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01章、龙王一怒惊天下!

第701章、龙王一怒惊天下!

    第701章、龙王一怒惊天下!

    秦洛进去看了军师,见到她的脸色已经好多了。相思子的毒素没有排除之前,有一种病态的嫣红。而且嘴唇干裂,呈现火灼之像,是一种非常危险的状态。

    如果等到毒素蔓延五脏,那就是大罗金仙也难以把她救回来了。所以,相思子又在世界十大毒素中排名第七。

    秦洛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急切的毒症,也没有在什么书籍中看到过明确的解救方法。但是他懂得活学活用,恰好又知道相思子的发病表象以及各种各种属性,这才想到用火针和太乙神针的‘烧山火’来双管齐下,把毒根给彻底的逼出来。

    说秦洛救了军师一命一点儿也没有夸张,因为如果换作另外一个医生来救,就不一定能够辨别这相思子之毒。就算他们辨别出来了,如果想不到解救方法,那也只能任由军师香消玉陨一命呜呼。

    再说,秦洛过来的时候那些医生竟然在没有把毒素排解干净的时候就缝合了伤口。这样一来就等于是捂汗,会加速毒素蔓延的速度。无形之中,等于是把她给往死里催了。

    能够把她救回来,秦洛心里也是自豪的。

    秦洛不懂兵法,也不懂战场上的应变之道。但是他知道一个女人能够给自己的队友带来信心带来希望增加百分之三十的生活率,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也难怪当初龙王阴沉着脸,在见到秦洛进来的时候连句话都没有心情说。

    秦洛和离站在军师的床头,想要伸手去掀被子看看她后背的伤口,但是看到手上包的纱布,又赶紧缩了回去。

    他的手倒不是被军师给打伤的,而是他在捏着银针放酒精灯上烧烤时给灼伤的。

    但是,他更怕军师会再次窜起来对自己一阵施暴。到时候你都没处说理去,报警警察都不会管。

    “你把她的被子掀开。”秦洛对离说道。

    “做什么?”离问道。

    “看伤口。”秦洛说道。

    离不放心的盯了秦洛一眼,这才听话的掀开被子。

    军师的后背受伤,所以她只能趴着睡觉。她的上身没有穿衣服,整个后背便裸露在秦洛眼前。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有着性感的肩钾骨和纤细的腰肢。

    秦洛都好奇,这么纤细瘦弱的肩膀里怎么蕴涵着那样强劲的力道。她的身体里面又有什么东西支撑让她能够承担的起这么重的责任的?

    在龙息里,一个长官不仅仅要照顾到队员的衣食住行,还要进行队员管理,作战计划制定,任务分工以及——把活着的他们带回来。

    龙王把龙息交给她,也是把龙息队员的生命托付给她。可以想象,这个女人有多么艰难。

    “伤口缝合了吗?”秦洛问道。伤口外面包裹着纱布,他没办法看到里面的情况。

    “需要缝合吗?”离问道。

    “那就是说没缝合了?”秦洛笑着说道。

    “没有。”离说道。“你再次晕倒的时候也没有交代过,大家商量了一下子,还是没敢把伤口给缝合。”

    “什么叫做再次?”秦洛没好气的说道。也不知道这女人是有意还是故意,一而三再而三的来戳秦洛的伤疤。气得他牙痒痒,这女人竟然还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没有缝合就好。就怕你们自作主张。”

    “我们不会。你才会。”离说道。然后她那双大眼睛就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的鼻子,好像在说‘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受伤了耶’。

    秦洛摸了摸鼻子,终究没有反驳出口。

    他擅自跑去摸军师的手,不正是自作主张的行为吗?

    “她是怎么伤的?”秦洛看着离的脸色问道。如果她面露不悦或者为难的话,他就准备不问下去了。毕竟,这有可能属于他们的机密任务。“你们不是说她是龙息里面最厉害的吗?怎么还会受伤?有人能够伤得了他?”

    “皇帝。”离说道。“只有皇帝才能伤得了皇后。”

    “皇帝?皇后?”秦洛一脸迷惑。

    “军师在外面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叫军师。大家都叫她皇后。”

    秦洛就笑,说道:“这是情侣外号?皇后应该是皇帝的老婆才对。皇帝怎么会对她下此毒手?”

    离狠狠地撇了秦洛一眼,声音冰冷的说道:“皇帝和皇后是外人取的名字。他是欧洲最强,她是亚洲最强。所以别人把他们称为皇帝和皇后。”

    “亚洲最强?”秦洛看着军师。“还真是看不出来。”

    不过想到耶稣也是赫赫有名的杀手,他的心里也就释然了。如果他不报出自己的名字,也不就像是个金发蓝眼比较招女孩子喜欢的小帅哥吗?

