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04章、挺有弹性!
    第704章、挺有弹性!

    离睡着了。躺在秦洛的怀里。

    她是睡着以后滚到秦洛的怀里的,伸手抓着秦洛的手臂就往脖颈后面垫,显然,她把那当做枕头了。

    她睡着的样子很可爱,眼眸紧闭,粉唇微撅,长发遮住半边脸颊,身体倦缩成一团弓成虾型。这在心理学当中属于没有安全感的特征。

    “她也会没有安全感?”秦洛看着她在月色下格外清晰精致的小脸暗笑。“一直以为她总是让别人没有安全感呢。”

    因为他的胳膊是放在石头上的,所以很快就酸涨了。

    秦洛的胳膊早就酸了,却不敢轻易抽动。他知道离和军师一样睡眠很浅,担心自己稍微动弹就会把她惊醒——把她惊醒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是她顺便给自己来上一拳两脚,都没处说理去。

    她太累了。

    秦洛不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回来的,但是他可以肯定,自从军师受伤后,她一定没有再好好休息过吧。

    身体疲惫再加上心里担忧,这双重的折磨非常的耗费体力。也难怪她在这广袤无垠的夜空下在这凉风习习的大石上睡着。

    天色越暗,星光也越发的闪亮迷人。

    秦洛仰起脸看着天空,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想了许多,也可能什么都没有想——但是,他的心是安静的。更不会因为吸入了离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点体香便情*欲勃发——秦洛很少对离动情*欲,虽然不会瞎到真的把她当做兄弟,但是,对她更多的是心痛和怜惜。

    “或许,自己是把她当做妹妹的吧。”秦洛也曾经这么想过。

    突然,离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脸相也开始变得挣狞痛苦——

    秦洛正想按摩她脑袋上的穴位,让她睡得更熟一些时,离突然‘啊’地一声,一个鲤鱼打挺便从地上跳了起来——跳起来的时候,手里竟然就已经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这让秦洛的脊背直冒寒气,要是刚才自己好心的去按摩她的脑袋,她会不会给来上一刀削断自己几根手指头?

    “怎么了?”秦洛问道。“做噩梦了?”

    离呆滞的看了秦洛一会儿,这才说道:“我梦到皇帝伤了军师——我想要救军师,可是已经晚了。”

    秦洛叹了口气,说道:“过去了。别想那么多了。好好的睡一觉吧。你太累了。”

    秦洛心里开始记恨那个叫皇帝的家伙,竟然让离连做梦都梦到他——不过想到她是对他拼刀子,他的心里又好过了一些。

    “不睡了。”离说道。“带你去见一个人。”

    “见谁?”秦洛爬起来问道。

    “去了就知道。”离说话的时候,竟然就从这一层楼高的大石上往下跳去。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落地时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秦洛站在大石旁边往下看了看,下了好几次决心,仍然没有胆量跟着跳下去,于是又按照来时的位置爬了下去。

    离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秦洛紧跟其后。

    她显然已经忘记了秦洛刚才所说的摇臀走碎步,一马当先,敏捷快速,穿行在没有灯的树林里,就跟一个潜行鬼魅似的。

    终于,她在一幢戒备森严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门口守备的几个黑衣男人见到离来了也不阻挡,点点头就任他进去了。

    秦洛讨好的对着他们笑笑,他们的嘴角抽了抽,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秦洛暗叹,这些人都已经忘记微笑是什么样的感觉了吧。

    刚进小楼,就被前面一道大门给挡住了。也不知道这门是什么材料制成,闪发着幽森深邃的光芒,一看就不是凡物。

    “开门。”离出声喊道。

    立即有两个黑衣人跑了过来,认真的打量了离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这才从里面把门给打开。

    离再次向前,又连续喊开了两道门后,才在一间小屋前停了下来。

    铁门是封锁的,门上面有一个小孔,就跟《越狱》里面看到的用来给犯人送饭的小洞一样。

    离拉开了小洞,让秦洛看里面的情况。

    秦洛往里面看了看,只看到一个漆黑的轮廓,却看不清里面的人是谁。他的脸隐藏在黑暗中,秦洛没办法把他辨别出来。

    “看不清。”秦洛说道。

    “开灯。”离喊了一句,也没见到身边有什么人,小屋里面的灯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而且灯光是强光,就是专门用来审讯犯人时用的镁光灯。

