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700章、每人欠你一条命!

第700章、每人欠你一条命!

    第700章、每人欠你一条命!

    秦洛醒了,却有些不好意思睁开眼睛。又一次在众人面前晕倒,实在不是他这种铁血纯爷们应该干出来的事情。

    他很清晰的感觉到,有个人站在他的床头,甚至他都能感觉到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的脸自己的眼睛。

    “醒了?”离出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秦洛问道,却也不好意思再假装睡熟。

    “呼吸。”离说道。

    秦洛这才知道自己露陷了。如果没有受过什么伤患有什么病的话,一个健康的人睡熟的时候呼吸是非常正常的,有一种自然的频率和节奏。自己醒来之后,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自己醒了,所以就情不自禁的放慢了呼吸节奏。

    以离对人体的了解,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点儿小伎俩?

    “哈哈,军师没事了吧?”秦洛笑着转移话题。

    “没事儿了。”离说道。

    “我记得把她体内的毒根逼出来之后就睡着了,有没有帮她用药包扎?”秦洛没话找话的说道。

    他喜欢和离说话,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小说电影音乐美术服装化妆品——都不能谈,因为她好像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也不一定能懂。

    “包了。”离点头。“用你的药包的。”

    “我的药?”秦洛伸手入怀,却发现自己的衣服也被人脱了。现在身上只穿着一条单薄的衬衣。

    离把手里捏着的一个土黄色小瓶子丢过去,说道:“用完了。”

    “用完了?”秦洛心痛的接过瓶子,拔开瓶塞看了看,问道:“我的鼻子是用什么包的?”

    他的鼻子上已经被人用纱布包扎起来了,具体的伤情还要经过他进一步的诊断。也不知道有没有打断鼻梁影响他的美观——你说那女人怎么就下手这么狠呢?以后可怎么找婆家啊?

    “用云南白药膏。”离说道。

    “为什么不给我用金蛹粉?”

    “不够用。”

    “要是留下疤痕怎么办?”

    “没关系。伤口在里面。疤痕也会在里面。”

    “————”秦洛真是欲哭无泪。这女人把自己的半瓶药粉全给别人涂抹了,自己受伤了却一点儿不给用。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秦洛掀开被子坐起来,说道:“帮我把衣服拿过来。”

    “上面有血。拿去洗了。”离说道。秦洛被军师一拳打飞,鼻血跟不要钱似的流了一身。抬他进来后总不能就这么把他丢在床上,离就帮他把外套给脱了。

    “那我现在怎么办?”秦洛问道。

    离指了指旁边的一套军绿色的作战迷彩服,说道:“你先穿这个吧。”

    “干净的吗?”秦洛问道。

    “干净的。”离说道。

    于是秦洛便走过去穿上了那条迷彩服,对着房间里的穿衣镜照了照,一个英姿飒爽勇猛不凡气质卓越的优秀军人便出现在眼前。

    如果鼻子上没有蒙一块纱布的话,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

    “怎么样?”秦洛一脸得意的问道。

    “正好合身”离说道。

    “是啊。这套衣服是谁的?”秦洛笑呵呵的问道。人生第一次穿上戎装,他的自我感觉好的不得了。

    “我的。”离看着秦洛,说道。

    “你的?”秦洛瞪大了眼睛。低头看向身上的衣服,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女人的衣服啊。再说,自己要比离高上有足足十厘米,怎么可能会是她的衣服呢?

    “是我的。”离再次点头确定。“我穿了合适,你穿了合身。”

    要知道,军人的迷彩服一般都以下几个特点:善于隐蔽、厚实耐磨、宽松便捷。衣服比人要稍大一号,这样才方便运动和攻击。

    离穿起来是合适的,因为她穿着是为了训练和作战。秦洛穿起来是合身的,因为他是——纯粹是为了美观。

    难怪他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感情自己把这迷彩服穿成了紧身衣。

    “你怎么把你的衣服给我穿?”秦洛生气的说道。

    “你想穿谁的?”离反问。

    秦洛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自己肯定不会穿火药大头和尚探花等人的衣服的,谁知道他们身体有没有异味是不是常年不洗澡?

    相比较而言,军师和离的衣服反而更容易让人接受一些。

    “那好吧。我原谅你了。”秦洛说道。“下次记得给我找套新衣服。”

    “我让人去后勤处给你领一套。”

    “不用不用。”秦洛摆手。“不用这么麻烦。时间宝贵,穿来脱去的做什么?走,我们去看看军师。”

    离点头,率先向门外走过去。

    “等等。”秦洛喊道。他看着离疑惑的眼睛,不好意思的问道:“他们还在客厅吧?”

