿内衣当二饼玩的‘光荣事迹’,笑了笑,也没有再问。

    坐在沙发上喝了一阵子茶,张敏又用英语把女儿的病情给戴维斯讲了一遍,戴维斯就要求见一见这两个小病人。

    “我上去带她们下来。”张敏说道。她不好意思邀请秦洛和戴维斯上楼去看,因为她都没办法保证自己的女儿现在是否还穿着衣服。

    “去吧。”秦洛理解这个可怜女人的想法,笑着点头说道。

    过了好一阵子,张敏才一手拖着一个女儿走下楼。

    她们的身上倒是穿着衣服,可是看起来有些凌乱。大块大块的湿斑像是暗色的印花,将她们发育还不错的身材给勾勒出来。就连头发都湿了,也不知道她们刚才在楼上做什么。

    “妈妈,人家要洗澡嘛。天都要黑了。”女儿拖着张敏的手不愿意下楼。

    “这还是中午呢。晚上再洗。”张敏无奈的解释道。她早就习惯了这种无厘头的对话。

    “可是我和稀容已经说好了,现在是晚上了啊。我们都吃过晚饭了呢。”女孩子辩解着说道。

    “我也要洗澡。”另外一边的女孩子也撅着嘴巴说道。

    “让戴维斯先生笑话了。”李腾辉即是尴尬又是怜惜。看到自己的女儿变成这样,任何一个做父母的都是心里难过。

    戴维斯摇了摇头,然后问李腾辉她们刚才都讲过些什么话。戴维斯不懂华夏语,所以没办法通过语言来判断姐妹俩的病情。

    李腾辉便把她们母女刚才的对话翻译了一遍,然后走过去拉着女儿的手坐过来,好让这两个医生仔细诊断。

    稀容看到秦洛坐在客厅,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俏脸绯红,乖巧温顺的坐在沙发上。还时不时的偷看秦洛一眼,就像第一次跟男方相亲的小姑娘似的。

    倒是稀羽瞪着大眼睛看着秦洛,说道:“你怎么都不来看稀容?她肚子里有了你的宝宝。”

    秦洛正在喝茶,差点儿被这雷人的话给噎死。

    张敏掐了稀羽一把,生气的说道:“稀羽,不要乱说话。”

    “本来就是嘛。那天稀容说肚子不舒服,我摸到里面还有东西在动——肯定是宝宝快要出生了。”稀羽很不满意母亲对自己的态度,据理力争。

    “————”秦洛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我就帮你们把把脉,这怎么就怀孕了?要是这样的话,以后谁还敢学中医啊?

    “秦,你怎么看?”戴维斯转过脸看向秦洛,问道。

    李腾辉自觉的担任了翻译这一角色,做起了这两个医生沟通的桥梁。

    “和我上次做出的诊断一样,我觉得她们不属于精神病的范畴——而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疾病,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叫做智力倒退若婴症。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猜测。因为我也没办法确定她们到底是因为外界的精神受到刺激而发生病变还是内部的身体器官或者大脑出现问题而出现病诊。”秦洛解释着说道。

    “这个可以用排除法。”戴维斯说道。“首先,我们要确定她们是否受到过严重的刺激——李先生,她们在发病前夕有没有受到过什么刺激?”

    “没有。”李腾辉摇了摇头。

    “有。”张敏突然间说道。

    “有?”秦洛疑惑的看向张敏,说道:“你怎么没有告诉过我?”

    张敏一脸羞愧的说道:“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情。以前我和朋友出去逛街的时候经常带着稀容和稀羽,有时候我要忙生意,也会让好姐妹帮忙照看——”

    “昨天一个朋友来看望稀容稀羽,不小心说漏了嘴。我逼问她才告诉我,她说有一次带稀容稀羽去商场逛街的时候,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稀容和稀羽就不见了。当时她非常着急,到处找人,结果半个钟头后稀容和稀羽哭哭啼啼的又出现了——她问稀容和稀羽去哪了,她们也不肯说只是摇头。孩子找着了,她又担心我会生气,就把这件事隐瞒了。”

    张敏眼里充满仇恨,冷冷的看着李腾辉,说道:“稀容稀羽回来后就大病了一场,两人同时发高烧到三十九度多——因为她们是双胞胎,一个生病另外一个也会跟着生病,所以我也没太注意——现在想起来,她们肯定是被什么人害了。”

    被什么人害了?这不是很明显的问题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