    这下子,屋子里亮如白日。所有的东西都清晰可见,甚至包括那个男人脸上的伤口。

    这是一张很普通的东方面孔,木讷的五官,塌鼻子,小眼睛,嘴唇微厚,脸上没有任何能够让人记得的特征。

    仅仅从外观上来看,他是一个做杀手的好苗子。

    这个人就是在韩国时开枪击杀秦洛和米紫安,后来又追到华夏却被秦洛和离用计所擒的杀手。

    “原来是他。”秦洛笑着说道。“我还以为你们把他给——自然消失了呢。”

    “他没死。”离说道。“我把他带回来后就让人审讯过,他一口咬定是李承铭派来的。我不信。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结果。”

    “为什么不信?”秦洛问道。

    “我让人收集过李承铭的资料,他没有别人说的那么愚蠢。”离说道。“你遭遇枪杀的时候,李家正在和济州岛洽谈合作项目,他没理由在那个时候动手。”

    “那怎么不逼着他说出真相?”秦洛看向里面那个伤痕累累看来没少在这里面受罪的家伙,问道。

    “他一口咬定就是李承铭。多次审讯都没有结果。”离说道。她看了秦洛一眼,说道:“义父说,不能再让你在疗养院用刑。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

    “———”秦洛想,肯定是龙王看到自己审讯那几个绑架爷爷凶手的视频后,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既然你不相信是李承铭做的,为什么又带我来这里?”

    “我把情况告诉你,留给你自己判断。”离说道。“在我们调查李家的时候得到一些资料,他会在下月代表三星集团访问华夏。”

    “李承铭会来华夏?”秦洛一愣,然后笑着说道:“那我当面问他是不是凶手吧。”

    ———————

    ———————

    秦洛早晨起床去看望军师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喝粥。

    大头、火药、和尚、探花、猴子老鼠兄弟还有离都站在床边,没说什么话,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意。

    看到秦洛进来,军师把碗放到旁边的桌子上,说道:“多谢救命之恩。”

    “不用客气。你也帮过我很多次。”秦洛笑着说道。当初他被皇千重的人抓进石岭疗养院的时候,是她混进去支持了卫队队长,一直拖延到龙王从天而降的那一刻。

    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秦洛也是个念旧情的男人。

    军师的视线停留在秦洛的鼻子上,抿嘴笑了起来,说道:“你的鼻子好些了吧?他们都告诉我当时的情况了。实在很抱歉。我不是有心的。”

    “我知道。”秦洛的鼻子也没有昨天那么痛了,所以气也早就消了。“我这些都是小伤,你没事大家就放心了。”

    “我感觉好多了。”军师说道。“只是也不确定是否还有余毒?你说我中的毒叫相思子?”

    “是的。”秦洛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抓开纱布看一看伤口。不看伤口,我也没办法确定余毒就全部排干净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怕旧毒复发。”

    “没关系。”军师点头。“现在吗?”

    “现在。”秦洛说道。

    军师就侧过脸扫了她的下属们一眼,问道:“你们也要看看吗?”

    几人知道没有眼福,对着秦洛打了个眼神,一个个的快速跑了出去。

    离也要出去,军师喊道:“离,你留下。”

    离看了秦洛一眼,又站住了脚步。

    秦洛看到她的心情不错,就开玩笑着说道:“你还怕我耍流氓不成?还特意找一个帮手。”

    “我睡着的时候你都不是对手,更何况现在?”军师反击着说道。

    “————”

    在秦洛的授意下,军师背对着他脱下了外面穿的病号服,将整个后背都裸露在空气中。

    昨天看的时候,也只当她是一个病患。可是现在她有了呼吸能说能动时,秦洛就不得不把她做为一个女人。

    偷偷的瞄了一眼,两眼,好几眼,见到离正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时,秦洛的嫩脸一红,然后用酒精棉把手消毒,然后拿着剪刀把昨天包扎的纱布给剪开。

    伤口已经愈合,虽然仍有红肿,但那是受伤后身体呈现的自然表象。秦洛伸出手指在伤口周边按了按,再没有绿色的液体溢出来。

    “手感如何?”军师问道。

    “挺有弹性。”秦洛顺口答道。

    回答完之后他才发现,这女人是故意布一个陷阱让自己跳进去。

    “我早就说过,他是色狼。”离在旁边把玩着刀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