    “在。”离说道。

    “————”

    像是看穿了秦洛的心事似的,离说道:“因治病救人而脱力晕倒,不丢人。”

    秦洛心想也是,自己虽然没有上战场,但也算是间接的为国效力。

    龙息里面的众人就像是游戏里面的人物角色,离军师等人是战士,擅长近身肉博,火药和大头是法师,远程攻击之王,可是,他们还缺少个给他们加蓝补血的道士啊——秦洛不懂玩游戏,不然的话,他一定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看起来很低调很废柴但是团体作战必不可少风流可爱小道士。

    “走吧。”秦洛很豪迈的说道。他理所当然的应该出门接受他们的殷切问候和诚挚感谢。

    “要是每次都晕倒,那就丢人了。”离补充了一句。

    哐当!

    秦洛不小心撞到了门板上,脑袋倒是没事,鼻子却再次遭殃。

    看到秦洛出来,守在客厅的大头火药和尚探花以及两个秦洛初次见面的陌生面孔都迎了上来。经过介绍才知道,原来这两个人也是龙息成员。他们是孪生兄弟,一个外号叫做猴子,一个叫做老鼠。据说是深山里猎户的儿子,进入深山密林就跟进入自己家一样。丛林作战之王,如果在特定场合,就连军师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两人的长相非常相似,但是猴子明显更活跃一下,老鼠沉默寡言,只是和秦洛点了点头,一声问候语都没有。

    秦洛不知道龙息里面到底有多少人才,但是他知道这不是他应该去问的。可以和朋友开玩笑可以口没遮拦,但是一定要有个限度。不然就是低智商的表现了。

    秦洛没看到龙王,可能他得知军师无恙后回去休息了。

    “秦洛,你没事吧?”和尚笑着说道。得知军师脱险的消息,他们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也不想着立即就去把伤害军师的敌人给碎尸万段了。

    “鼻子估计是塌了。你是第一个敢趁着军师睡熟的时候去摸她的手的,简直是我辈楷模啊。”

    “军师的手还不错吧?虽然没有那些城市娘们白净,可是胜在健康光泽啊——我们想摸都没有机会。”

    “和尚,你去摸一个试试?看看军师会不会把你的手剁了。”火药冷哼着说道。

    “只是想想。我可不敢。”和尚缩着脑袋说道。“我可没有秦洛这么好的运气,只是被她一拳打破鼻子而已。”

    “我是给她看病。”秦洛心里郁闷的吐血,却对这些人无计可施。“医者父母心,你们连这个都不懂?那么危急的时刻,谁会想到手感如何?”

    小李探花认真的看着秦洛,问道:“你用这个借口摸过多少女孩子的小手了?”

    和尚瞥了瞥离,小声说道:“有没有摸过离的?”

    “哎哟——”话音刚落,一把飞刀便从他的面门前飞过。‘哐’的一声插在了墙上的画板上,刀柄还在嗡嗡的作响。

    “下次就不会失手了。”离手里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多了一把刀子,冷哼着说道。

    “姑奶奶,没有下次。绝对没有下次了。”和尚吓得赶紧闭嘴。

    秦洛看的暗自心寒,心想这墙壁上的那么多小口不会全都是离丢出来的吧?这女人暴力到何种程度啊?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闹了。说正经的。”小李探花摆摆手说道。

    他的年纪最大,也是龙息中资历最老的成员之一。据说龙王刚刚创建龙息这支华夏国最神秘的特种部队时,他便以最小年龄的成员加入其中。所以,如果军师不在的时候,他就是队长。军师在的时候,他也是副队长。

    龙息是一支铁打的部队,每个人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小李探花话音刚落,刚才还热闹喧哗的客厅一下子就变得安静起来。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嘻笑,甚至他们连呼吸都能够保持一致。

    “列队。”小李探花喊道。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其它组员却按照高矮个自动向他靠拢。

    嗖嗖嗖,速度快捷,动作标准,甚至从下命令到组队成功都没有用到一秒钟的时间。

    离站在第四个位置,在他前面的有大头和猴子老鼠两兄弟。她的身高要比他们更高一些。

    “敬礼。”小李探刀再次喊道。

    唰!

    这支百战精英对着秦洛举起了右手,一脸严峻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

    “这是干什么?”秦洛赶紧跑到一边,不敢接受他们如此大礼。“大家是朋友。我也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你们用得着这样吗?”

    “军师是龙息的队长,也是我们的灵魂。有军师在,我们在战场上的存活率能够提高百分之三十以上。你救了她一命,也等于是救了我们每个人一命——现在,我们每个人欠你一条命。”小李探花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我们不怕死。但是我们更想活着杀敌。秦洛,不要躲,这是你应得的荣誉。”

    秦洛沉默了一会儿,走到了这群华夏国的脊梁前面。

    他不是去接受军礼的。而是学着他们的样子,对着这群没有外面的那些明星耀眼却能够灼伤人心肺的男人女人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他也是军人。他是龙息的一员。