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03章、我要做女人!

第703章、我要做女人!

    第703章、我要做女人!

    如果龙王的腿一直治不好,即便不能站直身体,也能够安度晚年,颐养千年。

    可是,正如龙王所说的那样,一个真正的战士应该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死在沙发软床上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耻辱。

    所以,秦洛为他治腿,等于是把他送上战场。把他送上战场,也就增加了很多变数。

    他舍不得龙王死,却也不会挽留阻截。

    从给军师治病时被她无意识打了一拳一脚到龙息全部在家队员的一个标准军礼,再到龙王的这一席话,他的心情一直处于激荡的状态。

    以前谁对他说‘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他一定会满脸不屑嗤之以鼻,但是现在却信了。

    龙王的瘫痪是由渐冻症所引起的,那个时候他的身体所有部位都僵硬如石,后来*经过秦洛的针灸治疗,上半身和双手才康复起来。

    但是,他的两条腿却一直没有康复。具体是因为腿部经胳堵塞问题还是脑部或者其它身体部位出现病变,秦洛还没办法确定。

    秦洛今天晚上没有回去,给林浣溪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后,他便留在了疗养院。

    军师是龙息的军师,也是华夏的军师,秦洛不能在所有人担心她的病情时离开。至少,他要等到她安然醒来才放心。

    他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却能够让探花火药他们安心。

    秦洛陪着龙王吃了晚饭,回到小楼的时候,没有看到火药大头他们的人影,只有离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秦洛看到她一脸认真假装没有看到自己进来的可爱模样,忍不住走了过去,笑着说道:“好看吧?”

    “一般。”离说道。然后拿起手里的遥控器就开始换台。

    换来换去都是广告,就‘啪’地一声把电视给关掉了。

    “我们出去走走吧?”秦洛说道。从上次分别到这次见面,秦洛和离足足分开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原本秦洛就挺担心她的安危,好不容易接到了她打来的电话却是军师重伤,直到现在,两人还没有好好谈谈——当然,假如上午他们的争执不算的话。

    离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站起身就往外面走去,秦洛也只能跟着。

    出了小楼,穿过树林,出了外院,离竟然还没有停下,仍然一声不吭的往前走着。

    前面越来越黑,已经看不到灯光。森林也越来越密,已经失去了道路。

    秦洛的心中开始有了不好的感觉,要是这女人在这荒郊野外对自己动手动脚图谋不轨,那自已不是毫无反抗的能力?

    但是当他想到自己也可以在这种环境下对离做点儿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时,觉得其实上帝他老人家也是公平的——问题是要离配合才行。如果离不配合的话,他也是没办法得手的。

    这又让他认识到现实的残忍。

    离在一块巨型大石前停了下来,那块大石足足有一层楼高,脚细头粗,就像是长在树林里的一朵大蘑菇似的。

    离不动声色的爬了上去,秦洛虽然觉得有些为难,也跟在离后面往上爬。好在离熟悉路径,很有经验,而且这大石凹凸不平,给他向上攀爬提供了很多支点。

    让秦洛惊讶的是,这大石的顶端竟然是向里面凹进去的,就跟一个小水池似的,湖底还非常的平坦,就像是有人特别打滑过一般。

    离看了秦洛一眼,然后就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躺了下去。双手交叉重叠着垫在脑袋下面,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直视着天空。

    “怎么跑到这儿来了?”秦洛问道。也有样学样的躺在离的身边。

    山风吹拂,繁星点点,没有喧嚣的人声和汽车的喇叭声,没有音乐也没有争执,只有蛙叫虫鸣,百鸟夜啼。

    秦洛的心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整个世界都变得如此完美。

    “以前每次训练完,我就喜欢爬到这上面来。”离说道。

    “为什么?”秦洛问道。

    “别人都看不到我。”离说道。

    “你怕被别人看到?”

    离没有吭声。

    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儿安全。”

    秦洛侧过脸诧异的看着离,然后轻声笑了起来,说道:“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我怕死。”离说道。

    “谁都怕死。”秦洛说道。

    “这次是我和军师一组出去执行任务。”离说道。

    “我没问。”秦洛说道。“你也可以不用讲的。”

    离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自顾自的说道:“原本她那条线是可以安然离开的,可是我这条线却被人发现——她是为了救我才回来的,然后碰上了皇帝。”

    “你们俩个打不过那个皇帝?”秦洛说道。心想,这货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竟然能够以一敌二。如果他要是来杀自己的话,耶稣和大头能够顶得住吗?