    “她是在哪儿受伤的?”秦洛说道。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如果不想回答就算了。不能回答也算了。”

    离果然不吭声。

    秦洛就问道:“是不能回答还是不想回答?”

    “不能回答。也不想回答。”

    “————”

    这女人,每次都会故意气自己。两人认识也有一年了,每次见面都是斗气。

    当然,主要是秦洛气离。因为在龙王授意离教秦洛近身博斗的时候,离没少折磨他。秦洛也是怀恨在心了。

    “你的脸怎么样?”秦洛指着她额头上的几条伤疤,心痛的说道。

    “你不是没药了吗?”离说道。

    “——是没有了。”

    “什么时候有?”

    “不知道。”

    离想了想,走了出去。

    当她再次回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个木盒子。

    秦洛打开一看,又是满满一盒子的金蛹。

    “你在哪儿找到的?”秦洛欣喜的说道。

    “说了你不知道。知道也找不到。”离说道。她等于什么都没说。

    大头推门进来,对秦洛说道:“龙王请你过去。”

    秦洛看了离一眼,便向外面走去。他不知道龙王这个时候叫自己过来有什么事。

    自从从巴黎回归后,秦洛一直在忙着自己的事情,甚至都没有时间过来看望师父一次。再次走到小院门口,秦洛的心里就充满了愧疚。

    虽然说这个师父是自己厚着脸皮拜来的,但是他对自己却着实不错。甚至为了帮自己不惜和自己的老情人翻脸,这对龙王这个大情种来说实在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为什么说他是情种?

    因为失去一个女人而终身不娶其它的女人,这样的男人还不能称之为情种吗?

    走到小院门口的时候,竟然见到那个一直昏睡不醒的老人正躺在门口的板凳上看一本书。秦洛有些好奇,就忍不住多瞄了几眼。

    “《三国演义》。”老人头也不抬的说道。

    秦洛尴尬的笑笑,说道:“好书。”

    “少不读水浒,老不读三国。”老人说道。

    “对对。”秦洛连连点头。

    “对个屁。”老人不耐烦的说道。“应声虫。”

    “————”秦洛委屈的要哭了。这话不是你说的吗?

    当然,他可不敢反驳这老头儿,龙息的创始者之一,身手强悍到何种程度了?况且,人家还赠自己一块儿没办法用金钱来衡量的牌子呢。怎么也要念着别人的恩情。

    “前辈你慢慢欣赏。师父他老人家找我,我进去看看。”秦洛笑着说道。然后轻手轻脚却又快速无比的从老人面前穿过。

    龙王坐在屋檐下的轮椅上喝茶,面前放着一个小茶桌,一个身穿白色布衫的侍女正在用一套茶具泡茶。在龙王的对面摆着一张椅子,显然是为秦洛准备的。

    “师父。”秦洛喊道。

    “坐。”龙王指了指面前的座位说道。他虽然瘫痪多年,但当年毕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就是懒洋洋的抬了抬手,都让人觉得充满了霸道之气。

    “师父,你什么时候开始喝功夫茶了?”秦洛笑着说道。

    “有个老朋友来看我,送了这套茶具过来。我闲来无事,就用这个打发时间。”龙王说道。端起侍女送到面前的茶杯,一口就把那滚烫的茶水给喝了。

    “师父,慢点儿。”秦洛劝道。过热伤身,他可不想龙王被烫倒了。

    “不能再慢了。”龙王感叹着说道。“不能再慢了。“

    “师父,这也不是你的过错。”秦洛了解龙王的心情,安慰着说道:“能做的,你都做过了。现在腿伤没好,只能耐心休养。”

    “我怎么能等?我还怎么等?”龙王面露痛苦之色,说道:“我坐在这儿喝茶看书发呆,却让孩子们去和人拼刀子,这不是享福,这是遭罪啊。”

    龙王对秦洛说道:“把杯子里的茶喝了。”

    秦洛看了龙王一眼,端起杯子把尚且烫嘴的茶水给抿了下去。

    龙王接过杯子,然后连着小桌子上的那套茶壶一起丢了出去。

    哐当——

    一阵哗啦啦乱响,那套价值连城的极品紫砂摔得粉碎。

    “秦洛。我要杀人。”龙王眼若铜铃的瞪着秦洛,杀气腾腾的说道。

    龙王一怒惊天下,横刀立马我为雄!

    (PS:昨天身边发生了一些事情,没有更新也没有请假,这是我的错。诚肯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