    当然,这只是脑袋里瞬间的想法。他小人物一个,想必皇帝这样的人也不会跑来杀他。

    这个时候,秦洛以为自己和皇帝还很遥远。

    “客场作战,我们不想缠斗,只想脱身。时间急迫,他的帮手已经赶来。”离说道。“军师让我先走,她掩护。她是因为我才受伤的。”

    “队友之间,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秦洛安慰着说道。“她帮你,也是帮她自己。有一个你这样厉害的队友,也会提高任务的成功率和队员生存率。”

    离摇了摇头,说道:“每次都是她帮我们,我们很难帮到她。”

    “因为她是你们队长啊。”秦洛笑着说道。

    “可是她也只比我大七岁零三个月。”离仍不释怀。

    秦洛就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是啊,军师和离一样是个女人,也只是比她大几岁而已,可是她们承担的责任却有着天壤之别——

    “我真的很害怕她就这样没了。”离说道。

    “现在不是好了吗?”秦洛笑着说道。

    离转过脸看着秦洛,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不用说谢了。”秦洛说道。他明白离的意思。

    “我会还的。”离说道。

    “怎么还?”秦洛眯着眼睛问道。虽然知道这个女人不懂幽默这种东西,可他总是忍不住想逗她。有时候他觉得离就像是贝贝,总是把大人的话给当真。

    “你想要什么?”

    “你能给什么?”

    “你说你想要什么,我就能给什么。”

    “你先告诉我你有什么,我再告诉你我要什么。”

    离原本就不擅言谈,更不喜欢这样绕来绕去,她心里有些烦躁,‘嚯’地一声坐起来,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的皮衣外套,然后就要去脱她里面的白色背心。

    秦洛愣了愣,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你要干什么?”

    “你不就是想要这个吗?”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要这个了?”秦洛无限委屈的说道。“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觉得我是这种人吗?”

    离点了点头,说道:“是。”

    “————”

    秦洛一直自我感觉良好,没想到在离心目中简直就是一头无色不欢的大灰狼。

    “算了。一家人,用得着谢来谢去还来还去的吗?”秦洛苦笑着摆手。“不要忘记了。我也是龙息一员呢。”

    离蹲在秦洛面前,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并不是说你是个坏人。”

    “我知道。”秦洛理解的点头。

    “就是色#情了一点儿。”

    “————”

    离像是没有看到秦洛的表情似的,接着说道:“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反正我欠你那么多——之前也说过,如果你能够治好义父我就嫁给你。虽然直到现在你还没能治好他。”

    秦洛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似的,很生气的跳起来说道:“你傻了?哪有用这种东西还人情的?以后要是遇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怎么办?我是那种人吗?实话告诉你,我不是。你看看你,那一点儿像女人?胸部没有别人的大,屁股没有别人的翘,不会做饭,不会撒娇,动不动就对人甩刀子——我都是把你当朋友,没把你当女人。所以,你不要再以自己的流氓思想来衡量我的想法了。”

    离大怒,从腰间抽了一把刀子就要往秦洛丢过去。

    “你看你——又要甩刀子了。”秦洛大叫着说道,伸手抱住了脑袋。

    离停顿了下来,气道:“谁让你说我不是女人。”

    “女人应该穿裙子不应该甩刀子,穿高跟靴而不是军用皮靴,摇臀走碎步而不是长七十五公分的军步,长发飘飘,清新自然——你除了头发够长,还有哪一点儿达标的?”秦洛想,希望这样能够帮她找回一点儿女人应有的福利和感觉。她是军人,也是女人。

    秦洛还是很期待离穿上碎花长裙高跟鞋的模样的——应该很雷人吧?

    离这次竟然没有生气,蹲在哪儿想了想后,仰起脸问秦洛:“这样才是女人?”

    “——是吧。”秦洛说道。在星光的照耀下,离的表情一脸认真。她当真了?

    离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我试试。”

    “————”

    (PS:我要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